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吞吐日月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九阳火界?太阳的坟墓?”

    杨显吃惊的看向萧天绝,“上古神人射日的故事难道是真的?”

    萧天绝摇头道:“真实情况我也不知,但这个世界里有九个太阳却是不争的事实,你说不这里不是太阳的坟墓是什么?”

    杨显本来见萧天绝对于这个世界的来历也只是猜测,当下摇头道:“如果没有明确的记载来证明你说的的东西,那么这一切也不过是你的臆想而已,到底怎么回事,还得查探明白才行。”

    萧天绝道:“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到有别的解释。”

    杨显笑道:“这个好办,咱们有空的话就去打探个明白再说。”

    萧天绝摇头道:“怎么查?这里广大无垠,除了咱们立足的寒泉冷水之地,其余到处都是火柱岩浆,长时间行走,连活下来都是一种奢望,哪有什么机会探查?”

    杨显看向萧天绝,“萧兄查探过?”

    萧天绝道:“我曾查探过附近百万里方圆之地,再往外便力不从心。超过百万里方圆,花费的时间太长,我的身体要是没有这里的寒泉压制,便难以支撑下去,因此百万里方圆之外还有什么,我也不清楚。”

    杨显点头道:“原来如此,我倒是忽略了萧兄的伤势。”

    萧天绝练气为骨,炼火为皮,周身火气太盛,必须隔上一段时间用寒气压制一下才行,否则将会有焚身之虞。

    萧天绝轻声笑了笑,“焚身之苦算得了什么?有仇不报才是真苦!”

    他领着杨显向远处的一座黑山走去,边走边说:“我从小就觉得我与众不同,日后跟随贺天行习武之时,这种感觉就更加明显,无论习文还是练武,学习速度远超同侪,就是被誉为万年难得一见的绝世人物贺太子,在资质上也逊我三分!”

    他说到这里,话音变得激昂起来,“有了这种鲜明的对比,时间一长,我就觉得我日后定然是天地间的主角,虽然平日里与诸位同门客客气气,但心中却充满了傲气,就算是与我老师交好的武学大宗师,我也不怎么敬畏,因为我知道我早晚会达到他们那种境界,甚至会超过他们,俯视他们!为了达到这个目的,我勤学苦练日夜不敢懈怠,渐渐的由五级武者,到六级武者,再到九级十级。”

    萧天绝看向杨显,“杨兄,你也是修行之人,自然知道从十级武者之上便是武道宗师之境,这是武道修行中的一个大坎,迈过去成就宗师,迈不过依旧肉体凡胎,自古千万武者都被卡在了这一道关卡前不得寸进。”

    杨显道:“不错,武道小宗师境界对于寻常武者确实难成!”

    萧天绝听到杨显说出“寻常武者”四个字,摇头笑道:“是啊,寻常武者能够成就小宗师,那都已经有了开宗立派的资格,但在我大派宗门,小宗师虽然不多,可也不少见,不过那些武道宗师虽然资质也可以算得上不错,但他们在达到宗师境界时,年纪也至少都五六十岁了,只有贺太子是个异数,二十来岁便成就宗师。”

    杨显道:“我与贺太子交过手,此人不过如此!”

    萧天绝道:“那不是他不行,是你太厉害!”

    他对杨显继续说道:“我当时修行进步神速,从一级到十级几乎毫不停歇,等到十级武者之后,那些老家伙都说我积累不足,年纪又轻,在十级通往宗师这个关卡上必然要停滞一段时间,甚至可能终生成就不了武道宗师。多少惊才绝艳之辈,都被限制在了这个关卡之上,一卡就是几十年,待到突破宗师之后,也已经气血衰败,无有前进之望。”

    杨显笑道:“然后你就毫无阻碍的成就了武道宗师,狠狠的吓了他们一跳?”

    萧天绝嘿嘿笑道:“不错,我在成为十级武者之后,没过十天便达到宗师之境,把那些老家伙吓的眼睛都快鼓出来了!”

    他说到这里,语转悲凉,“然后我就倒了大霉!”

    杨显见萧天绝说到“倒了大霉”时身上火气升腾,丝丝火气从他的鼻孔耳朵里“嗤嗤”冒出,迸溅出一串串的火星,身子轻轻颤抖,可见他激动到了极点,连体内火气都控制不住。

    萧天绝轻声道:“杨兄,你知道骨头被人一根根从体内抽出来的感觉么?”

    他不等杨显回答,径直说了下去,“当你毫无反抗之力的眼看着被人把你的皮给扒掉了,那种疼痛到了骨髓的感觉,那种你做梦也想不到的惨状,会令你恨不得立时死去,可是你被人以大法力定住,别说去死,就是想要昏迷都不行!”

    萧天绝说话如在梦呓,声音变得缥缈虚幻如同响在天外,“我眼看着自己的皮肤被人用小刀子剥离,露出红艳艳的肉来,然后肉又被人剖开,露出里面的骨头来,最后骨头被一根根的从肉里抽出来,肌肉因为疼痛而不断起伏跳动,眼睛流出血来,看什么都是一片鲜红。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我的骨头,不过因为眼眶瞪裂,鲜血蒙住了眼睛,导致看的不清楚。后来贺天行对我说,我的骨头‘晶莹如玉,敲之有钟磬音’,嘿嘿,我永远记得当时的情形,也永远记得他说的话,我每天都在回忆,告诉我不能死,不能忘,要活下来,要报仇!”

    杨显知道他说的是被贺天行残害时的情形,沉默片刻后问道:“他既然对你抽骨扒皮,怎么没有杀了你?”

    萧天绝道:“在天命教总坛有一眼火龙潭,里面都是滚沸岩浆,日常处理教内叛徒时,都是扔进火龙潭的岩浆里。我当时就被他扔进了岩浆里。”

    杨显摇头道:“以你当时的处境,在岩浆里根本不可能存活。”

    萧天绝道:“不错,可我偏偏就活了下来!当初火龙潭发生异变,岩浆收缩吞吐不停,贺天行说火龙潭是教内圣地,既然出了问题,须得由人填住火眼,才能制止潭浆异动,于是我毫无疑问的被他扔了进去,当时火龙潭吸力异常强大,连贺天行都感到惊心,我被扔进火潭之后,被那股吸力便转移到了这个世界,倒也算是命不该绝!”

    杨显大笑,“萧兄经历之奇,还是我生平仅见,不过你为什么给我说这个?”

    萧天绝道:“你是儒门正统,有道之士,我想请你帮我报仇!”

    杨显点头道:“杀贺天行,义不容辞!”

    他说这句话时,根本就没想到自己其实还不是武道大宗师,而萧天绝却也不以为奇,因为他也不是大宗师,但却已经有了与贺天行抗衡的本领。

    就在这时,一股子波动陡然出现,天地猛然一震。

    萧天绝吃了一惊,“不好,太阳要落山了!快跟我躲起来!”

    他说话间身子晃动,只是一瞬间便跨越了百丈距离,向面前的黑山扑去。

    杨显大奇,“太阳落山有什么不好?”

    但看到萧天绝如此紧张,便知道定有变故发生,当下不敢迟疑,随着萧天绝一路狂奔,进入黑山的一个洞穴之中。

    就在两人刚刚进入洞穴,天地间猛然一暗,随后狂风暴起,几万里之外的岩浆火柱齐齐发出耀眼红光,随后飞天而起,向着一个方向飞去,于此同时,天上九轮大日如同串珠般急速下落,与岩浆火柱一同进入了一个奇异的所在。

    天地间一片漆黑,无有半点光亮。

    杨显与萧天绝所在的巨大黑山不住抖动,几乎随时都要拔地而起,随着太阳一同飞天而去。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