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记忆深处

作者:少穿的内裤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东面攻势遭到重创,斯拉夫人直接搬开了压在肩头的大石头,虽然西面还面临不小压力,但斯拉夫人已经可以腾出功夫集中更多兵力面对西面攻势了。这种情况下,高宠可不会蠢到硬着头皮继续清剿,一旦展开硬战,折损起来半斤八两的话,己方已经输了。有杨再兴这手伏笔在,高宠是绝对不愿意在罗格达丘陵耗费太多兵力的。耶律沙被蒙古人气的肚子发胀,连饭都吃不下去,独自坐在一处洼地中吹凉风。高宠当然明白耶律沙的心情,毕竟提议分开进攻的人是他耶律沙,现在蒙古人惹出事,耶律沙也觉得面上无光。

    走到洼地,高宠一屁股坐在耶律沙身旁,“野驴,你也别闷闷不乐了,虽然蒙古人那边坏了事,但也未必全是坏事。海贵人想必会借机进一步掌控蒙古兵权,虽说斯拉夫人胜了一场,但总体上看对我们的计划并没有太大影响,只是拖延了两天时间罢了。反正我们的目的也不是真的要跟斯拉夫人正面冲突,东面兵马后撤,我们也完全可以后撤,放弃之前清剿过的地方。”

    高宠勇武不凡,性格粗犷,但也有精明的时候,耶律沙却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翻着白眼没好气道,“高昌克,你不是糊涂了吧,咱们这边阵型紧密,毫无漏洞,就算斯拉夫人主动攻过来也没问题,为什么要主动后撤,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哎,你这人就是心急,就不能等高某把话说完?”高宠有些受不了耶律沙的狗熊脾气,这家伙平时鬼精鬼精的,怎么现在反应迟钝了呢,“野驴,你难道忘了咱们进攻罗格达丘陵的目的了?当初殿下和王妃说的非常明白,咱们的任务就是借罗格达丘陵尽可能消灭斯拉夫可战之兵。之前还一直头疼不知道怎么扩大战果,东面蒙古人的事情倒是给咱们提了个醒,咱们若是以东面露出破绽,整体压力倍增为由,主动后撤,会出现什么结果呢?”

    耶律沙可是一位战术名家,眼睛一转就明白过来,拍了拍高宠的肩头坏坏的笑了起来,“行了,高昌克,你也能想出这种主意来。”

    耶律沙还是非常看好这个主意的,只要己方撤退,估计斯拉夫人会迫不及待的夺回失地。到那时候,再重新清剿过来,保准斯拉夫人会倒霉透顶。既然敢撤出这片地方,耶律沙就有信心重新夺回来,真要论战术素养,斯拉夫人是万万不及的。为了配合西面战略,耶律沙将心中所想传给了海东珠,时间来到第五天,罗格达丘陵东部的蒙古兵马按兵不动,仿佛被斯拉夫人打怕了一般。天一亮,柴多夫就等待着蒙古人的报复,可是巳时都过去了,依旧不见东面有什么动静,斥候也不断传回消息,“柴多夫大人,东方人收紧阵型,毫无主动出击的迹象,咱们的人已经埋伏许久了,到现在都没逮住半个人。”

    到了此刻,柴多夫已经基本确定了,东面的敌军显然已经失去了之前的锐气,但全部兵马按兵不动,着实让柴多夫有些纳闷。东面的人不施加压力,就不怕斯拉夫勇士集中兵力找西面东方人的麻烦么?东西两侧相辅相成,一边压力消失,另一边便会加大难度。跟东方人交手次数不少了,柴多夫可不觉得东方将军们是什么蠢材,“西面呢?让那边的人把前沿观察人员都放出去,我要知道东方人有什么动静,如果西面的东方人清剿过来,立刻集中兵力,给我顶上去。”

    被压着揍了这么多天,柴多夫心里憋着一股闷气,之前怕那些东方精锐,那是因为腹背受敌,难免有心无力,现在已经腾出了手,再不教训下东方人,他们就真吧斯拉夫勇士当成没有威胁的绵羊了。临近午时,柴多夫终于得到了西面的消息,当听到西面的东方兵马陆陆续续的后撤后,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东面的敌军没有主动出击了,原来早就商量好了,避免跟斯拉夫勇士正面冲突呢。西面的东方人倒是很聪明,看来昨天的损失,让东方人有些怕了。至于那些撤退空出来的谷道防区,柴多夫没有理由不要,当即命令麾下士兵将那些丢失的地方夺了回来。

    柴多夫也生怕遭到别人反扑的,所以一直小心翼翼的留意着丘陵变化,直到傍晚,东西两侧根本任何动静,东方士兵好像累坏了一般,毫无重新压过来的迹象。双方相安无事,柴多夫也放松不少,连日来劳累,身体困乏,对几名千夫长以及法务官们做了安排后,柴多夫就躲到一处避风的地方盖上东西睡起来。

    弯月初上,淡淡的亮光洒在罗格达丘陵,波浪起伏,层层不断,丘陵就像一个昏睡的女子,静的有些过分。深夜之后,气温下降很多,再加上周遭的湿气,许多斯拉夫人只能相互抱着取暖。虽然丘陵谷道也有一些帐篷,但那不是普通斯拉夫士兵能享受得到的。帕维是个普普通通的斯拉夫少年,家乡遭了瘟疫,父母和两个姐姐全都死在了瘟疫中,没有办法,他便逃到了基辅公国,正好碰到了维雅切大肆征兵。为了有口吃的,继续活下去,少年帕维当了一名士兵。来到罗格达丘陵有好几天了,但由于跟在柴多夫身边,所以还从来没跟东方兵马照过面。今天晚上分到了值夜的任务,帕维表现得很认真,但是陪他一起的卡多洛却很郁闷,不断抱怨着,“柴多夫大人实在是多此一举,这种鬼地方,东方人只有烧坏了脑子才会找咱们的麻烦哼,不是我说,东方人要是敢来,直接把他们的脑袋拧下来。”

    “簌簌沙沙”帕维愣住了,他推搡了下正在大放阙词的卡多洛,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快别说了,你看看那里对,就是那里,你看是不是有人?”

    “帕维,你别开玩笑了,就算有人,也估计是某个家伙出去撒尿的嘎”说到这里,卡多洛的声音就没了,转而握住脖子发出渗人的咯咯声,一直狼牙箭钉在卡多洛额头,入肉十分,显然是活不成了。帕维吓坏了,渐渐地人影越来越多,帕维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了,拖着木枪一边跑一边吼了起来,“东方人杀过来了东方人杀过来了”

    帕维刚跑了没两步,就被一枝羽箭穿个透心凉,偷袭已经不成,耶律沙立刻放弃掩藏行踪,冲着柴多夫所在的地方发起了最猛烈的进攻,麾下士兵各个奋勇当先,许多斯拉夫人还没能睁看眼,就成了定国军的刀下亡魂。柴多夫从帐中走出来,知道事情具体情况后,他暗骂一声晦气。东方人都是疯子,大晚上的也敢发起清剿。虽然不可思议,但东方人偏偏打过来了。形势危机,柴多夫只好留下人去顶住东方人的进攻。耶律沙麾下展开阵型,打得又快又猛,夜里有无法看得太清楚,反正斯拉夫人就一个念头,那就是东方人杀过来了,想要活命就赶紧撤。伤亡越来越多,到处都是战火,柴多夫用力拍了下额头,满脸的郁闷。怪不得西面的东方人如此好心的撤退,敢情是早有预谋的。现在战火连天,到处都是厮杀,估计靠在西面的斯拉夫勇士们凶多吉少了。

    一切如柴多夫预料的那样,这些日子丁国军早就摸清楚西面三里的地形了,夜里偷袭的时候,这些就发挥了作用,大量士兵分成百人队和千人队,悄悄地前行,从熟悉而又隐蔽的地方对斯拉夫人纵横切割,致使许多斯拉夫人被分割包围,伤亡数字直线上升。柴多夫终于忍不住了,吐口唾沫,下令道,“撤,没有被拖住的立刻撤走,千万不要被动东方人咬住了。”

    命令下达,心惊胆颤的斯拉夫人开始仓皇逃窜,在丢下七千多具尸体后,总算到达了安全地带。起初柴多夫并不知道折损情况,结果一听被人家弄掉了七千多人,顿时吧柴多夫心疼的直欲吐血。这些东方人太缺德了,虚虚实实把人都弄迷糊了。之前好不容易赢了一场,现在全都吐出去了,最重要的是,士气被折腾的够呛。

    夜里胜了一场,把斯拉夫人杀的毫无还手之力,次日一早东面的蒙古仆从军配合向中间清剿,转眼间,之前还嚣张的斯拉夫人立刻再次陷入困境之中。柴多夫也没了什么好主意,只能暂且忍耐,慢慢消耗时间。柴多夫据不露头,高宠等人也毫无脾气。

    太康五年四月初,苏里斯克西部四十里处的螺湾小镇。螺湾小镇人数并不多,镇上大多数人都以捕猎为生。小镇乃是抵达苏里斯克的必经之路,夜幕漆黑,就在这时,一支大军浩浩荡荡的大军已经逼近了螺湾小镇。由于附近没有其他路可走,为了偷袭计划进展顺利,不得不穿越小镇。镇子不大,但建筑紧凑,马蹄声响起,终归有人发现了不妥之处,随后警戒声响起,无奈之下,杨再兴只能下令道,“剿灭小镇,一个时辰后尽快布控苏里斯克,咱们耽搁的时间不少了。”

    命令下达,如狼似虎的古镇骑兵逐门逐户的查,见人就杀,很快这个风雨小镇成了杨再兴的藏身之处。从目前得到的情报看,苏里斯克的防守情况并不算太严格,但即使这样想要大规模偷袭,也不太可能,这么多骑兵冲过去,估计傻子都知道提前放下城门。

    “杨将军,苏里斯克一共东西两门,平时守卫大多站在城头。之前斯拉夫人曾增兵苏里斯克,现在城中兵员如何,我们也不是太清楚”几名指挥使也是一筹莫展,偷袭苏里斯克必须一击即中,机会只有一次,万一出什么问题,再想拿下苏里斯克就有些难了。斯拉夫人又不是蠢货,一击不成,紧接着斯拉夫人就会调兵遣将,死守苏里斯克。由于苏里斯克的中药醒,所以没人敢在不了解具体情况的时候,贸然发起进攻。进攻必须稳如泰山,这样才能尽可能的保证不失误。

    城中到底有多少斯拉夫守兵,杨再兴并不怎么想弄清楚,在他看来,进攻苏里斯克是势在必行的,哪怕对方重兵把守,那也得硬着头皮上,否则罗格达丘陵的兵马压力就越来越大了。踌躇片刻,他想到了一个主意,“刚刚进攻的时候,镇子上是不是有许多牛羊,吩咐兄弟们,将牛羊集中起来,千万不要杀掉,本将有大用。”

    杨再兴陆陆续续的做了一番安排后,一场别开生面的偷袭计划便应运而生。这一天苏里斯克士兵耐心的守着城,结果看到远处飘来一群影子,吓了一跳,等走的近了,才发现竟然是一群牛羊,这些牛羊似乎是失去控制了,乱跑乱叫,牲口群中一名斯拉夫男子挥舞着鞭子,铁青着脸哇哇大叫。看到这里,守兵就乐了,“喂,老头,要不咱们提起抓下牛羊?”

    “那好啊,这群畜生,平日里还算老实,今日不知道怎么回事,都不听话了”那名斯拉夫人出声致谢,只是那些斯拉夫士兵哪里会如此好心,之所以帮忙,也是想借机弄点牛羊吃罢了。一名百夫长领着人开了城门,笑眯眯的去抓牲口,可是城门刚开,那个所谓的斯拉夫牧民露出了怪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那些牛羊想吃错了药一般,冲着洞开的城门冲去,那些羊也就罢了,那些牛确实力道十足,气势非凡,这时候再想关城门也来不及了,就这样几头老牛打头,不仅重开了城门,还将附近几个倒霉的斯拉夫士兵撞死撞残。

    很快,苏里斯克的人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那就是东方人打过来了,还是清一色的骑兵。

    苏里斯克城内的士兵虽然一直留守四周,但他们根本就不觉得苏里斯克会受到攻击,罗格达丘陵驻扎着几万人马,东方人脑袋被驴踢了,会绕远路进攻苏里斯克。可是,东方人真打过来了,还他娘的清一色的骑兵,银甲闪耀,马蹄隆隆,莫说城门了,便是苏里斯克最中央大街上的人都感受到了地面在颤动。黄牛开道,骑兵随后,此时城门乱哄哄的,再想关闭城门难度很大。更何况苏里斯克不是什么大城,没有所谓的护城河,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银甲骑兵冲到脸前。骑兵刀毫不留情的掠过,寒芒一闪,堵在门口的几名斯拉夫士兵或死或伤。城门被拿下,骑兵鱼贯而入。此时临近午时,街上行人众多,骑兵一冲进来,城中顿时大乱,城主府方面想调兵遣将,也因为复杂的乱局很耽搁,许多斯拉夫兵马还没抵达预定地点,却被城中百姓冲的七零八落。古镇骑兵可不会在乎斯拉夫人的命,杨再兴不会用骑兵的生命去换斯拉夫士兵的命,所以下令最大限度的搞乱局势,在古镇骑兵刻意而为下,苏里斯克到处乱做一麻。

    到了后来,许多斯拉夫士兵实在受不了了,伊戈是个普普通通的斯拉夫士兵,他来自高加索山区,家里世代都是猎人。几个月前听信了维雅切大公爵的号召,想要在跟东方人的战斗中建立一番功业,让自己的家族跻身贵族行列。对于博取军功,伊戈还是很有信心的,他打小就随着父辈在林中打猎,现在可以做到箭无虚发,再加上天生神力,长了一副好身板,在高加索十几个部落里,都没人能打得过他。当初被留在苏里斯克的时候,伊戈还是很生气的,留在后方,打不了仗,还谈什么军功。今天正吃着东西呢,就听外边闹哄哄的,很快就有人说东方人打进来了,别的人怕得要死,唯有伊戈一脸兴奋,他觉得这是建功立业的好机会,是上帝赐予沃伦家的机会。本想着杀敌建功的,结果兴冲冲地跑出来,就看到街上乱成了一锅粥,全都无头苍蝇的乱窜,没看到东方人的影子,却被乱哄哄的人流夹杂着失去了方向。

    伊戈那个气啊,这些蠢货,随便找个院子藏起来不行么,在街上乱窜什么,被挤的实在受不了了,他举着钢刀怒吼道,“你们别挤了,再挤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伊戈中气十足,声若洪钟,不过很快就淹没在人群中,现在大家活命要紧,谁还理会别的啊。两个老妇女低着头扑过来,用力将伊戈推到一旁,“你这人怎么回事,傻了不成,东方人杀过来了,他们厉害得很,你不想活,别拦着我们逃命啊。”

    呜呜,伊戈气的脸色通红,这算什么事啊,这群混蛋还是不是斯拉夫人了,东方人一来,光想着逃命,简直丢了基普罗斯几百年的优良传统。和伊戈一起被挤到一边的还有一个小队的十几个人,就连小队长胡罗也被撞倒在地。胡罗也怕得很,他可是参加过东征之战的,东征几次战役,被东方人打得灰头土脸,尤其是秋苏明丛林,要不是他天生飞毛腿,估计这会儿已经陪着大部分人留在秋苏明一带当建城苦力呢。瞅瞅逃命的人流,胡罗就想跟着一起逃,可是刚从地上爬起来,旁边一个声音,惊得他差点没重新趴地上。

    “队长,咱们冲过去吧,只要咱们斩杀几个东方人,便是功劳一件啊”一个眼神火热,对军功充满了浓烈的渴望。其实胡罗这个小队,除了他自己,其他都是和伊戈一样的新兵。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些人全都一脸嚣张的样子,胡罗那叫一个苦,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东西,真以为东方人是软泥巴呢。尤其是这个伊戈,自从到了队里就表现的很狂妄,于是胡罗指着伊戈怒道,“你一个新兵,哪里知道东方人的厉害,知道日耳曼圣十字骑士团么,多厉害的骑兵团,被东方骑兵硬生生给打残了,你们有几条命够东方人砍的。都听老子命令,咱们找地方躲起来,省得平白丢了性命,现在东方人入城,事情不可逆转,可莫要做那不讨好的蠢事。”

    胡罗此言一出,以伊戈为首的士兵就有些不乐意了,伊戈最为愤怒,好不容易逮住建功立业的机会,却让躲起来,这不是乱来么?伊戈梗着脖子,歪着脑袋瞪了瞪眼,“队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你如此做,对得起大公爵,对得起基普罗斯么?”

    被伊戈如此反问,胡罗也瞪大了眼睛,“你们太年轻了,懂得什么,要是丢了小命,倒是对得起大公爵了,你们家人怎么办?什么荣誉,什么大公爵,我随军多年,比你们看得明白,听我一句劝,一家人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强。”

    胡罗这番话也算是金玉良言,有感而发了。他也曾经年轻过,那时候做梦都想建功立业,所以追随维雅切大公爵,梦想着建立伟大的基普罗斯帝国。曾经的他没有想过太多,可是自从东征结束逃命回来后,他改变了想法。大瘟疫爆发的时候,他回了一趟老家,一个领地里有着百余人随大公爵东征,可回到家的只有十几个。在老家,看到了那些同袍家人过着怎样的日子。那些男人死了,他们的妻儿过着最低贱的日子,吃不饱穿不暖,而大公爵的许诺又实现了么?胡罗问过的,从始至终什么都没得到,大公爵根本没抚恤逝者家人。那一刻,胡罗想到了自己,如果自己也死了,那家中老小会怎样?这一刻,才发现所谓的梦想,所谓的荣誉,那都是狗屁,什么基普罗斯,什么帝国荣耀,这些根本比不上家人重要。

    在老家的日子,胡罗想了很多东西,自己为什么要建功立业,还不是为了让家人获得更好地生活么?让他们有更多的面包,床上有厚厚的被子,橱柜中多几件过冬的衣服,多分上几亩良田。可是,当随军出征带不来半点好处,无法保证家人生活的时候,那出征还有什么意义?当然这些无法对别人讲,说了他们也未必理解,没有亲身体验下的人,又怎么可能知道战争得真正意义呢?

    战争,是为了追求更好地生活,可是,在图罗夫、科米等东方人治下,那些斯拉夫人过得竟然比往常还要好。原来,活在东方人的统治下,未必是坏事。如果不是路途遥远,胡罗早就带着家人去图罗夫了,只要家人有更好的生活,他宁愿放弃刀兵。

    “你队长,你最好别拦着我们,你不去,我们自己去”伊戈根本无法理解胡罗的想法,在他看来,胡罗简直就是个懦夫,在他手下当兵就是耻辱。队中多是一些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听伊戈如此说,大家也鄙夷的看着胡罗。一声叹息,胡罗只能无奈的挥了挥手,他是不敢拦着的,继续拦着,恐怕伊戈这些人第一个杀的就是他胡罗。这些年轻人啊,早被军功迷红了眼睛。懦夫?他胡罗奋勇杀敌,驰骋叶尼塞河的时候,这些人还不知道秋苏明丛林有多大呢。胡罗自觉地让开路,伊戈鄙夷的望了一眼,心道胡罗还算识相,否则第一个宰了他。

    不过城中乱局已经不见弱下来,伊戈领着人往前窜,好半天后有些急眼了,他揪住一名斯拉夫农夫,钢刀直接捅了下去,那名斯拉夫农夫毫无反应,直接血溅当场。温热的鲜血喷的四周的人全都愣住了,谁也没想到伊戈会如此狠辣的杀掉自己人,伊戈脸上没有半点愧疚之心,他趁着人群安静下来,大声吼道,“赶紧让开路,否则谁挡路,老子就杀谁。”

    伊戈的狠辣手段效果显著,连身后十几名队员都震慑住了。哄乱的人群总算安稳不少,伊戈等人走到哪,人群就自动让出一条路,如此一来,总算顺利的冲了出来,没跑多久,伊戈就碰上了几名追击而来的骑兵。面对着这些银甲骑兵,伊戈毫不示弱,挺起钢刀就扑了过去。几名银甲骑兵也没想到伊戈斯拉夫壮汉会直接冲过来,便挥刀迎过去,伊戈也着实厉害,竟然硬生生跃起,钢刀将一名骑兵砸了下来。伊戈一击得手,甚是得意,身后的人受到鼓舞,也有样学样,可是这些人下场就没那么幸运了,骑兵刀簌簌划过,几个倒霉的家伙就躺在地上哀嚎起来。

    骑兵士兵们也看出伊戈不好对付了,也没有再主动上前,将同伴救回,主动向后撤了撤。这下伊戈更嚣张了,这些东方骑兵也不怎么样嘛,那个胡罗居然怕成那副样子。一声清脆哨响,转眼间长街另一头传来踏踏马蹄声,大批的银甲骑兵扑过来,这些骑兵排列整齐,战马与战马之间一条锁链相连,伊戈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骑兵。

    铁索连环马毫不留情的碾压过去,伊戈仗着力气大想要砍断铁链,结果砍到铁链上,只是嘣出一串火星,伊戈心下一惊,赶紧跳起来想要躲过铁索,可是刚刚跃起,左右寒芒掠来,刷刷刷,锋利的骑兵刀在一个胸口划开几道伤口。吃痛之下,一个摔倒在地,头刚刚抬起,另一条铁索兜头甩过来,伊戈只觉得脖子一凉,一股剧痛传遍全身,再也发不出声声音。这一刻,伊戈深深的后悔,他终于明白胡罗为什么劝诫大家不要来了,原来,东方人真的很厉害。

    后悔已经晚了,伊戈与麾下十几名年轻的斯拉夫士兵倒在了街头。同样的一幕在各处上演着,小规模的铁索连环马对苏里斯克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死在连环马吓得斯拉夫军民不计其数。经过半天绞杀,傍晚时分的时候,苏里斯克终于恢复了平静,但是打扫战场也成了一大难题。

    苏里斯克落入手中,杨再兴并没有闲着,而是让人将信息散播出去,并以最快的速度通知罗格达丘陵驻军。

    太康五年四月初五,苏里斯克陷落第二天,消息就传到了罗格达丘陵。海东珠看着苏里斯克方向传来的军报,多日来的愁容终于消散,一改冰冷的形象,开心的笑了起来,“呵呵,这个杨再兴,果然是用兵如神,骑兵如刀。苏里斯克,竟让他一战而下,毫不拖泥带水。来人,速速去西面,通知高将军和耶律将军,有要事相商。”

    高宠和耶律沙很快就来到了海东珠的军营,一听说苏里斯克拿了下来,二人也是一样的高兴。苏里斯克已经落入掌中,那罗格达丘陵的斯拉夫兵马就是囊中之物了。耶律沙放下军报,怡然自得的笑道,“现在咱们什么都不用做,耐心等着便是,什么时候斯拉夫人自己垮了,咱们再出手。”

    高宠翻个白眼,他觉得耶律沙有时候真的挺阴险的,这样做,简直不给斯拉夫人留半点便宜啊。四月初七,苏里斯克的事情终于传到罗格达丘陵的斯拉夫士兵耳中。起初,斯拉夫人还将信将疑,可是东方人的兵马按兵不动,这让他们不得不信了。

    柴多夫整个人都蒙了,这个时候就算他有天大的能耐,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突围?开什么玩笑,不说苏里斯克被占,后路被断,只要出了丘陵地带,不是送给东方骑兵杀么?

    从没想过,自己也会碰到这种情况,曾经遇到过艰难的困境,那还是在泰梅尔高原的时候。那次自己逃出生天,这次呢,恐怕未必有那么好的运气了。东方人真的很厉害,掐断苏里斯克,这是要一口吞掉罗格达一带的所有斯拉夫兵马啊。

    随着苏里斯克的陷落,随后不久,东面的科林斯勒城便被骑兵突袭,苏里斯克和科林斯勒相继陷落,也就是说整条北德维纳河已经不再属于基普罗斯掌控范围。古镇骑兵沿着北德维纳河布置了数处警戒区,直接断绝了斯拉夫人南下的希望。事实就是如此残酷,柴多夫做梦也没想到,这么快罗格达丘陵就面临绝境了。现在留给柴多夫的选择并不多,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打,要么降,想要后撤,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凭着手中的实力,想在东方人手中夺回苏里斯克亦或者科林斯勒,没有半点希望,想要强渡北德维纳河,无异于自寻死路,从罗格达丘陵到北德维纳河沿岸,是广阔的平原,那里是东方骑兵的天下。

    投降么?柴多夫终究无法下这种决定,作为图罗夫贵族,又是维雅切大公爵信任的部曲,怎么可以投降呢?几万斯拉夫青壮,一旦投降东方人,转眼间就会变成一群斯拉夫仆从军,这简直是在帮东方人壮大实力,就算成不了仆从军,光几万劳动力也可以创造无数的价值。柴多夫不能投降,不管是为了贵族的荣誉,还是为了未来的伊斯特拉高地,都不能将几万青壮送给东方人。可要是不降,结果会怎样呢,恐怕罗格达丘陵会尸横遍野。一夜间,柴多夫仿佛苍老了二十岁,鬓角的白发越来越明显,黑色的眼眶,显示着他的疲累,一夜未眠,仅仅为了做一个决定。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继续战斗下去,或许这样做很残忍,也很无情,可是那又如何呢?总归要死的,死了之后还在乎别人怎么说么?既然要打,就要毫不留情,就算是死,也要拉几个东方人垫背。绝望,有时候让人崩溃,但同样,有时候绝境中会爆发出最强大的力量。

    几名军团执政官聚集在柴多夫周围,一件件噩耗传来,早把这些斯拉夫汉子折磨的有气无力了,柴多夫目光森冷,紧紧握着手里的阔剑,“具体情况无需我来说,东方人已经夺取苏里斯克以及科林斯勒,整条北德维纳河也不再归我们管,所以,撤退的想法就不要有了。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打下去,咱们现在手中握着几万战力,东方人就是想吞下咱们,也得付出一定代价才行。”

    几名执政官以及法务官的反应有些淡淡的,到了这个地步,大家的心态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可不是人人都英勇无畏不怕死的,其中不乏那些东部贵族,他们并不是维雅切的亲信,自然不愿意死在罗格达丘陵的。柴多夫当然知道麾下人的想法,他盯着众人瞧了瞧,嘴角向上翘起,“当然,我不会勉强大家,如果有人想投降东方人,尽早提出来,否则过了今天,再敢祸乱军心,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怎么样,机会可是给你们了。”

    这下周围的人犹豫起来,众人交头接耳议论一番,最后有三个人站起来,“阁下,如今战局已经毫无希望,我们也不希望儿郎们无辜丧命,还请阁下准许我们带人离开。”

    “好,你们可以走了”柴多夫挥挥手,语气十分爽快,那三个人十分高兴,转身就要走,可是刚走出几丈,十几名黑衣卫兵冲上来,二话不说,就将几名高高在上的贵族刺死。自始至终,柴多夫神色不变,维持着怪异的笑容,看到那三名贵族死去,其余军官全都暗自侥幸,幸亏没有急着离开,否则也陪着那三个家伙见上帝去了。柴多夫收拢笑容,阔剑往地上一插,有些阴测测的哼道,“还有想投降的么?这三个人就是下场。我告诉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罗格达丘陵,你们也别做什么美梦,上托伊卡角斗场的事情你们难道不知道么?”

    关于上托伊卡角斗场的传说并不少,传说中东方人把剥皮家士兵活生生为了恶狼,小血魔卡耶夫最惨,被几只老鼠硬生生啃食致死。在基辅大公国,许多斯拉夫百姓称东方人为恶魔的使者,他们比剥皮家还要可怕十倍。柴多夫的话起到了作用,那些活着的斯拉夫贵族不得不考虑下投降的下场了,当然,也不是全部,至少有些人还是保持怀疑的。柴多夫也没指望所有斯拉夫贵族听话,只要大部分人控制在手中就足够了,有些人打定主意投降,那也没办法。

    “从现在开始,所有兵马集中到方圆十里范围内,外围阵地放给东方人,咱们就在十里腹地和东方人决一死战”柴多夫拔出阔剑,目光锐利,那些执政官法务官们没有一个人出声反对。

    柴多夫下定决心拼命,斯拉夫士兵只能遵从,四月初十早晨,斯拉夫士兵开始往丘陵腹地收缩,将外围谷道让了出来。东部指挥所,杨再兴也从苏里斯克赶到丘陵东部前线,高宠、耶律沙、海东珠全部到列,杨再兴首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现在北德维纳河流域已经被我们控制,斯拉夫人后路被断,还收缩兵力,看样子他们是要集中兵力跟我们死磕了。杨某建议放开丘陵南部,从东西北三面进攻,采用步步紧逼的方式,不要给斯拉夫人反击死磕的机会,此战打到这个份上,再跟斯拉夫人换命明显不值。”

    “嗯,高某同意杨将军的看法,丘陵南部大部分都是平缓地带,斯拉夫人就是逃出去,也逃不出骑兵的手心。从之前的交手情况看,我们首要任务是夺取北部中心地带的十几个制高点,只要拥有了这些制高点,就可以纵览全局,更好地掌握斯拉夫兵马的布置情况。”

    杨再兴和高宠所言已经非常完善,耶律沙和海东珠补充了一点,大致的进攻计划便定了下来。四月十一巳时,金黄色的阳光洒在绿色丘陵上,连绵起伏的高坡,想不断奔涌的波浪,以高宠为首的一万精兵直插北部正中央,高宠所部目标十分明确,他们根本不管两侧谷道有没有斯拉夫伏兵,一直往前攻,目标直指罗格达丘陵最高点八号高地。八号高地地势高耸,占据这里,借千里镜之利,整个丘陵东北部六分之一的范围都会一目了然,斯拉夫人的兵力部署再也无法掩藏。

    此次进攻,完全不同以往,前方士兵高举盾牌,攻击以长枪手和弓弩手为主,为了应付罗格达丘陵,准备了大量的箭矢。任酚作为指挥使,亲自担当先锋,由于斯拉夫人自动让出外围阵地,所以一开始非常顺利,但靠近八号高地一里范围的时候,斯拉夫人的阻击变得一场猛烈。斯拉夫人也明白八号高地的重要性,所以在周围集中了许多兵力。任酚突破第一轮阻击后,谷道两侧缓坡上突然出现大量斯拉夫人,他们手持标枪,乌拉乌拉的扔下来,许多士兵来不及躲避,被刺个正着。任酚脸色大变,挥刀吼道,“盾牌手两侧掩护,所有人后撤,发信号,钉死这些狗娘养的。”
其他书友在看:盛宠 金牌小书童 傲气凛然 [韩娱]But I love U 炮灰攻略 大明特工 金陵春 窈窕医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