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十年爱恨融一书

作者:忘三川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十年不见,潘月凤居然还能一眼认得出他来。

    钟岳动了动嘴唇,“你……要再婚了啊,恭喜你啊。”他说这话的时候,内心是五味杂陈的。如果说儿时的那十年,过得虽然一样穷,但至少父母给了他一个美好的童年。他甚至还记得,在那片桃林下,潘月凤坐在小凳子上,拿着鞋锥,他将上小学,为即赶制新鞋纳鞋底。

    春夏之际,山桃成熟,潘月凤总是将最好的桃子洗干净了,切成小块,放在一只碗里,让他拿着竹签插着吃。

    一晃十多年过去了,自打父母离婚后,钟岳便再也没有从他父亲脸上看见过任何笑容了。这一切,能怪谁?他不知道怪谁,潘伟肯定是罪魁祸首,潘家二老呢,他不清楚是否参与其中。

    有时候他甚至会怪自己,怪自己那时候没有能力,保护好这个温馨的家庭。

    “妈妈对不起你。”潘月凤眼眶湿润地说道。

    “不用。”钟岳睁大了眼睛,“我不知道这十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我爸死的时候,你都没有来看过一眼,十年了,你都没往家里来看过我一趟,说对不起有什么用?你要再婚,恭喜你啊。”

    身子骨硬朗的老太婆走了出来,骂骂咧咧道:“你爹是个没出息的废物,窝在山沟里就知道写几个破字,浪费了我闺女大把的青春,还有脸说十年,二十年啊,一个女人能有几个二十年。”

    前尘旧事,钟岳不想再提,当初的对错,现在再拿出来争辩是非,又有何用呢?如今他母亲就要改嫁,反而让钟岳释然了。然而去年他的父亲去世了,潘月凤才打算改嫁,难道真的是因为父亲的关系还有乡里的说三道四,才会迟迟不改嫁,直到他父亲时候才嫁人?

    十年了。

    自打父母离婚后,他的母亲既不改嫁,也不来看他,始终处于缄默的状态,这样的态度,让乡里人的风言风语,慢慢烟消云散,但是钟岳一直有个问题想问她。不管怎么样,对于他人生之中的前十年,潘月凤,在他心里还是一个合格的母亲。

    “我只想问你,十年了,难道你从来没有想过来看我吗?”钟岳看着眼眶湿润的潘月凤,问出了一直藏在他心底里的问题。到底是她抛夫弃子,能够做到了无牵挂,还是真有什么难言之隐。

    “这是我和你爹当时离婚就承诺过的,今后不再踏入大屏乡一步。即便我又再想见你,我都躲在屋子里闷声哭泣。十年了,我做到了!我当然放不下你,你去县里读初中,考上高中、考上大学,妈妈一次次地为你骄傲,每次看到校门口,你独自出来的身影,妈妈都要哭好久。我的阿岳,终于长大了,妈妈也就放心,能嫁人了。”

    钟岳听到这个回答,居然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只能转身离去。

    不再踏入大屏乡一步,他的父亲,还是在默默地保护这个爱了一辈子的女人啊……爹啊,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儿子能坚强到没有母爱么?

    不同于城市之中邻里互不相识的冷漠,在乡里,一些婚丧嫁娶的大事,几乎成了整个乡里的家务事一般。不管远近,嚼舌根的,背后说闲话的,还有故意抹黑的,反正只要是能当做话题的,都免不了被搬出来,议论一番。

    潘月凤若是常来大屏乡,那么流言蜚语就会此起彼伏,永远成为乡里人口中的谈资。与其这样,倒不如不见。

    尽管钟岳还是没能知道,当初他父母究竟因为什么原因离婚的,但都是已经是往事了,旧事重提,难免心里颇不宁静。从下塘村徒步回乡,钟岳花了三四个小时,就连叶安给他打的电话,都被他给忽视了。

    有些事,往往没有什么对错可言,爱的继续爱,就像他沉默寡言的父亲一样,恨的自然继续恨,就像他这些年来,对于那个混蛋潘伟,永远也忘不了当初在钟家嚣张跋扈那姿态。

    “钟岳,你怎么回事?”

    看到车子慢慢靠在他边上的叶安,钟岳收拾起复杂的情绪,“叶哥,你回去吧。我想静一静。”

    “成,我还以为你不接电话出了什么事了呢。既然没事,那我就回去了,有什么事记得打我电话就是。”他也看得到,钟岳写在脸上的忧郁。

    “好。”钟岳心事重重地朝桃花坳走去。

    看着后视镜中的钟岳背影,叶安喃喃道:“搞艺术的人,都这么多愁善感吗?早上还有说有笑的,怎么回来就成这副模样了?”

    钟岳走过这片桃林。当年的纸鸢、落花,桃香、笑语,这些一直埋藏在心底许久的回忆,在他脑海里萦绕着,挥之不去。

    爱也好,恨也罢,时间,就是最好的疗伤药,当他站在潘月凤面前,问清楚这十年的缄默后,反倒是变得轻松释然了。

    碎经大红宣,铺在了樟木长桌上。

    这张系统产出的宣纸,终于是有用武之地了。

    没有过多的杂念,没有担心这张纸写废了,改用什么纸。

    竹刻中紫毫在墨蝶中滚了一圈,

    钟岳提笔,看着绚丽华美的碎金大红宣。想起儿时美好的回忆,他该给潘月凤送去什么祝福呢?

    百年好合?

    不好,他不喜欢。

    想起那天上山采风,活得肆意的老农,悬在空中的手腕毅然落笔。

    阖家欢乐。

    四个字,简简单单。十年的爱恨恩怨,钟岳都用一支笔,尽情地放肆开来,一种心随笔动的感觉,让他感觉到酣畅淋漓。

    行笔侧锋,独此一家。

    收笔折而不转,提笔斜细飘然。

    风吹入室,镇尺下宣纸一角飘动着。

    等到最后一笔落下,钟岳将笔随意地放在墨蝶之上,再也不看这张纸上的任何一处。仰躺在床上,侧过身时,忽然看到书柜后斜靠在地上的那幅油画。

    画中,穿着运动衫,坐在巨石上纹丝不动的背影,真是那日采风时的他。

    钟岳闭目轻笑,慢慢入眠。

    画中虽然只有背影,但是那样的意境,居然让钟岳看出了一代大师的神韵。

    “这死丫头,还真把我当扫地僧来画啊。”
其他书友在看:妙手天师在都市 我在异界开公司 最强逆袭 神级茶人 神豪无极限 最强救世主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