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她的名字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当秦泽口技表演结束,全场的掌声,呐喊声,口哨声。站在台上望去,一双双手拼命鼓掌,声浪扑面而来。

    他又一次引爆全场,得到系统之后,好几次了,他一不留神就引爆全场,开启了咸鱼跃龙门的人生。

    年轻的摄像师和中年摄像师入座,心不在焉的继续吃饭喝酒,但他有些走神,拼命的想着,到底哪里听过这场口技?

    按说,如此牛逼的口技表演,只要看过一次,就不会忘。可他就是想不起来。

    一定要想起来,不然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毕竟我是处女座!

    年会渐渐进入尾声,秦泽享受着姐姐们惊艳的眼神,刚才他找了个借口搪塞过去,说自己以前在大学社团里玩过b-box,练了两年,只不过才华这种东西,要靠天时地利人和才能施展,就和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一样的道理。

    苏钰拿起手机,飞快发了一条信息。

    几秒后,秦泽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老公,晚上来我家睡。”

    秦泽:“呵呵。”

    苏钰“害羞”的表情:“主要是老公今天的口技表演太棒了,伦家好想亲自体验一下。”

    秦泽斜了她一眼,苏钰俏脸冷淡,冷艳女总裁的模样,好像刚才不要脸的话不是她发的。

    秦泽有点头疼。

    苏钰面不改色的再发信息:“不来吗?或者,伦家给你表演口技也是可以的。”

    秦泽:“”

    他有点头疼。

    苏钰继续撩他,发了几张图片。

    秦泽瞄了一眼,小弟弟立刻抬头敬礼。

    第一张图片,苏钰穿着护士服,当然不是传统的护士服,而是低胸短裙,边缘是粉色条纹的那种诱惑护士服。

    苏钰站在镜子前,一手叉腰,一手举着模型针筒,粉色香舌半吐,一副撩人姿态。

    第二张图片,苏钰一身女教师打扮,高跟鞋、黑丝袜,戴一顶黑框眼镜。高挑的身子微微前倾,衬衣的领口打开,露出深深的沟壑。

    嗯,绝对是那种男人穿上去也能挤出沟壑的内衣,苏钰的规模,秦泽最知道了。

    第三张是女仆装,任君采撷的表情。

    第四张是猫耳装,乖巧可怜的表情。

    基本男人能想到的制服,她这都有,可比那些网上订的ps照片撩人诱惑多了。

    秦泽倒抽一口凉气,这磨人的豆浆姬。

    “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苏钰发来“坏笑”的表情。

    “你什么时候买的这些衣服。”秦泽回复她。

    “前天就到货了,没好意思穿给你看,自己在房间里试了试【害羞】,喜欢吗?今晚你来的话,各种制服都可以试一次哦。反正你的小马达动力强。”

    秦泽回复:“老子的大刀已经不存在的妹子,我有咸鱼模式。”

    秦泽开启咸鱼模式,顿时心无杂念。

    这一招他老熟练了,没有强大的内心,怎么可能在姐姐的诱惑下,安稳的活过二十三年。

    老爹大法器支配了十几年,姐姐么么哒引诱了十几年,最后让他练成了绝世神功:咸鱼大法。

    秦泽的口技表演,把年会推到高潮,高潮之后,气氛降温,就像樱花盛放后的美丽,但不长久,空余一片落寞。

    员工陆续离开,不忘过来和老总们打招呼说走了。

    等大方散去差不多了,酒店服务员打扫狼藉的现场。

    秦泽和她们是最后离开的,他走中间,左边是苏钰和裴南曼,苏钰挽着裴南曼的手。右边是姐姐和王子衿,姐姐挽着他的手。

    夜色沉沉,走出酒店才发现,外面下雨了。

    秦泽很喜欢下雨的夜晚,过去的很多年里,他喜欢躺在床上,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就觉得心格外的安宁。

    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姐姐会偷偷溜进他房间,借着辅导他功课的名义,钻他的被窝。

    每次都是姐姐先睡着,同一个枕头上,侧脑袋,就能看见美丽无瑕的睡脸,秦泽就听着雨声,数着姐姐的眼睫毛。

    数着数着,从略显婴儿肥的脸蛋,数到了尖俏的狐媚脸。

    数着数着,从a还是b的罩杯,数到了36d的可怕规模。

    时光流逝,岁月静好。

    他站在酒店门口,略微顿足,看着姐姐们和苏钰抱头小跑的背影,苏钰纯粹是撩拨他,挑逗他,没有“你不陪我睡我就哭给你看”的决心。

    裴南曼忽然道:“秦泽,到我车里来一下。”

    姿态曼妙,在雨中宛如丧家之犬的三个背影,齐齐顿步,扭头看过来。

    三张如花似玉的脸蛋,三个带着质问和疑惑的眼神。

    秦泽心里一动,就跟着曼姐进了她的车子。

    “什么事儿。”秦泽把车窗降下一条缝,点烟。

    “烟灰别掸我车里。”裴南曼嗔他一眼,继而道:“你让我查的那个许耀,查完了。”

    秦泽眯眼。

    “其实查他不难,许耀在浙省的富豪圈很有名,眼光毒辣,手段凌厉,在别的老板还在为实业前景低迷唉声叹气时,他已经把目光放在互联网这一块了,官面上的人脉他不如我,但论财富,我不如他。以前只听说他这号人,生意上没有来往,答应帮你查他后,我深入分析了一下他这个人,很危险,当年和他共建商业帝国的元老,或者伙伴,不是破产就是被踢出局。”裴南曼感慨一声:“一头孤狼,野心和手段都不缺的狼。”

    “还有吗?”秦泽道:“我不管他现在,我在乎他以前。”

    裴南曼点头:“他以前的人生,可圈可点,在浙省一个镇子长大,从小就没了父母,有一个姐姐。脑子还不错,读书厉害,上过两年大学,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读了。那个镇子叫做”

    裴南曼忽然忘了,点亮手机,准备查阅资料。

    秦泽沉声道:“许家镇。”

    裴南曼一愣,点头:“对,是这个名字。”

    “有他的照片吗?”

    裴南曼把手机递到秦泽面前,秦泽没接,他盯着手机屏幕,上面是许耀的一寸照。

    脸型轮廓,似曾相识。

    “全身照呢?”他又问。

    裴南曼滑了几下屏幕,又一张照片,照片上是许耀出席某商业活动的场景,他站在台子上,微笑的面对镜头。

    秦泽好久没有说话,手上的香烟飘着烟雾,他木然的凝视着窗外的大雨,雨点透过车窗的缝隙飘进来,袖子不知不觉就湿了。

    “他姐姐的名字?”秦泽轻声道。

    他说的很轻,说话之前做过犹豫,似乎不想问,但又忍不住问了出来。

    裴南曼再次点亮手机,这个她也忘了,她大致浏览过许耀的资料,但不可能记住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翻阅几秒,她说:“许茹。”

    指尖一颤,大截烟灰掉落在腿上。

    秦泽拍掉烟灰,挤出一个笑脸,“谢谢!”

    他推开车门,缩着头,向着自己的车子跑去。

    裴南曼在车内看着他在大雨中狂奔的背影,恰如一条丧家之犬。

    晚上十一点,姐姐们一起披着浴袍进入大浴室,就是那个足以让成年人在里面划水的大浴室,总面积六十平米,浴池有十平米。

    如果在平时,秦泽会眼巴巴的留一下口水,幻想姐姐们在大浴池里打水仗的场景,一定是世上最动人的风景。

    但今天他没兴致,他从酒架里取来一瓶威士忌,投两枚品质好的冰球,做成一瓶山崎水割。

    来到阳台,靠在松软的单人沙发上,抽烟、喝酒、发呆!

    冷风呼啸,外面大雨滂沱。

    灯光璀璨的都市笼罩在冬雨中。

    很久很久,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怎么了?年会还没喝够?”

    转头看,穿着浴袍的王子衿走上阳台,坐在他对面。

    秦泽收回发散的思绪,笑道:“洗完了?我姐呢?”

    “在里边划水呢,还穿着泳装。”王子衿撇嘴。

    “是不是白色那套?”秦泽下意识问。

    “是啊是啊,你姐姐身材老霸道了,看的我两眼发直,阿泽要不要进去瞅一眼?子衿姐给你望风,你姐姐敢找你算账,我还可以帮你按着她打。”王子衿甜甜的笑容。

    秦泽一身鸡皮疙瘩,解释道:“去杭城旅游的时候,我陪她一起买的,还是我付的钱。”

    王子衿似乎感到寒冷,紧了紧浴袍,柔声道:“不开心吗?”

    秦泽犹豫,点头,“碰到点不开心的事。”

    “什么事。”

    秦泽摇头。

    “既然你不说,那我来说,”王子衿端起酒杯喝一口,低声道:“把我不开心的事情说给你听听,让你开心一下。”

    秦泽安静的听着。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校园之护花兵王 一号红人 谪仙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