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8章 局势突变

作者:烟云龙钰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好没问题,帝国的储君为什么就失踪了?难道是那一次那件事……

    “还不是因为皇帝陛下那个莫名其妙的安排?”她笑道,“公主殿下当场撕了诏令,负气出走,到今天未归!原本皇室还竭力掩盖着,当前时间长了,民间渐渐已有谣言出现!让皇帝陛下很是难堪!”

    “皇室已经派出大量人手,秘密寻找公主!然而作为长期执掌帝国安全部的大人物,如果铁了心要玩消失,那还真没有多少手段可以把她找出来!”

    夜清远默然,方雨清的出走,很大程度上还是因为他!虽然因为对方的身份,他一直都是对其抱着刻意疏远的态度。然而当前看来,自个的做法好像欠妥了。

    差不多,她对自个的感情是真的,只然而生在帝王家,很多事情根本由不得她自个做主!这也是无可奈何的选择。

    然而,以她的战斗力和才智,无论到哪里,都不必忧虑会受委屈吧?这一点倒是用不着怀疑的。

    紧接着,洛磬月又说了一些关于星海世界局势的话题。

    几个主要的大国依旧在观望,只是第一强国,格纳斯洛克帝国最近出了大事,皇帝乌利昂诺夫三世忽地死去,皇太子登基即位,是为乌利昂诺夫五世!

    * 这位年轻的皇帝上台后,屁股还没坐热,就开始毫无顾忌提拔亲信,排斥前朝元老重臣,打压自个的几个兄弟!一时间弄得朝野人心惶惶!

    再就是提罗亚帝国,老当益壮的费罗西斯大帝风流不减,迎娶了元朔突击队织高层,星海世界排名第三位的昀璐雪财团的董事长千金,并将其立为皇后!

    又是一桩政治婚姻。然而,令夜清远有些有些不理解的明白,如此高层次的联姻,代表的意义非同小可!五大超品突击队织之一的元朔,这么快就决定站队了么?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提罗亚帝国是大国不假,费罗西斯大帝雄才大略也是不假,然而他终归来说已经是几百岁的人了!当前局势尚未明朗,为什么看都不是个合适的扶持人选!元朔高层究竟是为什么认为的啊?

    就在这时,小臂上的光子计算机轻轻震动起来,有联络请求发来了,而且还是比较紧急的那种。

    “主公,不好了!”他刚一接通,就看到了刘祥云紧张的表情。

    “咋回事?”

    “有一支舰队闯进了星域,你个人看吧!”刘祥云将视频转发过来。

    “这是……”夜清远霎那间变了脸色。

    上千艘巨型战舰已经靠近了金厦星,那银灰色的舰体上,镌刻着的,是他再熟悉然而的皇室五彩金龙纹章!

    看到那熟悉的五彩金龙纹章,夜清远就知道,自个的多余的闲事已经开始!

    公主殿下,她终于还是找来了!

    餐桌上的诸女都面露忧色,公主此番过来,得知了他们的所作所为,事情只怕就难以收场了!

    夜清远徐徐放下酒杯,淡然道:“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也是时候做个了结了!我去和她聊聊!”

    看看秦媛媛欲言又止的样子,他笑道:“你们放心,应该还不然而对于闹到撕破脸的地步!如果她实在不讲道理,别忘了这儿已经是我等的地盘!”

    洛磬月起身道:“我去召集舰队,如果谈不拢的话!这些战舰就都用不着回去了!”

    夜清远无可无不可地轻轻颔首,转身出了餐厅,登上飞车,向太空港赶去。

    旗舰主控室里,方雨清立于宽敞明亮的舷窗前,望着外面那愈加近的军港,沉默不语。

    自从两个多月前,情急之下在大殿上闹了那么一出。她就知道自个与皇帝陛下的关系已经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裂痕,如果不估摸着被当成政治交易的牺牲品,就只有离开那个地方。

    于明白,在击退了宫卫们的阻拦后,她自顾自出了帝宫,调集了一批自个的亲信,在帝都禁卫军反应过来之前,就冲进了虫洞,然后一路急赶,又绕了几个大圈子,终于摆脱追兵,令官方机构从此失去了她的行踪!

    身为帝国安全部的掌控者,她所掌握的权力和资源无疑是极大的!为了防止帝都察知她的踪迹,她利使用安全部下辖的多条秘密航道,在国内和皇室的密谍们玩了很久的捉迷藏游戏。

    当皇室使用尽了法子也找不到她的下落,开始微微松懈的时候,她马上使了个障眼法,派出替身在帝国北部边境现身,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自个却带人南下,自顾自来到了帝国新设立的希罗行省。

    公主出走之后,方旭铤就推测她有也许去南疆,因此命令那里的驻军加强了警戒,发现公主的下落立即上报!

    只是等待一个多月,什么也没发现,战略指挥部不免就有些松懈。加上这儿是新占之地,皇室的情报力量并不强大,竟然让她无惊无险地带着自个的人赶到了目的地。

    本以为自个很快就可以见到他了,却不估摸着总督府里的那位竟然只是个外表神似的生命体化学人替身!她大惊之余,马上开始调查这段时间以来,总督府里发生的一切。

    在传讯了总督府上下所有的卫队,仆人之后,发现自从一个多月前,皇帝下了那道诏令之后,这位新任总督便借口闭关修行,将异能军团的指挥权转交给了汪悦祥元帅,自个却再也没出现过。

    以她的头脑,很快就知道了重点所在,于是直接联系黎锏。

    “他去哪里了?”三维投影里,公主面似寒冰,冷冷地询问说:

    “你要是敢说不清楚道,我马上下令将你回收!不管你以前立下了多少功劳!”

    黎锏无奈地道:“好吧,我说!事情是这么的……”

    后来的事情便用不着提了!

    巨大的战舰缓缓地靠上停泊位,一辆飞车急速行来,在近处停下,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那里头走了出来。

    “让他上来吧!”她轻轻地命令道。

    战舰腹侧的舱门洞开,夜清远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半小时后,战舰上的秘密会客室里。

    “事情的经过就是如此!”他言道,“不清楚殿下你有什么要说的?”

    方雨清轻轻一叹道:“还能说什么?我如今比你的境况还要惨!自保尚且不易,哪还想让思干涉你的事情?”

    “其实,你的做法没有错,换成我立于你的地方上,也会这么干的!皇帝陛下他实在是……”

    她面色黯然地眼角剔了剔,没有接着说下去。

    夜清远心中有些恻然,注视着她一脸无助的神态,气色也憔悴了不少,可见这段时间,她承受的心理压力有多么大!

    自个没有错,她的做法也没有错,甚至是皇帝陛下,仅仅是是做了他该做的事情而已!凡事以国家利益为先,这是为君者的本分!

    于明白,不甘心成为政治交易牺牲品的他们,就做出了这么的选择!

    “虽然明知不太也许,然而我还是估摸着对你说!”方雨清靠近他,一双纤手扶在了他的肩膀上,略带殷切地道:“跟我回去吧?”

    “什么?”他不由一惊,都这时候了,她竟然还说这话?

    “我是认真的!”她盯着他道,“只要你回去,我会劝说陛下收回那道荒唐的命令。然后我等的婚礼会立即举行!”

    “我可以保证,绝不会再接受其他的男人!将来的帝国,也是你和我共同掌握!只要你当前肯回去,以前的一切,我和陛下都可以不再计较!”

    夜清远默然。

    “你感觉事情会如你所愿?”他苦笑道,“哪怕你当前就成了帝国的主人,很多事情也不会由着你的德性而定吧!一切都得服从于帝国的利益!”

    “皇帝陛下做出的这个荒唐决定,难道他自个心中就愿意么?然而为了大局,他还是干了他该干的事!将你许给那个什么都不会的草包!”

    “将来你若是登基,坐在那个至高的位子上,你的一切言行,肯定只能以国家利益为先!纵然心中千百般不情愿,也不能违背这个前提!否则,就是对帝国的不负责任!”

    “这么的日子,你难受,我更难受!你又何必拉着我接着走这条路啊?”

    方雨清默默地松开了手,扭过头去沉默。

    “你生气了?”他有些忧虑地询问说。

    她没有说话,优美的背影轻轻颤抖起来。

    夜清远心中一痛,伸手环住了她,轻轻扳过她的身子,发现她已满脸是泪。

    “你……别这么好不好?”他有些慌乱地道。

    方雨清顺势靠在他怀里,语带哽咽地道:“我为什么要出生在帝王之家?如果我是……也许就不会有这么多的多余的闲事了!”

    夜清远不由得抱紧了她,道:“我倒是有一个建议,不清楚你肯不肯?”

    “你说!”她神情一愣,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望着他。

    “你也用不着回去了!就跟在我身侧吧!”他言道,

    “我的目标,你也知道了!往后我等一起,联手创立一片自个的基业,照样可以功成名就,岂不比你做那个受尽掣肘的女皇更好?”

    她表情一动,似是犹犹豫豫。

    “就差不多是这么,你有朝一日成了皇帝!还不是得和我父皇一样,凡事都得以所谓的大局为重?这有区别么?”

    夜清远正色道:“当然有区别!你父皇的江山是传承而来,而我却是开国之主!”

    “这种传承数千年的帝国,内部关系错综繁杂,种种利益瓜葛盘根错节!可以说,一位皇家子弟,在母亲肚子里还未出生时,他本身就已经被当成一件筹码放在了利益的赌桌上!他出生后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含有自个的感情,婚姻,自由,乃至尊严,都会受到诸多势力的掣肘!”

    “这种掣肘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就算他能坐上皇位,也没办法避免来自诸多势力的干扰和影响!相反还会愈加多!”

    “世人都认为帝王至高无上,然而你父皇上位后,又有几件事情能够随心所欲的?为了帝国大局,为了平衡诸多势力的利益诉求,他所做过的,违背本心的决定还少么?”

    “而开国之主则不同!他的江山是自个亲手打下来的,基业初创,体制新立!种种势力派系都还不曾真正变幻出,这时候,他的权力所受到的牵绊是最少的!”

    “只有开国之主,才可以真正依照自个的愿望安排帝国的一切,还有自个的一切,而不必忧虑有太多的负面影响!”

    “依托着自个的巨大威望和掌控力!开国之主不必像那些后世子孙一样,无论什么事情,都要讲究一个利益博弈,势力均衡!每走一步,都要小心如履薄冰!唯恐朝野政局不稳!”

    “我之故而要走这一条路,就是为了我自个,还有我身侧的人不会被某些势力当成利益交换的筹码,轻松的牺牲!我要自个掌控自个的命运!”他最后斩钉截铁地道。

    方雨清怔怔地注视着他,从他幽黑的眸子里,她看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坚毅果决,还有执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韧性!

    “估摸着自个建立一个国度,谈何容易?你敢保证自个就绝对能走到最后?”沉默了许久,她轻轻叹道。

    夜清远嘴角轻轻一勾:“我能打下一个星域,自然也就能打下十个,百个!再难的事,也得有人去做,为了自个的梦估摸着搏一回,就算失败了,又没有什么可略有不快的?”

    她再次沉默了,臻首静静地埋在他胸前,双臂箍住他。

    他也不着急,耐心地等着她的决定。

    “带我去地面上看看吧!”她忽地建议道。

    “好!”他痛快地答应了。

    太空港外面的宇宙里,上万艘战舰遥遥地在远方出现,隐约对公主殿下的舰队变幻出了包围之势。

    旗舰主控室里,一众将领正在不好意思不安地等待着。

    直到他们看见夜清远和公主一起离开了战舰,向地面飞去,心中才算缓了口气。

    入夜,客厅里。

    “考虑的怎样了?”

    注视着斜倚在沙发上的方雨清,夜清远微笑着询问说。(未完待续。)
其他书友在看:末世之幼龙分身 超现代魔法使 位面时空指南 寂静杀戮 漫威世界的零号特工 无限神降 位面冒险之旅 人生拯救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