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他的角色扮演游戏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万籁俱寂,连弯月都拉过云彩遮住了面纱,刘彦直最终还是鼓起勇气走到了床边。

    其实林素已经醒了,只是在装睡而已,她早已看到刘彦直一副百爪挠心的样子,其实自己何尝不是犹豫纠结,她对刘彦直早已倾心,此生非他不嫁,可是既然尘埃落定,又何必急于一时,坏了自家的名节。

    刘彦直走到跟前,拉过锦被盖在林素身上,转身出门,掩上房门,下楼去了,听到轻轻的脚步声,林素既失落又欣慰,她的心上人不但文武双全,更是堪比柳下惠的正人君子。

    次日清晨,林素早早起床,看到刘彦直赤着上身趴在院子的地上做奇怪的动作,他肌肉结实,线条分明,阳刚健美,动作有力,,和那些淮江两岸拉纤的苦力截然不同,这样的男子,才是中国的象征,华夏的未来。

    林素不由得看痴了,丝毫没发觉二姨太来到身畔。

    “这是……昨晚上没够啊。”二姨太戏谑道,她本是风尘中人,回归主场,胆子不免大了许多,也敢和林小姐开这种不荤不素的玩笑了。

    林素虽然未经人事,但到底是大姑娘了,能听出二姨太话里的意思,清者自清,她丝毫不做辩解,只是淡淡一笑:“姨娘,早。”

    “早。”二姨太回了一声,又招呼刘彦直:“刘侍卫,您这是忙乎什么呢,地上有洞么?”

    刘彦直爬了起来,接过龟公递上的热毛巾,随手赏了一枚铜圆,笑呵呵道:“这叫俯卧撑,可以锻炼胳膊上的肌肉。”

    “明明是人,怎么胳膊上长鸡肉呢?刘侍卫真会说笑。”二姨太吃吃笑道,她料定刘彦直会成为林家的女婿,和这一对儿搞好关系,自己虽然永远扶不成正室,但在府里的地位也会更加牢固。

    “肌肉就是人身上的瘦肉,瘦肉多了才有力气。”刘彦直一本正经的解释着,扭头看看林素,后者脸上绯红,低下了头。

    二姨太看在眼里,更觉得昨夜肯定发生了什么。

    时候尚早,但沈小红和周嘉睿还没起床,搞不好要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在二姨太的强烈建议下,刘彦直邀请林素去逛街,游览外滩和南京路。

    二十世纪初的上海滩,黄包车才刚从日本引进,还被称为东洋车,四马路本身就是繁华所在,街上车水马龙,三人各叫了一辆东洋车,先沿着外滩兜风,然后又去大马路上购物,绸缎庄,银楼,卖西洋玩意的店铺,逛了一个够,直到中午才满载而归。

    沈小红和周嘉睿才刚起床,浓睡不消残酒,两人脸上还带着倦色,可见昨夜没少折腾,不知道是逢场作戏还是真动了感情,沈小红对周嘉睿温柔细心,宛如新婚妻子一般。

    “今天我就得去衙门找李中堂报到了。”周嘉睿道,“毕竟我是太后钦点的和谈钦差之一,彦直,你也别急着去美国,先容我在上海打听一下,这个乔治坎宁安到底在不在中国。”

    “那就有劳周兄了。”刘彦直一拱手,接过龟公递上来的水烟袋,学着沈小红的样子,就着火折子抽了几口,他在努力让自己融入这个时代,但是在旁人看来,他依然是个异类,更像是长着中国人面孔的洋人。

    午饭后,周嘉睿去上海道衙门觐见李鸿章,刘彦直留在书寓静候佳音。

    九月初的上海,气候宜人,一阵风吹过,竹林瑟瑟响,刘彦直站在窗边沉思,忽听身后轻盈脚步声,就知道林小姐来了,回头腼腆一笑,并不言语。

    “你要去美国?”林素将周嘉睿那句话记得清清楚楚,一中午心情都不佳,终于等到机会,亲自开口询问。

    “我肩负使命,必须去找一个人,哪怕天涯还角也要找到他。”刘彦直道。

    “美国远么?”林素问道,向前一步,和他并排站在窗前。

    “在大洋的彼岸,有两万里远,坐船要一个月。”刘彦直道,“但是找到那个人,可能会花更长的时间。”

    “找到这个人之后呢?”林素继续问。

    “任务完成,我就该回去了。”

    “回哪儿?南洋老家么?”

    “不,我的家在近江。”刘彦直言不由衷的答道,他明白林小姐的心思,但是留在清朝是不可能的,他不是周嘉睿,不是清朝控,再说还有拯救世界的重任等着他呢。

    但是这句话却给林素造成了错觉,她脸上绯红一片,认为这是刘彦直在含蓄的表达对自己的爱意,家在近江,意思不就是要迎娶林素,在近江安家落户么。

    “不管时日长短,我都等你。”林小姐说完这句话,扭身匆匆而去。

    ……

    周嘉睿一直到自鸣钟指向九点钟才回来,看脸上得意的笑容就知道此行大获成功,果不其然,他说一下午都在和李中堂促膝而谈,受益匪浅。

    “李中堂和我是相见恨晚。”周嘉睿大言不惭的吹着牛,“眼下我就缺一套五品官服了,总穿便装成何体统,朝廷的脸面都没了,这是李中堂的原话,他赏了我一百两银子,让我去定做官服哩。”

    沈小红给他倒茶,又站到身后去捶背,笑眯眯道:“我认识一家裁缝铺子,手艺很好,明朝去量体裁衣,你的官袍下摆前面要长,后面要短才行。”

    龟公故意在旁问道:“先生,为什么要前长后短?”

    沈小红手掩着嘴笑道:“周大人春风得意马蹄疾,走路都把头扬到天上去了,前襟不长点,就不雅观了,那些暮气沉沉的老朽官员,走路弓着腰驼着背,就得做的前短后长。”

    周嘉睿喝了口茶,正要说话,忽闻前院有人砸门,一人破门而入,龟公拦都拦不住,此人中等身材,面孔瘦削白皙,体格弱不禁风,看起来就是个柔弱书生。

    沈小红沉下脸来,道:“周大人莫要过问,奴家去去就来。”

    两人发生激烈争执,吴侬软语就算是吵架听着也悦耳,周嘉睿听了个囫囵意思,这男的是沈小红的相好,在她身上花了不少银子,可是这两天却一直吃闭门羹,今天实在忍不住了,闯进来才发现真相。

    刘彦直听到吵闹声也下了楼,正瞅见那公子拉扯沈小红,当即上前揪住他的领子,随手一丢,人就飞了出去,撞在假山上落下来,眼见是动不得了。

    沈小红慌了,急忙让老妈子去把人搀扶起来,又是掐人中又是扇风,好半天人才悠悠醒转,面色惨白,话也说不出。

    过了半晌,佣人叫来一辆东洋车把公子拉回去了。

    “他会不会叫人过来?”刘彦直很警惕,上海滩鱼龙混杂,最不缺的就是纨绔恶少,这种人来一个打一个,毫不留情。

    “刘公子不是那种人。”沈小红叹口气道,“孽缘啊。”

    妓院里争风吃醋的事儿很常见,这事儿就算过去了,不过刘彦直觉得继续住在书寓里不是事儿,于是带着林素等人搬到大马路上的旅馆去住。

    局势一直在变化,八国联军四处出击,占领了直隶不少地方,甚至兵临山西,而且拒不接受慈禧太后的求和,而李鸿章也一直滞留在上海不愿北上,周嘉睿作为他的副手也留在上海,正好帮刘彦直打听乔治.坎宁安的下落。

    周嘉睿身为大清国外事衙门的官员,英语流利,思想新潮,在观念上和洋人没什么差别,没用多久就和上海各领事馆的外交官们混熟了,美国在华驻军不多,查一名军官的下落不算难事,他花了几天时间终于得到确切消息,确实有乔治.坎宁安这么一号人,也确实是驻防中国的美国陆军第九团的军官,但是因病耽误了行程,人还在美国本土呆着呢。

    与此同时,已经抵达山西太原府的慈禧太后再次给李鸿章发来电报,催促他赴京和谈,并且承诺让他便宜行事,朝廷不为遥制。

    李鸿章决定即刻北上,周嘉睿也要随行前往,临行前沈小红做东,在书寓里摆了一桌宴席给他践行。

    喝到半酣,周嘉睿打开了话匣子: “彦直,你真的不跟我赴京?那可是锦绣前程啊。”

    刘彦直知道他心意已决,要留在清朝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不免有些伤感,徒劳问道:“你真的不想回去了?”

    “别苦着脸,你会再见到我的,不过是在历史书中。”周嘉睿踌躇满志,指着窗外道“这儿才是我的舞台,我不愿意再过那种朝九晚五,三尺讲台的碌碌无为的生活。”

    “有意思么?”刘彦直道,“你真的想改写历史?”

    忽然周嘉睿沮丧起来:“改变历史不是那么简单,我是想过,但很难,其实这对我来说就是一场真实的角色扮演游戏,我以前活的太他妈憋屈了,我就想牛逼一把,你懂么。”

    “周老师你喝多了。”刘彦直起身招呼已经听的目瞪口呆的沈小红,“扶他上去吧。”

    “你们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沈小红过来搀住了已经酩酊大醉的五品章京周大人。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佣人前去开门,来的是一位同行,她带来爆炸性的新闻,刘公子吞鸦片自杀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