第一百二十二章 死水微澜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不死天关啊!”

    看到朱弘毅递过来的奏折,周厉面色一瞬间变得惨白,他看向朱弘毅,脸上忐忑不安中又带着希翼之情,“有多严重?”

    朱弘毅沉声道:“很严重!”

    他将手中递到周厉手中,“陛下看看就知道了!”

    周厉缓缓伸手,似乎不想接这份奏折,但又不得不接,好像他若是没有看到这份奏折,这可怕的事情就没有发生一般。

    见到他这番模样,朱弘毅微微叹气,一国帝王竟然喜欢自欺欺人,即便个人功力再高,那也不是一件幸事。

    周厉接过奏折仔细观看,越看脸色越是难看,渐渐地鼻尖开始有汗珠滴下。

    他将奏折看完之后,站起身来低头慢慢踱步,好半响才对朱弘毅轻声道:“这都安静了上千年了,为什么不死天关现在反而有了动静?”

    朱弘毅面色不变,轻声道:“最近几年,已经很少有人去天关之外与不死族拼斗了!最近一次还是……”

    他说到这里,低下了脑袋,不再继续说下去。

    “还是什么?”

    周厉顺口问道:“最近还有谁去过不死天关?哦,却是还有一人!”

    君臣二人四目相对,都想起了六年前在皇宫喋血的那个人。

    “是啊,我之前好像确实听人说他曾去过那里。”

    想到那个无法无天对自己毫不客气的高大男子,周厉身子瞳孔微微缩起,轻轻叹息道:“朕现在忽然有点后悔杀他了!”

    朱弘毅目光闪烁,沉声道:“乱儒无君无父,不得不杀!”

    周厉抬眼看了看朱弘毅,见他面容威严,不怒而威,此刻提到儒门隐学之事,威严之中又带了几分杀气,可见他对隐学一脉的杀心之大。

    “好了,不说他了!”

    周厉将奏折甩给朱弘毅,“我记得千年以前,乱儒一脉把持朝纲之时,每年都有不少儒生去天关赴死,与不死族同归于尽,便是大宗师也会舍命前去杀敌。”

    他盯着朱弘毅的眼睛,淡淡道:“乱儒一脉能做的到,难道理学正统就做不到么?”

    朱弘毅接过奏折眉头皱起,“陛下,今时不同往日,我理学一脉主在治国,如何能让他们去战场杀敌?”

    周厉不再理会他,只是吩咐道:“我玄功还不圆满,须得闭关一段时间才能调整过来,待我出关之后,我希望北方的事情能够解决掉!”

    眼见周厉迈步离开书房,朱弘毅看着周厉的背影欲言又止,到最后化为了一声叹息。

    自家人知自家事,当年理学执政之前,传统儒门弟子与百家关系极为融洽,每过一百年时间,便会组织各个宗门配合朝廷兵家共同去讨伐北方不死族人,虽然每次都损兵折将,甚至会全军覆没,但即便如此,只要到了百年期限,他们明知必死,也都会赶过去赴死。

    如此每隔百年都去一次血战,都已经成了惯例。

    就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北方强敌一直不能有喘息之机,也给了中原各地的发展壮大的时间。

    而自从理学上台之后,一开始还有人组织去北方战斗,但因为理学与百家关系不睦,响应之人寥寥无几,一度弄的很尴尬,最后只能理学弟子亲自前去。

    可是过了百年之后,理学弟子开始惜命不去,只是派遣兵家中人与普通兵卒前去讨伐,真正的武道高手反而不敢随行。

    只是那普通兵卒的血肉之躯与北方敌人相交而言,确实是差的太多,只要出关,必定全军覆没。

    如此一来,搞的兵家子弟怨声哀道,君臣离心,便是普通兵卒也不想前去送死。

    这样一年年过去,敢于出关之人越来越少,又加上北方越来越安静,历代王朝渐渐放松警戒,到了大周王朝之时,人们虽然听说过北方强敌的厉害,但却没有见识过,便越发的不当成一回事。

    从上一次北方生事到如今已然过了千年之久,整个大周王朝以为他们还会像以往那样安静下去时,他们却忽然有了动静!

    这让所有人都有点措不及防。

    想到大周朝如今的情形,纵容朱弘毅学究天人,智慧深沉,但也还是感到一筹莫展。

    虽然如今理学势大,理学子弟越来越多,但真正的武道高手却是越来越少。

    又加上与几大宗门关系不好,即便是想要组建高手大军去北方作战,恐怕也不会有人响应。

    就算是有足够的人手,恐怕真正敢于出关作战之人也为数不多。

    如今的人已经越来越怕死了!

    也越来越没有血性了!

    理学提出的所谓“愚民之道,使之无思,使之无邪,使之孝顺”的主张,如今已经基本上得到普及,全天下无论是普通百姓还是大部分的学子,都成了“孝顺之人”,但却失去了血性与灵性,不懂得反抗,只懂得“孝顺”。

    世间真正的高手越来越少,有资格闹事之辈越来越少。

    若是没有北方的敌人,如今这种情形,正是一个令所有王朝帝王求之不得的大好局面。

    这种情形一直保存下去,哪怕是整个世界成了一潭死水,但对当朝帝王来说,却是一个传承万代的绝佳体系。

    在这个国度里,内患不足为道,只要没有外来敌人破局,这些帝王还真有可能“家天下,传万世而不移!”

    但偏偏此时有了外敌!

    朱弘毅在皇宫的书房之内静静站立了良久,直到小太监来书房收拾东西,掌灯添油之时,他才清醒过来。

    “大人,您都站了好半天了!”

    小太监细声细气的对朱弘毅道:“你可是咱们大周朝的定海神针,千万要注意身体!”

    他拿着扫帚轻轻打扫书房里的碎屑,喃喃道:“这天都黑了!”

    “是啊,天都黑了!”

    朱弘毅迈步出门,负手望天,深深叹息,“定海神针?嘿嘿,定海神针!”

    此时皇宫中灯火通明,稀稀拉拉的太监宫女从他身边路过时纷纷躬身行礼。

    朱弘毅对这些人视而不见,慢慢从宫中走出,神情萧瑟。

    风中传来他的喃喃自语,“即便是定海神针也逃不了被人收走的那一天啊!”

    他慢慢在街上行走,抬轿的几个轿夫不敢催他,抬着轿子在他身后缓缓相随。

    走了一段路之后,朱弘毅坐进轿中,仍在喃喃自语,“多事之秋,八方风雨,如今又来一个强敌。”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才能笑到最后!”

    他吩咐道:“起轿!”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