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三招之约

作者:EK巧克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玄阳峰,玄阳宗外。

    一道金光从远处的天空中激射而至,在玄阳宗山门外停下,显露出一道金色的人影。

    这人身穿金色长袍,年约四旬左右,脚下踏着金色真气,身上泛着金光,宛如一尊神邸踏立虚空。

    罗凡感应到的恐怖气息,便是从这金袍中年人身上散发而出。

    同一瞬间,玄阳宗上下都感受到了这股恐怖的修为气息。

    真道之下的武者,只是感觉这股气息恐怖而强大,根本无法分辨出具体的修为境界。

    真道长老们,却是清晰的感应出来,是真道四重强者的气息,并且,是真道四重后期的修为。

    玄阳宗的长老们,神色不约而同的一变,整个江州,修为达到了真道四重后期的,只有一人。

    那便是天极宗宗主——武狂尊。

    三日前,天极宗长老龚真淳被生擒至玄阳宗,天极宗主武狂尊显然是因龚真淳而来。

    武狂尊在玄阳宗外停留了两个呼吸的时间,嘴中一声轻笑,顿时踏着金色的真气飞入了玄阳宗。

    “玄阳宗的小儿们,把我天极宗长老龚真淳交出来……!”

    武狂尊飞入玄阳宗时,运转真气,一声大喝。

    声音洪亮,虚空中震起了几重音波,远远的传出数十里,整座玄阳峰的范围内,所有玄阳宗的武者,皆听到了武狂尊的声音。

    整个玄阳宗,无论是长辈后辈,众武者无不变色。

    嗖嗖嗖……

    玄阳宗的真道强者们,一个个从各自的府邸中冲了出来,往半山腰的玄阳宗主殿飞行而去。

    玄阳宗主顾命秋从宗主府邸中飞出,第一个到达玄阳殿上方,两眼之中隐约燃烧着火焰,那是仇恨的火焰。

    二十年前,武狂尊也是如此狂傲的冲入玄阳宗,向当时玄阳宗主‘赵荡魔’下达了生死挑战书。

    然后,就在玄阳宗外,武狂尊在生死决斗中将赵荡魔击杀,当时的顾命秋,以及玄阳宗众多武者亲眼目睹。

    而今,武狂尊再一次前来玄阳宗,一如二十年前的狂傲,视玄阳宗诸多真道强者如无物。

    顾命秋已经从当年的真道三重武者,成长为真道四重武者,踏入江州顶尖强者之列,对于武狂尊,有着刻骨的仇恨。

    玄阳宗的真道强者们,一个一个飞至玄阳殿上方,汇聚在顾命秋身后,看着天空中急速靠近的金袍身影,神色肃然,如见大敌。

    宗主府邸中,罗凡也登上了高处,目光远眺,锁定了武狂尊的身影。

    武狂尊一直飞行至玄阳殿前方,脚下金色真气涌动,踏虚而立,目光向玄阳宗众多真道强者一扫。

    武狂尊单枪匹马而来,一人面对玄阳宗二十余位真道强者,神色淡然,毫无惧色,甚至两眼中还微微透露出嘲弄之意。

    最终,武狂尊的目的定在了顾命秋身上,道:“我说玄阳宗为何变得如此硬气了,胆敢动我天极宗长老,原来是你的修为突破了真道四重。

    怎么……修为突破真道四重,就以为踏入了江州顶尖强者之列,就以为能够与我天极宗抗衡?顾命秋,你忘了你那死鬼师父二十年前是怎么死的了么?”

    武狂尊一开口,便提起赵荡魔的死,无异于揭开玄阳宗的伤疤,然后往伤口上撒盐。

    玄阳宗的真道强者,闻言无不震怒。

    感受到玄阳宗众人的愤怒,武狂尊不屑的一笑,道:“哟……你们还知道生气,还知道愤怒啊?那么想报仇雪恨,你们尽可以来挑战本座,和二十年前本座挑战赵荡魔一样,来一次生死决战,但是……你们敢吗?本座就在这儿,可你们不敢,一群废物!”

    顾命秋紧握了双拳,心中仇恨的火焰燃烧到了极点,但他还是冷静的克制住了,道:

    “这一天,迟早会来,但不是现在。”

    武狂尊突破真道四重已经数十年,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达到真道四重后期的修为,一身实力在江州所向无敌。

    自从二十年前击杀了同是真道四重后期的赵荡魔后,武狂尊就是江州名副其实的第一人。

    而顾命秋,才突破真道四重不过三天时间,未来还有不小的提升空间。

    这时候顾命秋去找武狂尊拼命,显然是十分愚蠢的行为,自然是克制心中的怒火,还得潜心修炼,韬光养晦。

    武狂尊自然知道顾命秋的打算,所以言语间尽是相激,若是能激怒顾命秋,现在就激得顾命秋与自己生死决战,自然是能够将这日后的大敌提前斩杀于弱小之时。

    武狂尊道:“废物们,既然玄阳宗无人敢与本座一战,那就痛快的将本宗龚真淳长老交出来。”

    武狂尊的狂傲激怒了每一位玄阳宗武者,一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此时此刻,他们的确是很希望有人能够出战,打击一下武狂尊的嚣张气焰。

    顾命秋身上背负着替赵荡魔报仇雪恨的重任,自然不会被愤怒冲昏了理智。

    当年,武狂尊为了复仇,能够隐忍数十年,一直修炼到真道四重后期才向赵荡魔发出生死挑战,顾命秋自然也隐忍,懂得韬光养晦。

    顾命秋喝道:“武狂尊,龚真淳袭击本宗弟子,将在本宗受十年囚禁之罚,天极宗要人,十年之后再来吧!”

    呼——

    武狂尊身上金光大盛,顿时爆发出滔天凶威,一声大喝:“你敢——!不放龚真淳,本座率天极宗强者,踏平你玄阳宗!”

    顾命秋不为所动,丝毫不惧,道:“你要战,尽管放马过来,玄阳宗奉陪到底,天极宗进攻之日,本座必杀龚真淳,以他之血祭旗,与天极宗决一死战!”

    论实力,玄阳宗现在的确是比不上天极宗,与天极宗在江州争雄固然不能。

    但玄阳宗也是传承千年的大宗,底蕴深厚,如果固守宗门与天极宗一战,天极宗也难以奈何得了。

    武狂尊微微眯眼,眼中凶芒闪烁,顾命秋的强硬态度,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武狂尊本以为,他亲自到达玄阳宗,玄阳宗定会慑于他的威势,将龚真淳放出来,没想到顾命秋竟然突破了真道四重,玄阳宗倒是有了与天极宗抗衡的本钱。

    虽说天极宗的实力,比玄阳宗还是要强大得多,但武狂尊若是带领天极宗强者大举攻入玄阳宗,一来玄阳宗底蕴深厚,难以攻克,二来影响恶劣,难逃朝廷法眼。

    大越王朝对于宗门间的仇杀事件虽不怎么过问,但大规模的灭宗之战,被列入魔道行为,却是严令禁止的。

    天极宗大举攻入玄阳宗,即便得逞,也要面临朝廷围剿的风险。

    对于庞大的大越王朝而言,天极宗只是江州一个宗门而已,微不足道。

    朝廷若要剿灭天极宗,派几个真道五重的强者,轻轻松松就能剿灭,武狂尊不敢冒那样的风险。

    武狂尊沉默片刻,突然眼珠子滴溜溜一转,道:“顾命秋,你也是一宗之主,修为也踏入了真道四重,勉强能与本座并列,本座与你打个赌,如何?”

    顾命秋心中一紧,武狂尊敢主动打这个赌,那定然是有着极高的把握,顾命秋并不想接。

    不过,武狂尊欺上门来,在玄阳宗耀武扬威,现在他提出要打个赌,顾命秋如果连问都不问打个什么赌,就连忙一口拒绝,那也太怂了些。

    顾命秋深吸了一口气,道:“说说看。”

    身为一宗之主,顾命秋代表着玄阳宗的尊严,在武狂尊面前自然不能太怂,这个赌约自然是要先问问。

    如果武狂尊提出的赌约太过分,并且对于玄阳宗劣势太大,顾命秋才能找理由拒绝。

    武狂尊脸上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他既然敢提出赌约,就不怕顾命秋不接。

    武狂尊道:“你接我三招,三招过后,你若毫发无伤,我武狂尊掉头走人,龚真淳任由你玄阳宗处置,若接不住我三招,被我击伤,就将龚真淳交出来,让本座带走,三招,你敢接吗?”

    三招,你敢接吗?

    最后一句,武狂尊大喝一声,尤为洪亮,声音浩荡,几乎传遍整个玄阳宗。

    顾命秋脸色微微一变,他早就有预感,武狂尊提出的赌约怕是没那么容易推掉,果然如此。

    武狂尊提出三招之约,简直就是将了顾命秋的军。

    顾命秋身为玄阳宗主,堂堂真道四重强者,若是连武狂尊的三招之约都不敢接,那能像话吗?消息传出去简直丢人。

    并且,武狂尊这三招之约也狠狠的刺激了顾命秋。

    作为同境界的武者,顾命秋自问,就算实力不及武狂尊,也不会相差太远,若说在武狂尊手下坚持十招,顾命秋没有把握,只是三招……他还是有着相当的自信。

    武狂尊扬言三招伤他,显然是对顾命秋的莫大轻视,激起了顾命秋的荣辱之心。

    同样,也激起了整个玄阳宗武者的荣辱之心,将整个玄阳宗的武者都激怒了。

    就连罗凡闻言,都感觉体内血在燃烧,心中涌出一股怒火,这武狂尊简直把玄阳宗踩到脚底去了。

    但是,罗凡主中也涌出一股不妙的感觉,武狂尊既然敢提出这样的赌约,纵然是对玄阳宗一种轻视,但他自己提出的赌约,会没有把握?
其他书友在看:太监武帝 读档修仙 悟空看私聊 功德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