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百门废立之权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三江帮自创派以来,恶名不显,位列八十一门上三门第十名,已经算的上是大帮派,可为何却让你当了帮主?”

    杨显手臂高举,卡着江东流的脖子将他提到半空,“你为人无勇无谋,残忍好杀,行事只凭心意,不顾他人,这个三江帮的帮主你不能当!”

    江东流双脚离地,在空中不住乱刨,心中只道:“我这是要死了么?我要死了么?”

    一股巨大绝望无助之感从他心中升起,同时还有极大的懊悔之意,“我为何又要招惹他?”

    就在江东流两眼翻白,即将昏迷之际,杨显掐住他脖颈的手臂猛然一抖,“啪啪啪”一连串细密的响声从江东流体内响起,随后便是一股股细细的白气从他周身皮肤冒出,瞬间形成一团白雾,将他笼罩在了里面。

    在白气冒出之时,杨显手臂又是一抖,江东流长大的身子忽然从他手中飞出,直直撞向前面还有点呆愣的三江帮众。

    “砰砰砰”几声闷响,对面几名帮众躲闪不及,被江东流接连撞飞了好几个之后,江东流方才落在了地上。

    “你……”

    江东流落地打滚,待到止住身形之后,只觉得体内空空荡荡,再无一丝真气留存,浑身上下暖洋洋舒爽无比,如同在温水中浸泡一般。

    江东流毕竟传承非凡,感受到体内这种状况,登时想到了一种可能,一霎时面若死灰。

    他勉力爬起身来,瞪着杨显嘶声道:“你废了我的真气?”

    杨显点头道:“不错,向你这种人,本身就不应该习武,我今今天废了你的修为,没有杀你便算是网开一面。”

    哗!

    现场一片哗然。

    一名老者排众而出,看着杨显惊疑不定,“阁下好毒辣的手段!武道中人以武为尊,你如今废了我家帮主的功夫,与杀人何异?”

    杨显扬眉道:“怎么?你的意思是还不如杀了他?”

    老者吃了一惊,一脸警惕,“你想作甚?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他生恐杨显真的一言不合就将江东流杀了,急忙挡在了江东流身前,怒道:“我家帮主有眼无珠,本领不济,败在你的手里,功夫被废也是自找的,你可敢留个名号?也好让我三江帮上下知道败在了谁的手里。”

    杨显轻声道:“你真想知道?”

    老者道:“不知败在谁手,日后如

    杨显点头道:“好,我告诉你,我是杨显!”

    “杨显?好,我记住了!杨……”

    对面的老者脸上一僵,“杨显?”

    他双目陡然睁大,将杨显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忽然激灵灵打了一个冷颤,脸上怒气倏然消失,变得诚惶诚恐,小心翼翼试探道:“杨门主?”

    杨显负手而立,扫视众人,“不错,是我!”

    老者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杨……杨门主,这是一个误会……”

    杨显摇头道:“这句话你自己信么?”

    他面无表情的看向对面老者,朗声道:“三江帮帮主江东流行事乖张,张狂无度,须得退位另选!”

    对面的老者不住弯腰点头,“是!是!是!我们另选帮主!”

    杨显看了老者一眼,见他脸色显出极大的惊恐之色,看来是确认了自己的身份。

    诸子百家,儒门独尊。

    天下间唯有儒门可以号令百家门派,也唯有儒门门主有资格废立天下八十一门的门主掌门。

    至于九宗十三派这二十二个门派中,若是有一门出现极大的问题,则可由儒门牵头,百家合击,最终拨乱反正,另选门主,至于八十一门的门主的废立,则由儒门门主一言可决。

    如今传统儒门虽然式微,但毕竟还是天下武林人士公认的正宗。

    儒门可以废立八十一门门主的规矩一直传到现在,几乎无人敢于违背。

    如今老者听到杨显说要废掉江东流三江帮帮主的身份,稍一迟疑,便即点头应是。

    他现在想的明白,江东流已然被杨显废掉了全身修为,就算是杨显不说换帮主,过几天他们自己也会另选一人做头领。

    更何况儒门门主亲自发话,天下有几个不敢听从?

    他这里点头应是诚惶诚恐,但却气坏了身后的一群帮众。

    见到老者对杨显躬身行礼,犹如家仆,三江帮众帮众一片哗然。

    一名大汉高声叫道:“董老,你何必对他卑躬屈膝?我三江帮帮主废立自有我们自家决定,这人即便再厉害,又岂能管的了我帮中家事?”

    老者倏然转身,轻轻一抓,已经将说话的大汉抓到手中,凌空提起。

    他对着手中的大汉嘿嘿冷笑,“卑躬屈膝?当今儒门门主就在当面,论辈分,他是我的前辈,论地位,人家是百门之长,轮修为,人家最少也是武道宗师,你说我应不应该以礼相待?”

    他将手中大汉随手抛出,对杨显躬身行礼道:“杨门主恕罪,我这帮内子弟野性难驯,野蛮惯了的,不知礼法,待小的回去,定然好生调教一番。”

    杨显看了老者一眼,冷声道:“我给你们三江帮三次机会,这是第一次,若是你们选的第二个帮主再不成器,那我还会再废一次,若是连选三次帮主都是这般混账东西,那你们三江帮也趁早解散罢!”

    老者身子发颤,汗透重衣,忙不迭的点头,“决计不会有第二次!决计不会有第二次!”

    杨显手掌轻挥,“你们去罢!”

    老者躬身应是,慢慢后退,退后一段距离之后,这才转过身子,吩咐帮众抬起江东流,缓缓离开。

    在他们走了几丈距离之后,杨显将萧轻语手中五色珠拿起,扔向三江帮众,“这五颗珠子也拿回去!”

    “哎!别还给他们啊!”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白子安见杨显将五色珠扔还给三江帮,不由大急,“杨门主,这珠子我有大用!”

    杨显看了白子安一眼,冷声道:“书画一门怎么出了你这个没出息的东西!人家借给你是人情,不借是本分,你做此偷盗之举,连我都觉得丢人!”

    白子安脸上一红,讪讪道:“我的身份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但我却无论如何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你这百门之长,儒门门主!”

    他开口辩解道:“我有个朋友最近与人争斗,中了不知名的剧毒,我这是救人心切才有此举……”

    杨显哂道:“若是为了救人,就可以别人的偷东西,那么再有下一次,是不是就可以杀掉无辜人的性命只是为了救自己的朋友?”

    白子安自从杨显在肩头拍了几下之后,就一直站在原地无法行动,此时听了杨显如此说话,争辩道:“偷东西与杀人,这是两回事,杨门主何必混为一谈?”

    杨显道:“都是犯罪,罪大罪小而已,性质却是一样!”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