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仇恨是怎么产生的

作者:EK巧克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顾命秋继续说道:“魔罗教擅长慑魂控尸,武功十分邪恶,魔罗教本是大越朝第一宗门,因为实力强大,大越朝廷对魔罗教也有些忌惮,一直容忍。

    不过,百余年前,魔罗教的一个举动,彻底激怒了大越朝廷,他们挖了大越皇族一位亲王的陵墓,将那位亲王尸体炼成了尸傀。

    这位亲王,是大越王朝皇帝的亲兄弟,与敌国争夺一处宝藏时,力战而死,被大越皇帝厚葬,结果被魔罗教挖了坟,炼了尸,大越王朝自然忍无可忍。

    于是,一场席卷整个大越王朝的巅峰大战出现了,参战的真道强者,超过千人,最终魔罗教被击溃,山门被摧毁。

    不过,魔罗教却并没有被灭,而是潜逃四方,隐藏起来,分散至了大越朝各地,追杀魔罗教的战斗,很快便蔓延至了整个大越王朝。

    有一次,江州出现了魔罗教武者的踪迹,江州四大宗门共同追杀,最后,我师父以及天极宗的武败天追上了那位魔罗教长老。

    不过……!”

    说着,顾命秋语气一变,罗凡五人的目光一亮,故事到了关键的时刻。

    “意外发生了,不知为何,武败天竟然受了魔罗教长老的控制,失去了自主的意识,两眼痴呆,但实力却是不减,和我师父打了起来。

    武败天下手狠毒,招招攻向我师父要害,而那魔罗教长老,却是借机逃之夭夭,不知所踪,我师父大喝了几声,武败天完全没有反应,反正就要和我师父拼命。

    武败天在那种状态下,悍不畏死,招招都是杀招,很快我师父便被逼至了绝境,不得不出手反击,与武败天来了一场你死我活的生死之战!

    最终的结果你们都猜得出来,我师父赢得了这场生死之战,武败天命丧黄泉,这一战,只有那个魔罗教长老知道,没有其他人证。

    天极宗并不相信他们的宗主会成为魔罗教长老的傀儡,认为我师父故意杀死了武败天,然后将魔罗教搬出作为借口,尤其是武败天的儿子武狂尊,一直叫嚣着要为父报仇。

    但是,我师父没有说谎,后来朝廷的强者对武败天验了尸,证明武败天的确是中了魔罗教的慑魂之术,可惜,武狂尊认定了我师父是杀死他父亲的凶手。

    那武狂尊,也算是一个人物,他的资质并不比他父亲武败天高,但他的武道成就却是超过了武败天,二十年前在生死决斗中,杀死了你们的师公赵荡魔。”

    顾命秋说完了,他脸色惨白,看上去很是吓人。

    从他讲述的故事来看,赵荡魔击杀武败天,的确是情非得已,怪不得赵荡魔,真正将武败天至于死地的应该是那位魔罗教长老。

    而武狂尊却将矛头指向了赵荡魔,并且最终将赵荡魔杀死,让玄阳宗没了真道四重武者,实力大降,的确是玄阳宗的大仇人。

    当除之!

    原本罗凡五人,对于击伤顾命秋的武狂尊就仇视得很,听了这个故事,心中对武狂尊更是杀意强烈。

    顾命秋见了五人的神色,道:“你们现在离武狂尊太遥远了,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刻苦修炼,为师接下来要闭关清毒,应该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赵龙天,你最年长,身为大师兄,为师闭关的时候,你要好好照看住师弟师妹,且督促他们的修炼,知道吗?”

    赵龙天立即颔首道:“弟子领命。”

    “功法,你们都修炼了地级功法,宗主府邸也是玄阳宗最佳的修炼宝地之一,条件都已经给你们,将来你们能够修炼到什么地步,就看你们自己的努力了。”

    顾命秋说着,挥了挥手,自己则起身往后堂而去,准备闭关清毒。

    罗凡五人,离开大堂,同往居住区域而去。

    “小师妹,以后修炼上有什么不懂的,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跟师兄说啊。”

    赵昊走在苏幼萱身旁,拍了拍胸膛,道:“有师兄在,包你困难全无。”

    苏幼萱往罗凡靠了靠,道:“有劳三师兄费心了,我现在没什么需要帮忙的。”

    赵昊逼近一步,道:“自家师兄妹,你不用客气,小师妹,你初入宗主府邸,还不知道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吧,明天我带你去附近转转,好不好。”

    苏幼萱不愿,正想着怎么措辞拒绝,大师兄赵龙天道:“师尊刚刚交待要我们刻苦修炼,你就想着怎么玩。”

    苏幼萱顿时找到理由拒绝,道:“大师兄说得是,我起步较晚,现在修炼的时间很紧,三师兄,你也把时候放修炼上面吧。”

    赵昊瘪了瘪嘴,目光瞟了罗凡一眼,道:“四师弟,你修炼如何啊,要不师兄指点你一下武技?”

    赵昊看得出来,苏幼萱对于罗凡似乎很亲近,所以,他想在罗凡面前表现表现,让苏幼萱看看,他赵昊是指点别人的那个,而罗凡……是被指点的那个。

    罗凡淡淡的一笑,道:“我修炼的武技,三师兄恐怕是指点不了。”

    赵昊一脸傲然道:“玄阳宗的中品武技,我不说懂一半,至少也要懂三分之一,并且,大部分武技都有相通之处,我还指点不了你?”

    罗凡继续一脸微笑,道:“我修炼的武技是碎空枪法,三师兄也能指点么?”

    赵昊神色一僵,道:“你才武道三重,怎么修炼上品武技?”

    苏幼萱有些兴奋的道:“罗凡师兄可是入门大比的第一名,获得的奖励里面就有上品武技。”

    看苏幼萱因罗凡的事迹一脸兴奋的样子,赵昊心中便有点不舒服。

    赵昊瘪了瘪嘴:“入门大比第一啊,外门弟子间的较量而已,我们身为宗主亲传弟子,玄阳宗地级以下的武技我们都可以修炼,随便修炼哪一门都行,四师弟,你能够和小师妹一同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可是沾了大光了。”

    罗凡不置可否的笑笑,没有理睬赵昊。

    明眼人都能看出,罗凡并不想和赵昊谈话,赵昊也看得出来。

    但赵昊就是不识趣,或者说他就是故意不想罗凡好过。

    赵昊又道:“四师弟,你能够成为宗主亲传弟子,和我们四人并列,也不知前辈子积了什么福,简直就是祖坟上冒了青烟,才有这份幸运。”

    ‘祖坟’二字,就像是触了逆鳞一般,点燃了罗凡的怒火。

    罗凡冷冷的看了赵昊一眼,道:“赵日天,你没完没了是吧?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叽叽歪歪!”

    在场几人,都神色一愣,无论是赵龙天、周玄,还是赵昊,都没想到罗凡身为师弟,竟敢在赵昊面前如此说话。

    虽然赵昊是在冷嘲势讽,打击罗凡,但赵昊毕竟是师兄,并且,罗凡回击的话显然激烈得很。

    只有苏幼萱神色淡定一点,她心中一直有种猜测,罗凡的来历很不寻常,隐约间有些明白,恐怕是赵昊的言语中有什么字语触怒了罗凡。

    赵昊虽然看着去温儒闲雅,文质彬彬的样子,但实际上性格可不是什么善予之辈,从顾命秋一闭关,他就一改往日形象,对罗凡冷嘲势讽可以看得出来,这可是个十足的小人。

    赵昊乃赵家的天才后辈,而赵家在玄阳宗,完全可以算得上是第一家族。

    前宗主赵荡魔,大长老赵鸿城,东扬堂主赵方州,都是赵家武者。

    赵昊,正是东扬堂主赵方州的儿子,大长老赵鸿城的侄孙,前宗主赵荡魔的曾孙。

    这可是极其显赫的家世,在玄阳宗,论家世赵昊可排第二,而排第一的,也是他们赵家后辈——赵龙天。

    罗凡一个外门弟子,并且还是流浪武者出身,赵昊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哪怕罗凡被顾命秋收为宗主亲传,赵昊心中也对罗凡鄙视得很。

    在赵昊看来,他踩罗凡几脚,那是很正常的,罗凡就该忍着,就该缩着脑袋,夹着尾巴做人。

    罗凡激烈的反应,在赵昊眼中,无异于反了天一般。

    赵昊闻言暴怒,喝道:“放肆。你是个什么东西,也敢在我赵昊面前如此说话,你是不是嫌命长了?”

    赵龙天身为赵昊堂兄,自然是站在赵昊一边,声音也是一冷:“罗凡,你该摆正一下自己的位置,宗主府中,哪有你嚣张的份?。”

    周玄见状,连忙做和事佬,道:“息怒息怒,都是同门师弟兄,说话都悠着点,师尊他老人家可不愿看到我们发生争执。”

    赵昊显然不想就此罢休,喝道:“凭什么?他一个辣鸡,能够成为宗主亲传本来就是走狗屎运,还不能让人说了?我不过是说了句实话而已,他凭什么在我赵昊面前嚣张?今天这事没完!”

    赵龙天冷冷的看着罗凡,道:“老四,你自撑一个耳光,给老三道个歉,今天这事就这么结了。”

    “呵呵……!”

    罗凡嘴角露出一丝邪性的笑容,道:“他也配?”

    说完罗凡看都没看赵昊一眼,直接走了。

    赵龙天不干了,在他看来,罗凡不仅没有将赵昊放在眼里,更是没将他这个大师兄放在眼里。

    嗖——

    赵龙天身影一闪,拦在了罗凡面前。
其他书友在看:太监武帝 读档修仙 悟空看私聊 功德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