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百年前的故事

作者:EK巧克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噗——

    一抹鲜血飞溅长空。

    一道身影,在那重重剑光中爆射而出。

    是顾命秋!

    玄阳宗上下,此刻无不惊骇,看样子顾命秋伤得不轻。

    重重剑光一收,武狂尊傲剑而立,作为一宗之主,江州武者中的第一人,自然是言而有信,说出三招,便只出三招。

    顾命秋在天空中爆退数十米,才停了下来,神情有些狼狈。

    他的胸膛,有一道贯穿伤,从前胸直透后背,伤口的两端都鲜血汩汩。

    不过,真道四重强者,真气何等的深厚,顾命秋很快便凭深厚的修为压制住了伤势,伤口的流血很快停顿。

    噗——

    仅仅过了两三个呼吸的时间,顾命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看向武狂尊的目光一厉。

    顾命秋怒喝道:“你在剑上竟然下了毒?”

    武狂尊嘿嘿一笑,并不否认,反问道:“我在自己的兵器上下毒,不行吗?”

    “卑鄙……!”玄阳宗好些真道强者都愤怒的大喝起来。

    武狂尊冷笑道:“本座敢做敢当,何来卑鄙,倒是你玄阳宗可不要卑鄙行事,愿赌服输,将龚真淳交出来吧!”

    顾命秋铁青着脸,中了武狂尊的毒不说,还要将天极宗长老龚真淳交出去,这事可真是郁闷得很。

    不过,武者一诺,重如山岳,更何况顾命秋乃一宗之主,身份非同一般,更是一诺千金,这赌约输了,有再大的不爽也只能打碎牙齿往肚子里吞。

    顾命秋真气深厚,凭澎湃的真气压制住了体内的毒性,让毒不再蔓延,沉声道:“把龚真淳带出来。”

    刑堂堂主方铁山,亲自将龚真淳押了出来。

    龚真淳真气受制,但神色间却满是狂傲,哈哈大笑:“老子早就说过了,你们会乖乖的将老子放掉,现在知道怕了吧,哈哈……!”

    玄阳宗武者,闻言神色都是一僵,尤其是顾命秋,就这么输掉了龚真淳,实在是感觉窝囊得很。

    但此时此刻,武狂尊站在胜利的一方,顾命秋毫无办法,只能依照诺言将龚真淳放掉。

    方铁山解了龚真淳的封印,龚真淳恢复真气,顿时冲天而起,飞至了武狂尊身旁。

    “多谢宗主营救,不过,我的百宝囊还在玄阳宗手中,被一个外门弟子罗凡拿去了。”

    龚真淳连忙向武狂尊抱拳致谢,同时指出,自己的东西都被玄阳宗弟子罗凡给抢走了。

    武狂尊闻言,双眉一挑,目光一扫,宛如狠厉的老鹰在寻找小鸡。

    随即,武狂尊的目光便锁定在顾命秋身上,道:“谁是罗凡,把龚长老的物品都交出来。”

    顾命秋一脸青色,他虽凭深厚的真气压制住了体内的毒性,但这让他极为的吃力。

    若是解不了此毒,他的余生都得靠真气压制毒性,而无法修炼。

    他的真气会逐渐消耗,但得不到提升,长此以往,能使人神损心伤,这显然是武狂尊的目的,让真道四重的顾命秋再也无法修炼下去。

    甚至,随着真气逐渐的消耗,长年累月之下,修为可能还会退化。

    武狂尊身为江州第一人,在与顾命秋的三招之约中,却不顾身份,在剑上抹毒,其目的也是十分了然——就算杀不死你,也要废了你!

    顾命秋虽败,且已中毒,但情绪却还镇定得很,道:“武狂尊,我们的三招之约中,可没说龚真淳的物品,你只说了龚真淳这个人而已,现在,龚真淳还给你,他的物品,你就别白日做梦了吧!”

    武狂尊神色一怒,倒是没想到竟让顾命秋占了个语言漏子。

    顾命秋将龚真淳交给武狂尊,便不算是食赌约之言。

    现在人也交了,打也打了,武狂尊再想耍什么赌约的花招,顾命秋也不可能再接了,除非是强抢,否则龚真淳的物品怕是难从玄阳宗手中要回来。

    武狂尊微微眯眼,道:“我天极宗的东西,可是没那么好拿的,顾命秋,最好是把东西交出来,否则……你们玄阳宗以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

    龚真淳满脸仇恨,道:“还有罗凡那小畜生,也要交出来,否则玄阳宗从此不得安宁。”

    顾命秋虽然中毒,气势萎靡,但神色却是坚定,冷冷的道:“那你们就凭实力来拿吧!现在可以滚了!武狂尊,今日之仇,来日一并算之!”

    言罢,顾命秋拿出一块令牌,晃动了一下,令牌绽放出光芒。

    是玄阳宗的宗主令牌,也是玄阳宗的阵法控制中枢。

    顿时,整座玄阳峰四周,地面都浮现出阵法纹络,一股莫明的杀机顿时笼罩了整座玄阳峰。

    这些大阵,便是玄阳宗的底蕴,发动起来,真道四重强者也要吃亏。

    见顾命秋激发了宗门大阵,武狂尊、龚真淳眼中皆露出忌惮之色,没有多说什么,连忙远遁,离开了玄阳宗。

    顾命秋将宗主令牌一收,玄阳峰四周的阵纹顿时暗淡下去,消逝无踪。

    “宗主!”

    “宗主,你怎么样?”

    ……

    玄阳宗的真道强者,皆飞上天空,来到顾命秋身旁,神色焦急的问道。

    顾命秋的脸色,已经从青色变成苍白,道:“此毒虽要不了我的命,但也极难清除,接下来我又要闭关一段时间,得借助解毒丹药,将体内的毒药炼化,时间可能会持续很长。”

    顾命秋目光看向赵鸿城,道:“师兄,我闭关清毒的这段时间,依旧由你管理宗门,这枚宗主令牌也暂由你保管,宗中一切事务,皆由你决断。

    若天极宗真向玄阳宗开战,可凭宗门大阵防守,以我目前的状态,不清除毒药出来也没什么用处,不是宗门生死存亡之机,不必找我。”

    顾命秋拿出宗主令牌,交给了赵鸿城。

    以往顾命秋闭关,宗主令牌都是随身携带的,这一次却是交给了赵鸿城,赵鸿城感受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赵鸿城略显担忧的道:“顾师弟,体内的毒你能炼化得了吧?”

    众真道强者都睁大了眼,一脸担忧的看着顾命秋。

    顾命秋微微一笑,道:“只是时间可能会长一些,放心吧,我会成功的。各位,我回府了,师兄,记住了,不是宗门存在之机,不必找我。”

    言罢,顾命秋向宗主府邸飞行而去。

    看着顾命秋的背景,众真道强者一脸严肃,直觉告诉他们,顾命秋这一次闭关清毒,恐怕没那么轻松。

    宗主府邸。

    顾命秋将门下五名亲传弟子召集在了一起。

    “师尊,你无恙吧?”赵昊神色担忧的问道。

    赵龙天、周玄也一脸忧色,罗凡、苏幼萱一脸关切。

    顾命秋缓缓摇头,道:“炼化毒药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耗时会很长,等我清除此毒,只怕早已经错过了修炼的时机,这辈子修为都很难再有进展了,哎……!”

    顾命秋叹息了一口气,目光充满期待的看着五位亲传弟子,道:

    “你们都知道,本宗上任宗主赵荡魔,死于武狂尊之手,我接任宗主之位,振兴宗门,找武狂尊报仇雪恨是我的责任。

    但我的修为若不再有进展,这辈子也不是武狂尊的对手,为赵荡魔宗主报仇雪恨之事,恐怕要落在你们五人中的某一个身上。

    你们要努力修炼,尽快的提升修为,成为真道武者,你们五人中,谁第一个修为达到真道四重,谁便能接任宗主之位。”

    赵龙天、周玄、赵昊的目光都是一亮。

    罗凡、苏幼萱的反应则要淡得多,宗主之位,两人都不是很有兴趣。

    顾命秋继续道:“你们别急着高兴,谁接任宗主之位,谁便要承担找武狂尊报仇雪恨的责任。”

    赵龙天三人,脸色明显的僵了一下。

    武狂尊可不是好对付的人物,二十年前,在生死决战中杀死了玄阳宗上任宗主赵荡魔。

    今日,又在三招赌约中,击伤了现任宗主顾命秋,并且还下毒断了顾命秋的前程。

    罗凡心中思考的重点,没有在宗主之位上,好奇的道:“师尊,当年师公为何要杀了天极宗主武败天呢?以至于两宗结下死仇。”

    其他四位亲传弟子,听到这问题也露出了兴趣之色。

    顾命秋想了想,道:“也该是让你们了解一下事情的起因,此事关乎百年前一件大事,当年,魔罗教祸乱大越王朝,魔罗教的武功狠毒诡异,被大越朝廷定为魔道势力。

    能够与大越王朝为敌的势力,你们想想便知,那是何等强大的庞然大物,一开始,双方还只是在越州争斗,后来魔罗教落败,退出越州,却是将争斗扩散至了整个大越王朝九州。

    江州只是大越王朝九州之一,但也受到了魔罗教的涉及,当年,各大宗门自然都是响应朝廷的号召,全力清剿魔罗教武者,玄阳宗也不例外,玄阳宗与天极宗的仇恨,便是在清剿魔罗教的过程中产生。”

    罗凡等五位亲传弟子,都竖起了耳朵,眼大着眼睛,兴致勃勃的听着这百年前的故事。

    他们眼中都透露着兴奋与好奇,这是他们从未听说过的故事。
其他书友在看:太监武帝 读档修仙 悟空看私聊 功德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