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弓如霹雳弦惊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穿越舱再次打开的时候,刘彦直才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恍如隔世,他在另一个时空度过了一年半难忘的时光,而基准时空的进程仅仅是二十二个昼夜。

    同事们排着队和刘彦直握手,眼神里包含着敬佩和同情,穿越并不是小说中描写的那么拉风,到了古代恣意妄为,妻妾成群,实际上相当于一次长时间的驻外出差,而且去的还是落后的战乱地区,每一次执行任务都有回不来的可能性,刘彦直注意到大家胸前都佩戴者小白花,问了才知道,这是为周嘉睿戴的孝,他的追悼会在三天前举行。

    私自滞留是严重违反规则的行为,所以组织隐瞒了周嘉睿的真实下落,在内部文件上说他在执行任务中不幸遇难了,为此还给了周老师家里一笔不菲的赔偿金呢。

    刘彦直进行了全面洗消,他带来的十二张完美的狐狸皮也被暂扣,经灭菌杀毒后会发还给他,在穿越站的办公室里——为了更好的执行穿越任务,组织大兴土木,在翠微山上建造了网架结构的穹顶建筑,遮风挡雨,隐藏秘密,建筑外形如同外星人的基地一般科幻,内部设施齐全,只是时间仓促,很多房间还在装修之中。

    洗澡换衣服之后,刘彦直进行述职报告,将这一年半来的种种经历详细写出,他打字速度慢,采取的是口述的形式,党爱国坐在对面一字不拉的倾听,时不时还提出许多问题,在他面前放着一张1901年的波士顿晚报,上面有乔治.坎宁安的讣告。

    刘彦直说完之后,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长叹一口气,仿佛还沉浸在刻骨铭心的追忆中。

    “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汉尼拔还存在,咱们的任务失败了。”党爱国道。

    刘彦直差点呛到,忙乎了这么久,都是瞎子点灯白费蜡啊,这个打击也太大了点。

    “不是你的错误,是我们的失误。”党爱国说,“实际上汉尼拔不算是乔治.坎宁安的直系子孙,我们后来得到一本日记,是在汉尼拔父亲家里的阁楼上发现的,乔治的妻子苏珊在日记里记载了她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们有理由认为,她给老公带了绿帽子,她儿子的亲生父亲是隔壁老王。”

    “老王?你是说坎宁安上尉的好友,王尔德?”刘彦直一点就透。

    党爱国点点头:“对,坎宁安上尉虽然有着英国贵族的优良基因,但他本人的体质和胆略却并不好,反而不如他的朋友随军记者王尔德,王尔德亲身参加过庚子之变,这家伙是个勇敢的冒险家,极富男人味的硬汉,在上一个版本的历史中,坎宁安上尉因病未能参加进军北京的行动,却毫无廉耻的在自传里加上这一段道听途说来的经历,苏珊厌恶他的懦夫行为,和王尔德私通,生下一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汉尼拔的祖父,在新版本的历史中,苏珊是在葬礼那天晚上因为寂寞才和王尔德滚到了一张床上,给丈夫留下了遗腹子。”

    刘彦直说:“这就意味着我折腾一圈,完全没影响坎宁安家的族谱,不管我杀没杀他,他都不是自己儿子的亲爹。”

    “很遗憾,你说对了。”党爱国满脸惆怅,“我们毕竟能力有限,调查别人八辈祖宗的事情难度太高了。”

    “下次行动前,调查清楚点。”刘彦直道,“没事我先走了。”说完将翡翠扳指摘下来丢在桌上,“给你了。”

    “君子不夺人所好。”党爱国婉言谢绝,“再说我也没钱给你,。”

    “不要拉倒。”刘彦直抓起扳指扬长而去,他离开太久了,急切的想见到亲人。

    ……

    母亲依然过着简单朴素的生活,没有因为儿子的收入丰厚而改变生活习惯,每天早起买菜,回家做饭看电视,日子过的单调但安稳而幸福。

    儿子风尘仆仆的回来了,进门的那一刹那,母亲差点没认出来,这才出差不到一个月,人都瘦成什么样了,慌的她赶紧下厨做饭,煮米饭,烧排骨,又跑出去买了一堆卤菜。

    吃饭的时候,刘彦直狼吞虎咽,筷子不停,他在山里过着半野人的生活,茹毛饮血,打猎捕鱼,现在尝到母亲做的菜,舌头都差点吞下去,看到儿子饿成这幅惨状,母亲心疼道:“上哪儿出差去了,饭都吃不饱。”

    刘彦直说:“山沟沟里,能吃上肉,就是缺佐料,整天烤野猪肉撒盐巴,跟吃劈柴一样。”

    “别太拚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母亲给刘彦直撕了条鸡腿放在碗里,“你还没结婚,弄个工伤出来,人家大姑娘也不愿意嫁给你。”

    刘彦直停下了筷子,他想起林素了。

    与此同时,党爱国正坐在直升机上指挥人员勘测峭壁上的岩洞,组织里有专业的登山队员,悬着安全绳索踩上凸台,进入岩洞,里面确实有一口棺材,但是棺材盖已经打开,里面空空如也,没有尸体的踪迹。

    监视器里传来岩洞里的画面,党爱国并不惊讶,这一百多年里能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历史是在随时更改的,探查究竟已经没有意义,他现在需要面对的难题是舆论的压力和调查的威胁。

    翠微山是安太财团承包的“自然保护区”,这本是一种掩护身份,但是有几个户外运动爱好者悄悄潜入进来,不但拍摄到了那只倒霉的老虎,还把穿越站给拍了进去,虽然后来保安人员没收了他们的相机存储卡并且予以销毁,但是图像已经通过手机网络传输到了云端。

    网上爆出猛料,安太财团占用风景区建造高级会所,一时间舆论哗然,矛头纷纷指向近江市政府,虽然安太的公关能力超强,但毕竟只是一家企业,体制内的对手想给他们上眼药,他们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明天将会有一个由国家林业部、省纪委、媒体记者和公众代表组成的联合调查组前来翠微山调查华南虎和高档会所的真相,穿越站并不是豪华会所,内部设施多用钢材、铝合金和工程塑料,略加调整就能伪装成动物保护站之类场所,但是巨大的高科技穿越设备和电力传输装置很难短时间内撤离现场,党爱国不得不想个障眼法来迷惑调查组。

    直升机迅速拔高,党爱国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透过玻璃舱罩看到下面苍翠一片,盘山道路上越野车组成的车队正在行进,这是刚从外面拉来的动物们,一小时后将会举行一次大规模的放生活动,二百只兔子,七匹狼,十二只猴子,一对野猪,还有若干刺猬、蛇将会被投入大自然的怀抱,造成翠微山野生动物漫山遍野的假象。

    ……

    次日清晨,刘彦直早早醒来,穿上运动服出门跑步,不知不觉就从城郊的小区跑到了市内的中银大厦,这是他下意识的举动,因为他知道甄悦就住在附近,而他确信甄悦和林素之间一定有着神奇的关联。

    甄悦昨晚拍戏加班,凌晨三点才回到家,现在正在酣睡,她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懒洋洋的刷牙洗脸,忽然想起了什么,拿起手机看备忘录,果不其然,上周约了射箭馆的教练上午练习。

    “糟了,放人家鸽子可不好。”甄悦匆匆换了一身利落的运动装,饭都没吃就出门了,射箭馆就在一公里外,她没开车,一路步行过去,见了教练先赔礼道歉,说自己忙晕了忘了预约,年轻的男教练并不在意爽约,说没事,反正客人也不多。

    甄悦开始接触射箭的初衷很简单,只是单纯的因为姬宇乾某日带了张复合弓去拍摄基地,还给大家表演了一手百步穿杨的绝技,其实就是隔了几十米射中靶心而已,但是这已经够让女生们疯狂的了,不光甄悦开始玩弓箭,其他人也纷纷加入到这一项有益身心的竞技活动中来了。

    “我一定要射中。”甄悦穿戴上专业护具,拿起定做的30磅拉力现代反曲弓,搭上一支碳素杆的箭,瞄准了十五米外的红心,手一松,箭矢命中靶子,虽然没落在红心上,但是作为初学者,成绩已经很不错了。

    教练在旁边指导着,甄悦不是点头,忽然眉开眼笑,望着教练身后道:“这么巧?”

    来的是刘彦直,他一直在跟踪甄悦,凭着山林中追踪猎物的本事,根本没让对方发现端倪,此刻他也装着很惊讶的样子道:“是啊,你也来玩啊?”

    “不是玩啦,是体育运动,有益身心健康。”甄悦说。

    射箭馆的教练并不是只对一名顾客负责的,其他教练都在忙,只有这名男教练不情愿 招呼刘彦直,问他是不是第一次来,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

    “你先熟悉一下吧。”教练说,“这儿有初学者用的弓,你试试看,不要放空,小心弹到手。”说完就去辅导甄悦了。

    刘彦直走来走去,四下乱看,拿起一张磅数很低的现代反曲弓,拽了拽弓弦,觉得很没趣,忽然看到墙上挂着一张古典式样的弯弓,忍不住摘了下来把玩,弓为了保持弹力是没上弦的,反过来如同一个c字。

    弓是硬弓,一个人根本没办法上弦,刘彦直用腿别着弓身,轻松的挂上了弦,尝试着拉动弓弦,发掘这张弓真的挺够劲,比自己从绿营军械库里偷来的强弓还更有力一些。

    但是他依然可以毫不费事的将这张弓拉成满月,然后慢慢松开。

    一个中年男人走到刘彦直身边,赞叹道:“伙计,力气不小啊,会射箭么?”

    “会一点。”刘彦直道。

    中年男子取来一壶箭,是特制的竹竿雕翎箭,箭镞也是考究的仿古式样,三棱状,锋利无比。

    刘彦直抽出一支箭,搭上弓,看了看远处的靶子,很随意的张弓就射,根本不带瞄准的,硬弓拉力极强,箭矢初速极高,嗖地一声扎在靶子红心上,整个穿透了草靶。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