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8章 韩殷陨

作者:雪满弓刀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韩殷感觉到青石墓碑的重量越来越沉,体内的气力正迅速的流逝。

    虽然隔着一个厚重的墓碑,但韩殷依然能感受到,林弈掌心处汹涌而来的力量,犹如汪洋大海,浩瀚澎湃!

    韩殷很清楚,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林弈!”

    韩殷突然尖叫一声。

    此时,韩殷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脸色紫青,身体已经被上面传来的力量,挤压得严重扭曲。

    但韩殷还是咬牙道:“林弈,你……放我一条生路,算我韩殷欠你一条命,否则,否则……”

    “否则什么?”林弈目光冷漠,反问一句。

    “否则一旦……我陨落,墓界必会有人来取你性命!你……你真以为,我韩殷是墓界少主,就是墓界界王境最强之人?”

    “哦?”林弈剑眉一挑,神色不变。

    “若是墓界那个人出世,诸天万界所有的界王境天才妖孽,都不够他一人杀的!你也难逃……”

    韩殷话未说完,便被林弈的冷漠的声音打断:“那正好,让他来找我吧。”

    @↘ “轰!”

    林弈的体内突然传来一阵轰鸣之声,犹如海潮奔腾,滚滚而来,声势骇人。

    若非众人亲眼所见,很难想象,这声音,竟然是一个人的气血在经脉中流动之声!

    林弈的左臂蓦然胀大,撑爆衣衫,整条手臂,最少粗壮了一倍!

    手臂上肌肉虬结,青筋暴露,血脉催动到极限,血管甚至呈现了紫黑色,好像是一条条灵蛇爬满了手臂,恐怖骇人。

    林弈全力催动因果之体的气血,一股难以想象的巨力,透过青石墓碑涌入韩殷的体内。

    “轰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青石墓碑重重的落下,砸在虚空中。

    韩殷的身形瞬间消失不见,在青石墓碑与虚空的夹缝之中,迸发出一团血雾!

    墓界一代少主,竟然被自己的墓碑,硬生生的碾成一团肉泥,神魂寂灭。

    韩殷陨。

    同一时间,那颤抖的灰袍僧人也平静下来,眼底深处掠过一抹释然和解脱,双手合十,轻吟道:“阿弥陀佛。”

    话音一落,灰袍僧人的身形溃散,消散在虚空之中。

    六道法轮化为一缕金光,重新没入林弈的丹田中。

    墓界修士在之前韩殷下令撤退的时候,便已经逃到了佛界的边境,也不敢直接逃走,只是远远的看着战场。

    如今见到韩殷陨落,墓界大军顿时一哄而散,头也不回的逃了出去。

    佛界众多修士仍愣在半空中,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净阳僧人来到林弈身旁,深深一拜,真诚的说道:“多谢林施主仗义出手,净阳代表佛界众神感激不尽。”

    林弈望着墓界修士溃散的方向,皱着眉头,似乎神游天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林施主?”净阳僧人试探的叫了一声。

    “啊?”

    林弈恍然惊醒,顿了一下,连忙回礼道:“净阳道友不必如此,若非有佛界诸位高僧搭救,林弈也不会凝聚出因果之体。今日之战,也逃不出因果二字。”

    林弈虽然口中说着,但却有些心不在焉。

    “林施主可是有什么心事?”净阳僧人心中好奇。

    林弈摇了摇头,沉声道:“没什么,嗯……我先行一步,告辞。”

    言罢,林弈袖袍卷动,收起韩殷的储物袋、绝命笔等物,竟然疾驰而去。

    “净阳师兄,这位施主走得如此焦急,估计也是担心被墓界修士报复吧。”旁边一位僧人低声说道。

    净阳僧人摇头道:“你太看轻林施主了,他若是有所忧虑,又何必出手。”

    顿了一下,净阳僧人又道:“他这一去,必是另有缘由。”

    ……

    佛界外。

    墓界大军乱成一团,几十、数百名修士聚在一起,向远处逃去,不敢有丝毫的逗留。

    在一艘巨大的星船上,承载着百余名墓界修士,正向远处疾驰。

    “这一次真是栽了个大跟头,唉,谁能想到,那个斩杀了卞良的林弈,居然活了下来,还正巧就在佛界之中。”

    “是啊,连少主都陨落了,这次的跟头载大了。”

    “你们说那个林弈究竟是什么来头,这段时间以来,连续两个诸天万界最顶尖的妖孽,都折在了他的手中,真是……”

    “什么来头?没听道界之主说么,人家是萧雪仙子的传人!我跟你说啊,据说萧雪仙子当年是同阶无敌,一人撑起了整个花界!”

    这百余名修士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每个人都是垂头丧气,一脸晦气,议论纷纷。

    这其中,有两个修士与众人格格不入,躲在船舱的角落里。

    其中一个长了一张大饼脸,肥头大耳,眼睛极小,眼珠子滴溜溜乱转,看上去贼眉鼠眼的。

    另一人大半个身形都躲在阴暗之中,看不清样貌,浑身散发着浓郁的死气,在忽明忽暗的灯光下,隐约能看到此人身后,还躺着一具破败的棺材。

    此人的双臂,紧紧的搂着棺材,似乎对这棺材极为在意。

    “对了,咱们上的这艘星船是哪位师兄的,速度挺快的啊。”一位墓界修士突然出声问道。

    没有人说话,船舱之中,竟然陷入了诡异的沉寂。

    “我们的。”

    就在此时,船舱角落里那个胖子,举起了一盏油灯,笑眯眯的望着不远处的百余名墓界修士。

    在昏暗的油灯之下,众多墓界修士终于看清了那胖子旁边,搂着棺材的修士样貌。

    此人年纪不大,看上去愣头愣脑的,但脸色惨白的吓人,仿佛是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眼眸中泛着血丝,眉宇间,透着一种说不出的狠戾之色。

    “呦,这不是那个恋尸的傻子么。”

    “哈哈,没想到在这居然碰到这傻子了,真特么恶心。”

    旁边有人不知道这青年身份,低声问道:“此人是谁啊?”

    “你不知道么,这些年来,咱们墓界出来一个变态,整日抱着一口棺材,据说里面躺着一具女尸。”

    “我听说啊,有人亲眼看见过,有一次这傻子抱着那女尸自言自语,看那女尸的眼神,仿佛是在看自己的亲人,最后还亲那女尸了,想想就够恶心的。”

    “是他啊,我听过,据说此人神志不清,是个恋尸的傻子,身旁经常跟着一个猥琐的胖子。哈哈,两个白痴,倒也有趣。”

    就在此时,那脸色惨白的青年突然问道:“笑够了么?”

    青年身旁,胖子收起笑容,吹灭了油灯,叹息声陡然响起:“笑够了,就死吧……”
其他书友在看:战天魔神 帝御天下 剑圣系统 霸道绝色 许仙记 极品修仙高手 阵绝九天 武林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