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章 他们其实很幸运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轻语,你去跟店家要几根绳子去!”

    杨显坐在酒楼中间,扫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几十名武道中人,“好大的胆子,连我的主意也敢打!”

    萧轻语听他要绳子,奇道:“显哥哥,是要绑了他们么?”

    杨显道:“不错!须得给他们一个教训!”

    萧轻语便不再问,转身想店家要了一大捆麻绳,让店伙计抬进了店里。

    这酒楼的店掌柜与店伙计都吓的不轻,但却又不敢不听吩咐,虽然不知杨显为什么要麻绳,却不敢不给。

    将好大一捆麻绳放进店里之后,便即小跑者离开。

    杨显看到眼前的一捆麻绳,嘿嘿笑了笑,猛然站起身来。

    随着他的起身,整个饭店内跪着之人不由自主也随之站起身来。

    待到杨显走出酒楼之后,这些人也形如僵尸一般,跟着走了出来。

    这酒楼前方有一宽阔广场,广场上颇多老柳树,枝叶繁茂,颇有古拙之气。

    杨显将麻绳一抖,便有一截绳子猛然断开,随后这断掉的一截麻绳犹如活物一般倏然飞出,只一闪,便缠住了一人的脚踝,“呼”的一声已将此人倒吊而起,绑在了老柳树的枝丫之上。

    杨显将手中麻绳接连抖了几下,便将麻绳截断为几十段,每一截麻绳都倒吊一人,挂在了老柳树之上。

    “呼呼呼”

    一连串的响声之后,这从酒楼跟着杨显走出的几十名武林人物全都被倒吊在了大树枝杈之上。

    这些人在跟着杨显从酒楼里走出之时,都是一脸的恐惧之色,他们的精神似乎想抗拒这种不由自主的行为,但肉身却是完全不受自己心灵的控制,就这么乖乖的跟着杨显走,乖乖的站在那里,乖乖的等着被杨显用一根绳子将自己倒吊在树上。

    这几十人中,有男有女,但无论男女全都被吊了起来。

    直到被杨显吊到树上之后,这些人才感到笼罩全身的气息陡然一松,虽然血脉不畅,但却终于能够发出声来。

    一霎时鬼哭狼嚎声四起,乱成一团。

    “杨显,你敢这样对我,你知道我是谁么?”

    “姓杨的,你使得是什么妖法?老子不服!”

    “你奶奶个熊,你有本事杀了我!老子皱一皱眉头就不算好汉!”

    “杨门主,饶了小的的罢,我再也不敢了!”

    这些吊在树上之人纷纷开口,有怒骂呵斥的,也有软语求饶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但也有几个武道修为高深之辈,却是脸色苍白,默然不语。

    只有修为达到一定地步之人,才知道杨显有多恐怖。

    人家根本就没出手,只是走了几步,便将他们这些人齐齐震的吐血,最后走出酒楼时,虽然一语不发,却让众人如中梦魇,身不由己跟随着走出酒楼,乖乖受绑。

    这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本领!

    但凡有点见识之人,就绝不敢再大声吵闹咒骂,杨显有这种本领,便是随手杀了他们,天下又有几个人能为他们报仇来?

    更何况今日来此地之人,又有几个真正的高手朋友?

    此种情形有些人一时激动想不到,只顾咒骂求饶,但有一部分人却是越想越怕,这才知道自己是做了什么样的蠢事。

    杨显将这些全都倒吊在酒楼门前之后,笑了几声,返回酒楼,命店家上了一桌酒菜,开怀畅饮。

    萧轻语见树上吊着这么多人,又吃惊又好笑,向杨显问道:“显哥哥,你准备把他们吊多久?”

    杨显笑道:“本想废了他们以儆效尤,但这些人虽然心怀鬼胎,却还没来得及作恶便被我绑了,可谓是犯事未遂,废了倒是未免有点过了!”

    他轻声道:“那就吊上三天,略做薄惩。”

    萧轻语笑嘻嘻道:“显哥哥,你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既然他们没有对你出手,你如此行事未免有点霸道。”

    杨显笑道:“我如今只是江湖中人,对他们只讲江湖规矩。既然他们不怀好意,我又知道他的目的,为何还要等到他们对我出手后,我再还击?”

    他对萧轻语道:“若是非得等到人家将刀子捅进来了,你才认定对方是真的对你不利,然后才开始还击,那是蠢货才会做的事情!”

    就在他与萧轻语说话之时,在酒楼门前忽然出现一人,身子一闪便已经到了一颗柳树之下,随后发出一声长啸,身子高高跃起,手中长剑一闪,向一名被倒吊之人身上的麻绳斩去。

    杨显看了此人一眼,猛然一声冷哼。

    长啸挥剑之人在空中猛然一颤,如同一只正在打鸣的公鸡忽然被人掐住了脖子,长啸声立止,便是斩向麻绳的长剑也凝滞在半空之中,再也不得寸进。

    “很好,看来还不够热闹!”

    杨显抄起剩下的绳子,手一抖,一段麻绳犹如一条灵蛇一般倏然飞出,只是瞬间便将空中挥剑之人绑了,也给倒吊在大树之上。

    此时还有不少在酒楼之外观望之辈,见到杨显如此本领,俱都大惊失色,再无一个人胆敢上前。

    如此将外面几十名男女吊了整整一天,一直到天黑,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救。

    这些人一开始大声咒骂,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小,嗓子逐渐嘶哑,更有不少人被杨显震伤了脏腑,长时间倒吊之下,嘴里慢慢开始流出血来。

    萧轻语看着不忍,对杨显道:“显哥哥,这些人怪可怜的,要不放了它们罢?”

    杨显摇头道:“他们对我有杀心,我将他们倒吊三天便已经是手下留情,若按照我十岁之前的脾气,这些人早就没命了!”

    萧轻语吃了一惊,问道:“显哥哥,难道你十岁之前比现在还厉害?”

    杨显摇头道:“不是比现在厉害,而是脾气不太好!”

    他轻声叹道:“我六岁得遇恩师,七岁习武,八岁筑基,九岁学剑,十岁练气有成,直到今年方才成就武道宗师。”

    杨显说到这里一脸愧色,“我遇到恩师之时,家里刚刚遭逢大难,一股戾气一直憋在心中,待到七八岁开始习武之时,心中不平之气怎么也消不掉,曾在一个城市里遇到一件不平事,当时一怒之下一夜之间斩杀了三百多人。”

    “直到十岁之后,发现这天下恶人怎么杀也杀不完,郁郁之下开始求之于书卷,十二岁时,偶然去掉心中块垒,忽然一遭悟道,成就武道宗师,至此杀心方才不复往日那么浓郁。”

    杨显淡淡道:“所以他们很幸运,没有遇到十岁之前的我。”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