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大师?

作者:烟云龙钰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自个才17岁,正是一名女小孩最靓丽至极的年纪的开始,末世前之际自个还小,而略微懂事点之际,瘟疫就爆发了;自个很幸运,出身在一名他们族里,家族的对空防御洞使得整个家族所属之人躲过了一劫,可话又说回来家族内部家教甚严,特别是末世在此过后,那些五大五粗的汉子自个一名也看不上眼;

    自个17岁了,可话又说回来却没谈过一次恋爱,上天好像特别眷顾自个一样,在自个这花一般的季节里,送来一名白马王子到自个的身边,可话又说回来相遇可惜短短一名下午,自个甚至没对他表达自个的爱意,难不成就要香消玉殒了吗?

    古树若子越想越不爽,眼泪好像是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一直在的从她那靓丽至极的大双双目之中滚落,短时光儿后就打湿了她脑袋下面枕着的衣物;现在还在这个时候,窝棚就再这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一名人影飞快的钻了进来;古树若子看清楚是何耀辉后,她总算是及时压抑住自个那差点就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声;

    何耀辉钻进窝棚后,瞧着古树若子并一点木有睡着,可惜他倒是一点木有任何的意外,仅仅是对着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后,就动手解起她的睡衣来;古树若子紧紧张张的全身上下一直在的稍稍颤抖,他在做什么?他想对自个做什么?他想凑着自个快要死了得到自个的身躯吗?何耀辉那有些冰凉的手指划过她那细腻的肌肤时,使的她的心中一直在的荡起一阵阵的涟漪,短时光儿后,她感觉自个上身一凉,睡衣就这么让他剥了下来;

    7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故而少女睡觉之际除了一件睡衣外什么都一点木有。解掉她的睡衣后,少女那将将成长的初具规模的单纯玉*体就这么一点木有丁点保留的呈这会儿何耀辉的面前,看的他稍稍一愣。当然他没料到会发生这个局势;可惜他也正是一愣而已,紧接着。他毫不迟疑的伸手按在了她那就算是单纯,但是却也颇有分量的左*上;

    感到自个那从未被异性接触过的神圣之地被何耀辉那大手根本的掌攥住了,一股温暖而痛快的感觉让古树若子使劲地打了个冷颤;罢了罢了,总之就是自个也快死了,况且他也是自个第一名欢喜所属之人,身子给他便随之给他吧,这样正巧也了却了自个内心的一桩遗憾;

    就这样她认命的闭上双目,声音稍稍有些颤抖的言道:“苍井哥哥。请你一定要温柔一丁点,我还是头一回;”她的话刚一言罢,明摆着的感觉到那只停留在自个的手稍稍一顿,可话又说回来短时光儿后便又活动开来;她闭着双目待得了很久,可话又说回来除了感觉他的手一直在的在揉动自个的左*外,什么余出来的动作都一点木有;难不成他也是头一回,故而不会接下来的事情吗?那可如何办?我也不会啊;少女人心根本凌乱了,彻底的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现在还在她鼓足勇气,想要他试试其他的地方之际,就再这时她感觉自个左*下方猛的一疼。紧接着就感觉一股冰凉的液体被注射到了自个的心脏内;接着,何耀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对不起,冒犯了。这是抗毒血清,完全可以解丧尸病毒,不要问我从怎么能得到的,总之请给我保密;此外还有,因为我是头一回帮人注射抗毒血清,而抗毒血清必须要注射到心脏内才会起作用,故而将将找正确的位置花的时光儿有点长,我不是故意冒犯的;对了,不要把今儿个晚上的事情告诉任何人。打扰了;”

    言罢,何耀辉帮她把脱去的衣裳柔和的盖到她的身上。紧接着就退了出去;

    一直到了过了很长时光儿,古树若子才咬住衣裳发出一下长长的闷叫。太丢脸了,太丢脸了,自个将将竟然说出那样的话来,人家可惜是想来救自个,可话又说回来自个竟然急着要献身;

    古树若子这会儿那张极美的俏脸红的好像是要滴出血来一样,可惜想到将将自个的身子竟然一点木有丁点保留的被何耀辉全看光了,还被他给摸了,再想到自个说的那要献身的话,此外还有自个当时的想法,羞的快要昏眩过去的感觉让她五处打滚,如何也宁静不下来;

    也不晓得她折腾了多久,折腾劳累了后终于沉沉的睡了过去了,可惜她竟然做春*梦了,梦到何耀辉在梦里把她将将想象到的事情全做完了,剧烈的痛快感终于把她给惊醒了过来;她哗的一下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昨个被何耀辉脱去的衣裳竟然还没穿上,感觉到下身那滑腻的湿润感,将将有点恢复的一张小脸再次羞成一片血红;

    古树若子重新换了一套衣裳,装束好后,钻出了窝棚,这会儿何耀辉和哥哥们早就已经醒来,现在还在做着早餐;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瞧着将将升起的朝阳,古树若子感觉小命是这么的美好;就再这时,她猛的一惊,自个不是被丧尸抓伤了吗?按照正常的被抓伤所属之人的经过来看,如今的自个应该已经是一副丧尸了才对啊,难不成苍井天昨个给自个的什么抗毒血清是真的?

    可话又说回来阿三国并一点木有抗毒血清,那何耀辉是从怎么能搞来的?真是个神秘所属之人呢;古树若子偷偷的看了一眼现在还在专心准备早餐的何耀辉,内心中甜甜的一笑,拉倒吧,既然你要保密,那这正是咱们俩的秘密了;

    她略微有些脸红的抬步走到何耀辉的边上,低声蚊吟道:“苍井哥哥,昨个晚上……”

    何耀辉昂起头瞧着头低的快要埋进胸口的古树若子,稍稍一笑:“都忘记把;”

    谁知古树若子听闻猛一昂起头,瞧着一脸阳光的何耀辉,狡猾的笑了笑言道:“才不,我会一直记得的。哼,才不许你赖账呢”

    额……何耀辉瞧着一脸诡计得逞在那偷偷坏笑的古树若子,一时光儿不晓得该说什么好。哭笑不得的;

    7月21日下午阿三国新京都城

    何耀辉仔细打量着两旁的街道,一点木有他想象中的大片楼群。甚至街面上的汽车都很少;新京皆是新建的基地,周围由五米多高的城墙围着,城墙成长方形,五个方向共有12个城门;为了建造方便,这些阿三国人采用了复古的方式,街道两边的窝棚根本正是那股阿三国传统的木质窝棚——当然,是被倭国人占领后的“传统”木质窝棚;

    就算是看上去挺落后的样子,比起平西府那股科技化的大都市。这猛一来到新京都城好像是像是穿越到古代一样;可惜,就算是这基地是落后了点,但是街上涌动所属之人流却一丁点也不少,毕竟90万余人挤在一名不算很大的基地里,人想不多都不行;

    无论倭国人怎么占领了阿三国原有的领土,但是,资源贫瘠却依旧如影随形地伴随着倭国人;

    古树若子像一头欢快的小鸟一般挽着何耀辉穿梭在密密麻麻的他们当中,为他介绍各个地方的用途啊,发生过的一些趣事什么的;自从被何耀辉救活后,古树若子已经隐隐猜测到何耀辉的真实身份。但是她一点木有点破,也一点木有计划着把这个秘密告诉别人,可惜自从那天起。她对何耀辉的态度明摆着亲密了许多倍,就差没把“我欢喜你”这五个字写在脸上了;

    古树两兄弟稍稍一笑的跟在他们俩的身后,对于古树若子对何耀辉的意思,这两个从小跟她一块你长大的哥哥哪会不清楚啊;可惜何耀辉为人就算是冷淡了点,可是他身手了得,不仅这么见多识广,长的又是这么的俊朗不凡,哪怕他们家族当中最挑剔的长辈也一点木有法子在他身上挑出什么毛病来;故而,对于古树若子的心意。他们俩倒也欣然接受,在他们内心中妹妹迟迟早早是要嫁人的。像他们这样的他们族,妹妹又是家族里最绚丽的晚辈。哪怕再受宠,也逃不了政治婚姻的结局;如果妹妹完全可以挑选到一名自个欢喜而家族又不反对的夫婿,很自然是他们乐意见到的局势;

    最重要的是,若子要是能凭借自个的魅力拉拢住何耀辉的话,对他们家族也有很大的好处;要晓得,他们古树家族就算是是个他们族,但是他们走的一直是仕途,家族里并一点木有擅长搏杀的成员,这也使得他们在议会上方对那些军方家族时,言谈的底气无意间低了几分,要是有了何耀辉这么强横的战士加入家族的话,那他们家族在阿三国还怕谁?

    古树府是一名很大的院落,光从区域面积区域面积来说,古树兄妹并一点木有说谎,能在新京都城内拥有一座这么规模的住宅,的确完全可以说明他们古树家的位置在整个阿三国都算的上是大豪族;回到府里里后,3兄妹脱去了在野外时穿着的休闲服,换上了阿三国传统的和服;

    作为客人的何耀辉,古树太郎特意为他准备了一套大名武士的服装让他换上;何耀辉在更衣室内瞧着自个身上的武士服,如何看如何觉得不舒服,特别是脚上穿着的那一个木屐,他实在一点木有法子相信穿上这样的鞋子还能有什么区域战斗力;直到此后还是,在他的一再坚持下,下幸存者们终于给他换上了一双布鞋,就算是还是感觉有些奇怪,但总比穿着那一个奇怪的木屐要来的好;

    瞧着自个腰间插着的一长一短的太刀和胁差两把阿三国武士刀,何耀辉禁不住苦笑了笑摇了摇头,就算是这古树太郎一介书生,但是对于阿三国武士道却颇为迷恋;通过一路走来的了解,何耀辉晓得末世在此过后的阿三国对于武士道的那股疯狂崇拜可以说到了盲目的程度,他们重新给武士划分了严格的待得级从幸存者武士足轻,浪人,物头,侍将,部将,旗本。一直到了阿三国最顶尖的大名武士;

    每一阶层都有严格的力量划分,据说这会儿整个阿三国的大名武士仅仅可惜3人而已,而这会儿自个身上穿着的正是大名武士专用的武士服。这是古树太郎对自个力量的肯定;

    太刀和胁差可惜是起到一名点饰作用而已,摸了摸别在武士服内里的手枪。和绑在大腿上的匕首,何耀辉才感到了一丝的无凶险感,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绝大部分的事情都要凝神屏息才可以;

    待得他穿着这一身别扭的衣裳走出更衣室时,外面候的古树五兄妹所有看傻了眼,原本就俊朗不凡的何耀辉这会儿在这一身阿三国武士服的衬托下更似乎威风凛凛,特别是何耀辉眼中不时闪现的杀气,让人禁不住感到心底升起一股子的寒气;就算是何耀辉觉得这一身装束很奇怪。很别扭,可是他如今的样子却极其符合阿三国人的审美,说他是大名武士,预计没人会怀疑;

    一颗心全放在何耀辉身上的古树若子和迷恋武士道的古树太郎所有傻傻的瞧着何耀辉,这个地方只有一名正常人古树二郎柔和咳嗽了下后言道:“苍井君,我爷爷对于你保护咱们兄妹为他找到救命的药,内心中十分的感恩戴德,一定要亲自见见你才可以;这会儿,请你跟咱们一块过去问候下他老人家吧;”

    何耀辉稍稍颔首,便跟着兄妹五人来到了古树府的主厅内;如今的主厅内已经坐满了人。粗略一看起码29多个,所有跪坐在两旁的榻榻米上;而位于主位上的,则是一名半卧着的老人。看他那虚弱和干瘪的样子好像随时都要撒手人寰一般,只有那无精打采的眼神中不时闪现的那一抹精光显示出他那内敛的不凡来;

    瞧着何耀辉进来,屋内马上引起了一阵骚动,全部所属之人都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除了惊愕至极于何耀辉的俊美外,他那一身晃眼的大名武士装是引起骚动的主要因由;是不知天高地厚?还是年轻自负?但是无论哪一种,都只能说面前这个俊美的有些过分的汉子太狂妄了,谁都晓得阿三国只有3名大名武士,这是位置和力量的象征。他有什么资格穿这衣裳?这根本是对阿三国武士道赤-luo-luo的侮辱;

    这内里,今儿个特地前来拜访古树家族族长的青叶大师第一名表示不痛快了。青叶大师正巧正是3名阿三国大名武士之一,今年33岁。是旋风流的掌门;据说一点木有人看过他出刀,因由是他出刀的确是太快了,凡是见过他出刀所属之人所有死了;

    却直见青叶大师站起来,指着何耀辉放声骂道:“混账小子,你是什么东西?大名武士服是你随便完全可以穿的吗?”

    边上的古树太郎刚要张开嘴争辩,何耀辉便用手阻止了他,他慢慢的昂起头瞧着面前这个同样一身大名武士服的老人,淡淡的言道:“就你这力量都能穿,我为什么不行?”

    “哗”全场立马沸腾了,这可话又说回来旋风流的掌门青叶大师啊?在地盘内一向皆是受人敬仰的存在,何时被人这么轻视过了?

    “哇,小子,我要跟你决斗;”青叶大师被何耀辉这一个意思气的七窍生烟,向前一步攥着刀柄就想出手;

    旋风流说实话还是有点看头的,可惜整天在院子里靠砍竹子训练习刀法的他,如何可能是一天到晚在战此处砍人紧接着经过过数不清多少次搏杀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何耀辉的对手呢?却直见他刚要拔刀,可还没来得及所有拔出,瞧着他手臂肌肉动作的何耀辉想都没想的一脚踢在他那将将拔出3寸的刀柄上,直接把刀踢回刀鞘,接着他翻开手腕拔出腰间插着的那把胁差直接抵在了青叶大师的脖子上;

    锋利的刀刃甚至划破了他的皮肤,青叶愣站着的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全场一片死寂;

    全场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面都能清晰的听见,全部所属之人所有傻傻的瞧着场中交手的两人,一脸的不可置信;旋风流的掌门,大名武士青叶大师竟然败了,不仅这么是被人一招击败;

    何耀辉柔和的冷哼一下:“这正是大名武士的力量?哼!”言罢,我收起抵在青叶大师脖子上的胁差,插回刀鞘内,转身就走回古树太郎他们的身边;

    可能是接受不了被人一招打败的现实。可能是被何耀辉直到此后还是一个意思痛快的不轻,如今的青叶大师当然有些丧掉理智了,却直见他拔出武士刀怒喝一下就朝着何耀辉的身体背面劈了过去;这正是在院子训练剑所属之人和在野外杀人所属之人之间的区别。青叶大师不但出击之际会大喝一下,不仅这么他的脚步重重的踩在木地板上发出清晰的爆响。如果换了何耀辉从身体背面杀人的话,绝对不会让自个发出一丝声响的;

    却直见何耀辉眼神一冷,猛的停了下来,紧接着潇洒的转身并同时抽出腰间的太刀险险的架住青叶大师这危及性命一击;可惜何耀辉晓得,比刀法的话,自个跟青叶大师差了几个待得级,故而他一点木有傻傻的选择去跟青叶拼刀,竟然是将将架住他的那一击后就迅速期身向前。使劲地撞进了青叶的怀抱里;

    “啪啪”的一下爆响,青叶大师面色一白,一波鲜血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将将这一下,何耀辉用肩膀使劲地撞在他的怀抱里,肋骨起码断了两根,并且内府受到了不轻的内伤;要晓得,何耀辉当年为了完全可以驾驶人形装甲,在各个兵种的特战军队里都愣过,特战军队讲究的是一招毙敌。全身的任何部位皆是武器;

    瞧着青叶大师受伤,何耀辉一点木有收手,竟然是得理不饶人的用太刀的刀柄使劲地砸在青叶的肚子上。紧接着趁他受疼弯腰之际空手夺白刃,一把就从他手掌里抢过了他的武士刀;接着正是一名贴身靠凶猛撞了上去,如今的青叶大师好像是一片风中凋零的枯叶一般,猛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两米外的地面如何也爬不起来;

    何耀辉一把将青叶大师的武士刀扔在地面,拎着自个的太刀抬步走到青叶的边上,低着头轻笑一下,紧接着用自个的太刀抵在仍在试图努力困兽之斗起来的青叶大师的脖子上,冷冷的道:“还不服气吗?我已经给了你两次挑战我的机会了。再有下次,我就杀了你;”

    “哗”全场一片哗然。全部所属之人所有震惊了,他们开始以为这个绚丽的有些过分的年轻人可惜是一名无知狂妄的小子而已。但是事实证明这个年轻人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如果说头一回青叶大师落败是轻敌的因由的话,那第二回青叶大师可话又说回来率先出刀,不仅这么是从身体背面袭击的,可惜何耀辉和青叶大师第二回交手就算是说起来很繁琐,实际上可惜是发生在一刹那间的事情而已;他们却直见到青叶大师的武士刀被那一个就再这时回头的年轻人拔刀架住,紧接着那一个年轻人欺身向前,接着电闪火花之间青叶大师的武器便抵达他的手上,而青叶大师本人则飞身摔倒地面身受重伤;

    那年轻人的确狂妄,但是却有狂妄的资本,怪不得他根本不把青叶大师放在双目之中;可惜在座的根本正是古树家族的子弟,他们想到这么厉害的一名年轻是自个家族所属之人带回来一下的后,那颗心立马变的火热起来;一个个所有用炙热的眼神瞧着何耀辉,特别是瞧着何耀辉身边一副柔情似水的古树若子时,一个个所有绽放出一副了然的神情,眼神也随之化身了一副审视未过门姑爷的态度;

    何耀辉的傲气可话又说回来学自郑远清,郑远清是谁?一国领导人,他的傲气当然是无与伦比的,而每一天跟华夏最高层所属之人接触的何耀辉,当然不会有任何怯场之际;

    他便随之算是感受到了两旁传来的那股火热的眼神,可是他无动于衷,十分淡然的上前一步,对着上座的古树老爷子行了个阿三国式的礼节,低声的言道:“晚辈苍井天,拜见古树老爷子,将将贸然在贵府出手,还请老爷子恕罪;”(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末世之幼龙分身 超现代魔法使 位面时空指南 寂静杀戮 漫威世界的零号特工 无限神降 位面冒险之旅 人生拯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