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悟道传法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轰轰轰!”

    整个九阳火界如同煮沸了的汤锅,天地间一片混沌,乱象纷呈。

    浩浩长风扫荡万物,但凡有根基不稳者,无论是群山还是火柱,尽皆被长风吸的离地而起,向发出吸力的源头飞去。

    杨显所在是这座山峰不时与翻飞的火柱岩浆碰撞,山峰震动,发出轰轰声响。

    但站在山洞内的萧天绝却对这些景象无动于衷,他但此时矗立洞口,双眼微眯,之前浑身火气喷溅的模样不复存在,浑身烟气尽数收于体内,整个人收敛精气神,沉寂如枯木,一动不动。

    但站在他旁边护法的杨显却知道,萧天绝这是在尝试凝练他体内的第一个穴道。

    在听到了杨显的想法之后,萧天绝深觉此法可行,当下便让杨显为他护法,他准备亲身实践一下。

    萧天绝火为骨,气为皮,本身已然与人体大不相同,对于常人来说事关生死的大穴,对他来说却并不怎么致命。因此最为符合杨显所说的“以周身气穴为藏精纳元之所”的实践之人。

    萧天绝深知时不我与,自己这次随飞山前行,遇到贺天行的可能极大,若是自己不加以突破,就算自己能在贺天行手下逃出性命来,估计也会面对他无情的追杀,当此之时,倒不如舍命一搏,博他个一线生机。

    他这人说干就干,既然觉得杨显说的法子可行,当下不再犹豫,便开始凝练自己的第一个穴窍。

    刚开始凝练第一个穴窍之时,他不敢挑拣敏感穴位,而是挑了十宣穴作实验。

    人体十根指头,每个指头的前端都有一个穴道,这个穴道就叫做十宣穴,这十个穴道有开窍明心之效,而武道高手交战这时,这十个穴道就是真气的宣泄口,说重要也重要,说不重要也不重要,十个穴道中,少了一个也无伤大雅。

    况且萧天绝选择的还是小拇指,这就更没有问题了。

    人体十根指头中,大拇指、食指、无名指,这三根指头对应三道经脉,因此极为重要,不可轻动,但小拇指却无有经脉通过,动一下也是无妨。

    虽然知道就算是小拇指整个儿爆掉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但萧天绝还是小心翼翼行事,一点一点的控制真气缓缓注入十宣穴中。

    过了片刻之后,他身子一震,左手小拇指陡然快速颤动,“砰”的一声轻响,之见裂开,一股火气喷薄而出,“嗤”的一声将山洞内的石壁穿出一个深深是小洞。

    萧天绝睁开眼睛叹了口气,对站在身边的杨显道:“这个穴道太弱,承受不住真气的灌注,自个儿就炸了,这个法子不太行!”

    杨显却是听的眼前一亮,“萧兄,你第一部已经算是成功了,既然真气能够注**道,那就说明我的想法没有错,如今剩下的问题就是如何解决穴道太过脆弱的问题。”

    他负手踱步,在洞中沉思,“咱们的丹田要穴之所以能存储周身精气,一个是因为他是天然的大穴,如果将人体周身穴位比喻为胡泊的话,那么这丹田穴应该算是人体中最大的胡泊,又因为它居与人体正中,是诸气之源,我们平日里打坐练气,每时每刻都在使用它,天长日久之下,这个穴道被开拓的越来越大,越来越坚韧,所以才能将人身精气收纳在一起而无不妥之处。”

    萧天绝不住拍着脑袋苦思冥想,“是啊,丹田气满而不见其损,这一方面是因为其本身就有存储真气之效,但也跟我们平日里习练有关。不然的话,若是将我们全身精气灌注进一个从未习练过真气的幼童体内,保证使他躯体炸裂而亡。”

    两人一个静坐拍脑,一个低头踱步,在这山洞中互相启发,互相印证,期间高空有火气扑山,有火兽入洞,都不曾令他们两个分神片刻。

    他们两人都是生来神圣,万古难得一见,见识也是不凡,武功智慧就算是从如今回溯到太古,万万年时间内,恐怕也少有比拟他们的生灵。

    如今两人合力推演功法,已经完全不逊色于大宗师之间的论法,甚至犹有过之。

    渐渐的杨显头顶白气如柱,凝而不散,整个人轻声自语,他每说一句,飞在半空的山峰便震颤一下,碎石滚滚下落。

    而萧天绝却是七窍冒烟,周身出火,整个人犹如坐在火堆上被火化的老僧一般,全身上下一团火气,就连一身皮肤都如同烟雾一般在身体表面缓缓流转。他每一次吸气,都会引的洞口中外飘飞的东西进入他的身周,而随后呼气之时,这些飞来的东西就又被他呼了出去,呼呼吸吸,声若雷霆,与山体震动的声音交相呼应。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正在喃喃自语踱步的杨显忽然止住身形,双目精光爆闪,目光所注之下,对面的石壁碎石飞溅。

    一声长笑从杨显口中发出,笑声不绝之下,震的洞外飞过的东西一一粉碎。

    萧天绝缓缓睁开了眼睛,微微叹气,“杨兄,你想明白了其中关窍了?”

    杨显止住笑声,轻声道:“萧兄,你我日后能否成道,就在今日这套功法上了!”

    萧天绝肃然起身,向杨显躬身行礼,道:“还请道兄指教!”

    杨显受了萧天绝的一礼之后,方才立身说法。

    “吾有成道法,说与君来听。人体合阴阳,真气炼长生。七百二十穴,穴穴有神明。心神如丝雨,分散若天星。精元周身***脉互联通。流水起漩涡,真元效此行。一穴精元满,引的周身动……”

    杨显每说一句,萧天绝的身子便摇晃一次,身子如同烛火一般明灭不定。

    随着杨显的继续说法,他所在的山峰不住晃动,渐渐的空间也在晃动,一道道涟漪以他们立足的山峰为中心,快速扩散向四方,片刻后,整个九阳火界都在震动。

    天上雷霆显现,地底岩浆喷出,天空中金花坠落,有道道白浪从空中显现,轰鸣声响彻周天,似乎这整个九阳火界都经受不住杨显所说的证道法门,虚空不住震荡,就连天地间恐怖的吸力都因此小了很多。

    待到杨显说法完毕,这等异象方才渐渐消散。

    萧天绝在洞中呆立良久,忽然向杨显伏地跪拜,“杨师!”

    杨显这一番悟道讲法,被他悟出了威震三界,涤荡五行的儒门绝顶大神通,也就是这套功法,才让他成为了日后承前启后力压万古的无上大宗师。

    有诗为证:

    九阳炼真法,

    火界留姓名。

    大笑破阴阳,

    迈步出五行。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