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19章 清宫秘史

作者:熊猫快跑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公元1881年4月8日清晨,北京钟粹宫!

    小宫女静怡在院子中走来走去,最终咬了咬牙,打开宫门想要向外闯。

    宫门之外众多侍卫将之拦下,太监李桂正从远处拿着一个食盒走来,看到这种情形急忙冲向前,将被护卫抓在手中的静怡拉到了身后。

    “静怡!你个贱婢,不在宫里好好的照顾太后,这是要干什么去啊?”

    静怡很是别扭的看了一眼李桂,李桂背对着护卫对着静怡急忙递眼色。

    静怡无奈之下跪倒在地对着李桂施礼道:

    “李公公,太后病重,我想去找御医来瞧瞧!”

    “放肆!御医怎么会听从你这卑贱奴婢的召唤?”微微停顿了一下,李桂又道:“我今日在圣母皇太后身边伺候,圣母皇太后她老人家已经知道了太后的病情,她们姐妹情深,到时候自然会安排合适的太医来查看,你快些回去,给杂家好好照顾太后,如有闪失,小心你的小命!”

    说完,李桂快速上前,直接拉着静怡返回了钟粹宫,并且将宫门紧紧的关闭!

    “小姑奶奶,你怎么这么傻啊?外面都是西宫太后的人,如今这宫墙之内已经是叶赫那拉氏的天下了,她下了暗召,钟粹宫内的*任何人想要离开,侍卫们都可以格杀勿论,罪名是偷盗!”李桂趴在静怡的耳边轻声训斥。

    静怡今年才十五岁,也是一个聪明伶俐的丫鬟。

    她自然知道自己一方的处境,可是如今东宫太后已经病入膏肓,如果再不找人救治,她可能就真的死了啊!

    就在这时,宫门外忽然有人高喊:

    “西太后到!”

    李桂和静怡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急忙打开宫门,跪地相迎!

    日后的慈禧,今日的西太后这一年四十七岁,正是壮年。

    她漫步走入钟粹宫的小院,身边跟着两个带刀侍卫,以及太监大总管李莲英。

    说起来太监李桂与李莲英还有些亲戚,只不过李桂平日是跟在东太后慈安身边的,而李莲英则是慈禧的贴身奴才!

    二人表面上是敌对的关系,私下里关系却很和睦紧密!

    宫廷中的生活对于太监来说并不容易,如果暗地里没有一些关系网,那可是很难混的。

    主子之间是敌人,奴才之间却可以成为朋友,互报信息使得对方能够在自己主子面前邀功,这也是一种生存方式。

    这时,李桂和静怡都跪在了地上,慈禧连看都没看他们一眼直接走入钟粹宫的卧房之中。

    静怡看后一阵紧张,急忙起身跟了上去!

    大总管李莲英见状急忙出声怒喝道:“胆大的奴婢,谁让你起身的!”

    这时钟粹宫的几个太监和宫女全都跑到院子里接见慈禧了,他们原本就跪在地上,听到李莲英的吼叫声吓得直接匍匐在地,连大气都不敢出。

    只有小宫女静怡临危不惧,依然倔强的站在那里。

    西太后回转身,看了一眼静怡,之后微微一笑道:“莲英,我姐姐正在休养,你这样乱吼乱叫的会打扰到她的清修,还不闭嘴吗?”

    李莲英听了主子发话,急忙跪倒在地,口称奴才该死。

    慈禧也不去理会他,对着静怡道:“你是姐姐身边的贴身婢女静怡吧?跟我进来,姐姐如今病情恶化,身边没个照顾的人,我还不放心呢!”

    话落,慈禧推开房门,直接走了进去,再不理会跪在外面的众人。

    静怡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着进了房门!

    卧房里有些昏暗,大床上一个女人虚弱的躺着,在她的身边还放了一个看上去才刚刚出生几天大小的婴儿。

    静怡进入房中快速点燃了烛灯,之后跑去床边低头站立,不发一言。

    西太后慢悠悠的在房中转了转,最终坐到了椅子上,叹了一口气才道:

    “几日不来,感觉姐姐住的这卧房似乎落魄了许多,真是可惜了!”

    “我已经将宫中的大权都交给了你,你还想怎样?”床上的女人虚弱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有气无力的道。

    “我不想怎样,只是觉得可惜!姐姐,说起来我好像还比你大两岁,可是却叫了你这么多年的姐姐!以后姐姐不在了,剩下我一个人可能会孤单的!姐姐这几个月来都藏在这钟粹宫里不出来见人,大臣们已经有所怀疑!哎,你毕竟是东宫太后,这后宫中本应以你为尊,可惜如今的你却是见不得人了!姐姐,我有些害怕,我害怕你的事情暴漏出去,会丢尽先皇的颜面,你说该怎么办呢?”西太后慈禧的语气忧伤,似乎是真的很担心。

    “哼,叶赫那拉氏,你的眼中还有先皇的颜面吗?我听说那曾纪泽在两个多月前,与沙俄签订了《伊犁条约》和《改订陆路通商章程》。根据这两个条约,我们虽然能收回伊犁,不再割让帖克斯河,但霍尔果斯河以西地区却都会被沙俄占去;朝廷竟然还要对沙俄赔款白银五万两?你这么懦弱又对得起先皇吗?”东太后慈安的语气有些激动,又是一阵咳嗽。

    慈禧的目光淡然,良久之后才轻声道:

    “我也没有办法,打又打不过,为了让战争平息,也只能割地赔款了!我这么做正是为了守护大清的基业。姐姐,你不要将话题扯远,告诉你一件事,我已经将与你通奸的侍卫诛了九族,如今这个世上除了此时钟粹宫之中的人外,就没有人知道你的丑事了!今天我之所以到这边来,就是与你道别的!莲英是我的人,他跟在我身边一定会一辈子帮你保守这个秘密,在你临时之前,你还有什么话想说吗?”

    慈安颤巍巍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终于明白了,看来慈禧在这几个月的时间已经掌控了许多权利,这次来是要杀她。

    东西两宫垂帘听政数载,慈安作为咸丰皇后一直压制着慈禧这个咸丰贵妃。

    如今一切都变了,她犯了错,被人家抓住了把柄,为了保存颜面也只能让权。

    没心思再去理会江山社稷的事,慈安看了看睡在自己身边的婴儿,眼中有泪水滑落!

    良久之后,慈安抬起头看向慈禧,用嘶哑的声音道:

    “妹妹,能不能放过这个孩子?你可以让李莲英收养他,他是无罪的,他也什么都不知道!以后就让他在宫中做一个普通的侍卫好不好?或者干脆把他送去民间,做一个普通人?”

    慈禧微微皱起眉头,没有说话。

    慈安慢慢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倒在地匍匐着爬到慈禧身前,磕头后道:

    “妹妹,你我守寡已经二十几年!我知道,这些年间你在宫中应该也有些不贞之事,只不过我并没有派人刻意的去调查你,因此没能抓住你的把柄!

    如今是我输了!我认!

    可是你能不能看在载淳的面子上,对我网开一面?

    当年我曾经真心对待过你的孩子,如今你能不能也放过我的孩子一码?”

    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慈安,慈禧眉头皱的更紧,回想起了过去。

    自己入宫后赐号懿贵人,次年晋封懿嫔,四年后生皇长子爱新觉罗·载淳。

    咸丰帝驾崩后,载淳继位,即同治帝。

    作为同治的亲生母亲,自己成为圣母皇太后,而慈安则成为母后皇天后,东西两宫太后垂帘听政的局面形成,东西宫太后之间的明争暗斗也就开始了!

    如今醇亲王之子载湉入即大统,自己的亲生儿子载淳已经去世几年。

    那时候慈安确实对载淳爱护有加,视如己出。

    说起来,慈安算的上是一个合格的太后,她贤良淑德,也有治国的才能!

    只不过自己是一个对权利很有欲望的人,慈禧不得不承认,她一直盼望着自己能够独揽大权的一天!

    而当这一天真的就在眼前时,慈禧却有些落寞了。

    她不算喜欢慈安,因为她一直是压在她权利之上的一个女人。

    她也有点喜欢慈安,因为自从咸丰帝去世,二十几年来她和这个女人一直是互相陪伴的!

    沉思良久,慈禧终于点了点头,她站起身准备离去,走到门前的时候停下身道:

    “姐姐,妹妹告退了!

    黄昏的时候我会让莲英来带走孩子,并给你送来最后的一餐!

    莲英是我身边的奴才,太过扎眼。

    他好像与你身边的那个奴才李桂有些亲戚,我听说李桂已经有两个养子了,不如这样吧,就让李桂在多一个养子,叫做李桂三好了!

    今夜中萃宫中,东宫太后会暴毙而亡,中萃宫里所有伺候的太监宫女全都需要陪葬谢罪!

    李莲英会收养李桂的三个养子,之后这事件再无东宫太后的事迹和传说!

    姐姐,你看这样的故事可好?”

    慈安太后脸上现出一片喜色,在慈禧身后一跪到地,颤声道:

    “钮祜禄·瑞芬,恭送圣母皇太后!”

    慈禧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她漫步走出卧房,之后带着李莲英走出钟粹宫。

    “从此刻开始,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也不允许任何人出来,违命者,斩立决!”

    这是慈禧在离开钟粹宫时对一干侍卫说的最后一句话!

    今日起,一起都结束了。

    而今日起,也是一个新的开始!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武学系统 无限之未来系统 最终防线 孢子之种族争霸 信仰封神 降临电影世界 生化之基督山丧尸 星际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