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5章 求婚

作者:熊猫快跑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兽女皇其实一直在安静观察。

    这就是人类啊......竟然真的与蛮兽的人化状态如此像。

    其实是有些窘迫的,兽女皇以前没在现实里距离这么近见过真正的人类。

    那么眼前的男人她知道,从哈达幻兽的视频中兽女皇见过秦安,也知道他的实力。

    洛与霞和秦安交手可是被打的不要不要的,那么他们彼此之间应该算是敌人啊?

    兽女皇不明白为什么秦安还要去救洛,相反他似乎更狠那个人类叛徒。

    发现秦安意图对人类叛徒下手,兽女皇有些不爽。

    这个人是自己要的,就算她之前已经把他完全抛在了脑后,但他依然还是自己说过想要的人,这男人怎么敢如此大胆,还要杀人?

    兽女皇觉得自己应该出手把这讨厌的男人干掉,不过最终她却改变了注意,如今情况还没有弄明朗,她都隐藏身份了,就继续隐藏下去吧。

    可如果要继续隐藏身份应该怎样去阻止他杀人呢?

    一时没主意的兽女皇纠结万分,最后采取了最笨的办法,那就是随便说点什么吸引下注意力。

    “啊!我被救了吗?”

    这句话说得很呆萌,兽女皇有些不适应这样的自己,说出来就后悔了,怎么感觉这种表现傻乎乎的?

    果然!

    那该死的男人正在用一种看傻瓜的眼神看着自己,而且,他只是看了自己一小会,之后就再次把注意力落到了方大志的身上。

    看到秦安还要动手,兽女皇走上前抓住了他的手。

    “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不过……兽苍天有好生之德,我们应该放弃一切以扑食为目的的杀戮,所以这位先生,听你刚才话中的含义,你要杀害你的同族吗?我觉得这样不好,会被兽苍天抛弃的!”

    兽女皇的手光滑柔软,她此时没有遮掩容貌,来自于至尊雌兽的诱惑不经意间流露出来,在场的众人里就连妖天都有些受到诱惑。

    妖天白净的小脸上升起一丝异样的红润,淡淡的开口道:“兽苍天是蛮兽大陆的至高神,是一种信仰,在兽民心目中他也是兽族女性皇者的化身,是女皇恩泽天下的道义,在所有的教条中确实有这么一条。这位姑娘应该是苍天使者吧?听说苍天使者负责传播教义,建立种族文明,因为有了苍天使者忙碌在蛮兽各个种族之间,蛮兽们才懂得了要如何在体制中生存,摆脱了许多野兽的性情。”

    “啊,你知道的可真多,我正是一位苍天使者,我叫……妖子!”

    妖子是蛮兽女皇的自称,以前在大陆上行走的时候人们都知道古妖是谁,却没人知道妖子,所以其实兽族女皇早就有这种假扮平民的小爱好。

    妖子?秦安看了看这女人抓着自己的手,之后又看向躲在琼斯背后的方大志,冷冷的道:“可惜这是地球,兽苍天或许还在蛮兽大陆吧?它的大道对地球不适用,地球有地球的规则。此人背叛自己的国家,那是不衷;愧对了父母家族的养育,让家族蒙羞,这是不孝;在投降之后为了讨好敌人欺辱曾经的战友,这是不仁;此后你更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公然去羞辱整个人族,这是大不义的事情,按照地球上的规矩。如同这种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徒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他一定要死。”

    秦安说的很坚决,推开兽女皇向方大志走去。

    兽女皇妖子很是差异,对方竟然丝毫没有被自己诱惑到?这怎么可能?她一生之中除了古神还没遇到过不会被自己诱惑到的雄兽。

    秦安之所以还能用看普通女人的眼光看妖子,自然是因为他体内七兽祖之一的魔兽之祖,而因为这样的因素,让秦安在妖子心中有了特别的地位。

    而且秦安关于忠孝仁义的说法很新颖,蛮兽国度的语言也是汉语,在漫长的进化中虽然与地球汉语有所差别,但该有的字都是有的,字的含义略有不同,大体上也区别不大。

    既然有文字自然就有文化,兽人文化的许多理念都与人类不同,他们的条条框框限制很少,关于忠孝仁义的概括他们并不具体,但是行为规范其实与地球倒是有些相似,不能背叛自己的部族,不能伤害部族成员等等的条例都有。

    所以秦安所谓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当死的说法让妖子觉得挺有趣。

    有趣是有趣,他如今要杀那个人类,自己总不能就让他杀了啊。

    就在纠结的时候,秦安已经出手,杀一个方大志自然很轻松,就算有琼斯保护他也不可能逃过一劫。

    只是眨眼间,方大志的身体就被秦安切为几段,竟是连呼喊声都没有发出就死去了。

    梦幻空间已经与过去的能力不同,秦安可以杀死空间里的生物,而且对方的实力越弱就越容易被杀,所以秦安其实根本就没有动作,只是用梦幻空间和扭曲之力就完成了击杀。

    “你……!”

    妖子太懊恼了,没想到秦安动手杀人在自己面前竟也能做到无声无息,他的实力超出相像,就算刚刚妖子出手也是不能保证可以护下方大志!

    这个地球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竟然有这种实力?气愤之余妖子的好奇心变得更重。

    方大志的死对在场众人来说不算大事,只有琼斯纠结一下,她可是感应到了兽皇的意志,算是被兽皇亲自指派了保护方大志的任务,如今任务失败自然丧气,可是面对秦安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之前的接触让她明白自己绝对不是秦安的对手,或许对方杀死自己需要耗费的经历与杀死方大志是差不多的。霞失去了洛,战斗能力其实比自己也就强不了多少了,也就是说自己这边的实力再无与秦安抗衡的可能。那叫做妖子的兽女也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的,看着傻乎乎的,估计也帮不上忙。

    琼斯是一个对蛮兽女皇万分尊敬的人,可是她却不知道妖子就是女皇。

    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也是一件很可悲的事,事件的人原本其实都差不多,可是社会的存在让人们有了三六九等,有了身份地位的差距,这就导致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出现了一幕幕戏剧性的变化。

    “好了,该杀的人杀了,该救得人救了!如今我们都是被困在这里的幸存者,五个多小时后我们会重新返回现实空间。霞,如果你想要保护好洛最终能活下来,并且最终能带着他到我们人族的领地获得救治,那唯一的出路就是与我结盟了。在这种时刻,我不介意联合所有可以联合的力量。”

    杀过人的秦安一脸轻松,杀人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大事,这一年多他也没少杀人,要不然杭海城中的杀人案也不会那么多了。

    妖子瞪视秦安,气闷了会才凶巴巴的开口道:

    “我之前在一个房间里睡觉了,后来城中就乱了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些没有灵魂的行走尸体是什么?被它们咬过之后似乎也会变为那种怪物是吗?”

    秦安看了眼妖子,他并不是毫无察觉,在细细观察了一会之后也发现这个女人看着不简单,她身上有一种王八之气,虽然她似乎已经有所收敛,但还是会不经意间暴露出来一些。这就奇怪了,窥探她的心思明明没发现什么异常啊?

    思索间,秦安说出了巨人城前后发生的事。

    蛮兽女皇在满手大陆养尊处优多年,根本就不知道死宗里面的十大高手都有谁,那么自然更加不认识弱水。

    不过提到妖天的时候她倒是微微有些震惊。

    四十九剑神的威名那是被传遍整个剑灵之星的,因此妖子也知晓,没想到眼前就出现了一位,而且还是九大主神里面的第八位。

    啊,看来问题是有些眼中。

    这种丧尸病毒竟然如此恐怖,可以把她的子民全都变为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就连自己的命令都不会听从了。

    那么这个弱水真是可恶,不杀此人妖子觉得无法释放压抑在心中的怒气。

    怎么搞的?之前原本在生气秦安扫了自己的威严,如今却因为秦安的叙述转移了。

    关键秦安在说的时候着重强调了丧尸病毒的威胁和弱水的可怕之处,吸引了自己的注意力。

    当秦安把所有的事全都说完后,才再次提起了要与霞结盟的事。

    霞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洛如今处于昏迷装填,还要依靠着秦安,而没了洛的霞就等于失去了主心骨。

    琼斯与妖子虽然心中都很不爽,但最终也没提出反对意见。

    那么一个新的联盟因为兽族几人的加入形成了。

    秦安这样做正是没办法的办法,他与外面的异能丧尸动手后发现凭借自己一个人确实很难与所有丧尸对抗,最少也要拉血帮手啊,如果弱水暂时杀不死,那么接下来几天的任务就是要清空巨人城中的丧尸,把所有丧尸杀了后就不相信找不到弱水。

    秦安交代完所有事情后不在停留,转身离去,这里的人原本就是不熟悉的,只不过为了丧尸才暂时结盟,秦安不觉得还有必要与他们继续沟通感情,还是好好休息要紧,况且还有金宝的事情需要自己跟进下。

    临走时秦安感受到了妖子不善的目光。

    这女人要么就真的很平凡是个蠢货,要么一定很不简单,秦安有些拿不准,于是就暂时不去理会,只是小心戒备就好,这种毫无信任感的三方结盟中,机会与风险原本就是共存的。

    ……

    此时的梦幻空间阳光明媚,清凉的小风微微吹过让人很是舒服。

    阿尔古丽这时候正在距离妖天他们很远的一栋大楼楼顶躺在泳池边躺椅上吹着风,感受着身边的凉爽。

    这可是比外边凉快多了!就好像小时候。

    阿尔古丽的小时候是九年前,或者说是三月之灾爆发前夕,那时候是真没有这么热的天气啊。

    因为喜悦,阿尔古丽刚刚在泳池里玩了好半天,如今在躺椅上也躺了有一会,心情很是不错,甚至把丧尸都抛开放到了脑后。

    一阵脚步声响起,阿而古丽快速睁开眼睛,之后微微皱眉,因为到来之人是刚刚长出双腿恢复好的西泽贝特。

    “阿尔古丽,你真的太让我感动了!如果不是你这一路带着我,我可能就死了,之后我一定好好报答你。”

    说话间,西泽贝特就要上前拉住阿尔古丽的手。

    阿尔古丽眉头皱的更紧了些。

    她之所以要一路带着西泽贝特,只是想证明自己不是一个绝情人,毕竟她之前是喜欢过这男人的。

    可是如今……

    “黑子呢?”

    阿尔古丽起身躲开西泽贝特的拉扯,看似是随便问了个问题。

    “哦,他在里面房间与秦家少爷叙旧呢!哈哈,真没想到,黑子竟然有秦家背景,看来我们有机会返回帝都了!怎么样阿尔古丽,如果不是我当时果断投降保住了大家性命,咱们怎么还会有这种好运气啊?哈哈!”

    阿尔古丽听的直翻白眼,投降就是投降,这是军队生涯中永远抹不去的黑点,还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干嘛?

    哎,如今的西泽贝特已经不是阿尔古丽眼中的良人。带着他杀丧尸的时候这小子大多时候都是昏迷的,偶尔醒来就会狼哭鬼嚎的乱叫,被四周丧尸吓成了狗。

    如果是黑子遭遇相同的状况,他会这样嘛?

    不会,这是想都不用去想的问题。

    她了解黑子……

    微微愣了下,阿尔古丽撅起嘴巴,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在想啥了。

    西泽贝特算是花丛老手,自然看出了阿尔古丽对他态度的转变。

    眼珠微微转了转,西泽贝特开始琢磨自己和阿尔古丽之间的事。

    如今被困落难与此,能否逃出去就要看秦家之人是否足够强大了。

    之前西泽贝特曾亲眼目睹秦破天大杀四方的能耐,所以他的内心是有些惧意的。还有那个不知道性命的年轻男人,他似乎更厉害,竟然具有空间能力!

    所以,他要依仗秦家之人。

    之前和金宝的关系不算太坏,却也不是很好,因为他知道金宝喜欢阿尔古丽,可是自己出现后却算是抢夺了他喜欢的女人。

    哎,真是郁闷,竟然被困在了这种地方。

    该怎么办呢?要如何修复一下和金宝的关系?如果能和他把关系搞好,就等于是能够被秦家高手保护了,更重要的是,这次的危机弄不好是一次机遇,如果还有机会返回帝国,那么有了秦家庇护岂不是就等于拥有了强大靠山?

    对于西泽贝特这种小人物,秦家那是如同一座高峰般只能仰望的。

    几次三番的琢磨后,西泽贝特又觉得不能彻底放弃阿尔古丽,因为一旦把这女人拱手让给金宝,那他们成了夫妻,自己对于他们来说也就只是外人,根本不可能会受到太特别的照顾。

    那么......或许自己的思路错了?

    事情应该是这样的!

    他应该先把西泽贝特拿下?让她成为自己的女人!那么金宝那小子是个傻子,他那么爱阿尔古丽,不可能以后都不理会她了吧?可以让阿尔古丽认金宝作为哥哥,以后自己和阿尔古丽结婚,也就成为金宝的便宜小妹夫了!这样的话,不就能进入秦家了吗?

    哈哈!听说秦家有四位漂亮的夫人当家,都是老女人,可是却拥有不老的容貌!

    自己对老女人是最有办法的,到时候随便在四个女人中搞一个成为情人,秦家十分之一的天下不就是自己的了?

    西泽贝特忽然觉得豁然开朗,不仅喜笑颜开,仿佛这一切马上就可以实现一般!

    也就是说终归还是要拿下阿尔古丽啊!

    想到此处,西泽贝特快速向四周看看,然后再一次伸手想要拉住阿尔古丽的手。

    阿尔古丽似乎是无意识的站起了身,躲开了西泽贝特,因为起身导致身上盖着的一条白色浴巾掉落,露出了里面性感妖娆的身躯。

    部队里的女兵在男人面前赤身裸体不算大事,只要不发生身体上的接触就都是正常的行为。

    所以阿尔古丽虽然觉得有些不适应,但还是没太在意。

    她快速背对着西泽贝特拿起了放在一边的衣物,几下之后就把内裤和胸衣穿好了。

    忽然,一个怀抱将阿尔古丽紧紧相拥,让她有些措手不及。

    “亲爱的!你的身体太好看了,我真的为你着迷!你又是我的救命恩人,又那么爱我!我如今也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在割舍你!阿尔古丽,我们结婚吧!就在这里,以苍天做媒人,用大地做实验!我们结婚吧,好吗?”

    啊?!

    求婚?

    西泽贝特愣住了,身体微微颤抖了下,她怎么也没想到西泽贝特会在这种时刻与她求婚。

    正是这样一个时候,黑大汉金宝从一边的卧室里面走出。

    “阿尔古丽,叔叔弄了一桌子吃的,让我们......”

    金宝是喜冲冲来的,刚刚秦安进入房中弄了许多吃的,看上去色香味俱全,也是秦安让他出来寻找阿尔古丽一起吃的。金宝自从遇到秦安和秦破天后都很是高兴,心中的一点忧伤已经掩盖了起来。

    不过,他的心里还是有忧伤的,因为他确实深爱阿尔古丽。

    所以,金宝有些无法接受眼前的画面,阿尔古丽竟然让西泽贝特把她抱在怀里......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武学系统 无限之未来系统 最终防线 孢子之种族争霸 信仰封神 降临电影世界 生化之基督山丧尸 星际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