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八章 酒宴

作者:卖报小郎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沿着江山起起伏,伏温柔的曲线”

    浑厚嘹亮的男声炸响,秦泽先吓一跳,然后发现这声音特耳熟,特么不是他的那首《向天再借五百年》么。

    前面,许光和许耀一起去摸手机。

    “我的!”许光嘿嘿道。

    秦泽:“”

    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既视感。

    想起来了,每次小毛驴之歌想起时,他和姐姐都会下意识的摸手机,因为他俩的铃声一样。

    “我有一个小姐姐我从来也不骑”

    然后姐弟俩忙去摸手机。

    许耀也把这首歌设成铃声了?

    他们果然是哥两好,品味雷同。

    酒店门口站着一个中年男人,脸上堆满笑容,过来迎接秦泽等人。

    vr设备厂的副总,姓苟。

    一见面就热烈的和秦泽许耀握手,但了苏钰这里,微笑点头,秦泽注意到,他的目光首先落在自己身上,然后许耀,最后才是苏钰,也只是一扫而过。

    小细节拿捏的让人很舒服,苏钰的颜值,走哪里都是靓丽的风景,男人本能的多看几眼,正常。但他没有。

    老油条。

    “买什么镯子,生活刚变好,你们就开始浪。”许光不悦的语气

    “妈说买就你买?五万块钱咱们得赚多久姐的钱不是钱啊。”

    “都什么年代了,不流行家传手镯那一套,悦悦也不需要宝宝就更不用你们操心了。”

    许光挂断电话。

    秦泽问道:“外婆想镯子?”

    舅舅摆摆手:“你外婆就好这口,特喜欢玉器,说是要买一对,她先戴着,将来传给宝宝和悦悦,其实就是她眼馋,想戴。好家伙,一对玉镯要五万。”

    秦泽皱眉说:“外婆想买就给她买,五万块钱不算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咱们家穷了这么多年,不能有钱了就挥霍是吧。”舅舅一本正经的语气。

    秦泽一愣,心说,你特么食屎去,你有资格说这句话?

    苏钰眼睛一亮,记在小本本上,回头给外婆买一对。

    一伙人进了电梯,苟总殷勤的按键,电梯门关上,缓缓上升。

    秦泽有点生气:“不用你出钱,我出。”

    “本来就是你家的钱。”舅舅说。

    “嗯?”

    “我家哪有五万。”舅舅光棍的不行。

    许家这些年过的很拮据,舅妈那点工资,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费就很不错了,学费其实都是秦妈打到外婆账户上。

    这些事秦泽也是后来才知道,秦妈没告诉他们。

    再到现在秦家不缺钱了,姐弟俩周末回家,偶尔会给秦妈一笔钱,几万十几万的,秦妈花不了,就会支出一部分接济娘家,剩下一部分就当替儿子存老婆本。

    秦泽的老婆本,妈妈那里一份,姐姐这里一份,好开森,我能娶两个老婆。

    要不老爷子那里也存一份?

    舅舅补充道:“家里又不是没有玉,你外婆哪儿还存着几件呢,死活不卖。阿泽,我记得你小时候想买玩具,但你爸那个黑心的,嫌贵,不给你买,还揍了你一顿。当时是舅舅出钱帮你买的。”

    秦泽道:“是有这么回事,所以镯子的钱我出。”

    舅舅小时候经常给他买好东西,这个秦泽记在心里,舅舅当初要不对他那么好,秦泽也懒得管他死活。

    舅舅这个人啊,莫不是一直打算把我养成?

    “我不是这个意思。”许光说:“凭什么孩子想要一件玩具,大人就嫌贵不买,还打人。等大人们年纪大了,老了,他们想买一些贵重的东西,儿女们就要咬牙给他们买。”

    “因为要尊老。”秦泽说。

    “难道不要爱幼?”舅舅反问。

    “”秦泽没话了。

    “要报答父母养育之恩啊。”苏钰插了一嘴。

    “父母生你养你,等他们老了,你养他们。”舅舅说。

    “”苏钰也没话了。

    秦泽心想,舅舅小时候一定也因为这样的原因被外公揍过。

    有些父母生了孩子,不舍得花钱给孩子买玩具,孩子哭闹,就打。负责把他养大就好了。那将来老了,孩子只要负责他们养老就好了。

    好有道理,无言以对。

    “许总说的有道理,哈哈哈。”苟总在边上附和,搭话儿。

    “随口一说。”许光道:“不过我妈可不是这样,她从小疼我,该买的我还是要买。”

    顿了顿,“再等等。”

    秦泽心里一动,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自己掏腰包给老母亲买镯子吧。不想再用秦家的钱,不想一直欠着秦家。

    虽然现在仍然受着外甥的提携,但毕竟也算自己劳动所得。

    “叮!”

    电梯开了。

    21楼布局不错,灯光明亮而不觉得刺眼,装修崭新,客人也不少,一进门就能看到客人们围着四方形的黑晶桌,边吃边聊天。

    穿制服的服务员来来往往。

    秦泽因为身份原因,下车时就戴好口罩和墨镜,总不好叫人家的店变成粉丝见面会。

    他们进入一个很宽阔的包间,只有一张桌,差不多坐满人了。

    vr设备厂的几个领导,秦泽雇佣的考察团的两个头儿。每个男人身边,还有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陪着。

    坐下,别惊讶。

    正常行情。

    这算什么啊,大佬们酒桌上谈事,还有女明星陪呢。

    秦泽看着包间内的景象,心里念了一句mmp,姐姐欠我一个大佬的身份。

    正主来了,秦泽摘下墨镜和口罩,包间里不少人吃了一惊。

    在场知道秦泽要来的,考擦团的两个头儿,以及vr厂的老总和副总,其他人应该是不知道秦泽的,尤其陪酒的女孩,眼睛刷的一下亮起来。

    惊喜意外激动,要不是场合不对,估计得尖叫。

    除了一个女孩。

    她看见秦泽的时候,人都呆住了。

    秦泽目光环视一圈,在下一刻也发现了她,微微一愣。

    “秦总,来来来,这里坐。”

    一个半秃的中年男人热情的起身,招呼秦泽入座。

    他就是vr设备厂的老板,姓刘。

    “两位许总也一起坐,就等你们开席了。”

    秦泽收回目光,应了一声,又忍不住看向那个女孩。

    人生何处不相逢,记起来了,她以前说过,她是深城人。

    苏钰眉头微微一皱。

    当着我的面眉来眼去?

    哼!

    入座后,秦泽和vr设备厂的老总把酒言欢,席间热情高涨,每个男人身边都陪着一个女人,负责倒酒,偶尔还被搂一个肩膀和小腰。

    本职工作。

    秦泽身边坐着苏钰。

    苏钰当然不是陪酒女的身份坐这里,她以收购方老板之一的名义出席,不过她很乐意秦泽搂自己的小腰。

    然而秦泽没有,不是矫情,而是身份原因。

    哪怕他们是情侣,可他不能像其他男人搂陪酒妹子那样搂苏钰。

    酒过三巡后,刘总感慨道:“14年进的这个行业,当时啊,整个vr行业才刚起步,你要买好点的设备,得去国外。而现在,国内的厂商不说多如牛毛,体验馆在大城市遍地开花,应用前景也越来越好。它几乎适用于各种行业,是未来科技的走向之一”

    老哥很能侃,加上又是专业的,把vr行业夸上天。

    这些话是说给秦泽等人听的,有点王婆卖瓜自卖自夸,肯定不能说“哎呦,这行竞争大,暂时看不到前景,干不下去了”这种话。

    秦泽和他碰了碰杯,笑道:“既然这么舍不得,刘总怎么就卖了?”

    刘总叹道:“资金方撤资了,没钱搞研究嘛。”

    苟副总立刻说:“刘总刚开始死活不愿意卖,想再拉投资,可你们不同意入股,只想收购。这还是看在许总的份儿上,咱们才决定卖了。”

    刘总继续说:“也是手头紧,哪像秦总,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大的成就,不用为资金发愁。我们这些小打小闹的,一旦断了投资哈哈,喝酒喝酒。”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说多了,忙打住。

    趁着酒意微醺,大家喝的又比较尽兴,刘总搓搓手,道:“是这样,秦总,之前说好所有设备打半折,但我觉得吧,厂子里一半以上的设备前年刚新购的,所以想在原本的价格上,再加十个点。”

    秦泽心算片刻,这十个点,可就几百万了。

    许耀皱眉,没等秦泽说话,他不悦道:“刘总,不是说好了吗。”

    刘总笑呵呵的不说话。

    苟总道:“许总,这次来,不就是谈这个的嘛,这又不是一锤子买卖,也不是买菜,总得多谈谈不是。”

    秦泽笑道:“喝酒喝酒。”

    一群人举杯,喝完后,秦泽夹了口菜,细嚼慢咽,吞下,缓缓道:“刘总,那咱们就来谈谈。”
其他书友在看:最强救世主 神豪无极限 山沟书画家 妙手天师在都市 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校园之护花兵王 一号红人 谪仙庄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