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徇私枉法(二)第三更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早上八点,财大。

    杨晨背着包走入教室,目光扫了一圈,在秦泽空荡荡的位置顿了顿,面不改色的坐在自己位置,打开书包,整理昨天完工的资料。

    李教授还没来,教室里氛围轻松,八个成员相互打招呼,谈笑,女的聊一些娱乐圈的新闻八卦,男人则谈一些时事政治,抨击新闻,国家政策。

    戴眼镜的王诗雨左顾右盼:“咦,今天秦泽没来?”

    “迟到了吧。”

    “刚来没几天,三天两头迟到。”

    “人家是关系户,才不在乎这些。”

    “管他呢,自己做自己的事。”

    杨晨罕见的没有发表意见,脸色微微发白,紧张的在手机上编辑信息。然后僵着脸,一言不发。

    片刻后,手机微微一震,信息提示。杨晨急忙拿起手机,解锁屏幕,对方回了一条信息:“我家有关系,能搞定这件事,你再给我打五千。”

    杨晨松了口气,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当场给对方转账五千。

    五千大洋就这么没了,想想还是很心痛,但如果把这件事解决了,花一万他也愿意。

    不多时,李教授来了,拍拍手,道:“秦泽以后不来了,杨晨,这组的事情你继续负责,昨天他没做的算式,你稍微累一点,帮他完成。”

    众人面面相觑。

    杨晨脸上几乎难以掩饰喜悦之情,大声道:“教授放心,这是我分内之事,秦泽落下的进度,我今天就补回来,肯定不拖累大家。”

    李教授满意点点头,他今天早上有一节公开课,交代两句,匆匆离开。

    教室里响起窃窃私语,在议论秦泽:

    “好端端的,就不来了。”

    “可能是吃不消吧,毕竟是在校大学生,适应不了,没有我们应届生的压力。”

    “也是哦,秦泽看起来挺不错的。”

    ......

    三言两语之后,就不再讨论这个“半途而废”的学弟,秦泽加入工作室时间不长,与他们没太多交流,走了就走了,不至于大惊小怪。他们是应届生,同届的学生,大多都出去实习了,留在学校的不多,而就算是他们,也很少关注校园论坛,否则秦泽“打脸王”的称号,他们现在已经知道了。

    在校生和应届生的心态,天差地别。

    秦泽一早起床,刷牙洗脸,吃着母亲熬好带到医院的浓粥,他勉强能下床,动作幅度稍大,就扯动伤口。因为肠子收伤,为了减轻肠胃负担,医生说他一天最多吃一顿粥,其余时间通过打点滴维持营养。

    秦妈是个宜室宜家的好女人,给秦泽送了粥,就说:哎呀,家里被子好几天没晒了;地板好几天没拖了;我前天网购的快递要打了......儿子,你好好待在医院养伤,妈妈先回去看看。

    秦泽一个人寂寞空虚冷的躺在床上,目光无声地看电视。

    “叮,宿主请注意,系统能量不足,将在七天之后吸取宿主精力。”

    脑海中,突然传来久违的声音。

    秦泽悚然一惊:“上个星期不是吸过一次么。”

    “系统平均半个月吸取一次能量。”系统的声音不带丝毫感情。

    “尼玛,我现在是伤残人士,你是系统你不帮我,还顺手补一刀,你要不要脸。”秦泽惊慌不已。、

    永远忘不了那种一夜撸七次的空虚感。

    他现在这具身体,可经受不起第二次,秦泽有中医初级精通,这方面知识门儿清,系统补刀后,他伤口愈合会变的缓慢,没准落下病根,后患无穷。

    “欠债还钱,没电充电,天经地义。”系统的声音。

    “好一个天经地义。”秦泽捂脸:“我竟无言以对,你果然是寄生兽吧。”

    “宿主放心,根据你目前的身体状况,七天后伤势便会痊愈。”

    “真的假的。”

    “我的程序里没有说谎功能。”

    铃声响起,是手机自带的原配铃声,秦泽结束与系统对话,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秦宝宝。

    秦宝宝今天请假,跟着老爷子处理秦泽的事情。

    “喂,什么事。”

    “派出所果然不给立案,一口咬定是民事纠纷,那贱人还对我和老爸破口大骂。”秦宝宝的声音里带着滔天怨气。

    秦泽没说话,听着她叨叨絮絮的说着,比如派出所不给开“伤情鉴定委托书”,再比如检察院那边回复:投诉已审理,请等待。然后泥牛入海。

    反正就是种种碰壁。

    “网上有你被捅的视频,但老爸在法学院的同事说:“因为没有完整的视频,所以很难充当证据”。应该是路人手机拍摄的,不完整,网吧的监控视频被派出所调走了。”秦宝宝委屈道:“老爷子一早上就抽了一包烟,愁眉苦脸的。”

    秦泽听后,沉默了很久,哈哈一笑:“这就是所谓的官官相护,长见识了,长见识了。”

    秦宝宝听他云淡风轻的语气,带着哭腔道:“姐姐都快气哭了,你能不能走点心。”

    秦宝宝发脾气了,她要是在病房,抓脸神功就往秦泽脸上招呼了。

    “如果是星艺娱乐公司,应该是没问题的吧。”秦泽说了一句没头没尾的话。

    秦宝宝没听明白:“什么意思。”

    “网络水军业务,娱乐公司玩的最溜,姐,你说对不对。”秦泽说:“我传你一段视频,你就懂了。”

    说完,挂断电话,把昨晚录的视频给她传了过去。他本来是要用这段视频做为投诉材料,或者威胁王国民,刚才灵机一动,改变主意。

    我们虽然没有监控视频,但我们有这个。

    五分钟后,秦宝宝打电话过来,接通后,姐姐尖叫声传来:“啊......好弟弟,姐姐最爱你了。”

    秦泽心说,爱我还把我当佣人使唤。笑呵呵道:“你懂了吧。”

    秦宝宝智商向来出众,秒懂,“你的意思是雇佣网络水军,把事情闹大,闹到网络上。”

    “现在的官僚做事懒散,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出人命不出大事,他们永远优哉游哉。”秦泽笑道:“我们就制造舆论,引起社会关注,嗯,标题可以这样写:震惊!外甥做了灭绝人性的事,警察舅舅一手遮天罔顾法律。”

    我可是专业键盘侠。

    秦宝宝哈哈大笑:“不如这样写:震惊!警察竟然对二十二岁青年做这样的事。”

    秦泽眼睛一亮:“不错,秦宝宝,明天来震惊部报名。”

    秦宝宝在电话那头“啵”了一声:“姐姐回来再疼你,先办正事。”

    这天下午,有一段视频在网上疯传,热搜指数破百万,回复数万条。

    短短一天时间,成为微博热门搜索:#杀人不偿命,小小警察只手遮天#

    秦泽情不自禁的泛起笑容,这很标题党。点进去观看视频,正是他那天偷偷录制的,十三分钟。

    这篇微博是一个自称秦泽的受害人发的,文笔很不错,可谓字字泣血,尤其一句:小官小吏手遮天,我偏不信世无法。让秦泽拍案叫绝。

    秦泽滑动手指,翻看微博评论:

    “这很中国,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民主?”

    “披着绿皮外衣的狗,不枪毙不足以平民愤。”

    “这年头,有关系就能称王称霸,百姓什么都不是。”

    “大鱼吞小鱼,小鱼吃虾米,呵呵呵。”

    “麻痹,短短十三分三十秒视频,看的我鸡皮疙瘩一身,恨不得冲进去砍了那个警察和煞笔胖女人。”

    “我想起了一句话,尔俸尔禄,民脂民膏。”

    “当年是谁靠着百姓去斗争,现在又是谁在和百姓斗争?”

    “这样的国家,谁能爱,我去年买了个表。”

    “如果有一天,我移民了,请记得我曾经爱国过。”

    “***勒戈壁,谁要跟我揭竿而起。太tm欺负人了。换了是我,绝对拿到捅死他们。”

    “楼上的键盘侠,你行你上。”

    “叮,查sb。”

    “叮,楼主,你的外卖到了。”

    “查就查,我还是要说,反正我对这个国家很失望,我什么都不氵”

    “顶楼上,强拆意外死的人还少吗,贪赃枉法还少吗,鱼肉百姓还少吗,咦,我身上怎么有红点......”

    “王国民:你们这些p民,敢翻天了是吧,老子是警察,连天都敢日。”

    “祝那家人不得好死。”

    “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

    “哀莫大于心死,反正我了视频,只觉得心寒、绝望。这种事情,落在自己身上才知道有多无奈多无力。”

    “一群键盘侠,就不能是打架斗殴,你们知道真相吗,不知道瞎bb。”

    “被捅的人好像也把人打住院了,按我说,谁都不是好东西。”

    “真厉害,打架打输了,拼不过关系,就上网博取同情。”

    “两人都坐牢去,没毛病。”

    “傻叉吧,这是真的,我记得早上还看过那个捅人的视频,是吃瓜群众们发网上的。”

    “楼上几个,你们才煞笔,没看过早上的视频?一群人打一个,还把人家捅了,人家正当防卫,才打伤人的,换了我,那人已经坟头草三丈高了。”

    “难道就我一个人发现,那个抢镜头的妹子,太tm漂亮了,身材我给十分,侧脸完美,声音好听。”

    “这种美女,我打九分,还有一分,体验后才能给。”

    “给艹十分,不给艹零分。”

    “小舅子,这件事姐夫帮你摆平了。”

    “小舅子,你在哪个医院呐,我打算过来向你姐求婚。”

    ................

    秦泽关了微博,长长吐出一口气。

    身为骨灰级键盘侠的他,深知此类事件最容易激起民愤,又有网络水军推波助澜,短短一天挤进微博头条,成为热搜话题,不奇怪。以目前的火热程度,形成山呼海啸的社会舆论,有关部门介入,只是时间问题。

    他也不担心这件事会引起什么不良后果,第一,一切都是实情,不是传播谣言。第二,一个小小的片警队长,还真没法只手遮天,上级部门知道情况,第一反应绝对是彻查此事,给舆论一个交代。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