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手令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穿越小组回到临时驻地,连夜商讨明天的对策,他们此行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中国的生化科研成果通过任何途径流到美国人手中,现在九机部的具体地址已经获知,动手的时候到了。

    昏黄的灯光下,党爱国环顾众人,缓缓道:“和中情局人员的接触中,我进一步确认了九机部在研发什么,他们在搞的东西对人类的将来威胁极大,必须扼杀在襁褓中,我们力量有限,就凭这几个人想摧毁重兵保护下的九机部,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大家集思广益,都发表一下意见吧。”

    根据刘彦直在通讯机要局获取的情报,九机部的地址位于蔡甸九真山,那儿是军事重地,整座上都被掏空了,警戒森严,硬闯等于找死,别说是刘彦直这样抗击打能力较强的超人,就算是终结者t800去了,也免不了被14.5毫米重机枪扫成一堆零件的命运。

    “我建议用核弹。”雷猛先发言,“我瞎说啊,抛砖引玉,先去把地形摸清楚,然后咱们回到基准时空,搞一颗超轻型核弹,就是朝鲜阅兵式上那种核背包,然后再穿越一次,派遣死士冲进去引爆,应该能达到理想效果。”

    党爱国摇摇头:“且不说核弹很难搞到,你觉得使用核武器在武汉这种地方引爆,真的好么?一颗核弹很可能会引发全球的核大战,到时候地球就提前毁灭了。”

    雷猛低头不语了,使劲抽烟。

    于汉超举起手,他觉得自己算是有勇有谋的那种人,此次穿越任务,一直充当打酱油的角色,还没发挥重大的作用,这回该露个脸了。

    “我说,借刀杀人!”于汉超兴奋的面孔有些扭曲,“我们想办法让苏联人知道这个秘密,不管是轰炸还是特种作战,我相信老毛子一定会把九真山从地图上抹掉。”

    党爱国还是摇头:“操作性太差,我们怎么能做到让苏联人相信这不是一个圈套,等克格勃确认了情报的真实性,黄花菜都凉了,中央有人支持和美国人做交易,用生化方面领先的技术换取战斗机和坦克等常规兵器,等苏联人的轰炸机飞过来的时候,美国人那边都开始研发了,总之一句话,时不我待。”

    于汉超继续做沉思状。

    “邢教授你什么意见?”党爱国转向老头儿。

    “我是搞科研的,不是参谋,不会打仗,但是我要提醒你们的是,这个项目的关键在于人,人没了,项目就完了。”

    于汉超挑起大拇指:“高,实在是高,把爱因斯坦和奥本海默干掉,那么曼哈顿计划也就夭折了,原子弹起码推迟十年才会出现,邢教授把名单列出来,我们挨个干掉他们就是,哎,你们怎么这样看着我。”

    “那些专家,都是邢教授的师长。”党爱国说,“也是中国生物化学界的领军人物,把他们杀了,对于国家和民族是巨大的损失,对邢教授本人也是一种伤害,所以我们不能那么做。”

    于汉超大为不满:“这也不能,那也不能,既要当又要立牌坊,那还拯救毛的世界啊。”

    党爱国脾气很好,并不介怀,将目光转向一直没发言的刘彦直。

    “我一个人去。”刘彦直道,“用最直接的办法解决问题,我相信自己能做得到。”

    党爱国郑重的看着他:“十死无生,你想清楚了?”

    刘彦直若无其事道:“没那么严重,我只需要一些帮助。”

    “需要什么?假证件还是烈性炸药?”

    “一张信笺纸。”

    刘彦直的要求很简单,但却不容易完成,因为他要的是一张国务院办公厅的信笺纸,在21世纪一台家用打印机就能完成的任务,在70年代几乎和登天一样困难,任何印刷机器都是政府掌控下的,私自印刷领导机关专用信笺是杀头的大罪。

    “英雄所见略同,我早就预备了。”党爱国笑道,从皮箱夹层里拿出几张纸来,竖排红格子的信笺,上面带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以及军委办公厅的抬头。

    “我还需要毛笔。”刘彦直道。

    笔墨纸砚随手可得,雷猛出去一趟就办齐了,然后大家就看着刘彦直在宣纸上一遍遍的模仿着总理的签名,他在机要局的档案里看到好几张带总理亲笔签字的文件,笔迹和行文风格已经牢记于心,但是想要完美的复刻出来,还需要大量的练习。

    党爱国默默拿过一支狼毫,蘸了墨汁,一气呵成,周总理的亲笔手令跃然纸上,大家都惊呆了,纷纷赞叹不已。

    “这个我早练过,不但总理的笔迹我能模仿,主席的毛体字更拿手,要不要我手书一幅主席的沁园春.雪给你们开开眼。”党爱国得意道。

    “其实来之前我就有过这方面的准备,所以预备了一些空白的信笺,至于国家领导人的书法,当我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就开始练了,你们大概不知道,六十年代初期中国曾经发生过一起模仿总理笔迹诈骗贰拾万元人民币的特大案件,后来很快侦破,罪犯是外贸部一名科员,用蜡纸、钢板、刻刀,还有翻新的旧信封来伪造了总理的亲笔批示,从银行骗了这么一笔巨款,为什么能成功?原因很简单,法治不够健全,领导人一个条子,下面无条件执行,绝不怀疑。”

    众人都点头称是,几分钟前还灰心丧心,现在却满怀希望,反正不用他们铤而走险。

    进一步制定了计划后,大家各自歇息,养精蓄锐,只等次日行动。

    第二天一早,刘彦直换上全新行头,马裤呢的绿军装,裤线笔直,风纪扣一丝不苟,没系武装带,枪套挂在内腰带上,带一只牛皮制公文包,三接头皮鞋擦得锃亮,腕子上是亮闪闪的上海牌17钻手表,这是典型的军委总部年轻参谋军官的打扮。

    公文包里除了伪造的总理手令,别无其他,因为刘彦直本身就是一件兵器。

    “我们等你归来。”党爱国握着刘彦直的手说道,此时竟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虽然大家都装作不当回事,但是心里都明白此行的危险性,刘彦直大概是回不来了。

    ……

    美制m151吉普车行驶在蔡甸的急造军路上,刘彦直的心情很平静,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恐惧和紧张就和他无缘了,虽然理智上判断这次行动极度危险,但他却坦然无比,仿佛是去多年老友家赴宴一般,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变得勇敢了,而是神经进化的更加粗大了。

    前面是一座哨卡,这是最普通的军事检查站,由武汉警备司令部的人马驻守,吉普车上挂着红底黄字的特别通行证,这是货真价实的玩意,检查站的士兵看到高级别的特别通行证,没加盘问就直接放行了。

    九真山是江汉平原第一高峰,其实不过海拔276米,只能算是一座小山包,经过半小时的疾驰,远远能看到山峦叠翠了,路上的哨卡也渐渐多了起来,路旁有伪装良好的高射炮阵地,穿帆布工作服戴柳条盔的高射炮兵并不是正规军,而是武钢民兵师高炮团的,一辆辆运送给养的解放牌卡车慢吞吞的开着,车上蒙着绿色的苫布,押车士兵坐在车厢后面,神情疲惫,昏昏欲睡。

    接近九机部的警戒圈了,道路上的车辆变得稀少起来,哨卡也更加严密,沙包后面架着67式通用机枪,士兵们都装备着gk70式钢盔,这表明他们是精锐部队。

    哨兵检查了刘彦直的军官证,向他敬礼,升起栏杆放行,前方道路从急造军路变成了黑色的柏油路,开了一段距离,终于抵达九机部的大门,这是一处占地不大的军工机构,大院依山而建,只有孤孤单单一座二层楼和警卫部队住的排房。

    刘彦直停车,拎着公文包下车,九机部并不挂牌,门口也只有两名哨兵,值班室里坐着一个四个兜年轻军官,他用警惕的目光看着刘彦直:“同志,你有什么事?”

    “国务院的。”刘彦直硬邦邦的答道,将介绍信递了过去,做戏做全套,介绍信是必须的。

    军官接过介绍信,打开来看了看,依然保持着警惕和礼貌:“同志,您的证件麻烦出示一下。”

    刘彦直拿出军官证递过去,脸上并未出现任何不耐烦的神情,毕竟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素质比较高,但是他同时摸出了美国进口的骆驼烟和zippo打火机,这可是高级别人物才能享用的好东西,值班军官眼中的艳羡一闪而过,但还是被刘彦直捕捉住了。

    “来一支。”刘彦直弹出一支烟丢过去,对方接住,但是并未接受他帮着点火的好意,带着歉意道:“值班期间不许抽烟。”顺手将烟扫进了抽屉,态度也变得和缓多了,简单看了一下军官证,随口问道:“原来不是国务院的啊。”

    “嗯,解调。”刘彦直简单回答,由于战争的关系,军队员额高达千万人,大量的伤亡和频繁的调动都是不可避免的,国务院虽然是政府体系,但是借用部队人员是很正常的现象,军官证没有及时更换也是可以理解的。

    值班军官抓起了电话机,摇了摇道:“接办公室。”

    简单几句话后,值班军官起身敬礼:“首长,我们常务副部长在接待室等您。”

    刘彦直回了一礼,拎着公文包进了九机部的大门,昂首挺胸,目不斜视,镶嵌了铁掌的三接头皮鞋在地上敲出一串脆响,进门处又有一张桌子,坐在后面的值班员起身敬礼:“首长,这边请。”

    接待室内,九机部的常务副部长已经等在这里,见到刘彦直便上前主动握手:“请坐,总理有什么指示?”

    刘彦直从容坐下,从公文包里拿出手令道:“你们已经接到机要局的电话了吧,总理那边不放心,特地让我来协助你们。”

    副部长接过手令,展开来,上面两行字:事已知晓,特派彦直同志配合你们工作,署名是潇洒飘逸的 周恩来三个毛笔字。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