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败北

作者:隐为者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第一百零四章 败北

    奶奶的,拿起这个写着八号的白色号码球,我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之色,怎么又没抽中能直接晋级的末尾号,看来又少不了一番恶战。有了那本《百强玩家资料手册》,我对本组玩家的情况可是熟读心,眼睛一转,脑海里就浮出我下一个的对手,七号那个叫圆桌的荣耀玩家资料来。

    百强选手之圆桌的荣耀

    职业:骑士

    等级:三十以上

    使用武器:单手斧、盾牌

    擅长技能:冲击之盾、审判之击、反击

    特点:防御力突出、反击威力强、技能使用转换娴熟,时机把握准确

    背景:热血兄弟会成员,职位副帮主

    呵呵,是个高等级骑士,只要多注意防范他的冲击盾技能,我的胜算应该大一点,好歹咱也冲天剑那刻苦锻炼过一阵,冲天剑这个挺牛b的骑士不还被我差点砍挂,对付圆桌的荣耀,小心点应该没什么问题,只要不是我忌惮的召唤师和弓手就成。

    抬头看看巨大显示屏,休息时间已经快结束,该是我上场的时间了。站起身来跺了跺脚,我挺起自己那并不算强壮的胸膛,充满自信地走向了比武擂台。

    这个一手拿着闪烁寒光的双刃重斧,一手拿着黝黑坚固的椭圆形盾牌,魁伟的身形都裹坚固的浅栗色甲胃里,冷若冰山般站我对面的玩家正是圆桌的荣耀,我眯着眼,仔细打量着他的外貌:脸部的轮廓明晰而粗犷,倔强的黑色短发如钢针般扎头顶,宽阔的额头下是两条笔般粗眉,一对淡漠的双眼镇静地望着我,厚厚的嘴唇微微半张,估计是因为胡须刮得挺勤的,他的脸颊和下巴处是一片铁青之色,给人第一眼印象就是条汉子。

    不过你了得咱也不含糊,随便一声“比武开始”,两人之间的僵局被我率先打破,脚步一点,人如离弦之箭冲向圆桌的荣耀,手中的刺牙之碧晶弩则如毒蛇吐杏,带起一枝枝尖锐的裂棱箭,先我而至。

    眼眸里映出的是那一根根箭枝和我袭来的身影,圆桌的荣耀脸上并没有半点惊慌之色,他沉稳的抬起盾牌格挡住我的箭枝,-15,-20的伤害对他来说只是毛毛雨,小意思,右手随即轮起斧头,带起一道残影扑了向我。

    我之所以要用刺牙之碧晶弩,为的就是能牵制住圆桌的荣耀使用冲击盾的几率,只要他放弃对我裂棱箭的防御,那不时的三连射肯定会让他有点吃紧,而使用冲击盾又不一定百分百能将我打昏,所以这样会让圆桌的荣耀宁可选择跟我的近战而不愿尝试冲击之盾,这样我只要能多发挥出一定的躲避几率,就能够占了优势,何况咱手上的诅咒之刃可不是吃素的,快速的对砍只会让它的攻击越来越高。当然,这只是我自己一相情愿的想法,比武的事实证明我的猜测犯下个致命的错误。

    锋利的双刃斧重重地落我身上,紫耀皮甲被它无情地给撕裂,飞溅出的鲜血附着皮甲之上,一层暗红之色皮甲上凝结。吃药,我不时望嘴里扔上回血丹以补偿我失去的血量,诅咒之刃也绕过他的盾牌,挑开他的盔甲,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哥们我的血可不是白流的。

    和圆桌的荣耀的搏斗中,我忽略了他偶尔出现的几次反击,砍十几下才会出现一次,这有什么好害怕的,与我给他造成的伤害来说,回击给我的并没有多少,只要及时吃药就能给补上,不值得我牵挂。

    两个人面对面的直接较量当中,我从圆桌的荣耀的脸上根本看不出他有什么畏惧或者欢喜的表情,仿佛这场比赛对他无关紧要,而我的脸上则是一副轻松自若的神情,只是眼神里有股跳动着的兴奋。

    来来往往之中,圆桌的荣耀的血量我已经估计得**不离十,管他也挺稳,吃药也挺早,但由于不时中了箭上的麻痹效果,相对回血的速度并没有我快,真搞不懂他好歹也是一大行会的二把手,怎么底下连个有利比武的炼金药剂都没帮他准备,真是失败。

    怎么,两次的冲击盾都没有将我击昏是不是让你有点恼火,是不是沉不住气了,脸色也没先前那么自然,嘿嘿,要是你败了可别埋怨我,要怪就怪自己抽签抽的不好,碰上我这个刺客高手。哥们我成功躲避掉圆桌的荣耀的冲击盾,乘他招式用老,身子一蹿,手上的诅咒之刃顺势他身上狠狠扎上了几刀,带出一蓬蓬殷红的血花,然后猛一后撤,明眼的人都知道,哥们我要老调重弹了。

    影遁一开,身影立即从圆桌的荣耀面前消失,而就我消失的时候,圆桌的荣耀身上那件浅栗色的盔甲也变成了深红色,嘴里也塞上一颗通体浑白晶莹的丹药。难道是这家伙被我砍得大出血了,连盔甲都变了副摸样,我没有细想,纵身就转到圆桌的荣耀背后,刚才他刚出现过一次反击,现应该不会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反击我的这记刎喉吧,我心想到。

    看台上的玩家们看到正处白热化阶段战斗的我,又凭空消失擂台之上,纷纷发出惊叹之声。

    “帮主,那个隐为者又消失了,还是想来那招连击吧,你看副帮主会不会因此而。”看台上一个热血兄弟会的成员他们帮主身后着急的问道。

    “放心好了,荣耀没那么容易会输的,没看见他身上的盔甲已经换掉吗,何况他开始的冲击盾只是虚招罢了,并没有用实,那雪晶丹他也应该还没吃呢。”没有回头,热血兄弟会的老大平静地回道。

    “哈哈,小隐这家伙真不是盖的,应该就能见胜负了吧。”冲天剑仿佛已经看到我赢得了这场胜利,激动得搓揉着双手。

    “实力啊,这就是实力,高手啊,这就是高手。”大熊看着映象水晶中我前突后退,面对高等级骑士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不由地感慨道。

    “隐为者,你还真是有点能耐,也不知道大小姐有没有看到你的精彩表演,可以,你没有遇上我。”抽到直接晋级号的伤心小剑看着我的比武轻声说道。

    就大家基本上以为我能够稳操胜券之时,擂台上陡生突变,我的诅咒之刃刚沾到圆桌的荣耀的边,他身上立即暴起一片白光,的,是反击,nnd,怎么这么巧,竟然真的让他发挥出被动技能来,砍了他几百,我也自伤了不少,而圆桌的荣耀头也不回,原本低垂的左手拿着盾牌,带起风声立即后拍过来,我侧身一闪,没能让过,我晕,圆桌的荣耀盾牌附加的冲击效果竟然也奏效了,这一下打得我是两眼冒金星,身体颤抖,脚步象发飘,感觉就象置身颤抖的大地之中,身不由己,真是标准的福无双至,祸不单行,我这个霉啊。

    圆桌的荣耀看到我被冲击盾打昏,双腿一分,双手成抓举之势,停顿了几秒,口中突然大喝一声,一层薄薄的金黄色斗气浮现他盔甲之上,圆桌的荣耀跟着将手中的斧头高举过头,所有的斗气如液体般流动到斧头上面,给它附上一层犹如实质的外膜,毋庸质疑,这就是骑士的二转技能——审判之击。通过花费一定的集气时间,来一次性为武器增加攻击力的百分之三十,而作为他对手的我,刚才遭受反击伤害之下,现的血量肯定抵挡不了他这次的审判之击,还会有奇迹发生吗。

    当然不会再有奇迹发生,当圆桌的荣耀那锋锐的双刃斧头重重劈到我身上时,我仿佛听见骨头斧头蹂躏下喀嚓碎裂的声音,又仿佛感觉到心脏因血管的收缩而剧烈跳动的节奏,耳边先是一下轰鸣,如同晴天响起了一声霹雳,然后就只能看到圆桌的荣耀那面带的微笑和微微张启的嘴唇,他似乎说什么,但是我听不到,我什么也听不到,紧跟着整个人好象突然一轻,浑然没有丝毫的重量,身子好象一片鹅毛般,随着轻风晃晃悠悠地荡了起来,就如同失去了地球重力对我的吸引,我,挂掉了。

    圆桌的荣耀看着我化作白光消逝擂台上,抬起手中的斧头,用手拭去上面残留的血迹,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说道:“隐为者,见我没有炼金药剂的辅助,是不是让你有点自大了,没想到我还有雪晶丹和这件盔甲吧,呵呵。”

    雪晶丹: 5秒内能提升技能成功率30%

    或许是因为天地里第一次被挂掉,站古帝国竞技场内的复活点上半天的我,仍然沉浸刚才那种奇怪的感受之中,久久不能自拔。难道生与死的差别就是那样的,脱离**的灵魂就是那种的滋味,这天地里感受也太真实了吧。

    那瞬间的感觉让我有一点迷茫,又有一点惆怅,我为了什么来到天地之中,我又想拥有什么。人生世,何欲何求;是为求得荣华富贵,还是想赢取功名利禄;是笑拥温乡软玉入怀,还是高举美酒金樽对月。悠悠岁月,滚滚红尘,人如朝露,转瞬即失,不要让自己太辛苦,也不要让自己太落魄,过得轻松潇洒,无烦无忧,才是我真正向往的吧……

    怪了,今天我是怎么了,挂了一次就突然想这些虚无飘渺的问题来,要不是传呼机嘟嘟响个不停,将我从无限的联想中给拖了回来,咱估计要傻站复活点上大半天了,打开传呼机一看

    “小隐,你可别太意了,胜败乃兵家常事,输了就输了,可别往心里去。”冲天剑毕竟是个文化人,领导级的人物,说出的话总是一套一套的。

    “大哥,你虽然败了,但是,我眼里你永远是无敌的,我精神上会给予你无的支持,管**上我还没那能耐,人家不是说砍头不过碗大的疤,你就当是长了一次疤,可别伤心难过啊。”刑天这小子说的话,我怎么看怎么感觉味道不对,你小子当我是罪犯了不成。

    “哥们,能打成那样不错了,比起我们这些连半决赛都没进的人,你可是牛b多了,可别太乎了,谁敢说自己常胜不败呢。”大熊这话倒是说得挺憨厚的。

    “同是刺客,我要向你学习,我要向你致敬,兄弟,你可算是虽败尤荣啊。”多纹,你这话有点太抬举我了。

    “小隐,放心好了,只要他能进四强,我会帮你争回面子的。”傲气凌云这话我爱听,哥们我无力回天,与其别人风光,不如自己人得意。

    ……看着一条条宽慰的消息,我汗,你们,你们也把我看得太脆弱了吧,我会是那种意志薄弱,承受不住打击的人吗,再说了,这次能够进入百强已经让我觉得够本,能多走一步那是预料之外的事,走不下去那咱也释然,毕竟天地之大,强者云集,我可不敢说自己能够独孤求败,仗匕笑看众豪杰。

    我一边给他们回话,一边走向了休息区,这比武还没结束,我还等着后领取玄铁装备和丰厚的奖金呢。

    多少有几分因为自己败北的影响,我观看其他玩家比武时也有点兴趣然,浑然无味,只巴望着比武赶紧结束,让我早早看到花花绿绿票子就成。

    要是得到的奖励装备适合自己使用,那我还卖不卖给冲天剑。唉,早知道当初就该跟他协商一下,适合我自己的就不卖了。不过他给我的那个紫金手镯好歹也是榜上有名有姓的装备,他都这么大方了,咱也不能小气,毕竟日子还长,可别让他把我给看低了。
其他书友在看:[清穿]熙心懿世缘 人类已经无法满足吾等 网前杀手 英雄联盟之我的电竞梦 琥珀之剑 后武侠时代 带着游戏无限 网游之宿命轮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