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9章 你没毛病吧?

作者:景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秦朗的话一出,靠山宗的弟子们整个人都不好了。

    秦朗的事迹,他们早有所耳闻。

    秦朗这个人,一向就不喜欢对敌人手下留情,这件事,从云水大比最后一天决赛后的大战就显而易见。

    赵寒要是现在就认输,秦朗可能还不会和他计较,当赵寒只是一个玩笑,一笑置之。

    但赵寒现在输了还不认账,秦朗肯定不会再顾忌,一但下手,可能就是真正的死招。

    可是,他们的位置距离秦朗和赵寒太远,根本已经来不及阻止。

    只见秦朗好像也没用什么力道,就是右手轻轻一推,赵寒脚下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往后倒退了几步。

    紧接着,秦朗脚尖一点,瞬间出现在了赵寒的跟前,抬起右脚,一脚踹向他的腹部。

    这一脚,没有使用任何武学,却犹如千斤压顶,势不可挡。

    赵寒如遭重击,脸色巨变的同时,整个人倒飞而去。

    砰!

    身体直接砸碎了一块大石。

    “噗!”

    赵寒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与此同时,胃里还没有消化的食物,也都全部吐了出来。

    他就像一只虾米,躬着身体倒在地上。

    胸口处全是呕吐物,他捂着肚子,满脸痛楚,浑身上下的气息都在这一刻萎靡下来。

    “赵寒!”

    周瑞惊慌失措的跑到赵寒身边。

    王同和一群靠山宗弟子,也是紧张的纷纷上前。

    “你的修为……”

    见赵寒腹部鲜血泊泊而出,周瑞惊骇不已。

    “我被废了!”

    丹田传来一阵阵绞痛,赵寒面如死灰,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子,泪水不要钱似的流了下来。

    “废了?”

    靠山宗的弟子们一听,脸色骇变,转过身来,冲秦朗怒目而视。

    “秦朗!”

    周瑞站起身,不悦道:“你们两个人只是比试切磋而已,就算赵寒再不对,你也不用下这么重的手吧?”

    这件事说起来,确实是赵寒的错。

    是赵寒无事生非,要挑衅秦朗。

    可在他眼中,赵寒再怎么坏,也不至于落到这种下场。

    毕竟,废了一个武者的丹田,等于断绝了他以后的前程。

    赵寒这一辈子估计只能在社会最低层奔波,成为一个碌碌无为的下等人,甚至连寻常百姓都不如。

    “很重么?”

    秦朗弹了弹身上的灰尘,满不在意道:“要是在外面,他现在早就死了。”

    周瑞咬牙,冷声道:“赵寒的实力本来就不如你,你完全可以手下留情,让他知难而退,可为什么要废了他的修为?”

    “你在说笑话么?”

    秦朗目光逼视着他:“前面怎么说来着?我只要抗住他一招,就算我赢,但他后来做了什么?”

    秦朗冷笑了起来:“冥顽不灵,自以为是,还想攻击我?要不是我有点实力,现在躺在地上的就是我了,要到那时候,你们会来关心我的死活?”

    “你……”

    周瑞一语顿塞,无力反驳。

    “还有……前面是谁没事找事,要来和我比试?”

    秦朗冷冷道:“我懒得理他后,还出口狂言说我是孬种,让我滚远点?那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出来替我说句公道话?”

    秦朗声音一顿,鄙夷道:“你现在和我来说狠?没毛病吧?”

    “赵寒是不对,但你完全可以给他一点小小的教训,根本不用废了他的丹田。”

    王同目光不善,咬牙切齿的说道:“你现在的做法,是在挑战我们靠山宗所有人的底线。”

    此话一出,一群靠山宗弟子们目光冷冽起来,变得有些蠢蠢欲动。

    “想替你们的小伙伴报仇?”

    秦朗淡淡一笑:“来,让我看看你们这些靠山宗到底哪来的底气,敢和我动手。”

    “算了!”

    周瑞大喝一声,制止了身旁所有靠山宗弟子的举动。

    秦朗真正的实力,他没有亲眼见过。

    可他也知道,秦朗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能够抗衡的,就算一起上,无疑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下场不会比赵寒好到哪去。

    “秦朗!”

    周瑞怒声道:“我知道我们确实不如你,但不代表今天的事就可以当成没有发生,等我们宗主回来,我会把这件事告诉他,让他亲自来找你讨个说法。”

    秦朗淡淡的说道:“反正这段时间我都住在这家客栈,想要报仇还是怎么样,随时恭候。”

    “带赵寒走。”

    周瑞冷哼一声,瞪了一眼秦朗,负气离开。

    一群靠山宗的弟子,架着哭哭啼啼的赵寒,也是跟了上去。

    “要说法?白痴么?”

    目送一群人离开,秦朗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这件事,归根结底,就是赵寒惹是生非,没事找事。

    赵寒变成现在这样,也是他自己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这些靠山宗的弟子如果前面没有理会周瑞的劝告,而执意要替赵寒报仇,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他们全都给解决了。

    毕竟,这后院背面靠山,古树茂密,是一个可以埋人的好地方。

    不过,周瑞明显也猜到这了种结果,才会及时阻止。

    等靠山宗的宗主知道了这件事,如果他是个聪明人,那就应该懂得这其中的是非曲直,不会再来为赵寒这任性妄为的废物来为难他。

    但假如靠山宗的宗主一意孤行,不可理喻,那他只能说声不好意思。

    让这次来江南城参加招生大赛,所有靠山宗的人,别想再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

    大厅,灯火通明。

    秦朗慢悠悠地回到这后,赫然发现刚才那群靠山宗弟子都不见了。

    甚至,连本来两张桌上的残渣剩饭,也都给收拾的一干二净。

    扫了一眼大厅,秦朗发现小二还是没有出现,怀着疑惑的心情,回到了二楼。

    小二身份来历不明,而且实力强大,在这一带非常有名气。

    所以根本就不怕大厅没人,其他人会进来捣乱或者偷东西。

    秦朗刚来到自己的房间前,还没有走进去,就看到胡英俊从宗宝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回来了?”

    胡英俊眉开眼笑的拿着酒葫芦,灌一口桂花酿,来到了秦朗的面前。

    酒气扑鼻而来,秦朗目光一闪,打开房门:“你跟我进来一趟。”

    “呃?”

    胡英俊一愣,走进了房间,顺手关上了房门。

    “有事?”

    胡英俊坐了下来,不解的看着秦朗。

    “是这样……”

    秦朗把今晚发生在小巷子的事,完完整整的说了一遍。

    “全都死了?”

    等听完后,胡英俊张大了嘴巴,难以置信的看着秦朗。

    他早就知道秦朗胆大包天,是一个做事不计后果的狠人。

    但可他也没有想到,秦朗真的敢在江南城城里杀人,而且还一次性就弄死那么多金钱帮的精英骨干。

    “没有什么重要事的话,你这几天尽量不要出门。”

    秦朗没有回答胡英俊的提问,而是提醒道:“金钱帮敢这么有恃无恐的动我,肯定也会想办法从你们这些人下手,这段时间很敏感,小心点好。”

    “明白。”

    胡英俊脸色沉重:“我晚上回去,找人通知他们,让他们都注意点。”

    金钱帮敢围杀秦朗,那么已经做足了万全的准备,完全不惧怕城主府会查到他们头上,而来问罪。

    秦朗的实力令人发指,金钱帮的人短时间还奈何不了秦朗,可不代表金钱帮的人不会狗急跳墙,对他们使一些阴招。

    “这样最好。”

    秦朗沉思道:“如果胖子真的像他所说的一样,没有成功前不回沈家,在招生大赛开始前这段时间,那先让他们四个人住你那。”

    “至于杨赫……他家里的琐事还有解决,短时间内估计也不会走出武馆,这点我倒是挺放心。”

    “可以,我家虽然不大,但比这客栈要好。”

    胡英俊颌首:“二少一向锦衣玉食惯了,要让他住在这,肯定一时间适应不了。”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秦朗点点头:“还有,如果发现身边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派人来通知我,我来给你解决。”

    胡英俊说道:“好,那你自己也注意安全,我回去后就会马上做安排。”

    秦朗挥手告别:“那行吧,你早点回去,路上小心点。”

    “好,早点休息。”

    胡英俊站起身,打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秦朗脱下了赢天,躺在床上,回忆着今天发生的事。

    因为沈少卿的关系,他和胡英俊他们成了朋友,而他三番五次和金钱帮作对,早就引金钱帮的怒火。

    关于这点,他从第一次和金贤俊赌酒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会这样。

    只是,他没有想到,金钱帮的人会这么快就对他下手。

    金钱帮的人知道他的大概实力,所以派出的人修为都不会太弱,但他们收集起来的情报,和他现在的实力有很大的出入。

    他觉得,这次金钱帮对他下手的人全都死了,金钱帮短时间内肯定会收到消息。

    有了第一次血的教训,金钱帮第二次肯定会慎重对待,没有万全之策,应该不会对他再下手,而是应该会选择针对他身边的人。

    所以,他才会让胡英俊开始提防。

    而他现在终于有些明白,小二昨天故意和他说的那句话的意思。

    小二的意思,显而易见。

    小二肯定对江南城的事很了解,知道他得罪金钱帮的人后,金钱帮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所以才会好心提醒他。

    “他到底为什么要故意提醒我?”

    秦朗皱紧了眉头:“难道真的是好意?”

    小二是杀生殿的人,那么肯定和胡媚娘认识。

    如果有需要的话,他想让胡媚娘亲自来一趟,看看这小二到底在杀生殿充当什么角色。

    “说起来,都两天没见胡媚娘了,不知道她过的好不好。”

    秦朗自嘲似的笑了。

    胡媚娘为他挺身而出两次,他尽管不知道为什么会让胡媚娘视死如归,但他心中总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他前世为杀手之王,除了他师傅,身边没有一个可以说话的人,他早就习惯了孤独。

    现在可好,一下子认了一个姐姐,尽管他叫的很贴切,其实心里还有些不适应。

    “咚咚……”

    这时,房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秦朗收回思绪,从床上爬起,打开了房门。

    可等他看清眼前人的装扮时,顿时心中一紧,有些凌乱了。
其他书友在看:天邪圣尊 天道美食馆 没落的宇宙 开挂的人生如何解释 彪悍的杀手 我在异界当大佬 绝世九帝 拜见大魔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