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钢琴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中午十一点,王子衿根据导航,拐入闸道,车子驶出高速路。兜兜转转又开了半个小时,总算来到那座古镇。

    秦泽把姐姐摇醒,秦宝宝目光呆滞的左顾右盼,秦泽轻轻抹去她嘴角可疑的晶莹,许是这个动作不该他这个做弟弟的来做,秦宝宝羞涩了一下。

    古镇坐落在江浙沪交通要枢,东靠国际机场,西通平望。黄金水道漕青河穿镇而过。白墙黑瓦的房子临河而建,货真价实的枕水人家。

    秦泽怕王子衿没来过,一半根据记忆,一半根据网上查的信息,充当向导解说。

    “虽然不能和乌镇相比,这儿算是沪市第一古镇了,江南水乡特色,有水有桥有青石小路。听说今天有雨,不知道能不能欣赏到撑着油纸伞走过长长巷弄的美女。”

    王子衿莞尔。

    秦宝宝挥舞欺胜雪皓腕,说:“我来我来,阿泽有这么变态的想法,姐姐只有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

    “去去去!”秦泽骂道。

    “读小学时,父母带我们来过几次,变化挺大的,那时候水更清澈,房子更古旧,河上的拱桥遍布着岁月的斑驳,”他们行走在古镇平坦的大街,“记得这里有很多鹅卵石铺成的路,现在没了,全换成石板或水泥。挺可惜的。秦宝宝以前还在鹅卵石上摔过跤,膝盖磕破了,哭的昏天黑地。害的我被老爷子揍了一顿。”

    王子衿噗一声笑出来:“为什么打你?”

    秦宝宝没好气道:“还不是他追我,我才摔跤的。”

    秦泽回忆道:“我记得是你抢了我的零食,撒丫子就跑,结果摔了个狗吃屎。秦宝宝小时候可坏了,老欺负我。”

    王子衿感慨道:“原来都是报应呐。”

    秦宝宝瞪闺蜜一眼:“你哪边的?”

    正巧他们拐过街口,前方是一座石桥,大河静谧,酒楼餐馆沿河而立,俱是复古风格,黛瓦白墙,食客可以一览临河风景。

    秦宝宝兴奋道:“快拍照,快拍照。”

    她站在桥上,一手叉腰,一手比剪刀手。背景是静谧流淌的漕青河,江南水乡风格的古建筑。

    秦泽说,你脸都不露,拍照完全没必要嘛。来,子衿我们俩照一张。

    秦宝宝当即就去摘帽子、墨镜。

    “哎。”两人喊住她。

    最后,三人在一起并肩而立,秦泽手长,负责拿手机,调整角度,“咔擦”一声,画面定格。

    秦泽站中间,左边是小姐姐王子衿,右边是亲姐姐秦宝宝。

    调皮的姐姐在秦泽按快门时,一记手刀砍在他脑瓜上,王子衿注意到闺蜜的举动,斜着眼睛看过来,神情似笑非笑,像极了网络表情中的“滑稽哥”,就秦泽表情正常。

    事后,王子衿追着秦泽要求删照片,秦宝宝抢了手机就跑。说要发高中群。

    中午在临河的一家餐馆吃饭,秦宝宝豪气的要了小包间,姐姐一进包间,就摘掉墨镜和大檐帽,脸蛋潮红,香汗淋漓:“热死我了,恨不得一头扎进漕青河。”

    跟在后面的女服务员忽然叫了一声。

    秦宝宝一惊,心说哎呀不好,老娘被认出来了。

    女服务员激动的指着秦泽:“我认出你了,你是秦泽,好帅,比视频里更帅。你能给我个签名吗?”

    秦泽说:“没问题,你别说出去好吧。”

    遂签名。

    点菜的过程中,女服务员双眼不离秦泽。

    秦泽想点猪肘子。

    “这个菜味道一般,我建议你吃河鱼,河里现捕的,很新鲜。”女服务员建议。

    秦泽感觉清炒野菜不错。

    女服务员立刻道:“其实不是野菜,这年头野的比家养的都娇气,人人吃野菜,早卖光了。蒜苔炒腊肉不错,镇子里农家自己腌的腊肉,味道不错。”

    女服务员卖力推荐,秦泽点了四荤两素一汤,服务员恋恋不舍的出了包厢。整个点菜过程她都没注意到秦宝宝。

    秦宝宝摸摸脸,又摸头。

    “干嘛呢。”王子衿问。

    秦宝宝沮丧道:“看能不能再摸下一顶帽子一副眼镜。”

    我是个假明星。

    沪市餐饮有个很糟心的潜规则:盘大菜少。

    无奸不商嘛。

    味道还行,但被秦泽养叼嘴巴的两位姐姐看来,简直太low,风景区的餐馆,你不能指望它有多好吃。

    吃完饭,秦泽和她们在古镇瞎逛,秦宝宝路过一家艺术品店铺,亲自为弟弟挑选了一副墨镜,那种民国时代狗头军师专用的圆框墨镜。

    结果回头率更好,逢着秦泽走过,就有路人好奇看来。

    王子衿打趣道:“呦,两个大明星呐,叫我一个路人甲压力山大。”

    下午两点,秦宝宝直喊累,躲进一家西餐厅吹空调,自作主张的要了三份甜品。

    这家西式餐厅装修精雅,服务员统一欧美风仆人装,价格是外面的一倍。大厅坐着许多喝下午茶的游客,大热天的,玩累了就进来喝被饮料甜品什么的。

    大厅中央还摆了一架钢琴,有侍者弹奏,游客若是有兴致,也可以献上一曲,但要交一点小小的使用费。

    秦宝宝咬着吸管,咕噜噜猛吸一口,伸出舌头舔了舔香甜奶油,开心的眯起眼:“好舒服,姐姐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

    她扭头望着落地窗外炽烈的骄阳,漆黑的瞳孔映入明亮的阳光。

    “只想躲在空调下当咸鱼,不想出去晒太阳了。”

    秦泽嗤一声:“咸鱼姐姐!”

    “你滚。”秦宝宝想打他,但秦泽和王子衿坐她对面,她打不到。

    “宝宝,最近工作怎么样?听阿泽说有个叫徐璐的经常找你麻烦?”王子衿意味深长。

    “也不是经常,就是资源抢不过她。”秦宝宝说:“姐现在是小猫,爪牙没长锋利,等以后发展成大老虎,就不怕她了。”

    秦泽日常吐槽:“母老虎吗?”

    姐姐打不到他,索性不理他,挖一勺甜品:“这就叫卧薪尝胆。”

    秦泽目光游荡,看见斜对面坐着一对小情侣,应该同他们一样,沪市过来玩的游客。

    年轻男人与女孩低语片刻,女孩眼睛一亮,喜滋滋点头。

    然后年轻男人施施然起身,走到中央钢琴边,与服弹钢琴的服务员耳语几句,抽出一张毛爷爷递给服务员。

    服务员起身让座给年轻男人。

    周遭的游客有的看过去,有的自顾自聊天。

    那对小情侣相视一笑,年轻男人挺直腰杆,打开双肩,标准的姿势可以看出,练过的。

    秦泽有些诧异,这年头,你逮一个孩子问会不会弹钢琴,点头的概率挺大的,逮一个成年人问会不会弹钢琴,十有八九是摇头。如今的小孩可苦逼了,做不完的作业,上不完的兴趣班。父母在望子成龙的心态驱使下,钢琴培训班?上!书画培训班?上!舞蹈培训班?上!游泳培训班?上!

    上上上!

    完全不顾孩子们的感受,并且在大部分父母眼里,自己孩子都是龙傲天模版,学什么都有天赋,什么都要学。

    也是现在经济条件好了,像秦泽小时候,资质愚钝就被父母放弃,培养姐姐。就算是这样,也就学个一年半载,因为经济原因给断了。

    轻快悠扬的钢琴声飘荡在大厅中,如流水,如银铃,旋律感极佳。

    “致秦宝宝!”有游客说。

    “这曲子好听的,我听过好多次。”

    “致秦宝宝?”一个花白头发的大伯茫然不解。

    “是一个女明星的弟弟为她创作的,前段时间很出名的钢琴曲。”陪父亲出来散心的女儿在旁解释。

    “是挺好听,就是有点软绵绵。”大伯说。

    “这是写爱情的嘛。”女儿笑道。

    大伯一愣:“爱情?为姐姐创作的?这小伙子思想很危险啊。”

    一支曲弹完,稀稀落落的掌声。你要是随手弹个钢琴就有满堂喝彩,那才见鬼呢。不过吸睛的目的达到了,大厅的客人都关注这对情侣。

    “这是阿泽的那首曲子?”王子衿说。

    “嗯嗯。”秦宝宝小鸡啄米似的点头,强调道:“是为我创作的。”

    王子衿自动忽略后半句,提议道:“阿泽也去弹一首?”

    她还没见秦泽弹过钢琴,视频里的除外。

    秦泽就问,“弹什么?”

    王子衿道:“随便。”

    他再看姐姐,姐姐也说:“随便。”

    秦泽想了想:“那就弹刚才那首曲子吧。”

    “别,这不是打人家脸吗。”秦宝宝说。

    “这样才爽么,都市爽文都喜欢这种套路。”秦泽说。

    秦宝宝撇嘴:“爽你妹哦,人家招你惹你了,要打人家脸。这叫强行套路。”

    秦泽道:“可不套路的话,就会觉得太平淡没意思。套路过猛,读者就觉得自己智商被侮辱。”

    秦宝宝感慨一声:“所以说装逼是技术活。”

    秦泽看看她:“你不需要装,天生就有这门技术活。”

    “找打。”秦宝宝扑过去拧弟弟耳朵,秦泽忙躲开。

    秦泽说:“那来一首童话?”

    “别,”王子衿说:“宝宝经常半夜唱童话,耳朵生茧子了。”

    “你唱童话干嘛。”秦泽看姐姐。

    秦宝宝急道:“要你管。”

    “浮夸吧。”秦泽又说。

    “不要。”两个姐姐齐声道。

    秦泽瞅了瞅她俩,“不是说随便吗?行,这很女人。”

    他起身,忽然想起一事:“我这样上去会被认出来的吧。”

    这里是沪市远郊,不是外省,指不定就有人把他认出来了,然后牵连到姐姐,旅游变成粉丝见面会......

    秦宝宝想了想,“把姐给你买的墨镜戴上。”

    她觉得不保险,又把自己的女式大檐帽盖在弟弟脑袋上,咯咯笑道:“这样亲妈都认不出来啦。”

    秦泽过去了,“我能使用这架钢琴吗?”

    服务员抬起头,盯着打扮古怪的客人猛看,“可以,一首一百。”

    内置钢琴的餐厅不常见,有些餐厅允许食客弹奏钢琴,有些不允许,毕竟你乱弹一通,把客人恼走怎么办。

    但要收费的秦泽是没见过,考虑到这里是景点,各种奇葩收费也就可以理解了。

    这是一架三角钢琴,黑漆铮亮铮亮,还挺新的。三角钢琴适用于大型演出或专业人士,一般家用的都是立式钢琴。秦泽没玩过立式钢琴,认识的人里头,就裴子淇有一家钢琴,还是骚包的三角钢琴。

    秦泽在钢琴前端坐,腰杆挺拔,宛如竹节般苍劲。秦宝宝就指着他说:“我弟弟帅吧。”

    王子衿“嗯嗯”两声:“帅!”

    最帅的不是脸,是他的精气神!

    系统虽然帮他做了面部微调,可本身的基础摆在那里,要说帅到惊动党,肯定是假的。从耐看的小帅升级成正统意义上的帅哥而已。王子衿家境不一般,见过的帅哥双手加双脚都数不过来。秦泽在里面,其实就中上水平。

    秦宝宝皱鼻子:“不给你。”

    王子衿一愣,翻了个白眼。

    说话之间,钢琴声飘起来。旋律优美,柔中带刚。

    “隐形的翅膀。”秦宝宝立刻听出自己的出道作品,撇嘴道:“还行吧。”

    王子衿道:“嗯,旋律比较简单。”

    这时,节奏到中半段低婉部分,走了个滑音,明快的旋律忽然变的悠扬空灵。

    “咦?”秦宝宝一愣。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