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鸡犬不留

作者:雪满弓刀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这番变化几乎发生在瞬间,林弈原本拎起巨阙剑便耗尽了气力,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转眼间,巨阙剑坠落实地,插入地面中,林弈也跟着狠狠地摔在地上,狼狈至极。

    周围黑暗冰冷,好在林弈目光似电,环视四周,倒也看清楚了身处何地。

    此地是一处数十平米石室,目光尽处,一览无遗,没有多余的杂物。

    林弈看到没有危险,也是轻舒了一口气,紧绷的精神放松下来,猛然想起小迷糊还在自己的怀中,不知有没有受伤。

    林弈低头看去,只见小迷糊耷拉着毛茸茸的小脑袋,不知何时竟然沉沉睡去,呼吸平稳,憨态可掬。

    巨阙剑已经深深的****了地面,林弈缓缓恢复着体力气血,准备一会儿再试试将其拔出来。

    剑冢之地。

    所有的修士都停下身形,举目望天,盯着天空中那四个大字。他们的眼中流露出震撼之色,张着嘴,半响缓不过神来。这四个字出现,就意味着已经有修士获得了巨阙剑!

    是谁?哪个修士运气这么好?

    几乎所有的修士心中都冒出这个疑问。

    仙岛近千名修士的神情也【4,ww@w.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有些许激动,但更多的是兴奋,嘴角露出残忍狰狞的笑容。

    巨阙剑的出世,意味着他们的计划可以开始执行,他们早已按耐不住,想要屠尽洪荒的修士,强势夺走巨阙剑。

    十个黑色劲装的仙岛修士同时站了出来,躬身道:“宋师兄,是否现在开始执行夺剑计划?”

    宋夏还算沉稳,轻声道:“铸剑山庄外围的大阵可曾布置完毕?”

    “早已布置妥当,只要进了铸剑山庄,没有咱们的同意,谁都别想出去!”其中一位修士阴森的笑了笑。

    宋夏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黑一你们十人各自带着手下,准备随时动手!”

    黑一十人轰然应允。

    宋夏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自语道:“其实我们仙岛修士很友善,如果你们洪荒修士不配合,就不要怪我大开杀戒了……”

    茨山脚下,外面等待的众多修士也看到了天空中的四个大字。

    这些修士大多都是金丹期,有宗门派遣过来接应弟子,也有想要趁火打劫,杀人夺宝的,他们眼中均有些激动,不知这一次巨阙剑最终会落在谁的手中。

    两个金丹初期的仙岛修士的神情也放松下来,其中一人低声道:“看来里面并未发生太大意外,那五个人估计是被围攻致死。巨阙剑既然已经出世,估计宋夏他们也应该开始行动了。”

    “这一次,要让我们仙岛名扬洪荒,震慑诸雄,什么妖孽,什么天骄,什么血脉体质,在我们仙岛修士的长刀之下,无非是些土鸡瓦狗,不堪一击!洪荒的八荒名剑被我们仙岛夺去,想想就热血沸腾,三皇子必定也极为高兴。”

    “嗯,没错。在铸剑山庄外围布置大阵,将里面的洪荒修士一网打尽,瓮中捉鳖,绝杀之局!哈哈哈,这一次谁都救不了他们!”

    铸剑山庄里面此时乱成了一片,众多修士纷纷猜测究竟是谁获得了巨阙剑。

    以往哪个修士获得八荒名剑,或多或少都会被修士瞧见,但这一次却极为诡异,居然没有任何一个修士看到谁获得了巨阙剑。

    而更让众修士恐慌的是,铸剑山庄外面亮起了一层迷雾,像是一种困阵,筑基修士根本无法闯出去。

    他们被完全困在了铸剑山庄!

    就在此时,铸剑山庄的半空中出现一个黑色劲装的仙岛修士,环视众人,缓缓散发出一股强悍的神识威压,竟然是金丹期的神识!

    能在筑基期便将神识修炼到金丹期的修士寥寥无几,这证明单对单,此人几乎可以碾压一切筑基修士。

    不过再怎么说,此人也不过是筑基圆满,此次来到剑冢之地的上万名修士,最少有上千名的筑基圆满修士,谁没点手段底牌。

    下面的洪荒修士只有一小撮站在原地仰望着宋夏,大部分还是各自忙碌,寻找巨阙剑的线索。

    宋夏见到并没有成为众修士的焦点,不禁轻哼一声,脸色有些难看,高声道:“铸剑山庄的洪荒修士给我听着!我是仙岛宋夏,未来的二十天你们会记住我的名字!”

    “凭啥听你的,你谁啊!”

    “还记着你的名字,你名字是巨阙剑啊,真逗!”

    “跑那么高,装什么装!”

    宋夏居高临下的语气,令一众洪荒修士极度不爽,几个筑基圆满修士忍不住出言嘲讽。大多数修士见到仙岛的势力,还是有所顾忌,处在观望状态。

    下面近千名仙岛修士望着众多洪荒修士的眼神带着些许兴奋和残忍,仿佛是在看着一群待宰羔羊,个个跃跃欲试,只等宋夏一声令下。

    宋夏摇头轻笑,朗声道:“我也不跟众位兜圈子,铸剑山庄外面已经被我们仙岛布下困龙大阵,没有我的允许,你们谁都别想出去!”

    宋夏话音一落,下面瞬间炸了窝一般,掀起层层声浪。

    几个稍有势力的宗门传人对视一眼,均看出一丝不妙,几人都是筑基圆满修为,联袂站了出来,其中一人沉声道:“道友这是何意?”

    宋夏笑道:“我的意思很简单,你们洪荒谁拿到了巨阙剑,只要交出来,我仙岛或许可以饶你等不死!”

    下面的洪荒修士骂骂咧咧,大多嗤之以鼻,仍没意识到危险已然临近。大家都是筑基修士,谁怕谁,再说他们手里又没有巨阙剑。

    这群修士的角落里,站着几个清羽谷的修士,为首一人正是华立,叶婉儿就站在他的身边。

    华立脸色凝重,低声道:“叶道友,咱们先离开此地,去寻一处隐蔽地方躲起来。”

    叶婉儿惊诧的看了他一眼,问道:“为什么?”

    “这群仙岛修士来者不善,一会儿怕是要大开杀戒,我与他们交过手,寻常修士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曾答应过木青兄,要保证你的安全。一会儿你藏起来,局势不明朗的时候,千万不要出现。”华立沉声道。

    “洪荒修士数倍于仙岛修士的人数,咱们没必要躲吧?”叶婉儿皱眉说道。

    华立摇摇头,叹息道:“我与仙岛修士交过手,洪荒的寻常修士根本不是仙岛修士的对手,能正面抗住仙岛修士长刀的没多少人。最重要的,也是木青兄所说,洪荒修士是一盘散沙,大多独善其身,根本没办法凝成一股力量。唉,你别管这些,先躲起来。若是仙岛修士真的不顾天谴人怨,大开杀戒,木青兄一旦得知,必定会出手。到那时,就是咱们洪荒修士****的时机!”

    在华立苦苦相劝之下,清羽谷七个修士带着叶婉儿想铸剑山庄的后山缓缓退去。

    其中一位洪荒修士脸色一沉,冷冷地盯着宋夏,哼道:“道友这话未免霸道了些,先不说我等没拿巨阙剑,便是拿了巨阙剑凭什么交给你们!再者说,谁拿到巨阙剑,你应该是去找他,针对我们洪荒修士算什么意思!”

    宋夏双眼微眯,寒声道:“进入这剑冢之地一共只有两股势力,一是我们仙岛,二就是你们洪荒。既然我们没有拿到剑,就定是你们洪荒修士获得了巨阙剑!如果你们不交出巨阙剑,我就大开杀戒,将这剑冢之地杀个血流成河,直到找出巨阙剑为止!”

    “你敢?你们不过千余人,竟敢大肆屠杀我洪荒修士!”这个修士脸色一变,大声道。

    宋夏双眼陡然爆发一团杀机,嘿嘿一笑。

    笑声未落,虚空中闪过一抹雪白的刀光,

    这位洪荒修士看到宋夏嘴角的笑容时,便感觉不妙,浑身一寒,想要祭出灵器防御,不料刀光一闪而过,还没来得及反应,便感觉脖颈冰凉,渐渐失去的直觉。

    众多修士看得仔细,只见这个修士的脖颈上渐渐浮现一条细若游丝的红线,随后渐渐渗出丝丝血色,逐渐扩大,最后陡然迸发出一团血雾,染红了虚空。

    整个脑袋被整齐的切了下了来!无头尸体迅速的坠落,元神也在方才的刀光中被搅个粉碎。

    宋夏的出手毫无预兆,下面站立着众多的洪荒修士,根本没有人反应过来,大多都愣在当场,眼中闪过惊惧之色。

    同为筑基圆满修士,竟然连一刀都挡不住!

    宋夏挥手吸过这个修士的储物袋,神识向里面扫了一眼,沉声道:“没有!”

    宋夏将这储物袋收了起来,挑衅似地看着洪荒的修士,嗤笑道:“蝼蚁还敢挑战仙岛的尊严!”

    死去那个筑基圆满修士有数十位同门,个个面露悲愤,大吼一声,手持灵器,向宋夏砸了过去。霎时间,空中灵器飞舞,神光四射。

    宋夏长笑一声,一人迎向了那数十个修士,长刀倏然出鞘,瞬息之间劈出数十刀,空中频频刀光闪现。

    “啪啪啪!”

    灵器碎裂之声此起彼伏,那数十个修士的灵器无一例外,全部被宋夏的长刀劈碎!

    但,灵器碎裂,仍不是最终结果。

    宋夏只是出手一次,便收刀负手而立,冷冷地看着那数十名修士,眼中露出残忍的笑容。

    灵器碎裂后,那数十名修士前冲的身形蓦然顿住,瞳孔一阵收缩,最后露出茫然之色,失去了意识。

    只见这数十人的身躯齐刷刷的从中间分成两半,刀口整齐,血水狂流,死无全尸。

    宋夏倏一出手,竟然秒杀了数十位同阶修士!

    众多洪荒修士见到这一幕,心瞬间沉入了谷底。

    就在此时,他们听到宋夏那阴森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诸位仙岛修士听令!给我杀!鸡犬不留!”
其他书友在看:战天魔神 帝御天下 剑圣系统 霸道绝色 许仙记 极品修仙高手 阵绝九天 武林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