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3章 心死

作者:雪满弓刀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在南方天庭的一座极为隐秘的深谷之中,周围弥漫着灰蒙蒙的大雾,雾气之中偶尔传来几声妖兽带有杀气的低吼。

    透过迷雾,在这深谷的最中心却是别有洞天,宛如一处世外桃源,仙气氤氲,群花争艳,悄然绽放。

    此地种满了各种各样的神药,几乎都有上万年,有些甚至达到了数万年之久,早已能化成人形。

    最中间的位置,有一座道观。

    这道观也不知存在了多久,上面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这处世外桃源看上去是如此的宁静平和,与世无争。

    突然!

    一股森然刺骨的杀气打破了这份平静,陡然降临在道观之中,血腥气弥漫,扩散开来,吓得不少人形太古神药四散逃跑,惊慌失措。

    道观中,一个脸色苍白,神情阴郁,手持一柄古朴长剑的人影突然浮现,正是利用太古传送阵逃走的陆崖道君。

    陆崖道君被林弈斩碎的肉身,无论是元神还是血脉,都受到了强大的冲击。

    如今能逃出生天,已经是万幸。

    但陆崖道君怎么会甘心!

    万古岁月以来,即便是当年叶枫、战烈、罗星等人俱在的时候,他也不曾这般狼狈过`!

    如今却被一个飞升仅仅两年的修士追杀,险些丢了性命。

    “这个林弈究竟是谁?他怎么会懂得衍天大阵?难道他还没死?”

    一连三个疑问,在陆崖道君的脑海中徘徊不断。

    陆崖道君意念一动,突然探出大手,从道观外抓过几株人形神药,不顾这些生灵脸上的惊恐,直接将它们塞到了嘴里,缓缓嚼碎。

    一缕汁液顺着陆崖道君的嘴角缓缓淌下,上面隐隐已经带着一丝血迹,这些神药已经在向真正的生命进化,但如今却被他无情的吞噬掉。

    一股浓郁磅礴的生机涌入体内,陆崖道君的脸色红润了不少。

    “大意了!”

    陆崖道君咬了咬牙,转身走向道观中唯一的木屋。

    来到木屋前,陆崖道君稍微停顿了半响,深吸一口气,才缓缓推开门,旋即快步闪了进去。

    “砰!”

    大门合拢。

    在这一闪即逝的瞬间,更加浓郁的杀气涌向门外,整座山谷中都感受得清清楚楚,万籁俱寂,群兽俯首!

    恍惚之间,可以看见这木屋内闪烁着几道冷冽的剑光。

    ……

    侠域上空,实际上,当陆崖道君退走的一刻,南方天庭就已经败了。

    而东方天庭神王大军的赶来,无非是清理战场,围剿那些仓皇逃窜的神王。

    南方天庭仅剩的数十万天神大军,也早已狼狈不堪的一哄而散,恨不得自己多生两条腿。

    林弈紧紧盯着坐在青色鸾鸟上的两个身影,发足狂奔,风驰电掣一般紧追不舍,距离越来越近!

    青色鸾鸟被林弈身上携带的圣兽气息吓得够呛,若不是姜炀威胁它,恐怕这鸾鸟早就俯首投降。

    青色鸾鸟也是王级神兽,飞行速度远超普通的神王,但林弈毕竟不是普通神王。

    这一战,在诸王的围攻中,林弈只用了两招便斩落两尊绝世神王,其战力的恐怖可见一斑!

    混沌之体,有亿万星辰相助,爆发力自然不必多说,便是耐久力也要强过这青色鸾鸟。

    一刻钟之后,姜炀、夏清清两人驾着鸾鸟已经逃入了南方天庭的领地,但林弈却依然没有放弃的架势,目光中冰冷无比!

    林弈说过,敢犯侠域者,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我林弈也必取尔等狗命!

    姜炀逃窜之际,回头看了一眼,正看到来势汹汹的林弈,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大吼道:“林弈,这是我南方天庭的领地,你胆敢侵犯!”

    林弈寒声道:“南方天庭又如何,这一战本就是你们发起,败了就想拍拍屁股走人,这世间哪有这个道理!若任由你们二人离开,谁来祭奠陨落在这一役中的无数英魂!”

    “说得好!”

    林弈的身后,传来一声大吼,却是刑天等人放心不下林弈,也一同追来。

    紫府神王冷冷的说道:“不仅是这一战中的英魂,当年天界浩劫,黑帝之所以与白赤二帝联手,与你们也脱不开干系!你们两人,早就该为那些陨落万古的生命陪葬!”

    姜炀尖叫道:“我父亲是赤帝,清清的父亲是黑帝,你们敢动我,两尊大帝必定将你们挫骨扬灰!”

    “哈哈哈哈!”

    刑天大笑道:“又拿什么狗屁大帝出来压人!今日说什么都不能放过你们这对儿狗男女,旁人不敢杀,老子不怕,亲自取你狗命!”

    林弈为首,紫府神王、刑天、武王、暗夜神王紧随其后,距离姜炀和夏清清越来越近!

    夏清清听到紫府神王和刑天的每一句话,心中都会隐隐刺痛。

    “他们说的不错,我夏清清确实罪该万死……或许灭源的死,就是报应吧。”夏清清眼前黯淡,轻喃一声。

    “什么?”

    速度太快,风声灌耳,姜炀惊慌之下,也没听到夏清清说了什么。

    夏清清深吸一口气,转过头,深情的望着姜炀,嘴角挂着一丝看破生死的笑容,道:“其实,我们这样死在一起也挺好,生而同居,死而同穴。若有来世,我们还可再做夫妻。”

    “死?”

    姜炀难以置信的看着夏清清,大声喊道:“你疯了吗?为什么要死?我姜炀不想死!”

    “可是我们逃不掉的。”夏清清苦笑了一下,拍了拍座下的鸾鸟,轻叹道:“它已经力竭了,再逃下去,恐怕要累死了。不如放它离去,或许还能活下来。”

    夏清清后来说了什么,姜炀根本没听进去。

    此时的姜炀双目赤红,神情阴郁,心中反复的低吼着:“我不想死,我也不能死!一定还有办法的!”

    猛然间,姜炀浑身一震,脑海中闪过了一个念头。

    这个念头让姜炀自己都吓了一跳,想要拼命的压下去,但却怎么都做不到。

    这个念头疯狂的滋生,在姜炀的脑海中萦绕不断!

    后面的杀气越来越重,让姜炀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姜炀缓缓回头,神色复杂的看着夏清清的那张俏脸,眼中似乎掠过一丝不忍,瞬间又消失不见。

    夏清清有些不解的看着姜炀,在这一瞬间,夏清清的心,没来由的慌了。

    “清清,既然……你想死,就为我挡住他们,我姜炀来日必定帮你报仇!”

    姜炀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的这句话,但夏清清已经愣在当场,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男子,那张熟悉的容颜,突然变得陌生起来。

    没等夏清清反应过来,姜炀已经将她一把推下了鸾鸟……
其他书友在看:战天魔神 帝御天下 剑圣系统 霸道绝色 许仙记 极品修仙高手 阵绝九天 武林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