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一缕微光

作者:EK巧克力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黑风崖,鲜血遍地。

    方圆十数里,一片狼籍。

    这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结束了,整个江州,上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的决战。

    甚至,哪怕是百年前魔罗教武者祸乱江州之时,都不曾有过如此大规模的对决。

    一次击杀魔罗教九位真道强者,其中更是有一位真道五重的长老,这是前所未有的大胜利。

    但……

    战斗过后,却没几个人高兴得起来。

    阵亡的五人中,玄阳宗一人,青云宗一人,江州州府三人。

    五人都是真道二重的修为,江州州府的真道二重武者数量最少,阵亡却最多,可见他们拼得最狠。

    魔罗教说到底,是大越朝廷的仇敌,官府理当剿灭,江州州府的武者在朝廷为官,拼命是应该的。

    玄阳宗、青云宗也都拼死一人,可见在战斗中也没有退缩,尽全力在战斗。

    至于天极宗、日月宗,都没有一人阵亡,在战斗中要滑头一些,不过他们也不是没出力,重伤者不少。

    如天极宗宗主武狂尊,虽然将他父亲武败天的死怪罪到赵荡魔身上,但也没有彻底的是非不分,对于魔罗教的武者他也仇视得狠,战斗中十分卖力。

    魔罗教一位真道四重强者,便是死于他的手下,但他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胸膛被一剑穿透,短时间内伤势极难恢复。

    受得最重的,当属江州牧罗镇江,虽然用圣旨重创了魔罗教真道五重的长老,但真道五重毕竟是真道五重,重伤状态下,实力亦极其可怕。

    罗镇江虽然在众强者的帮助下最终将那真道五重的魔罗教长老斩杀,却也付出了一条的手臂的代价。

    伤亡如此惨重,这一战虽然大胜,自然也很难高兴起来。

    江州牧罗镇江站在天空中,他的左臂空荡荡的,目光看着四周的一片狼籍,然后向大越王都所在的方向,微微躬身。

    “臣江州牧罗镇江,镇守江州五十年,终不负皇恩,在江州四大宗门的协助下,尽剿江州境内魔罗教妖邪。”

    起身后,罗镇江又自语一句:“老师,你的仇,学生替你报了。”

    罗镇江的老师,是百年前的江州牧‘傅廷生’,当时魔罗教祸乱江州,傅廷生在清剿魔罗教武者的过程中丧命。

    四大宗门,也都有先辈们在魔罗教的武者手中吃过亏,此刻将江州境内魔罗教武者一网打尽,他们心中也是一番惆怅。

    他们和罗镇江一样,一个个自言自语,希望那些死在魔罗教武者手中的先辈们,在天有灵,能够知道今日,魔罗教付出了代价。

    玄阳宗大长老赵鸿城,嘴角溢着鲜血,他正站在黑风崖的正上方天空中。

    黑风崖被恐怖的力量破开,化成了两半,中间形成了一条深不见底的裂缝。

    赵鸿城和其他人的感觉差不多,大战过后,都在想起阵亡的先辈,以及同门。

    突然,那黑风崖当中那条深不见底的裂缝中,透露出一道微光。

    那道微光冲天而起,一闪而没,却没有躲过赵鸿城的双眼。

    赵鸿城顿时神色一讶,向下方那条深不见底的裂缝中仔细瞧去。

    过了一会儿,又有一道微光从黑暗的裂缝深处透露而出。

    赵鸿城大喊一声:“黑风崖下,好像有什么东西。”

    赵鸿城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注意,无论是身受重伤正在疗伤的,还是受伤较轻正在处理同门尸体的,闻言都向赵鸿城看了过来。

    ……

    玄阳宗。

    一队真道强者回来了,他们从天空中飞行而来。

    为首两人,是战堂堂主余战天,刑堂堂主方铁山。

    后方四人,分别是外门四堂的四位堂主。

    四位堂主,抬着一副担架,担架上面躺着一人,身上血肉模糊,早已气绝通过面容看得出来,是传功堂长老周衍朝。

    大长老赵鸿城,和战堂两位真道二重长老,还在黑风崖处理事情,余战天等人,先将周衍朝的尸体送回了宗门。

    一位真道二重的长老丧命,这对于玄阳宗绝对是件大事,周衍朝的死讯很快传开,整个宗门上下,无不震惊。

    在许多弟子眼中,真道强者,拥有飞天的能力,简直来无影去无踪,一出手山崩地裂,实力何等强大,并且延年益寿,能活数百年,几乎就是神仙中人。

    然而,周衍朝的死却是给他们上了一课,就算是真道强者,那也是会死的,这个世界,很不安全。

    就连真道强者都有可能被杀死,武道武者那更不用说,遇到危险丢掉性命更是正常不过。

    要想活得久一点,必须得更加努力修炼,提升修为,提升实力,并且,还得少惹事情,这让一些性格霸道张扬的弟子,收敛了许多。

    罗凡作为宗主亲传弟子,很快便得知了这个消息,心中十分悲愤。

    进入玄阳宗,对他好的人并不多,他师尊顾命秋算一个,青河堂长老郑星河也算一个,除此之外,便只有传功堂长老周衍朝了。

    修炼元阳真脉诀,是周衍朝教导的罗凡。

    将龚真淳生擒回玄阳宗,在长老会议上,周衍朝坚定的站在罗凡一边,替罗凡说了不少话,并且,也替罗凡挡下过方厉明的攻击。

    在罗凡心中,周衍朝是一个大好人。

    “魔罗教。”

    罗凡心中,微微一冷。

    在北川县程家,罗凡虽然与魔罗教武者第一次交手,但对于魔罗教,却也没有产生什么仇恨。

    但当他听到周衍朝的死讯,对于魔罗教的仇恨,第一次涌出。

    “以后若有实力,定叫魔罗教从世间除名!”罗凡心中暗道。

    玄阳宗大肆举办了周衍朝的葬礼,一连数天,玄阳宗上下,都处于一种悲伤的气氛中。

    7月18日,周衍朝入葬,灵位供入宗祠。

    7月19日,玄阳宗内门外门,修为在武道五重、六重的武者,全部都汇聚在了玄阳广场。

    他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宗门将他们召集起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玄阳殿外,战堂堂主余战天,看着众多弟子,脸色波澜不惊。

    刑堂长老方厉明来到余战天身旁,道:“余长老,罗凡虽是武道四重,但实力却不在武道五重之下,亦可参加此次任务。”
其他书友在看:太监武帝 读档修仙 悟空看私聊 功德簿 太古龙象诀 神剑永恒 魔翼枪王 无敌真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