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七章 金符

作者:大江入海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吼!”

    随着山峰的持续飘动,前方的万丈血色巨人已经看的越来越清楚,此人直立远方赤条条不挂寸缕,全身血光弥漫,巨大的吼叫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

    他每吼一声,便有一股血云从他口中喷出,再其身周虚空生波,荡起层层涟漪,但凡经过附近的山脉、火柱、岩浆,无不被无形大力震成齑粉。

    在这血色巨人前方,正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吸附火界万物的无穷吸力就是从这黑洞中传出,而此时这名血色巨人也就是被这黑洞吸附无法脱身,不得不拼命挣扎。

    这黑洞奇诡之极,说是黑洞却又不像是黑洞,浮在半空无有形状,不可描述,但又确实存在,似乎是这里的空间忽然被某个生物啃了一口,而啃去的空间就是如今这黑洞的形状。

    这“黑洞”其实并不黑,其色玄黄,有混沌气,在半空中不断变幻,隐隐有万千景象从中发出,又有无穷光热从中流露,似乎里面自成一界。

    此时巨大血人手中拿着一根巨大的骨棒,不断向前方的黑洞砸去,意欲将黑洞砸散,好脱身而去。

    “混沌啊!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血色巨人此时忽然扬天嚎叫,声传万里,“帝君,此天非彼天,此天要灭我啊!老臣无能,不得以动用帝君敕令,其罪不小,还望帝君恕罪!”

    他手中骨棒猛然挥舞,搅动天地,发出滚滚雷音,“不成想天地间竟然真的有混沌遗种,吞天纳地,仙神难当啊!”

    这血人接连吼叫,忽然张口吐出一块金符,这金符迎风便长,停在空中发出万道金光,照耀整个火界。

    在这金符出现的一瞬间,杨显与萧天绝的身子同时一僵,体内无时无刻不在运转的真气瞬间停止不动,便是心神也似乎被定住了,思维都难以运转,一股浩荡天威无穷威势从这金符之上发出,金光所照之处,便是帝王领土,在其领土之内,任其予取予求。

    前方发出无穷吸力的混沌被金光笼罩之下,发出的吸力也慢慢变小,刚才还犹如沸粥般的火界陡然静止,随后吸力消失,飞在半空中的山峰、岩浆、火兽等物的速度在空中开始变缓,随后开始下沉。

    “轰!”

    “轰!”

    “轰!”

    无数物体落地的声音响起,大地开裂,岩浆喷涌,地面上开始有浓烟升起。

    杨显与萧天绝齐声闷哼,从山洞中甩了出来,两人此时真气依旧难以运转,人在空中无法停留,只能如岩浆石块一般向地面砸落。

    “咄!”

    眼看就要落进地面的裂缝之时,杨显的身子终于勉强可以活动,他艰难伸手掐印低吟,翻天印的心法被他运用起来,印诀掐起之后,杨显身子又是一震,全身气息瞬间恢复如初。

    他的身子倏然停在半空,伸手把僵直的萧天绝接在手中,几步迈出已经到了之前的山洞里。

    他将萧天绝放在洞口之后,眼望巨人头顶发出无穷威势无穷金光的金符,脸上露出忌惮之色。

    杨显无论遇到任何情况都不曾露出忌惮之色,即便是当初朱弘毅对他隔空发剑,对杨显来说也不过如此,就算是面对大宗师,他也不曾惧怕,但如今看到血色巨人头顶的金符之后,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萧天绝在这金符金光笼罩的世界中依旧无法动弹,双目中火光熊熊,流露出极大的恐惧之色,他想要张口问询,此时却连口都张不开。

    “萧兄!”

    杨显背负双手抬头远望,面容无悲无喜,“贺天行为什么自称老臣?他口中的帝君又是何人?能让这么一名大宗师俯首称臣之人,周天子做不到,朱弘毅也不可能做到,那么三界之中,又有谁能做的到?”

    他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天耶?地耶?”

    萧天绝眼中恐惧之色稍减,迷惘之色升起,便是他也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

    杨显叹了口气,手掌掐印,在萧天绝身上拍了拍,“你站在我身边,不要走远!”

    萧天绝此时才能说出话来,他脸上惊惧之色显露,“杨兄,这贺天行拿出来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杨显轻声道:“这是敕令金符啊!”

    他目光冰冷如刀,身子微微发颤,“我想起来了!这股子气息,这气息,我已经知道是谁的了!”

    萧天绝一脸茫然,“是谁的?谁的敕令如此厉害?便是儒门敕令也比不过它!”

    杨显嘿嘿冷笑,“儒门敕令?我儒门敕令如何能比得过天帝法碟?”

    萧天绝惊骇道:“天帝法碟?这敕令是天帝所发?这怎么可能?贺天行怎么与天帝扯上了关系?”

    杨显冷声道:“天命教,天命教,奉天之命,是为天命!这个教派往日无声无息,一朝崛起,便难以遏制,背后若是没有利害势力支持,焉能达到如今这个地步?”

    萧天绝喃喃自语,“这么说,这贺天行是从上界下凡,特意在人间创出天命大教?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杨显道:“干什么?自然是要灭我人族道统,永绝后患!”

    萧天绝楞道:“杨兄,你莫要开玩笑!天帝怎么可能会灭我人族?”

    杨显不再犹豫,缓缓出洞,“萧兄,你且稍等,待我斩杀贺天行,再做解释!”

    萧天绝急道:“我……”

    杨显离开之后,他的身子顿时又僵直起来,嘴巴张开却是再也合不上,体内气息再次散开。

    萧天绝又惊又怒又是恐惧,“这金符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真是像杨显说的,是天帝金符?这贺天行真的是天帝派遣来的下属?天帝真的要灭我人族?这怎么可能?他为什么要灭人族?”

    他越想脑子越乱,索性不再多想,心神沉寂下来,缓缓感应全身气息,“我被这金光压制的无法动弹,杨显为何还能自由行动?这金符出现之时,他还跟我一样身子僵直,怎么过一会儿就想出了解决之道?我俩的差距这么厉害?他能解开这金符压制,难道我就不能?”

    他想到这里好胜心起,“我就不信我动弹不了!”

    就在萧天绝沉思之时,杨显身子如光似电,在漫天金光之中贴地快速前行,直奔前方贺天行所化的血色巨人。

    虽然从他这里看着很近,但实质上,双方相距至少千里之遥。

    但杨显如今一身功力大进,浩浩然,汩汩然,全身七百二十多个大穴将近五百大穴被精气填满,每一个穴道就相当于一个丹田,此时五百个丹田精气一起发力,那就是五百个杨显合在一起的,这股力量简直大的无可计量。

    他在进入火界之前,就能与大宗师交手而不落下风,可见他功力之深厚,如今一身功力五百倍的提升,整个空间简直都无法容得下他。

    他一步迈出便是千里之地,接连几步,便到了贺天行脚下,随后又是一步迈出,身子倏然出现在贺天行头顶,随后翻天印决再次掐起,“咄!”
其他书友在看:大唐仙医 炼器真仙 六脉神皇 六迹之大荒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