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魔云州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杨显三人在小山头上歇息了一日,待到第二天,方才继续前行。

    昨日一场变故影响极大,巨大的波动震的无数城镇房倒屋倾,压死了不少人。

    在三人一路所见,俱都是伤悲之辈戴孝之人,沿途哭声震天。

    “这一场变故不知死了多少人?”

    白子安见到沿途这些百姓惨状,皱眉道:“这还没有全面开战,百姓便如此凄惨,真若是全面开战,这些百姓岂不是死的更多?”

    杨显叹道:“恐怕已经开战了!”

    他看了北方一眼,轻声道:“若是黑山没有变故,昨日那些大宗师也不会操纵神兵杀敌。”

    两人对视一眼,俱都感到心情沉重。

    如今大周朝日薄西山,王朝倾覆只在顷刻,这要是正常的朝代更迭倒好好说,可偏偏遇到不死黑山再次南侵,这事情可就严重多了。

    正常的王朝更迭虽然也会死很多人,但毕竟是人族自己的内乱,可一旦不死黑山中的不死族人进犯中原,哪将是亡族灭种的大祸。

    这黑山死潮偏偏赶到这个节骨眼上爆发,这时机当真是巧妙之极,这正是人族防御最为空虚的时刻。

    白子安轻声道:“也不知道大周朝兵部中人能不能守得住天关要塞?”

    杨显淡淡道:“或许能守住罢!”

    发生了这种事情,两人谈兴全无,就连萧轻语也安静了不少。

    此次赶路,因为少了甘家有名箭手的,行走的极为迅速,忽忽两日时间,已经走出宝华州。

    因为杨显的这只拉车白虎实在是太过醒目,这一路行来,引起了无数有心人的关注,途中曾有不少官府中人派兵围剿,但都被杨显轻松化解,待到走到魔云州时,两个月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魔云州地质奇特,别的州府的土地都是黄土地,唯独魔云州是黑土地。

    就连天上的云彩也都是黑色的,所以才被称为魔云州。

    这一日,白子安指着前方一座大山,对杨显笑道:“魔门七情六欲峰寻常人不得允许不得入内,不听命令者,只有死路一条。”

    他向杨显解释道:“兄弟我与魔门北宗有点龌蹉,这七情六欲峰我就不进去了,青木崖就在七情六欲峰内,想来也不用我说了罢?”

    杨显笑道:“有劳白兄一路护送,杨显感激不尽!”

    白子安哈哈一笑,“别说先替我救了好友一命,就算没有你的火龙丹,就凭你我两家的交情,这件事我也不能不做!”

    他向杨显与萧轻语拱手道:“告辞!”

    萧轻语与他一路行来,已经有了感情,见他离开颇有点不舍,“白大哥,你真的就不陪我上山看看去么?”

    白子安摇头道:“等什么时候我成为大宗师之后,再来七情六欲峰来看你,现在我就不进去了!”

    说话间转身而去,片刻间消失无踪。

    萧轻语一脸失落,看向杨显:“显哥哥,白大哥的门派是与我二哥有仇么?”

    杨显摇头道:“据我所知,北宗魔门与书画一门并没有什么大的恩怨,或许白兄与七情六欲峰中的哪位弟子有点矛盾罢?”

    他对萧轻语笑道:“恩怨情仇且不去说它,咱们先上山再说。”

    七情六欲峰虽然名字中带了一个“峰”字,实质上却是一座极其巍峨高大的山峰。

    这座插天巨峰拔地而起,气势巍峨,沉凝厚重,较之医家药山别有一番韵味,单单在气势上就比医家的山门多了几分霸气。

    白虎青车到了山下的清玉牌坊前时,杨显对车内的萧轻语道:“轻语,下来罢。到了人家山门前,步行上山才行。”

    萧轻语依言下车,抬头看向前面的牌坊,只见牌坊两侧刻有楹联大字,这些字体飞扬舞动极有气势,字体中的每一道笔画都像是一个活着的小动物,灵性十足,似乎是有生命的样子一般。

    上联是:生在囚笼为棋子。

    下联是:一刀砍翻布局人!

    横批是:管他娘的!

    萧轻语看的有趣,“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显哥哥,这副对联好有趣,不知是谁写的?是什么意思?”

    杨显也笑道:“魔门中人讲究随心所欲,便是这对联也是这么爽快。”

    他向萧轻语道:“这副对联的意思是,天地为囚笼,终生为刍狗。人从生下来开始,就已经成了天地间的一枚枚棋子,生老病死都是任凭天地摆布。寻常之人活得庸庸碌碌,但他们魔门子弟却要追求的=从肉身到灵魂的大自由,因此要极力去掉这种束缚,因此才要‘一刀砍翻布局人’,这样才能跳出棋盘,得大自由大解脱。”

    萧轻语听的似懂非懂,疑惑道:“难道他们还要与天地为敌?”

    杨显笑道:“或许是罢,魔门子弟战天斗地,有名的狂人都出在魔门之中,说他们将天地为敌这句话也不能说错。”

    他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冷哼从牌坊后传出,一名白衣男子出现在牌坊之前,“就凭你,也配解说我魔门老祖的留字?”

    这名白衣男子背背长剑,长发披肩,身材修长,一张焦黄的面皮,双目开合间隐隐有碧光流露,竟然是一名修为不低的高手。

    他看向杨显两人,冷道:“你们是什么人?我圣门七情六欲峰也是你们能进来的地方?”

    杨显见他说话极为不客气,皱眉道:“这位老兄,你何必恶语伤人?你只是一名守门的门童,怎么这么大的脾气?难道这就是魔门的待客之道?”

    白衣男子闻言大怒,似乎杨显说的“门童”两个字触及了他的痛处,他看向杨显,眼中杀气毕露,“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来我圣门放肆!死罢!”

    “刷”的一声,背后长剑已经被他拔在手中,剑光一闪,已经斩向了杨显脖颈。

    这一下当真是出乎杨显的预料之外。

    这魔门弟子竟然连他的来历姓名都不问,直接就对他下杀手,这一剑斩来的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杨显脸色一沉,急伸手将斩来的长剑夹住,再一抖,便将此人长剑轻轻巧巧的夺了过来。

    白衣男子大惊,正欲退后时,眼前一花,杨显已经将长剑横放在了他脖颈之上,轻声问道:“你真是魔门子弟?”

    ps:本书已经扑街,但我会坚持写完,只是有点小小的伤心,感谢大家的支持。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