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遇虎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马车重新上路,此时已经到了青州边界,再翻过几座山之后,便是宝华州。

    只是这里山路陡峭,蜿蜒盘旋,狭窄的山路一边是山体,另一半则是陡峭的悬崖,也没有什么护栏,若是站在马车上向下望去,但见白云悠悠尽在眼底,云雾缥缈,不知深浅。

    萧轻语恐高,从马车里看到山路如此陡峭,登时眼晕腿软,缩在车厢里再不敢探出身子向外观看。

    在马铃儿叮叮咚咚的清脆响声中,萧轻语小心翼翼的掀开车帘,露出小巧精致的面容,她不敢看向外侧,只是盯着坐在车辕上驾驭马车的杨显,“显哥哥,你以前学过驾车么?”

    杨显左右两手一手一根缰绳,时不时扯动缰绳调整两匹马儿的位置,如臂使指,轻松写意。

    他听到萧轻语的问话,哈哈一笑,也不回头,向她解释道:“儒家六艺中,礼、乐、射、御、书、数,‘御’指的便是驾驭马车,我是儒门一门之主,若是连最基本的六艺都做不到,何谈儒门弟子?”

    “你是儒门门主?”

    萧轻语掩嘴轻笑,一脸不信,“儒门门主不是朱门朱弘毅么?什么时候显哥哥你也成了儒门的门主啦?”

    她笑了几声,忽然想起一事,笑声倏止,轻声问道:“显哥哥,你难道是隐学一脉的弟子?”

    她歪着脑袋做思考状,“我二哥跟我说过,说是千年前儒门分裂,理学势大,而传统儒门式微,渐渐的理学被称为显学,传统儒门则被称为隐学。两派子弟互相仇视,理学一脉说传统儒门为乱儒,而传统儒门说理学为走狗,双方积怨已深,难以化解。”

    萧轻语好奇道:“显哥哥,你真的是隐学弟子?”

    杨显正欲回答,忽然一阵腥风吹来,一声巨吼从不远处的密林中响起。

    正在奔跑的两匹马儿身子一颤,脖子扬起,发出惊惶之极的嘶鸣,放开四蹄急速狂奔。

    坐在车门附近的萧轻语吃了一惊,身子后仰向车厢里滚去,“哎哟,这马儿受惊啦!到底是什么东西吓着它们了?”

    “是大虫!”

    杨显坐在车辕之上,扭头看向一侧树林。

    “咔嚓嚓”的声响之中,山林中树木摇动,枝叶乱飞,一头锦毛吊睛白虎穿树过林,向着马车急速扑来。

    两只马儿感应到白虎越来越近的气息,吓的唏律律大叫,没头没脑的向前飞奔。

    马车剧烈晃动不休,如同皮球般在地上乱蹦乱跳,好似随时要散架一般。

    萧轻语从车厢里飞身而出到了车辕之上,惊道:“哎哟不好,马儿要冲下悬崖了!”

    她一扭头看到山上冲下来的白虎,“啊”了一声,“哇,好大的老虎!”

    此时两匹马儿为猛虎所惊,同时扭头向路边的悬崖下跳去。

    这山路狭窄非常,堪容两辆马车并行,此时两马转身飞跳,只是眨眼间两匹马儿便四蹄凌空跳出了悬崖,只留马车车身还在山路之上。

    在萧轻语的惊叫声中,杨显一声轻喝,身子瞬间出现在悬崖边上,他伸出手掌在马车车辕上轻轻按下。

    “嘭!”

    眼看就要被两匹马带入悬崖下的马车倏然静止。

    车身横在山路之上,车辕却是探向路边悬崖,两匹马儿虚悬在悬崖半空,四蹄乱动,身子乱扭。

    萧轻语早在马车骤停之时,就已经飘身而起,如同一只青蝶一般缓缓落在了山路之上。

    随后她发出一声惊叫,“老虎过来啦!”

    看到萧轻语跳下马车之后,杨显微微运气,双臂上抬,在咯咯吱吱的轻微摩擦声中,整辆马车连同两匹不断挣扎的马儿被他凌空托起,慢慢的向山路上放去。

    “吼!”

    虎吼声响起,山上的白虎冲断无数树枝,带着一阵狂风瞬间到了马车附近。

    萧轻语吓的哇哇大叫,身子一闪又跳到了马车之上,“嗖”的一声,钻进了车厢里。

    杨显手中登时一沉。

    与此同时,车辕内的两匹马儿同时死命挣扎,“啪”的一声轻响,马车套马的挽具皮带突然崩断,一匹马儿翻滚着掉下悬崖。

    杨显吃了一惊,双臂用劲稍大,“喀嚓”一声,车辕断了一根,另一匹马儿在悬崖边上磕了一个跟头,也挣断了挽具皮带,向悬崖下掉去。

    听到两匹马儿的嘶鸣一路向下,杨显发出一声长叹,双臂用力,将马车轻轻放到了山路靠近山体的一边,随后抬头看向冲来的白虎。

    从他止住马车下冲之势,到两匹马儿一一率先悬崖,其实也就几个呼吸的时间,所有的动作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也就是他反应快,若是一般人,绝少不了车翻人亡的下场。

    “吼!”

    此时吊睛白虎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这只大虫与一般锦毛斑斓猛虎不太一样,通体雪白,两眼血红,躯体极为庞大,竟然比寻常马儿还要大上几分,凶威之盛,便是寻常武道高手都不能比。

    尤其怪异的是,这白虎身子还未扑到,便先有一阵腥风吹来。

    所谓龙从云,虎从风,这只大虫果然随风而出,随风而行。

    但说起老虎,杨显之前也曾捉过几只打牙祭,绝没有像今天这只大虫有如此威势。

    “好大虫!”

    看着扑来的老虎,杨显站立原地不动,待到老虎两只前爪快要搭到自己肩头,血盆大嘴向自己脖颈咬下之时,杨显方才动了起来!

    他不动便是不动,此时一旦动起,当真是犹如霹雳雷霆,猛然一声大喝,震的对面在半空中扑来的白虎身子猛然一滞,全身白毛根根炸起。

    大喝声中,杨显身子倏然闪身,避过白虎这致命一扑,同时左掌伸出,只是一抓,已经抓住了白虎的顶瓜皮,猛然往下一摁,“咚”的一声巨响,尘烟四起。

    扑来的白虎四肢着地,脑袋向下,被杨显生生按在了山路之上,堵满了整个山路。

    “吼!吼!吼!”

    白虎四爪乱抓,身子不住扭动,欲要抬头起身,但无论如何不能站起,铁棍似的尾巴“砰砰砰”不断敲击地面,敲得山石崩裂,尘土飞扬。

    “嗯?力气倒是不小!”

    杨显按着虎头略感讶异,“这只大虫看来有点与众不同啊!”

    他讶异归讶异,拳头照打不误,对着白虎的头部就是一拳。

    “砰!”

    他这一拳下去,地上四爪不断挠动低声嘶吼的老虎猛然一静,慢慢瘫倒在地,身后不断敲击地面的笔直的尾巴也软了下来。

    只这一拳,这头白虎已经被他打的生死不知。

    杨显一拳下去,微感惊讶,“我这一拳下去,生铁也能打扁,怎么这大虫竟然还没死?”

    他举起拳头还待打上第二拳,猛抬头看到路边停着的马车,心中一动,“两匹马儿掉崖摔死了,正缺一个拉车的,这大虫倒是可以考虑!”

    他想到这里,拽着白虎的尾巴将半死不活的白虎拖到马车前,仔细比划了一下,笑道:“倒还真的能行!”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