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爱情,买卖

作者:咬狗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张勤梁看到有人拿着钢筋棍闯了进来,立刻就从卡座旁边蹦了起来,一边嗷嗷怪叫着,一边就冲进了舞池。

    “在这,在这”他一边冲一边挥舞着手臂,“别**看了,这呢”

    张勤梁在这边兴奋,丁坤却在卡座里面一动没动,这让黄毛表哥吓得不轻,他看着那边拎着钢筋棍的几十号人,又偷瞄了一眼坐在位置上不动如山的丁坤,最后还是抖着胆子问道:“你不去帮忙?”

    “不去。”丁坤回了他两个字。

    “为什么?”这次就连黄毛表哥的女朋友都疑惑了,“你们不是挺铁的吗?虽然咱不一伙,但男人就算出什么事儿,也得跟兄弟一起担才对啊他们来了那么多人”

    “我不去,是不想抢他乐子。”丁坤说了句只有李青能听懂的话,随后又补充道:“而且我还得在这看着你们,不能让你们趁乱跑了。”

    丁坤一句话拆穿了这对男女仅剩的一点念想,让他们彻底闭了嘴。

    而听到丁坤的话,黄毛表哥和那个女人同时露出了怨恨的表情。毕竟从黄毛带这几个人到这里,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完全出乎了他们的预料,黄毛表哥根本想不到就这三个人敢这么去别人场子里硬打硬撞,一下惹了这么大的麻烦,这让他心里很没底。

    毕竟比起周经理这种有场子有势力的黑社会,他只是一个混子,根本不想也不敢得罪他们。而现在那姓周的已经被带到厕所,这边也弄来了几十人眼看就要械斗,到时候就算这几个人被收拾了,那也得砸坏不少东西,闹出这么大动静回头也得花不少钱才能摆平。这些毕竟都是因他而起,就算是被逼的,那他以后也没办法在这一代混了,搞不好今天晚上这场坎,都很难过去。

    所以最后趁乱逃跑的念想被打断了之后,黄毛表哥心里非常不爽,瞪了一眼已经吓得浑身哆嗦的表弟之后,他就看向了舞池中间——临死也要拖个垫背的,他想目睹张勤梁被钢筋棍抽成废人的场面。

    “喔喔喔,兔崽子们,冲爷爷来”张勤梁前两声吼声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毕竟迪厅里背景音乐声音太大了,那些人刚冲进来也没弄清楚状况,甚至队伍尾部的人根本也还有没进来的,所以他喊了两声之后发现效果不大,就直接冲进人群一拳打翻了离他最近的那个人,用行动表示——自己就是你们要找的

    “嘭”的一拳把那人的脸颊骨都给打得塌陷了进去,随后左手又抓起临近旁边的那个直接扔飞到了人群中,张勤梁的两下,直接让所有人把目光看向了他那边。

    随后所有打手都拿着棍子冲向了他,场面也彻底混乱了起来。

    刚才那些不想走的年轻人,此刻蜂拥着想往外面冲,而外面冲进来的打手们,又想往里挤,周围的音乐还没有关,张勤梁是见人就打,一开始还只抓那些拎棍子的,最后但凡他手边的都被抽飞了出去,场面十分壮观。

    “怎……怎么那么大劲儿?”黄毛表哥本来想看热闹,但是看到的画面跟他想的却完全不一样,本来一个人再怎么能打,也就是一个人对几个顶天了。如果真是一群持械的打手蜂拥而上,就算是拳王都很难应付,所以当他看到几十个人冲进来的时候,就感觉大局已定。

    可现在的情况完全不是如此,那些持械的人根本近不了张勤梁的身,但凡过来的,都能被那他直接扔飞,而但凡被他打上一下的,倒在地上就根本没再站起来过,根本没有一合之敌。

    “你们是特种兵吗?还是特工?”看着那边张勤梁冲进人群,直接把一个人从舞池旁边扔进了吧台,而后又被人一棍子抡在头上根本面不改色,这可看傻了黄毛的表哥,除了电影里面,他什么时候见过这种阵仗,于是各种电影角色就开始往张勤梁身上套,“怎么?钢筋棍抽头上血都没流?铁做的头吗?你们是嵩山少林寺出来的武僧?”

    “不对啊,现在少林寺不是都快没练武的了啊?不对,肯定还有。”黄毛表哥看了一眼丁坤的光头,“对吧?”

    丁坤没有说话。

    而张勤梁也打得正酣,短短的十几秒内,他已经从舞池上打到了门口,又从门口打回了吧台,这个点正在吧台内用酒瓶爆一个打手的头,玩的不亦乐乎

    “有没有爱情买卖?”爆了一个打手的头之后,张勤梁一把拉起了一个服务生,指着b∫台那边问道:“这放的什么歌?”

    “啊?”

    “老子问你放的是个啥”

    “噢噢林肯公园的‘aeu。”近距离面对张勤梁那有些发青的凶神恶煞一般的脸,那服务生差点吓尿。

    “啥逼龙?不好听,去给我换个爱情买卖”张勤梁一手拎着服务生的领子,另一只手又顺手摸到了一瓶酒,大手一挥酒瓶扔出再次把一个冲过来的打手给爆了头,随后这只手一使劲,就把服务生扔到了b∫台那边。

    而此时厕所之内,外面闹哄哄的打斗声早已经传到了这里。

    “我的人来了,你想跑都跑不了了。”那被踩在马桶上的周经理听到外面打斗的声音,脸上露出了自信的神色,他一边忍着自己的痛苦,一边笑道:“几十号人,你们再能打,今天也出不去这个门。现在给我恭恭敬敬的送出去,还好好好说话,我……”

    他正在自信的交谈的时候,外面嘈杂的金属音乐突然中断,随后一阵中国乡村音乐的前奏冲破了厕所门的封隔,传进了里面,再之后,就是人人都能应和上的经典歌词,“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用真爱,把我哄回来……”

    “这……”正自得意的周经理忽然听到这不应时景的歌,正要说的话突然忘记了台词,哑巴了半天也没说出下文。

    而抬头看此时的那个年轻人,却已经打开了伏特加的瓶盖,把烈酒浇在了他的手上。心中猛然升起不好的预感,周经理第一次有些惊慌的问道:“你想于什么?”

    “想问你问题啊,刚才问你你不说,我只能用点逼供的手段了。”李青浇好伏特加之后,点燃了手中的火机,往地上一扔,“我曾经研究过2种让人最痛苦的刑讯逼供手段,但只实验过其中三种,你是第四个……”

    李青话音未落,火机落下,火焰燃起,厕所中传来了惊天的惨叫。

    三分钟之后,李青从厕所出来,外面的情况也基本安定住了,刚才还好好的迪厅此刻已经一片狼藉,几十号人躺在地上,还有人在向着外面疯狂逃窜,空中循环播放的是《爱情买卖》地上,而张勤梁似乎仍旧没有尽兴。

    看到李青从里面出来,张勤梁扔下了手中的一个人,一路跑了过来,“头儿,问到了吗?”

    “嗯,龙湖边有个高级休闲会所,小雪和老黑都在那。”李青说话之间冲丁坤摆了摆手,后者会意,拉着已经看傻了眼的黄毛表哥等人,走了过来。

    “出发吧。”

    “嗯。”丁坤点了下头,随后有些疑问的看了一眼黄毛表哥三人,“他们还带着吗?”

    “女的放回去,她现在应该已经翻不起别的念头了。那俩男的都带着,和这件事有关的,现在还不能放走,如果小雪出事,一起陪葬。”李青说完这句话,就走向了迪厅外面。

    迪厅里面非常燥热,但是不知道怎么的,黄毛表哥听到李青这句话后,突然感觉到了寒毛立了起来,心有余悸的看了一眼厕所的方向,随后他就被丁坤拎着走了出去。内心深处,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彻骨的恐惧。

    龙湖是郑州郊区的一个比较有名的湖泊,这里环境比都市之内好的多,湖边没有工业,而且还被政府拨款改造过,现在是一个风景区。

    而在龙湖风景最好最繁华的地段,建立的全是高级别墅住宅区,而和别墅区相配套衍生出来的,就是各种高档的休闲娱乐场所。

    从星级酒店,到特色餐馆,到按摩8a更有那种平时鲜少人进入,但是却似乎一直屹立不倒的神秘会所。

    这种会所普通老板姓根本无法理解他们的运营方式,因为如果一个人站在门口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占地这么大一个会所,可能一天甚至几天都接待不到一个客人,门口停留的豪车也并不如其他星级酒店那么多,总是冷冷清清的样子。

    但是知情的人却知道,像这种冷清无比又一直屹立不倒的高级会所,通常做的都是那种“三天不开张,开张吃三天”的特殊生意,别看来的人很少,但是能做一票,就比其他星级酒店数天甚至一个月的盈利还多。老黑的这个会所就是如此,这会所里面提供的都是最特殊口味的服务,这种服务寻常酒店很难找到,或者叫寻常酒店根本不可能找得到,面向的受众也都是有特殊癖好的官员和商人。

    而今天这会所门口少见的,却停下了两个破旧的出租车。
其他书友在看:绿茵之黑暗后腰 箭皇 次元钓客 斯巴达全面战争 高玩 [hp]我亲爱的铂金“公主” 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网游制之逍遥骑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