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底细

作者:烟云龙钰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喝了一大碗凉水后,郑远清才算舒服了一点,他看着边上的凌清,疑惑的问了声:“昨天一晚上你一直在这个地方照顾我的?”

    凌清嗔了他一眼,责怪道:“那还能如何办?不能喝还逞能,你能啊?害我照顾了你一晚,可惜你也别感动,昨天晚上看你睡的跟之猪一样,我就在你旁边睡了一晚;”

    看着凌清那因由是生气而且,涨的通红的秀脸,郑远清嬉笑着说道:“嗯?昨天晚上跟我睡一块的?你就不怕我酒后乱性把你给那什么了?”

    凌清白了他一眼,鄙夷道:“那什么?你能干什么啊?就你昨天醉的那种熊样,我便是把你下面那个丑东西割掉你根本不知道,还那什么呢,做梦吧你;”

    听闻凌清的话,郑远清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赶紧转移话题:“村子里的人如何了?迁徙的直升飞机过来木有?”

    当然凌清的怒意还未消退,她冷着张脸,不屑道:“你这个郑大好人亲自命令,本姑娘如何敢不从嗯;司娟大半夜的让飞行指挥部调派了11架yz-33重型运输直升飞机赶了过来,昨天大半夜的就已经运走了一批人,所以进度一直在进行中,不用担心;”

    “余下的村民也会在今天早上全部运走的,故而你郑大善人就安心的醒你的酒吧;”

    凌清的话音刚落,发动机巨大的吼声就从远处的荒原慢慢的传了过来;

    郑远清急忙让凌清扶着他抬步走到了外面,却直见11架巨大的yz-33直升飞机在3架ti-71武装直升飞机的护航下,慢慢的停落在荒村之外的开垦田里。..一个个幸存者在飞行部队战士的指挥下。正排好队伍秩序良好的在进入飞机;

    就在此时。一直待得候在一边的族长黎赵终于看着郑远清出来了,马上小跑过来,攥着郑远清的手感恩戴德地说道:

    “年轻人,你确实是咱们村的恩人啊,余出来的话我不提了;待得到你也归来后,一定要来找咱们,咱们村的人永远也会牢记你的恩情,此生便是做牛做马也一定会回报你的大恩大德的;”

    一边的凌清听闻黎赵的话。鄙夷的在那碎碎念道:“放心吧,到了那个地方有的是你们做牛做马的机会,你们以为还逃得掉啊?统统得服侍着他呢;”

    黎赵疑惑的看着凌清,不知道她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什么,郑远清使劲地瞪了她一眼,而且,后者看着她说的话被郑远清听到后,凄凉的吐了吐舌头;

    郑远清攥了攥黎赵的手,爽朗的笑着说道:“黎赵啊,你就放心的去吧。那个地方的全部的事情我已经给你打点好了,待得我归来后。我一定去看你们,赶紧去进入飞机吧,要不来不及了,保重;”

    黎赵重重的微微颔首,说了一句:“咱们待得到你归来后再见,在北方荒原小心点好;”之后,就转身钻进了一架离的最近的直升飞机内;

    一直目送全部的飞机统统消失在自个的视野之后,郑远清这些人才启动猎尸队,接着往北方荒原前进,而且,依旧头晕脑胀欲裂的郑远清则一路枕在凌清的腿上闭目养神;

    愈向北方荒原走,沿途看着的景色就越萧条,越混乱,人性当中最丑陋的一面展现的就越淋漓尽致;

    这个地方已经到达了荒原上,完全可以看出,曾经这个地方也出现过短时期的稳定,大片的荒地被开垦出了开垦田,一片片的大型聚居地在荒原上矗立起来;俨然有了一副小基地的雏形,照这个样子再发展个几年的话,稳定的景象已经完全可以想象的到了;

    但是,自从那个领头的死了之后,全部的事情都乱套了,他手下的几个得力干将谁也不服谁,如今都已经自拉山头,彼此之间打的不可开交;战乱与硝烟侵袭了北方荒原大荒原,数不清多少窝棚被夷为废墟,数不清多少开垦田被战乱与硝烟焚为废土,幸存者四处流浪,过上了悲惨凄凉的生活;

    郑远清此刻正站在一名规模还算还算大的村子的外面,村子里的人脸上没有一丝的生气,一个个眼神愣滞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饥寒和寒冷逼迫着众人放弃了尊严,人性,和全部的事情作为人的特点,麻木的活在这个世上;因为村子地处于荒原上,不同于平原,冻土被毁坏后的众人,除了在荒地中挖到仅有的一些完全可以果腹的野菜外,什么吃的东西都找不到;可话又说回来挖掘野菜的人太多了,很快这只有完全可以填饱肚子的粮食干粮也消耗殆尽,方圆几十里内找不到一点完全可以吃的东西;

    家里仅有的一些存粮都让一波又一波的“卫戍队”给收去当了军需后勤,为了生存下去,众人只能出卖孩子卖自个;

    荒村之外有一排长约29米的防护墙,此刻防护墙底下坐满了待得待出售自身的众人,有老人,有孩子,有女孩,有青壮年;每一个人的前面摊着一张纸,上方介绍了自个会什么,能卖多少钱,当然,大多数的命令仅仅是能果饱肚子就行了;

    很多女孩为了让自个看上去似乎更畅销一点,统统穿着堪堪遮蔽四点的衣物,有的在上方指明自个还是处-女,而已经不是的,则写上很多关于自个如何会服侍男人的话语,便是迫切的希冀有哪个汉子完全可以带她们走;

    有道是,吃饱了才有那些欲~望,如今的众人连活下去便都是难题,谁另外还有那余出来的粮食来养活一名体质削瘦无用的没用的女人呢?故而她们的价值经常还比不上一些年轻有力的青壮年;

    那些搂着儿女在卖孩子的父母,双目之中噙满了泪水,根据何耀辉方才了解来的局势,她们要是再不能把孩子卖出去的话,那到了天黑之际,只能跟别家同样卖小孩的父母交换孩子,而后带回去将换来的小孩分食吃掉;

    就在就在此时,突然之间一名老人再也坚持不住变成真正的尸体,一名人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接着便惊喜的叫道:“他死了;”

    他的这一声喊叫仿佛是食堂开饭的铃声,立马便有几十个人围了上来,将那老人的真正的尸体抬到了防护墙的后面,没有多长时间,全部人都钻了出来,仅仅是每一个人的两只手全部是血淋淋的,手上捧着或大或小的碎肉;

    甚至有一些早就已经忍受不住饥寒的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开始拿着生的碎肉往自个的嘴里塞,生的碎肉根本嚼不烂,他一边吃一边反胃,但还是把碎肉全给塞了下去,吃的满嘴全部是鲜血;

    聪慧的凌清,马上就猜到众人手里捧着的是什么肉,立马“啊”的一声尖叫,一头扎进了郑远清的怀抱里;

    郑远清强忍住喉头的那股呕意,全部的人跟他一样,面色都不是太好看,尤其是山岳,可能是想到了什么,面色一片苍白;

    就在此时,司娟抬步走到郑远清的边上,轻掩着小嘴,小声言道:“队长,这也太凄惨了,你什么时候派大军过了打下这个地方啊,这个地方的农村人撑不了几天了啊;”

    郑远清面色难看的看着面前的景象,沉声言道:“北方荒原的具体局势咱们还没搞明白,贸然出兵困难重重,再待得几天瞧瞧再说,咱们先摸摸这个地方的底;”

    司娟无可奈何的微微颔首,虽然她很想救这个地方的幸存者,但是她更爱惜自个势力的战士,不情愿因由是没有计划的行动而且,导致大批战士的死亡;

    这样凄惨的景象,全部人再也看不下去了,纷纷上车离开这个村子;饥寒的村民们虽然希冀得到一些帮助,但是对战士自然的恐惧使得众人不敢靠近郑远清这些人;

    尤其是看着越野吉普顶堆着的那森寒的高射机枪,这使众人知道这是一伙装备比他们本地武装更加精锐的战士;更精锐在众人的心里就意味着,更凶悍,更残忍,他们不来征收军需后勤已经是谢天谢地了,当然不敢围上去祈求众人的帮助;

    猎尸队再次向北,看着的情景一路全部是大同小异;突然之间,远处传来一阵激烈的枪声,那应该是有两伙在小型冲突,猎尸队拐了个弯,驶向了小型冲突的方向;

    距离数百米,猎尸队就停了下来,郑远清拿起望远镜看向远处小型冲突的场景;这是听令于两个两个派别的武装力量,看上去仿佛是自卫队一样,几乎没有一名人穿着作训服,统统是一身幸存者的装束,背着一把枪而且已;

    虽然只有极少数的几个领导样子的人穿着一身作训服,作训服五颜六色的,有沙漠作训服,有荒原作训服,甚至另外还有突击部队作训服和飞行部队作训服,而且,且一看便是民间版的,不是军用作训服;(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末世之幼龙分身 超现代魔法使 位面时空指南 寂静杀戮 漫威世界的零号特工 无限神降 位面冒险之旅 人生拯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