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一章 当年那个王子衿已经死了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子衿姐和姐姐似乎都不太喜欢苏钰,姐姐就算了,毕竟血海深仇,子衿姐为什么反感苏钰,因为女人相妒的本性?

    子衿姐落落大方,性格爽快,给人如沐春风的舒畅,按说,不该有相妒啊,尽管苏钰很漂亮。

    搞不懂搞不懂。

    这事我心里是真的没有逼数。

    “叮!”

    秦泽等了好一会,没动静,问道:“系统什么事啊。”

    系统:“??”

    “噢,不好意思,听错了,是我的短信。”秦泽反应过来,改天把短信铃声换了,每次来短信,总会错听成系统发任务。

    系统:“强行刷我存在感,干得漂亮。”

    系统这条咸鱼,因为害怕有系统界的大佬过来,吓的好几天不敢露面,不敢发布任务。

    “您继续躲着,我确定没有吊炸天的家伙出现,就会通知你安全了。”秦泽点开短信,居然是赵铁柱发来的,他俩已经在餐桌上交换手机号码,当秦泽以大佬的口吻问他要手机号码时,铁柱同志变成了小萌新,一边给大佬低头,一边念出自己的手机号码。

    短信内容:“秦泽,你是不是练过武?我以前在军队待过,见过像你这样有几手硬把式的牛人。”

    虽然建国之后不准成精,但国术是真实存在的,没那么玄乎,就是对力量和速度的运用而已,配以长年累月的苦练。军队也有一套专门的格斗技巧,比如特种兵,吊打四五个成年人应该没问题。

    “练过。”秦泽回复。

    “刚才那是什么招数。”赵铁柱发信息问。

    秦泽想了想,回复道:“二十三年火候的麒麟臂。”

    他本意是开玩笑,麒麟臂的大名,老司机们都听说过,但他忘了,他和赵铁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赵公子怎么可能精通网络梗,在键盘侠噼里啪啦征战各大论坛时,赵公子也在征战,他征战一个个女神的床榻。

    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啊。

    铁柱同志信以为真,追问道:“你有帮派吗?”

    秦泽脑子一抽:“有的,师从炸天帮。”

    “炸天帮?”赵公子不明觉厉。

    “嗯,人不多,但个个都是精英。”

    “厉害厉害。”

    此时,赵铁柱在一辆纯黑色宝马轿车里,拨通了在军队时一位老战友的电话。

    这位战友可厉害了,何南人,小时候在少林寺学过几年武,手劈砖头,脑碎瓷砖,反正各种吊炸天。

    很幸运,电话打通了,没在训练。

    “喂,老马,我碰到一个武林高手了。”

    “武林高手?胸口碎大石还是喉咙弯钢筋。”

    “你那都是耍杂的,我这朋友太特么厉害了,一只手,握裂厚底玻璃杯,什么概念,那握力,如果和我握手,分分钟把我手掌捏碎啊。”

    “不可能。”战友不相信,以坚定的语气说道。

    网上有过这样的视频,普通人可以轻而易举捏碎鸡蛋,但如果是掌心握力,哪怕你使出吃奶得劲,鸡蛋也完好无损。

    他们当然不知道,秦泽开挂了,系统在赠送给他的第二套小学生体操已初见成效。连杯子都捏不碎,又怎么做媲美泰迪的男人?

    “这个我可以发誓,绝对真实。我刚跟他吃晚饭,还挑衅他来着,他当场捏裂两杯子给我看。”

    战友沉默片刻:“如果是这样,那要恭喜你了。”

    “不不,你搞错了,我并没有收他做保镖。”

    “不不,你也搞错了,我是想恭喜你逃过一劫,如果你说的是真的,人家一巴掌就能把你拍墙上扣不下来。你赵公子的种马人生,就此gg。”

    赵铁柱嘿嘿笑道:“那倒不至于,对了,他说师承炸天帮。你听说过没?”

    “炸天帮?”

    战友心想,哪个二货敢取这么无脑的名字,不怕被人打出屎吗?

    “也许是什么民间流派吧,没听说过。”

    挂断电话。

    赵彪问司机:“附近有会所吗?”

    司机是本地人,唏嘘:“最近查的严,世道艰难啊。”

    赵彪笑道:“无成本,不贷款,自带设备搞生产。”

    司机道:“赵哥政治觉悟就是高,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找个酒吧。我要去震精一下。”

    秦泽和王子衿回到小区,搭乘电梯上楼,进门前,王子衿忽然说:“阿泽,我脚痛,可能哪儿扭到了,你能背我一下吗?”

    这都到门口了,还要背回家?凭借他对姐姐的了解,这会儿肯定坐在沙发上,一脸不高兴的等他们回家。再凭他对王子衿的了解,这绝对不是简单的“背我回家就好”的事。

    秦泽给自己充了一张250的智力卡,然后拒绝了王家小姐姐的要求,果断掏钥匙开门。

    客厅里,姐姐大马金刀的端坐,看着自己黑了心的蛆和入室狼,双双把家还。

    秦泽庆幸自己的机智,他要背王子衿回家,姐姐的小脸就不是面无表情,而是黑成锅底。

    曾经有一次,秦宝宝在轿厢里要求秦泽背自己回家,他当时太年轻,以为姐姐单纯只是撒娇。

    现在王子衿报复了。

    姐姐们的套路似海深。

    小萌新战战兢兢。

    客厅里开着空调,很暖和。

    “呦,约会去啦。”秦宝宝阴阳怪气道。

    她看样子刚刚洗完澡,把自己洗白白了,套着一件宽大的t恤,到大腿那种,里头应该穿了胖i,但有t恤遮盖,让人感觉就是下半身没穿东西。本来秦泽是有机会看姐姐有没有穿胖i的。但弟弟和闺蜜进来的一瞬间,秦宝宝从大马金刀的姿势变成并拢双腿的淑女坐姿。

    “是啊,玩的蛮开心的。对了,宝宝你吃过晚饭了吗?没吃就点外卖吧,我们没给你带。”王子衿笑眯眯。

    换成两个月前,秦宝宝这么调侃,她肯定红着脸否认。

    秦宝宝没闹脾气,抱着枕头,看电视。秦泽与她说过,见朋友,谈生意,当然,没和姐姐坦白是一场py交易。

    但无形之中,还是有一股诡异的气氛。

    秦泽看到了两位姐姐对视时,杀机暗涌,感觉药丸。

    不知从何时起,她俩撕逼越来越频繁,勾心斗角越来越诡诈,套路层出不穷。

    记得子衿姐刚来的时候,姐姐和自己打闹,她在一旁看戏。

    如今风水轮流转……诶,这好像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这死弟控,吃个饭也要灌醋,举步维艰。”王子衿心想。

    “这入室狼,已经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压力山大。”秦宝宝心想。

    秦泽假装若无其事,按遥控器换台,随便选了一部古装剧。

    “听说了吗,小灵子那边传出的消息,高皇后要复位了。”

    “切不可乱说,叫李贵人听了可怎么好。”

    “她区区一个贵人,皇后要真复了位,你我都要调转风头,哪还顾得上她?”

    “我倒是听说李贵人手里,一直有一些筹码…”

    ……

    好死不死,是部宫斗剧。

    王子衿眼珠子一转,笑吟吟道:“阿泽,那家店的菜蛮好吃的,下次我们找机会再去噢。”

    找机会三个字咬的极重。

    秦宝宝立刻楚楚可怜的眼神投向弟弟,柔媚眼波藏着委屈。

    可耻的萌了。

    秦泽就说:只是谈一笔生意,改天再去吃,我们一起去。

    王子衿:“……”

    猪队友。

    姐姐就朝王子衿投去挑衅的眼神。

    王子衿早就知道,对付这个死弟控,寻常手段不行。必须要憋出一个见血封喉的杀招。

    “子衿姐,下星期去?”秦泽问。

    王子衿面无表情:“别叫我子衿姐,当年那个王子衿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叫钮钴録·子衿。”

    秦泽:囧21019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校园之护花兵王 一号红人 谪仙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