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 地狱难度的安杜马里

作者:道三生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有些力量,越是妄想得到越是得不到,女君其实很敬佩白河,因为白河能够克制一切欲望,同时又明确的知道自己的目标,然后伸手摘取自己想要的果实。

    或许有很多人都认为自己能够做到,但万众一心,万念一心,其实并没有那么容易做到,即使是女君偶尔都会分心。

    两人开始交手,女君直接拔出不动神剑。

    白河微笑道:“不必在意我,直接动手就好,忘了说……我所说的整合过去所得到过的能力,其实是包括了以前有,但现在早已经失去的能力!”

    “什么意思?”女君一愣,下一刻发现白河手里出现一把不动神剑!

    白河微笑道:“别太惊讶,只是无中生有而已,以前其实是挺多限制的一个能力,不过同步化帮我解决了这个问题,应该是和你的剑一样的,你说两把能够斩断万物的剑,对碰会怎么样?”

    “试一下不就知道了!”女君微笑道。

    一瞬间,她出现在白河身边,剑刺向白河握剑的手,白河瞬间躲闪,但手臂却留在虚空之中。

    “怎么回事,我应该避开才对!”白河惊讶道。

    女君微笑道:“必然定数剑,算是我最近修炼出来的新剑法,一出剑就已经是必然,而结果就是定数,一切皆有定数,在我出剑的时候,结果就已经确定!”

    “这样一来,你不是可以秒杀我!”白河惊讶道。

    女君摇头道:“不行,刚刚试了一下,有一股神秘力量保护着你,阻止我对你的一击必杀!”

    “那应该是‘不死者’这个特性发挥了作用,一击必杀类的能力对我无效,但你这剑法还是很强,如果是对付那些虫族的话,估计是一杀一个准!”白河点头道。

    女君对此却并不同意,毕竟虫族也有着特殊的能力,甚至有些天赋连她都感到震惊。

    他们在变强,没道理虫族还在原地踏步。

    “继续吧!”

    女君没有说出自己的担忧,接着继续攻击,白河的能力太难缠了,尤其是同步化之后,白河几乎杀不死。

    一击必杀类的能力对白河无效,问题是白河的身体其实只是空壳,白河的大脑跟灵魂都是虚化的,无法进行任何的攻击,光这一点白河就近乎立于不败之地。

    白河的能力很多,以前因为这些能力的级别太低,层次太低,对女君无法造成任何的影响,而现在白河将所有的能力同步化到世界相同层次,一下子变得无比的棘手。

    首先,白河的攻击力很强,有很多攻击都带有追踪效果,如果不是她有不动神器,早已经被攻击无数次,身受重伤。

    还有就是白河之前使用了一次的无中生有,白河后面就没有再使用过,实际上如果真使用的话,绝对会为她带来很大的麻烦。

    女君知道这只是切磋,白河压根没拿出全部的实力,不过这已经足以证明,白河现在比她要强大。

    如果她不是剑心坚定,这时候恐怕已经动摇了。

    因为白河太变态了,他最变态的地方就是他样样会偏偏还样样精,不像那种样样会却样样稀松的人。

    其实在女君感慨白河强大的时候,白河也明白女君的可怕之处,女君的剑每一次进攻几乎都是必然,他没有伤害到女君,自己身上倒是满是伤口,如果不是他有着极其可怕的存活能力,正常一点的强者现在恐怕早就被斩死。

    两人的战斗,其实非常的无聊,白河的攻击很难对女君奏效,只要女君还拥有不动神器装备,基本上就不可能被伤害,除非白河用无中生有制作不动神器,跟女君硬碰硬。

    而女君虽然能够伤的到白河,其实对白河来说却根本无关轻重,这点伤害对白河来说就不算伤。

    两人最后不约而同的停手,接着都知道该找虫族麻烦了。

    “要去跟小幸说一声吗?”白河看着女君问道。

    女君摇头道:“不必了,等一切事情结束了,再想办法吧。”

    “那走吧,直接去找母皇!”白河微笑道。

    现在他的实力丝毫不弱,其实已经比女君还要强大,只是没有展示出来,他的能力可是多的让他自己都害怕。

    巴图和安杜马里已经不知所踪,白河跟女君直接去找母皇,杀死母皇修正世界,巴图和安杜马里的问题自然会迎刃而解。

    两人瞬间离开这个世界,转眼已经在虚空中高速飞行,不过才飞出不远,安杜马里就出现在他们面前,眼睛带着忧伤看着两人。

    “我不想杀人,你们如果退后,我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安杜马里淡道。

    白河看向女君,女君摇了摇头,她也没有发现安杜马里的气息,几乎瞬间出现,两人居然还没察觉,这简直就是开玩笑。

    “你这是在找死!”安杜马里看出白河的想法,淡淡地说道。

    白河笑道:“看来不得不战,其实如果你假装不知道的话,一切该多么美好。”

    “如果有人要杀死你的母亲,你可以假装不知道?”安杜马里反问道。

    白河微笑道:“如果我的母亲罪大恶极的话,我大概会大义灭亲!”

    “看来这一战是无法避免,那就只有战了!”安杜马里淡道,在领悟悲伤之后,他其实已经不想杀生,但每个人都有无奈的时候,比如现在他就十分的无奈。

    一瞬间,他的拳头出现在白河的身上,白河直接身体炸开。

    另一边的女君几乎是同时出招,剑刺向安杜马里的心脏,剑是刺中了,但心脏却不知所踪,压根没有刺中。

    “很神奇的剑,但没用!”安杜马里也有点惊讶,以他的反应速度,不应该有避不开的剑,偏偏女君这一剑居然刺中他了,仿佛一切都是巧合,但有似乎是必然。

    白河这时候缓缓再次出现,道:“你也不错,很可怕的攻击!”

    “复活能力?不对……你没有死!”安杜马里惊异道。

    白河微笑道:“我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狗带,但你就不一定了。”

    一瞬间,白河手里出现一把刀,一刀直接斩向安杜马里。

    这一刀很特殊,效果居然类似于女君的必然定数剑,那就是一定斩中敌人。

    白河制造的这把刀其实糅合了好几种能力,这些能力来源于混乱结晶,白河直接仿照着将所有的能力熔于一炉,于是就了这把可怕的刀。

    可以说,这一刀是必杀之刀。

    不过白河快,安杜马里更快,一瞬间他人分裂成了两个个体,白河斩杀的个体转眼死去,但实际上却只是一个空壳,空有安杜马里外貌的躯壳而已。

    “这招名字叫金蝉脱壳,感觉好不错。”安杜马里淡道,下一刻一拳打出,白河想用刀来抵挡,但安杜马里的手臂却裂开,避开刀之后落在白河的身体上面,白河胸口瞬间出现两个大洞。

    说实话,白河有点惊讶,安杜马里的实力提升太多了,此时的安杜马里跟他水分身交战时,完全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他简直不敢相信这真的是安杜马里。

    事实上,安杜马里现在发挥出来的实力,才是他真正的实力,母皇很少动情到那种程度,因为极于情,所以生下恐怖无比的安杜马里。

    安杜马里在领悟母皇的悲伤之后,其实就已经激活了体内的悲伤细胞,越悲伤实力就越强大。

    当然,安杜马里其实是拒绝悲伤的,因为明白了悲伤,所以拒绝悲伤。

    最近他去找巴图,却遇到了无数让人悲伤的事情,悲欢离合,不被理解,被歧视,死亡等等。

    结果,他想要追求快乐,得到的却是更多的悲伤。

    而这导致他的实力更加的强大,但人也更加的忧郁。

    白河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虽然他现在完全可以选择虚化,然后再次恢复。

    但白河并不打算这样做,他选择使用其它能力。

    “真没想到刚出门就遇到这么一个变态。”白河对女君苦笑道。

    实际上,白河非常的强大,属性是世界最顶尖的属性,同步化之后,不存在基础高于他的存在。

    问题是安杜马里不纯粹是属性强大,他身体里面还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能力,这股能力才是真正对抗他们的根源。

    这股力量不属于虫族,而是来自于初人,那种无敌的强大,在悲伤细胞激活的时候,其实初人的血脉也得到激活,这是根本。

    “那现在怎么办?”女君问道,安杜马里的实力确实让她感到惊讶,安杜马里的水准应该跟现在的她差不多,问题是安杜马里跟她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类型。

    当初她还不如巴图,经过这段时间的修炼,创出必然定数剑,才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说实话突然遇到安杜马里,确实让她有点受创。

    不过她倒不会因此质疑自己的剑,只是现在想要杀死安杜马里,并不容易。

    “我有一个能力,如果运气好的话或许能够一举杀死他,只是有点麻烦!”白河密语道。
其他书友在看:死斗无限 今天开始做提督 末世无言 时空军火商 乱入之王 综漫的水晶宫 异次元大冒险 周游武侠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