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 百思终得其解(最好更新了立刻看)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聊完了?”秦泽立刻站起来,略显紧张的盯着姐姐。

    他知道裴南曼找姐姐聊什么事儿,估摸着她有点八卦,再就是帮苏钰试探试探。秦泽心里是不情愿的,姐姐现在不好受刺激。但既然裴南曼帮他瞒了苏钰,刚才就不好忤逆了。

    他观察着姐姐的神色,小心翼翼的,怕她情绪再遭打击。

    秦宝宝从他身边经过,轻声道:“回家吧。”

    秦泽点头,与裴紫琪李东来打过招呼,随着姐姐离开别墅。走向车子的路上,姐姐忽然道:“那个是你徒弟?”

    “啊是啊。”秦泽一愣,忙点头。

    “挺有意思的。”秦宝宝微微一笑。

    秦泽再次一愣,继而狂喜,姐姐很多天不和他主动说话,只在有什么要求、或者他主动开口的时候,才会爱答不理的回应。

    活脱脱一个赌气小媳妇模样。

    像这样如往常般与他聊天、说话的模式,那是绝对没有的。

    李东来有没有意思不重要,甚至姐姐心里还觉得是个煞笔。姐姐只是借此主动开口说话,意味着她愿意和自己结束冷战。

    意味着她稍稍原谅自己了。

    秦泽脸上笑容泛起,语气激动:“一个小屁孩能有什么意思?不说他,姐,咱们回家吃饭吧,我给你做好菜。”

    开车回家,秦泽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可劲儿给姐姐夹菜,看着他眉眼间的喜色,秦宝宝有种悲喜交织的复杂情绪。

    “快过年了,明天放假,我和妈说好了,明天就回去。”秦宝宝找了个话题,道:“爸说了,往后的年货、红包、走访亲戚的礼品,都得由你买,直到你结婚为止。”

    秦泽并没有意会姐姐话里的深意,点头嗯了一声。

    大城市的年味其实不重,走访亲戚两三天就够了,五服之外几乎不登门走访,有的年轻人甚至过了三代就不登门拜年了。远比不上乡下的热闹气氛。

    到吃饭结束,他们说了很多家常话,有时笑,有时沉默,但再也没有当初那种嬉笑打闹的默契与和谐。

    有些东西捅破了,就再也不能心照不宣的藏在心里,它藏着的时候,你可以尽情的撒欢,尽情的快乐,当做一种曝光之前的享乐。

    但当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你就不得不直面它,这时你肩上就会多一种负担,一种责任。

    秦泽有种预感,他和姐姐之间,或许很难再回到之前那种状态。

    饭后,秦宝宝一如往常坐在沙发看电视,盘着腿,斜斜靠在沙发的慵懒姿势。

    穿了一件白色卫衣的姐姐,把头发扎成丸子后,显得尤为年轻,肌肤白皙,眼波清澈,映着电视机莹莹光芒,说她是大学生都有人信,高中生就不行了,高中生没这么宽广的胸怀。

    秦泽坐在她身边,冷战结束后,心情如释重负,刷了一下朋友圈,子衿姐大半个月没动静了,电话依然关机,估摸着手机卡换了。

    聊天软件把秦泽拉黑,在苏钰不注意时,用她手机联系过王子衿,没任何回复,朋友圈的更新内容也停止在她离开沪市的那一天。

    看起来是要恩断义绝的样子。

    “我靠!”正刷着朋友圈,秦泽突然爆了句粗口。

    钱诗诗那矮个子发了张图片,点开图片,背景一片漆黑,往下拉了半天,突然蹦出来一个颜艺爆炸的贞子。

    “本年度最感人的照片”

    她是这样配字的,不知道多少人中计了,回复里一片骂声,有黄宇腾、李薇、叶卿好多公司旗下的艺人。

    秦泽也被吓了一跳。

    秦宝宝侧头看来:“干嘛呀。”

    秦泽念头一转,笑道:“看到一张很有意思的照片,本年度最感人的作品。要看吗。”

    秦宝宝探身子过来,秦泽把手机递给她。

    姐姐丝毫不知道自己掉进了套里,认真的看着,手指把图片刷刷往下拉她发出一声尖叫,手机给砸了出去。

    “你神经病啊,给我看这种东西。”秦宝宝似乎生气了,丢掉手机后,冷着俏脸,大不离开客厅。

    秦泽没捡手机,坐在沙发,神色落寞。

    她生气了,却没动手动脚,以前的姐姐肯定扑过来和他撕逼了。

    果然,再也回不到过去了。

    晚上十点半,秦泽关了电视,回房间休息。

    站在门口,回头看姐姐紧闭的房门,她这晚就没和自己再说话,期间从房间出来四次,在他面前经过两次,看都不看他。

    秦泽抓抓脑袋,没有烦躁,而是愧疚。姐姐那么没心没肺的女孩,被他逼的像个深闺怨妇,可见他和王子衿的事儿,对她打击很大。

    到了晚上十二点,秦泽躺在床上没睡着,近来睡眠极差,轻易不会入眠。前阵子系统说,你的身体机能直线下滑,睡眠对人类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你这样每天背负压力,会精神衰落,会阳痿。

    最近系统偶尔会诈尸,蹦出来叨叨叨几句,现在换秦泽不搭理它了。

    他对系统流已经失望透顶,如果上天再给他一次重来的机会,秦泽希望走重生流。

    门把手传来轻为拧动的声音。

    有人进来了。

    房子里除了他,就是姐姐了,毫无疑问,进来的肯定是姐姐。

    深更半夜,夜袭么?

    她原谅我了?

    秦泽心里莫名的激动起来。

    秦宝宝脚步轻盈的走到床边,秦泽感觉到床边一沉,她坐下来了,继而冰凉的小手抚摸他的脸庞。

    “阿泽。”姐姐道。

    这回他没敢睁眼,怕又被姐姐扇一巴掌。

    秦宝宝幽幽叹口气,“今天裴南曼跟我说,找个小三就好了,找个小三跟你结婚,这样就能骗过父母,骗过别人。而我是明星,明星嘛,四十五十还单身有不少,我就算不结婚,也不奇怪啦。就算将来我生了孩子,只要不说,也是一桩悬案。但这个小三必须是熟悉的人,且知道我们关系的。不然女人的直觉,瞒不住的。所以她说,王子衿是最好的人选。”

    “我气的想打她,也就看在你的面子上不和她计较,要不然我就动手了”

    秦泽继续装睡,心说,曼姐一只手能打你十个啊姐姐。

    “可我心里是认同她的,因为只有这个办法了,我不想和别人分享你,但我更害怕毁了你,更害怕和你一辈子没结果。可是,就算我愿意,王子衿又会愿意吗?她是不是也像我一样爱你爱的不可自拔?所以裴南曼说,我还可以考虑苏钰,她说苏钰是喜欢你的,会愿意接受。她简直太可笑了,没有女人会愿意和别人分享丈夫,除非像我这样深爱着你。”

    “但我其实也不想把你让给别人,命运让我们相遇相知相爱,命运也在我们之间划下难以逾越的鸿沟。我庆幸自己是你姐姐,又无比痛恨姐姐这个身份。我不得不像现实低头,像命运妥协。”

    “我打算和你和好的,可我发现我们之间像是多了一层看不见的隔膜,你对我不再像以前那样好了。晚上你拿照片吓我,我可生气了,阿泽你为什么不来哄我,我在你面前转了两次,你视而不见。你以前都会哄我的。”

    她沉默了片刻,接着传来轻轻的抽泣声:“阿泽,我们是不是再也回不到以前了?我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

    秦泽愣住了,他在黑暗中睁开眼,窗帘上映着路灯的微光,看见姐姐梨花带雨的脸庞,泪水从浓密的睫毛下滚落,划过脸蛋,别的女孩最多楚楚可怜,她却有种狐女般勾人的凄切。

    原来她和自己一样。

    “别傻了,我们回不到以前了。”他平静的说。

    秦宝宝哭声一顿,呆呆的看着他,措手不及。

    “以前我们是姐弟,只能是姐弟,但现在我们不是了,虽然可能要经历很长很长的背光生活,但我再也不要像以前那样了。”秦泽坐起身,把姐姐拥在怀里:“对不起,我爱你。”

    “哇!”

    泪腺崩溃,大哭出声,秦宝宝紧紧抱着他的腰,生怕一松手,弟弟就不是自己的了,一个劲的重复:“不要做姐弟,不要做姐弟。”

    她哭了好一会,又抽抽噎噎了半天,眼泪鼻涕抹全抹在秦泽睡衣。这是她从京城回来后,第三次大哭,三而竭,心里的怨气怒气和悲苦终于发泄完了。

    秦泽能给她的只有拥抱,他抱着姐姐,嗅着她发丝中洗发水的香味。

    夜深人静。

    等她情绪平稳,秦泽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姐姐脸蛋瞬间羞红,娇躯僵硬。

    秦泽不急,等着,温柔的抚着姐姐的背脊。

    他俩的关系,注定了语言上的海誓山盟不会让她有安全感,秦泽在她耳边说“做我的新娘”,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心里有温柔,有怜惜,有爱慕,却没有欲念。

    任何时候,爱情永远高于欲念。

    秦宝宝脸色变幻好几次,并不是抗拒,而是紧张和纠结,许久后,很用力的点点头。

    可当秦泽把她压在身下时,她又反悔了,“洗,洗澡,要洗澡”

    “不是洗过了吗。”

    “再洗一遍。”

    “你不是要反悔吧。”

    “”

    就这样,姐姐独自在浴室洗了一个小时,秦泽怎么喊都不肯出来,最后跑客厅翻箱倒柜,找出了浴室的钥匙,这才把人给拽出来。

    “你出不出来的,再不出来,我就睡着了。”秦泽道。

    “那,那你睡吧?”秦宝宝双手铰着浴袍,眼睛乱飘。

    我特么

    他蛮横的把姐姐横抱而起,走向房间,一路上秦宝宝紧握双拳,忐忑而紧张,到了门口,她仿佛一只被拉入屠宰场的羔羊,做最后的挣扎:“你,你也再洗一次。”

    她在秦泽怀里做鲤鱼打挺,用力蹦跶,双腿啪啪乱踢,不小心踢到门上,疼的眼泪快涌出来。

    秦泽抱得更紧,柔声道:“别怕。”

    秦宝宝顿时安静。

    把姐姐放在床上,拧开床头灯,橘黄色的灯光中,狐狸精的脸庞娇艳,青丝散在白色枕头上,眼波荡漾着羞意和媚意,红唇紧紧抿着。

    与他目光对上后,立刻闭上眼,浑身僵硬的在床上挺尸,长而翘的睫毛轻轻颤抖。

    秦宝宝未经人事,私底下偷偷看过小黄书,但因为没交过男朋友,所以没机会看岛国*****,当然,更看不到以步兵著称天下的欧美教育片。

    百分之九十的女孩看爱情教育片的途径都是从男人那里得来的,因为她们找不到,而找网站是男人自带的天赋。哪怕河蟹神兽施加封印,也难不倒广大男同胞。

    秦宝宝从来没期待过这件事,尽管用情至深,但她和秦泽一样,都觉得双方希望渺茫,只是在倔强的顽抗。所以此时此刻,她心里是喜悦的,是甜蜜的。

    紧张也在所难免,男人第一次用钻头探索深浅,女人第一次丈量男人长短,基本都不可能平稳气场。

    期待着,紧张着,心如小鹿乱撞,大概就是这样。

    秦泽靠上去时,明显察觉到姐姐娇躯一颤,呼吸急促。

    他也很紧张,紧张到爆了,第一次是和苏钰在醉酒状态发生的,当时人有点飘,第一次的感觉并不是特别深刻,次日醒来后,更是连余味都不曾回忆起来。

    后来他和苏钰精研密宗双修大法,以及江户四十八手,再后来王子衿也加入双修联盟,他早已不是当初在网上看诱惑照就能坎德·吉尔硬·邦邦的男人。

    是当之无愧的老司机。

    秦泽手指拽住姐姐浴袍的腰间系带,手指不停的抖,姐姐不同,姐姐是他十几年的执念,是他一生的追求。

    今天晚上,他终于迎来圆梦的时机。

    深吸一口气,秦泽微微颤抖的手,解开阻碍他欣赏人间最美风景的束缚。

    秦宝宝一米七二的高挑身材,玲珑浮凸,长年的锻炼让她身材比例非常完美,尤其心胸的伟岸,丧心病狂的把上半身的脂肪都霸占了。它们此时正被主人的小手紧紧挡住,秦宝宝捂着胸,夹紧双腿,做最后象征性的温柔抵抗:“别看,别看”

    “那要不换我躺下,你看我?”秦泽说了句烂笑话。

    秦泽靠了上去,亲吻她的脸颊:“姐,我爱你!”

    柳眉轻蹙,一声痛呼。

    女孩变成了女人。

    “疼,疼你停下。”秦宝宝用力推搡他胸口。

    她的反应和当日的王子衿差不多,秦泽不得不停下来,给她缓冲的时间。阵痛而已,很快就会过去。

    虽然记不太清和苏钰酒醉后的详细经过,但好像苏钰没有喊停,所以苏钰是抗日英雄,姐姐和王子衿都不如她。

    大概三分钟,秦宝宝咬着唇,看他一眼,姐弟之间的默契让秦泽明白她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来了啊。”

    “嗯”

    秦宝宝哭了,哭的撕心裂肺。

    过往的岁月中,有太多的悲伤、甜蜜、纠结、郁垒,它们混淆在一起,交织成一段酸甜苦辣的青春。此时此刻,终于可以对那段时光报以微笑。

    她当然也没看见,秦泽眼眶红了。

    天真岁月不忍欺。

    青春荒唐我不负你

    玉门破,丝红落。

    竟夜观音莲上坐。

    云雨急,菱枝弱。

    风住波停棉上卧。

    桃瓣翻,雪峰摇。

    玉龙抽水下深壕。

    气息喘,语声娇。

    芙蓉酥软渐沉腰。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校园之护花兵王 一号红人 谪仙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