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101办公室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虽然文件夹里没有任何留档的文件,但是却标注了九机部的地址,刘彦直一眼扫过,默记心间,这时候外面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他迅速将文件夹塞回档案柜,闪身藏到门后,屏息凝神。

    门开了,进来一个穿军装的文职人员,一边伸手去拉灯线,一边随手关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刘彦直轻轻一跃上了门框,两脚踩在狭窄的门款边缘,手撑着天花板,那文职人员并未发觉异常,又拿出一串钥匙,打开了档案柜,取出了九机部的文件夹,返身往回走,只要他的眼神稍微向上一点就能看到刘彦直,但他似乎很匆忙,低着头拧开门把手出去了,外面传来钥匙锁门的声音。

    刘彦直松了一口气,等了半分钟,外面依然没有动静,他才开门出去,走廊里空荡荡的,窗外树影婆娑,风吹枝叶沙沙作响,他打开窗户跳了出去,无声无息的落在地上,这儿是别墅的侧面,灌木密集,绿草成荫,从这儿望过去,能看到别墅正门外停着一辆草绿色涂装的水陆两用吉普车。

    刚才进来的时候,这辆吉普车还未出现,莫非机要局来了什么重要的客人?不会,高级别领导人不会坐这种少见的水陆两用车,但是反过来想,正是由于车辆的稀罕,才更显得客人的独特,刘彦直决定探查一下究竟。

    他沿着别墅走了一圈,看到二楼有三个窗户同时亮着灯,这说明是一间较大的房间,有可能是会客室或者会议室,窗户半开半闭,里面是红色的丝绒窗帘,隐约能听到对话的声音,讲话的人操普通话,这是典型的北京大院子弟的口音,而且语气骄横,不可一世。

    刘彦直心生好奇,爬到树上观察,和他猜测的一样,这是机要局的会客室,三个穿蓝裤子的空军是访客,其中两个年龄偏大,三十多岁的样子,中间那个眉清目秀的顶多二十五六岁,笔挺的军装上别着军队专用的分体式主席像章,上面是主席像,下面是为人民服务的小牌子,军装四个兜,表示他的干部身份,从翘起的二郎腿可以看到他蓝色军裤里没穿球裤或者秋裤,说明这位空军军官是个很有品位的人,这一点从他的深色袜子和锃亮的尖头皮鞋也可以证实。

    年轻的空军军官手中拿着的正是九机部的文件夹,他很随意的翻开合上,再翻开,再合上,略带讽刺的说着:“这么长时间,军委和九机部之间就没有任何通讯联络?你们这是把我当傻子呢,还是把党中央,毛主席、林副主席当傻子?”

    坐在对面的机要局领导不慌不忙,沉着应对:“林副部长,九机部是特级保密单位,我们机要局并不经手通讯联络事宜,如果您想查来往文件,要去找其他有关部门。”

    被称作林副部长的年轻人说:“我今天不是作为空司作战部副部长来的,而是代表101办公室来的,101同志的手令你们也看到了,明天我要去九机部,你们帮着联络一下吧,就这样。”说完起身就走,旁边茶几上的水果和茶水分毫未碰。

    机要局领导不卑不亢的送林副部长到门口,看着他们的水陆两用车离去,回身进门,命令部下:“马上给我接总理办公室专线。”

    刘彦直看明白了,空军想染指九机部,这个年轻的副部长估计挺有来头,但是因为几年前军队取消了军衔制,看不出他的实际军衔,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副部长。

    通讯机要局本身还兼有联络任务,屋顶上竖着天线,有专门的话务班,通话是在极其隐秘的环境下进行的,刘彦直根本听不到,但是他可以听到后续的机要局内部会议,领导表示,总理已经同意林副部长前往九机部,咱们做好分内工作就行,现在我把工作流程说一下……

    半小时后,刘彦直踏上归途,依旧从原路返回,顺便体验了一把水中畅游的快乐。

    那三艘汽艇依然在原地挑灯夜战,数名潜水员轮番下水,甚至还调来了重型潜水设备,刘彦直隔得远远看热闹,猜不出他们究竟在搜寻什么,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正要离开,忽然一名潜水员跃出水面掀开面罩高呼:“找到了。”

    潜水员手中拿着的是一个茶杯,不起眼的白瓷茶杯,但是所有人都欢呼鼓掌,喜笑颜开,那潜水员被人拉上船,裹上毛毯,一个穿灰色海军服的领导模样的中年人递过来一杯白酒说:“快喝一杯暖暖身子,毛主席他老人家保佑,终于找到江……同志的茶杯了。”那个字被风吹散,刘彦直也没听清楚到底是谁。

    回到南岸,刘彦直悄然登陆,在草丛中穿上衣服,寻到了雷猛和于汉超。

    “顺利么?”雷猛问。

    刘彦直点点头:“很有收获。”

    “你潜泳能憋这么久?”雷猛随口问了一句,刚才他一直在用望远镜观察水面,就没看到过刘彦直露头换气。

    “我水底可伏七天七夜。”刘彦直戏谑答道,这是水浒传里浪里白条张顺的能耐,雷猛听了不过莞尔一笑,并不当真,但是有人却记在心里。

    于汉超盯着刘彦直看了看,心中颇感惊奇,,十一月底的武汉气温已经降到了十度以下,即便是冬泳爱好者游这么久也扛不住,但是刘彦直面色如常,甚至有一丝丝热气从湿漉漉的头顶冒出。

    “我也能具备这样的本领就好了。”于汉超默默想到。

    三人驾车离开,此时已经是深夜时分,陪都实行战时宵禁,只有悬挂警备司令部颁发的特别通行证的车辆才可以通行,但是随着战争的进程,制空权被中美联军掌握后,宵禁命令就变得名存实亡了,夜间的武昌大街上,各种权力部门的车辆疾驰而过,如入无人之境。

    他们跨越了长江上的贝雷式铁桥,去汉口的璇宫饭店接应党爱国,汉口的繁华远非武昌汉阳可以比拟,沿江的马路上伫立着一座座租界时期的欧式建筑,各种洋行、银行,如今都变成了人民政府的商业金融机构。

    璇宫饭店是湖北省最高档的涉外宾馆,这座1931年开业的宾馆有着五层欧式古典建筑风格的大厦,上百套客房,舞厅和酒吧,目前并不对外开放,而是作为“飞行员俱乐部”专供外籍援华军事人员下榻和娱乐使用,当然中方军政首长也是可以偶尔来消费一下的。

    饭店门口停着一些m151吉普车和红旗轿车,门口站着戴红袖章的纠察,这儿是涉外招待所,又是人来人往的江汉路上,如果闲杂人等有事没事都探头探脑,那外宾还怎么娱乐消遣,所以配备类似于宪兵职责的纠察是必须的。

    几个闲逛的陆军干部想进璇宫饭店,被纠察毫不客气的拦住,拒绝入内,看到这一幕的于汉超有些退缩,问道:“怎么办?”

    “硬闯。”刘彦直说道,从车后座的帆布包里抽出一条蓝色军裤换上,六五式军服有一点好处,就是通用性极高,总共就三种颜色,陆军是上下皆绿,空军是上绿下蓝,海军是与全世界海军都截然不同的灰色,而其他公安军、民警的制服也无外乎绿色和蓝色,只不过在帽徽上有区别而已。

    刘彦直换上蓝裤子,瞬间就从陆军变成了空军,他跳下车直奔璇宫饭店而去,门口纠察伸手拦阻:“同志,这儿是涉外场所。”

    “101办公室的。”刘彦直很不耐烦的甩出一句回答,锐利的目光瞪着两名纠察,脚下根本不停,两名纠察手扶着枪套,张口结舌,彼此对视了一眼,默不作声的回去继续守门了。

    雷猛和于汉超没有预备蓝裤子,只好在外面等候,好在有刘彦直一个人进去支援也足够了。

    璇宫饭店舞厅内,刘彦直找到了党爱国,他正和邢教授一起陪着约翰.林奇喝酒呢,小圆桌上摆着烟台产的金奖白兰地,贵州茅台酒和美国进口的可口可乐,舞池内穿着各色军装的男女翩翩起舞,其中不乏把漂亮的55式军服重新拿出来穿着的女文工团员们。

    刘彦直走过去,俯下身子附耳道:“主任,车来了。”

    党爱国有些微醺,点头道:“好,我和老林干了这杯就走。”说着他端起白兰地,和约翰.林奇碰杯,一饮而尽,握手告别,脚步稍有踉跄,但是走出舞厅的门就恢复了正常。

    “回去再说。”党爱国道,忽然迎面来了一帮人,两个眼神彪悍的大汉在前面开道,美援的m65外套里穿着绿军装,领口敞着露出里面雪白的衬衣领子,混搭风格古怪无比,但可以想象,这么穿的人都是风口浪尖的人物。

    党爱国使了个眼色,刘彦直老老实实靠墙站着,目送这帮人簇拥着一位三十来岁的军装男子经过,那人年纪不大,脸上的跋扈气焰却比“林副部长”还要高涨一些。

    等他们走过去,刘彦直低声问道:“这谁啊?”

    “原上海革委会主任,现军委常委,王x文。”党爱国道,又不屑的补充了一句,“别看现在是风云人物,过不了多久就得拉清单了。”

    回到外面的车上,党爱国简单交代了情况,约翰.林奇对他和邢教授进行了赤-裸-裸的策反,承诺美国护照和五万美元来换取九机部的绝密。

    “至少能证明,九机部还未开始和美国人合作。”党爱国松了一口气。

    刘彦直也将自己掌握的信息汇报了一下,党爱国顿时拧起眉头:“101办公室,年轻的林副部长,那是永远健康的儿子啊,难道说他们也要插一腿?那可就复杂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