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萧天绝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看着被怪兽追赶的贺天行,杨显大为好奇,“这贺天行是武道大宗师,为何跑的如此狼狈?大宗师力能开山断河,走能瞬息万里,他怎么现在只是贴地狂奔?”

    “难道他在进入此界之时受了重伤?”

    想到天命教立教不足百年,镇教圣物只有一把收魂血镰,而如今这把圣物却掌握在当今教主贺太子手里,杨显精神一振,“他没有神兵护体,在无尽虚空漂浮之际,怕是真的有了不轻的伤势!”

    “后面巨兽上立着的人竟然喊贺天行为老师,听其话音之中的快意之情与愤怒之意,此人与贺天行当有不可调和的深仇大恨。”

    “只是这位贺天行的徒弟怎么也流落此界,还收服了这么多的绝世猛兽?”

    这些念头只是在杨显脑中一闪而过,当此之时,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而贺天行又在落难之时,自然不容放过。

    在杨显看到贺天行的同时,正在逃命的贺天行心有所感抬头观望,也看到了面向自己的杨显,两人对视之下,贺天行暗暗叫苦,“这个小杂种竟然还没死!这一下麻烦大了!”

    杨显的手段他已经领教到了,早就对杨显起了深深的顾忌之情。

    当初杨显在木棉城外与公输渊对决,都被他看在眼里,即便以他的修为也没有把握在单对单的情况下将杨显打杀,是以他才会对杨显施以偷袭,只求一击毙命永除后患,却没有想到被空间漩涡卷入了此界,还身负重伤。

    尤其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落入此界之后,好不容易生存下来,却遇到了当初被自己行刑抽骨的大弟子。

    他一直都以为自己这名大弟子早已经死于非命,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他。

    也不知他到底在这个九阳火界经历了什么,竟然驾驭的了这么多恐怖火兽,从看到自己的第一刻起,萧天绝就是一阵兴奋的狂嚎,正赶上自己重伤未愈,竟然被他一路追击毫无反抗之力。

    如今祸不单行,竟然迎头又遇到杨显这个仇人,即便贺天行一生中经历过不少艰难险阻,此时也还是觉得头皮发麻,暗呼不妙。

    无论是他背后的大弟子萧天绝,还是前面的儒门门主杨显,那都是力压万古的绝世奇才,几十万年也未必能出来一个,但却都成了自己的生死大敌。

    他无论如何不敢处于两人的夹击之下,正在向杨显奔来的身子倏然转向,斜刺里向另一个方向冲去,竟然不敢跟杨显照面。

    杨显见此放声长笑,“贺天行,别来无恙!”

    他在说话之时,身子闪电般向贺天行冲去,“贺前辈一剑之仇,杨显一日不敢忘却!”

    贺天行见杨显在说话之时竟然远远的饶了一个圈子,瞬间到了自己侧面不远处,知道在片刻之后,杨显将会绕到自己身前对自己出手,到时候自己只要稍有迟疑,那便是两面夹击殒命之祸。

    “这小杂种怎么一点伤都没有?他妈的,我想起来了,这小子有儒门正印护身,自然不会有事!”

    贺天行狼狈不堪,但开口说话之时却流露出一股发自内心的喜悦之情,特意压低声音道:“杨显,你来了?快与我联手绞杀我身后的叛徒!”

    他这句话虽然压的极低,但却压制到恰恰被后面追击他的大弟子听到的程度。

    他这句话刚说出口,后面追击他的一群山岳般大小的猛兽同时一震,齐齐止步。

    巨大的轰鸣声倏然消失,只有滚滚浓烟还在漂浮升空。

    杨显大声赞叹,“贺教主果然了得,只是一句话便让后面的兄台起了疑心,使我们不能前后合击将你打杀。”

    他在说话之时,身子快速移动不停,眼看就要逼近贺天行的身子时,右手作势抓扯,“还请贺前辈留步!”

    贺天行见他伸手前抓,陡然一股大力隔空生出要将自己包围,很是吃了一惊,“怎么短短时间,这小子的功力加深了这么多?”

    他不敢怠慢,身子陡然一晃,浑身血气缭绕,瞬间挣脱杨显的隔空大擒拿,“好说好说!”

    杨显一抓之后,就知道凭自己这凌空抓扯之力就绝不能将此人定住,就在贺天行身子刚刚挣脱拉力之时,杨显忽然抱拳躬身对着贺天行深深一拜,“贺教主,请受我一拜!”

    “轰!”

    他这一拜之下,似乎整个九阳火界都晃了一晃,方圆百里之内的气焰火柱如被狂风吹拂的牛油蜡烛一般霍然消散,贺天行的身子如被巨锤轰击,立足不稳,猛然飞到半空,昏昏沉沉翻番滚滚的向后面的如山火兽飞去。

    “嗡!”

    虚空巨震,随后一道沉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

    就在贺天行身子向后翻滚飘飞之时,在他后面上百头巨大火兽齐齐吸气,刚刚被杨显躬身一拜拜散了的万丈气焰火柱全都被这些巨兽吸腹中,刚才巨大的轰鸣声就是这些巨兽吸气的声音。

    贺天行的身在空中,也向这些巨兽的口中飞去。

    眼看就要落入巨兽口中之时,贺天行的身子在空中霍然止住,随后一道血色剑光从他手中闪现,闪电般刺向最中间一头火兽的头顶。

    此时在如山火兽头顶独角之上,正有一人盘膝而坐。

    此人满头长发如同灵蛇活物一般翘头舞动,一身火红色的兽皮将他全身包裹,裸露出来皮肤也是火红之色。

    往脸上看,高鼻大眼,火红色的眉毛,金黄色的眼睛,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炬一般,只有两只眼睛闪动着丝丝金光。

    贺天行的剑光刺的就是他,瞬息间已经到了他的眉心。

    面对贺天行刺来的剑光,坐在兽角上的红衣人发出一阵低沉的笑声:“老师啊,你还来这一手么?”

    他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火红色的大棒,缓缓迎上贺天行射来的剑光,“老师,我这棒子还入得你的眼么?”

    大棒缓慢而剑光如电,但到最后却神奇的对撞在一起。

    轰!

    虚空震荡,红衣人身下的猛兽发出惊天嘶吼,千丈火焰从巨兽口中喷出,将红衣人与贺天行包裹其中,火焰中有闪电火蛇急速游动,“砰砰砰”响声不绝。

    陡然一声长啸,贺天行身子忽然从火焰中电射而出,口中狂喷鲜血,在空中顿了一顿,飞向远处瞬息不见。

    红衣人手提大棒独立兽角之上静静看着贺天行消失的方向默然不语。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这名红衣人才将目光看向杨显,“你是儒门弟子罢?还请上来一叙!”

    他对杨显展颜笑道:“我是萧天绝!”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