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2章 九个病人

作者:熊猫快跑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你们重新说一遍,到底是怎么来到大楼的。”

    李向东脸色阴沉的问话,目光在一行人身上扫过,在几个女人身上多停留了一会。

    他也不是如来佛祖,也识得人间烟火,而几个女人长得都不错,尤其是那刘夏,一双逆天长腿让人望而生畏,这东西用来拍摄照片卖钱都能发家致富吧?

    轻轻咳嗽了下,李向东收回了自己分散的注意力,目光落在秦安身上,他看得出来,这群人真正的首领是秦安。

    秦安重新把自己昨天说的说了一遍,李向东冷哼一声道:

    “昨天我倒是真的忽略了这个问题,就算你们有潜水设备,一群人丝毫没有受过训练,竟然可以潜水那么长时间和距离?而且外面到处是丧尸,你们又是如何从丧尸覆盖的水面上来的?”

    “我是个潜水高手,由我引导大家自然轻松许多,至于我们为什么能爬上来,可能是因为运气好吧。”

    秦安的语气轻松,丝毫没有被审问的觉悟。

    运气好?李向东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这时候,有士兵来报告,各个楼层已经封闭,所有的人员全都控制起来了,目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李向东听了士兵报告,对秦安这些人更是怀疑。

    秦安看出了李向东的疑惑,很是无奈的摇摇头,之后说道:“我上来的时候听人说发生了几起命案,李连长,我想你是因为我们刚刚到来就发生了这种事而对我们有怀疑吧?这也很正常,不过我们真的不是凶手,而且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还是一个破案高手,如果你能暂时信任我的话,或许我能够将真正的凶手找出来。”

    秦安这话说的让身边的刘夏,徐苒甜等人全都惊诧不已。

    她们可是连什么情况都搞不明白呢,如今秦安竟然大包大揽的说能够帮助人家破案?这个男人真是神秘异常,让人看不透啊。

    那李向东听了秦安的话自然也是很震惊。

    “你能找到凶手?”

    “恩,凶手的手段又不高明,我想李连长可能只是因为事发突然,所以自乱阵脚找不到方向,不如就让我来跟你一起勘察一下现场,然后找出一些蛛丝马迹吧,如何?”

    “好啊,那就先看这里吧,副院长郭先知被杀一案,我的士兵听到喊声赶到的时候发现房间里有刘爱娜,李光华两个活人,还有郭先知的死尸,目前判断副院长郭先知是吃馒头中毒而死,毒物可能是氰.化钾之类的东西,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对这里情况的看法。”

    李向东一脸的鄙视,显然不觉得这个男人真有什么本事。

    秦安围绕这房间转了一圈,看了看放到桌子上的一兜子馒头和几个小菜,看了一会后才侧头看向刘爱娜与李光华。

    “馒头你们没吃?”

    “没,我虽然饿了,但早上吃的太干难受,所以只是吃了点小菜。”刘爱娜还裹着被子呢,模样很是狼狈,脸色羞红。

    “我也没吃,在郭院长面前我有些拘谨,也只是吃了两口小菜。”

    “恩,所以你们就判断这馒头有毒,因为这位郭院长是吃馒头死的,那么他吃小菜了吗?”

    李向东打断道:“喂,小菜他们两个人都吃了,都没事,郭院长吃没吃小菜还有什么关系啊?”

    “当然有,这里面有四中小菜,榨菜,萝卜干,海带丝,和咸辣椒,我要知道郭院长吃了那种小菜,他们两个人又吃了哪一种。”

    李向东听秦安如此说,皱眉思考了下,不再说话,而是将目光落到了其他两人身上。

    “我吃了点海带丝,没吃别的。”刘爱娜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回忆的表情。

    “我吃了一口榨菜,就一口,其他的也没吃。”李光华很确定的道。

    “好吧,所以榨菜和海带丝都是无辜的,如今值得怀疑的是馒头,萝卜干和咸辣椒对不对?”

    刘夏在秦安身边想要笑却觉得不合时宜,真是头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榨菜和海带丝是无辜的?嘿嘿,这男人其实有些风趣,会在不经意间流露出来,他没有看上去那么冰冷。

    李向东点了点头,然后道:“你说的很对,可这种小事有必要去计较吗?”

    “当然有了,如果是馒头有毒,那么一定是一锅馒头都有毒,投毒者的目的是杀死很多人。如果不是馒头有毒,而是四个小菜之中的一个有毒,问题也就来了。我很想知道,这种咸辣椒辣不辣?”

    李光华抢先道:“辣,非常辣!是郭院长最喜欢吃的一种小菜,无论是在家里吃饭还是在医院吃饭,他都是常备的。这种小菜是我们的厨师严师傅的拿手小菜,凡是喜欢吃辣的人都喜欢吃。”

    “哈哈,那么你和这位美女吃辣的吗?”

    “不喜欢。”两人这一次同时回答。

    秦安若有所思,微微一笑看向李向东。

    李向东也是一脸的沉思,忽然眼中出现神采,看向秦安道:“也就是说,有人知道这个郭院长喜欢吃辣的,所以其实这个咸辣椒才是有毒的,他的目标只是郭院长一个人!我问你们两个,郭院长是否也吃了这个咸辣椒?”

    李光华和刘爱娜对望一眼,然后刘爱娜不太确定的道:“好像是吃了,咬了一口辣椒,然后吃馒头,然后就中毒了。”

    “哈哈,那就没错了!兄弟,你叫什么来着?你可真聪明啊,竟然心思如此细腻!”

    刘向东对秦安的态度一下就变了,因为秦安能够在如此段时间内,找出事情的线索,真的并不容易,最少刘向东刚才是头脑一片浆糊,完全理不出头绪。

    “谢谢夸奖,我叫秦安。那么李连长,事情似乎有些眉目,杀人者的目的可能是针对郭院长,并且是很了解他饮食喜欢的人!”

    “那么......姓严的厨师嫌疑很大了?这人叫做严以宽,又老实又忠厚,看着不像啊?”

    “像不像无所谓,连长只需要派人把他先控制起来就好,既然是破案我们就要找证据,毕竟我想知道郭院长这个习惯的人应该不在少数,所以凶手可能是任何人。另外不是说同一时间发生了好几起命案吗?”

    “是的,其一是我的士兵赵子达自杀,另外是一个更加离奇的命案,九个病人躺在病房里,一夜之间被人枪,而且全部击中了额头中心处,最为诡异的是,昨晚虽然形势混乱,但我在每一个楼层都安排了士兵放哨,他们不可能听不到枪声,一连死了九个人啊,或者是对方用了消音.器?可是看那弹孔又不像。”

    “李连长,我想我们在这里猜测也没什么意义,不如去看看现场吧。”

    “好,你跟我来。这边谁也不要动,等我们有了结论后在处理。”

    李向东对秦安有了期待,带着他和刘夏等人一起下了楼,来到了那九人死去的房间。

    秦安早就知道这九个人的情况了,但还是假装上前一一检查之后,才回转头对李向东道:

    “李连长觉得这些人是昨晚死的?”

    “当然了,护士每天都有查房,如果他们早死了护士一定会知道。”

    “哦,那位护士在哪里呢?”

    李向东听秦安问话,叫来手下询问,那士兵说护士昏迷了,至今未醒。

    秦安暗自叹了口气,对李向东说道:“先去看看那位护士吧,因为她是个关键人物。”

    秦安的态度有些高深莫测,李向东没有犹豫,带着人们去看望那位护士。

    秦安到了床前撇了撇嘴,伸出手在她鼻子上放了下,之后道:“她死了。”

    什么!?

    这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吗?护士竟然死了?

    “怎么会这样?”

    李向东几乎是咆哮出声,询问身边的士兵。

    “连长,我们一直在看护着她,没人接触过她啊,除非她是自己死的。”一个士兵很是委屈的回话。

    “李连长,不用激动,或许她是自己死的也说不定。”

    秦安说话间从护士口袋里拿出了一小瓶粉末。

    “肼苯哒嗪,这是一种中等强度的降压药物,对心脏具有很强的毒性副作用,所以一般的病人都不会长期服用它,而是会与其他类别的降压药联合使用。这个女人如此年轻,本身不应该服用这样的药物,不过她似乎怀孕了,那么很可能具有妊娠期的高血压,妊娠期高血压一般就会采用甲基多巴与肼苯哒嗪这两种药物一起来降压,虽然对心脏都有副作用,但降压也是关键,血压不稳容易造成生孩子手术室的大出血等等许多复杂状况,可以危及生命。那么我想,这个女人在受到过度惊吓后,因为长期服用药物对心脏造成了一定的损害,所以引起了心肌梗死,在没有得到及时的救助后死亡了。这或许是个偶然事件吧,只可惜这次事件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我想知道除了她之外还有人比较熟悉那边病房里的九个病人吗?他们的主治医师呢?”

    “这个病房里的九个病人没有主治医师,他们的主治医师都死去了,有的变成了丧尸,所以我们就把这些病人集中到了一起,治疗暂时也停止了,只是找了这位护士负责照顾他们的平时日常情况,最近太乱了,对这几个病人我们没有人了解。”房间外一个围观的一生提供了信息。

    “好吧,这也无所谓了,我们回去那九具尸体旁吧,既然没有人证,那么死人其实也是最好的证据。”

    秦安说完这番话当先离开,后面一大群人都跟着。

    刘夏这个时候对秦安简直是有些敬仰了,这也太强了吧,竟然还会看病?而且那小护士已经死了,肚子也没有明显的鼓起,他就能知道人家怀孕了,这真是神奇的一塌糊涂。

    在周围,与刘夏一样想法的人不在少数,这里面也包括李向东。

    秦安带人返回之前的房间后,直截了当的道:“李连长,这些人不是昨晚死的。”

    “不是昨晚死的?那怎么可能?护士每天都会去检查的啊。”

    “是啊,护士每天都会去检查,人在今天早上都死了,按理来说应该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然而这些人真的不是昨天死的,他们至少已经死了好几天以上的时间,这不难判断,这边这么多医生,你们可以都过来检查一下,从她的血液,皮质的脱落程度,眼底的色泽,鼻孔的堵塞,肌肉的松软程度等等诸多方面都可以判断出来,这九个人不是死于昨晚!所以昨晚也不会传入任何枪声。”

    “啊?怎么会这样?”李东风有些发晕。

    门外这时候已经围观了几十人,听秦安如此说立刻进来了三个医生,对尸体详细检查后他们同意秦安的说法,这些人最少死去的时间估计都超过四十八小时了。

    “或许他们死去的更久,可是肉身保存完好,没有任何异味,我想之前他们所在之地应该是一个专门停放尸体的地方,或许是医院的停尸房房?那里应该有备用电源吧?也就是说其实昨晚有人把这个病房的九个病人掉包了,用停尸房的尸体代替,目的吗我想应该是为了制造恐慌。”

    “那......他们的额头为什么都有弹孔?”李向东想不明白。

    “报告连长,这件事我或许能解释。”

    一个士兵从门外进来了。

    “哦?你倒是说说。”

    “秦先生说的很对,这些人真的可能是来自停尸房的。在末日爆发那天,停尸房成了重灾区,许多尸体死而复生,我和赵子达两个人奉命去清理丧尸,杀死了许多,包括丧尸和死人。那些死人比丧尸还可怕,我们以为他们是死的,可是忽然之间他们就会跳起来变成丧尸袭击我们。杀的多了,当时我们还比赛枪法来着,看看谁能一枪爆头,所以......如果这九具尸体是那时候死的话,很可能是被我和赵子达两个人杀死的。”

    秦安的目光一亮,开口问那个士兵道:“赵子达就是跳楼的那个?”

    “恩,是的。”

    “这真是巧了?那么他为什么要跳楼呢?如果精神没有失常的话,一定是精神压力过大,你们比赛用枪爆头丧尸,是否发生了意外?”

    秦安之所以会问这样问题,是因为他发现这个士兵说话的时候眼神里有些慌张。

    听秦安问话后,士兵的脸色一下变得苍白,李向东也一下发现了他的异常。

    “有事说事,别吞吞吐吐遮遮掩掩的,这不是我带出来的兵!”

    “赵子达......那天有一枪打到了一个活人,一枪爆头之后她就死了,当时我们都看的很清楚,她还向我们求救呢。我放下了抢打她身后的丧尸,可是子达没控制住已经瞄准的姿态,无意间走火打死了那个人......”

    “所以他一直愧疚,直到今天结束了自己生命,看来这也算是一个偶然,最少目前这是最好的理由。无论怎样,这件事过去了就先放一放,我想说的是,这九具尸体看来都是从停尸房那边被人运过来的,而原本的九个病人被人运走。这是个挺大的动作,应该就发生在昨晚混乱的时候,外面丧尸巢穴形成,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这个凶手却偷偷做了这件事。好像那位叫做严以宽的厨师,是经常会出入停尸房的吧?”

    “是的,因为那边放着很多食物,整座大楼断电了,只有那边的几个冰柜和停放尸体的柜子还能用,备用电源并没有坏掉。”士兵回答,李向东双眼已经瞪得滚圆。

    “哼,看来这个厨师问题很大啊,郭副院长以及这边人的死都与他有所牵连!去,把他叫过来,我要......不是,让秦兄弟审问审问。”李向东如今对秦安是彻底佩服了。

    这才多大一会啊,看似杂乱无章的事情一下就清晰了。

    郭院长被人投毒,九具尸体案,赵子达自杀案,护士猝死案几乎都已经有了眉目,呼之欲出,凶手多半与严以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秦安抬起头,双眼眯起,穿透墙壁看向那个严以宽,这时候他已经被大兵们带到了一个单独房间看守。

    严以宽的表情很自然,就是那种紧张害怕的模样。

    秦安对人脸表情的识别具有强大能力,他看着严以宽良久,直到李向东新派去的人把他带离那个房间向这边走来的时候才收回目光。

    这是怎么回事呢?为什么感觉严以宽不像是有问题的?他的表情真是太自然了,就是一个不知情者忽然被控制而产生的惊慌,难道说自己的猜测是错误的?真正的凶手并非这个厨师吗?

    赵子达跳楼,小护士被吓死,副院长被杀,九具尸体四个案件彼此之间真的没什么联系吗?所有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自己是否有什么地方疏忽了?所有的推测都是以严以宽是凶手而推断出来的,可嫁入他不是凶手,又是谁处于什么目的会从停尸房换来九具尸体,又是谁处心积虑的要杀死副院长郭先知?

    秦安有了这些疑问,急忙开启监测能力查看整座大楼,自己确实忽略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人用九具尸体在昨晚换走了九个病人,那么九个病人如今在哪里呢?
其他书友在看:无限武学系统 无限之未来系统 最终防线 孢子之种族争霸 信仰封神 降临电影世界 生化之基督山丧尸 星际神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