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块肉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从千米高空坠落,唯一的结局就是摔成肉饼,刘彦直脑子全乱了,在空中胡乱挥舞着胳膊腿,试图减缓下降的速度,他还想飞到别人身边去抓住降落伞,电影里都是这么干的,当然这也是徒劳的,他如同一个秤砣般落向地面,唯一能做的是将背部冲着地面,希望伞包能缓解一部分冲击力。

    刘彦直落在一条平坦的土路上,他没有摔成饼,而是像皮球一样弹了起来,这回他反应够快,在空中调整身姿,稳稳落地,长出一口气。

    他解开背上的伞包,这包东西并没有任何特殊效能,只是一个储存过久失效的降落伞,救了自己一命的应该是特殊的体质。

    “老子又进化了,摔不死。”刘彦直挺开心,下回被逼到悬崖边就知道怎么办了,毫不犹豫的往下跳就行。

    另外几朵伞花在空中绽放,慢悠悠的往下飘落,他们都看到刘彦直坠地,但却看不到他还活着,都以为他已经摔死,不免心中黯然。

    穿越小组的成员们一个个落地,解开降落伞,相互靠拢,清点人数,少了三个人,刘彦直摔死,原版柱子不见跳伞,郭老也不见了踪迹。

    失去控制的飞机坠毁在远处,发出巨大的声响,大家不约而同的扭头瞄了一眼。

    “郭老第一个跳伞的,应该往北边找,他走不远的。”党爱国道,大家正要寻找,忽然看到刘彦直远远跑了过来。

    这货身上发生的奇迹太多,没摔死大家也不怎么震惊了,雷猛说:“你小子鼻子灵,闻闻郭老去哪儿了?”

    刘彦直没好气道:“你当我是警犬啊,我差点摔伤,还没缓过来。”话虽这样说,他还是一马当先向北走,党爱国紧随其后,问他原版柱子哪去了。

    “被打死了,上半身都炸飞了。”刘彦直说,“怕是长不好啊,炸成几十块,拼都拼不起来。”

    党爱国扼腕叹息,但随即还是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他的遗体,即便死了,也有研究价值。”

    一帮人向北慢慢走,呼喊着郭老的名字,但是无人回应,关璐抱怨道:“你们害死他了,没经过训练的普通人跳伞都具有极大危险性,何况是这么老的老人家,八成是摔死了。”

    “死了就死了吧。”刘彦直道,忽然他停下脚步,趴在地上用耳朵倾听着什么,其他人立刻四散开来,打开枪械保险,严阵以待。

    “有十几辆卡车冲这边来了。”刘彦直道。

    这年头能调动十几辆卡车的,要么是国营运输队,要么是军队,后者的可能性较高,敌机迫降,人员跳伞,军队过来搜索了。

    搜寻郭老的计划只得中断,抵抗是不现实的,因为他们几乎没有武器弹药了,只剩下几把自卫用的手枪,哪怕有刘彦直在,也无法与军队抗衡,再说解放军是同胞,还是尽量避免发生冲突。

    穿越小组迅速撤离,这里已经是江东省境内了,所谓盐湖,名字来源于附近的大片盐碱地,省里在盐湖附近设了一个劳改农场,专门关押右派分子,八十年代严打,抓来的流氓地痞坏分子也关在这里,江东人都知道。

    半小时后,十二辆解放牌卡车开了过来,车上满载士兵,半自动步枪的刺刀如同雪亮的小树林,士兵们下车搜寻,找到了敌特使用的降落伞,继续搜索,两个士兵来到一处草垛旁,正要用刺刀戳两下,忽听里面有人说话:“别开枪,是我。”

    士兵拉枪栓上膛,喝问:“你是谁!出来!”

    草垛里慢慢爬出来一个狼狈不堪的老头子,高举着双手:“小同志,我要见你们首长。”

    这个老头就是郭沫若,他被带到营长那里,郭老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要求部队尽快找到那些人,并且务必将坠机残骸保护起来。

    营长下令一部分人留下继续搜寻,亲自带着郭老驱车去看坠毁的飞机,残骸位于五公里外,因为坠落的时候燃油基本耗尽,所以没引发严重的火灾,机体前半部毁伤严重,后半部保存的还算完好。

    郭老不顾年迈体弱,亲自上前勘察,找了好几遍也没看到陨铁,刘彦直将陨铁推下去的时候,他正被雷猛按在舱门口逼着跳伞,吓傻了顾不上其他。

    “难道被他们带走了?”郭老疑惑道,再次检查残骸,发现了半具烧焦的尸体。

    “把这个拉走。”郭老说,他仔细观察过穿越小组里的每个成员,基本上都是高个子,焦尸的腿较短,还有些罗圈,只能是那个叫“柱子”的小战士。

    尸体被抬上了卡车,用雨衣盖着,运往军营,郭老坐在驾驶室里沉思了一路,到了部队驻地后立刻让人用电台联系中央,他有重大消息汇报。

    地方部队想联系到军委首长是很难的,需要一层层的请示,在等待的时间里,郭老又去检查了尸体,他看到,焦糊的尸体已经有所变化,似乎在慢慢复原……

    电话终于接通了,坚持在北京西山指挥中心的周总理亲自和郭老通话,这是高度保密的通话,所有人员回避,郭老压抑着激动的心情说:“总理,我有一个很好的想法,能够源源不断的补充兵员,这需要生物科学研究部门的专家配合……”

    ……

    穿越小组被军队如同撵兔子一样撵出去百十里,不但没有摆脱追兵,反而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海洋,到处都是围追堵截的公安干警,民兵,还有自发的群众,大路不能走,小道没法绕,乔装改扮也没用,都是本乡本土的人,互相认识,只要发现生面孔就扣住往乡政府送,党爱国那些高科技的万能公章什么的,统统派不上用场了。

    他们走的是人迹罕至的荒野高山,尽量避免被人发现,没有干粮,只能打野味,挖野菜,好在队伍里不乏野外生存高手,倒也饿不着,刘彦直打了一只野兔子,大家围着篝火烤着吃。

    “当年二王就是这样被追捕的,二王你们知道么,兄弟俩,都是神枪手,持枪逃犯,流窜大半个中国,杀人无数,动用数千军警才击毙的。”党爱国讲着故事,好像他经历过那个年代一般,其实那时候他才三四岁而已。

    大家不当回事,二王尚且能跑大半个中国才被击毙,足见军警的能力之差。

    刘彦直悄悄将一块肉递给党爱国。

    “生的?”党爱国疑惑道。

    “是原版柱子的肉。”刘彦直道,“还很新鲜,炸开的时候,我抓了一块,也不知道是什么部位的肉。”

    党爱国一阵干呕,不过还是仔细将肉块收了起来,现在是九月中旬,天气还很炎热,这块肉隔了这么久依然鲜亮,值得研究。

    在总理的亲自过问下,一张大网迅速收紧,除了警察和民兵,野战军也参与进来,甚至出动了直升机在空中搜捕,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大家迅速熄灭篝火,继续前进。

    好在此处距离翠微山不远了,穿越小组被撵的狼狈不堪,最后还是免不了动武,靠刘彦直等人杀出一条血路,逃上了翠微山,钻进穿越舱,穿回了基准时空。

    舱盖打开的一刹那,所有人都有一种噩梦醒来的感觉,互相看看,男人们胡子拉碴,关璐蓬头垢面,身上还穿着偷来的衣服,狼狈的不像话。

    ……

    次日,党爱国带着刘彦直等人前往盐湖,搜寻陨铁的下落,他急不可耐的想看到四十八年前丢下的东西。

    “你们说,盐湖不会因为陨铁而变成百慕大吧?”想象力丰富的关璐这样问。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