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疯狂跃进的年代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说出1958年之后,刘彦直静静观察着对方的反应,刘汉东并未表现出任何震惊,而是拉开了桌子抽屉。

    “你干什么?”刘彦直很不解。

    “我在看是不是从这儿穿越回去。”刘汉东道,“机器猫就是从抽屉里的时光机穿越的。”

    真是个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好汉。

    但是当刘汉东真正坐进穿越舱的时候,还是不免紧张,不停地询问会不会进入时空乱流永远回不来之类的话,当工作人员告诉他穿越技术已经成熟的时候,他又问穿越舱的工作原理以及穿越给人体可能带来的副作用等等。

    本来决定是两人组穿越,但是姬宇乾临时决定参加,于是变成三人组合,二刘扮成省里的工作人员,姬宇乾扮成淮江日报的记者,共赴1958那个疯狂跃进的年代。

    三人都穿着那个时代的衣服,从里到外没有偏差,细棉布的衬衫,灰色中山装,三接头皮鞋,帆布包,崭新的上海牌120相机,干部帽下是擦了油的分头,头发两鬓剃掉,如同朝鲜领导人的发型。

    为了保证安全,穿越组还携带了一支手枪, 这支仿造ppk的52式公安枪由掩护身份是省委保卫干部的刘汉东佩戴,至于刘彦直,他根本不需要用枪。

    ……

    三人从穿越舱里爬出来的时候就被震撼到了,从翠微山顶望下去,到处都是冒黑烟的土高炉,山脚下还有人在砍伐树木,密密麻麻的人如同蚂蚁在工作,神州大地处处热火朝天,赶英超美就在眼前。

    “他们不会砍到这儿来吧。”刘汉东说。

    有人上山,就会发现穿越舱,报告上级事小,直接拖走炼钢就麻烦了,上次刘彦直穿越到1967年的时候,翠微山上的树木就砍伐的差不多了,所以这个风险性极高,必须拿出相应对策。

    “我们的任务最多两天就能完成,他们砍不到山上来,就算被人发现,以他们的效率也不会在短时间拖下山去,咱们去拿龙珠,办完了早点回来就是。”党爱国不在,刘彦直就充当了领导人的角色,实际上他早就想当组长了。

    姬宇乾作为第一次穿越的新人,没有指手画脚,尊重了刘彦直的意见,刘汉东自然也没有二话。

    三人下了山,这条路刘彦直走过许多次了,1958年的道路和十年前没有任何差别,连道路上行驶的卡车也是当年留下的美援道奇,一汽生产的解放牌卡车产量不足,还没普及到全国各个角落,苏联进口的嘎斯和解放前留下的旧杂车辆依然是交通运输的主力。

    他们先搭乘汽车进城,然后买了三张火车票去江北,等车的时候,兴奋的姬宇乾到处拍照,用胶卷记录下这难得的场景,刘彦直忍不住提醒他:“小心点,这年头流行抓美蒋特务。”姬宇乾则拍拍挎包说:“咱有工作证,有介绍信,怕什么。”这话倒也没错,人们最相信介绍信,红色的公章代表的是无上崇高的革命政权。

    五十年代社会流动不大,火车对号入座,几个解放军同志闲不住,非要帮列车员打扫卫生,他们的军装领章上还缀着军衔标志,经典的65式军装要在几年后才出现,车上还罕见的看到了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想必是援华的苏联专家。

    “个个都是活雷锋啊。”刘汉东低声赞叹道,“这时代的人真单纯。”

    “雷锋还活着呢。”刘彦直早已见惯了历史,很淡然的闭目养神,而姬宇乾已经拿着相机凑过去和人家搭讪,要帮人家拍照片了。

    旅途轻松而愉快,下车的时候,所谓的省报记者已经搭上了美丽的列车服务员李凤仙同志,两人还互相留了通信地址呢。

    “她都能当你奶奶了。”刘彦直揶揄道。

    “那又怎么样,你和冯婉不也是忘年交么。”姬宇乾反唇相讥。

    江北是刘汉东的老家,他的爷爷和父亲就住在江北军分区家属大院,时间紧迫,他不能回家探视,三人先去南泰县执行任务。

    火车站距离淮江不远,出了站就能望见雄伟的江堤,岸边种植了大片的香樟树,当年也是江北的风景名胜,此刻树林已经变成了白地,工人群众们齐心协力,将香樟树全部砍伐掉,就地烧木炭,为炼钢提供燃料。

    姬宇乾拍了十几张照片,感慨万千,回头看看中西合璧的火车站,又啪啪的按动快门,这座火车站是著名设计师,也是陈子锟的夫人林文静设计的,是建筑界的杰出作品,可惜在九十年代初期被愚蠢的市领导下令拆除重建了。

    火车站旁边就是长途汽车总站,长途车是那种突出的卡车头加上车厢,油料不止,车厢上方背着一个大包,装的是煤气,帝国主义封锁我们,烧木炭,烧煤气的汽车在全国都不是稀罕事。

    他们买了车票,踏上了去南泰县的旅程。

    县级公路基本上是土路铺着碎石子,长途车开得很慢,车上人很多,沿途景色可以用满目疮痍来形容,和省城乡下一样,到处都是土高炉。车上的干部群众都在谈论着自己炼钢的事儿,难掩兴奋之情,仿佛赶英超美真的指日可待。

    八十里的路走了俩小时,南泰县城破败不堪,一条马路百十米,电线杆子十几个,穿越小组没有分秒耽搁, 立刻去了南泰县委,先和县委宣传部的同志们沟通了一下,出示了工作证和介绍信,大侃一通,取得信任,宣传部和县委办公室的工作人员陪着他们下乡去看钢铁卫星。

    县里到乡下的道路就更差了,他们坐的是县委的嘎斯吉普车来到乡下,公社书记带着会计热情的接待了省里来的领导,先坐下来大侃一通大炼钢铁的英明决策,然后带他们去仓库看了钢铁卫星。

    一枚龙珠静静的放在储存谷物的仓库里,身上还缠着红绸子,土高炉的烈火并不能将它烧毁,反而烧干净了身上的附着物,发着金属的幽光,看起来很是高档。

    这枚龙珠的资料是在淮江日报社的仓库里发现的,当年大炼钢铁的报道太多,反正炼出来的都是饱含杂质的废铁瘤子,能不能见报完全取决于政治因素,南泰县放的这颗卫星在江北算是奇葩,但是拿到省里去,公关力量跟不上,也就石沉大海了,但是相关资料却留了下来。

    刘彦直的身份是省委宣传部的副处长,和南泰县长的级别一般高,他不苟言笑,倒背着手巡视几圈,询问了这枚钢铁卫星的来历。

    “是我们乡干部群众收集了大量废铁,用劳动人民的智慧炼出来的,为了烧这个玩意,我们用了上万斤的木炭。”公社书记搓着手,一张浮肿的脸笑成了菊花。

    “革命不是儿戏,你要对组织说实话。”刘彦直毫不客气道。

    姬宇乾捧着120相机也在旁边帮腔:“这样的钢铁卫星,就是红旗钢铁厂也炼不出来。”

    公社书记一张脸变成了猪肝色,求援的目光看向县委宣传部的领导。

    陪同的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赶紧解释:“我可以作证,确实是他们炼出来的,我向保证,绝无虚言。”

    刘彦直说:“我不怀疑这是咱们乡,咱们南泰县革命群众的成绩,是向,向党中央,是向省委交的一份满意答卷,但是我们干革命要讲究实事求是,你们不能藏私啊,有什么炼钢的窍门,要和全国的广大群众一起分享嘛,关起门来搞自己的东西,这是资产阶级托拉斯思想,要不得。”

    姬宇乾不禁浮起笑意,这一番对话真的很搞笑,大家都一本正经的说着谎话,偏偏没人觉得不对劲,因为全国都在说谎,而且比谁的谎言更荒谬绝伦。

    公社书记的脸色好看了一些,支支吾吾说了实话,这个钢铁卫星的原料是他们从大青山上弄来的,到底是个什么玩意,谁也不知道。

    “可能是陨铁。”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倒是个有文化的人,小声说了实话。

    “不管是什么,都是我们大炼钢铁的成绩。”刘彦直道,“我来就是为了此事,这个钢铁卫星练得好,省领导高度重视,让我们将这个卫星送到省城,作为江东省的献礼,是要送到北京去见的,说不定哪天真的作为卫星,用我国新研制的运载火箭给发射到宇宙里去呢。”

    提到,大家顿时兴奋起来,事不宜迟,公社书记叫来一大群壮劳力,这就套车运卫星走。

    可是乡下穷,没有东方红拖拉机,只能用畜力运输,效率不高,刘彦直出了个主意,走水路,先拉到河边,装船,送到江北码头,用火轮船运到近江去。

    公社书记说:“中,我全程护送。”

    刘彦直说:“那倒不必了,省里有安排。”

    公社书记说:“这么重要的钢铁卫星要是帝国主义美蒋特务搞破坏怎么办?我还是派几个民兵押运吧。”

    刘彦直说:“省领导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这不,省委警卫处的刘干事不也来了。”

    一米八五的刘汉东笑了笑,撩起中山装下摆,露出枪套:“坏分子想要捣乱,先过我这一关。”

    公社书记说:“这小伙比门神还壮,那我就放心了。”

    今天是来不及了,三人就在公社驻地住下,晚上吃的是白面烙饼和炒鸡蛋,睡的是门板,顺便还参观了乡下的土高炉,农民们不干农活,专业炼钢,三班倒不停歇,把家里的铁锅、铲子,锁头、以及任何看起来像金属的东西都拿来炼钢,烧成红红的铁水,倒出来就是一个个丑陋的满是气泡眼的铁疙瘩,为此浪费了大量的劳动力、金属材料和燃料,全民疯狂,可见一斑。

    次日一早,公社书记带人用牛车将钢铁卫星送到了大王河畔,十几个小伙子一起动手,将卫星抬上一艘机帆船,省里来的干部们上了船,向村民们挥手:“乡亲们,等着我们的好消息吧。”

    大队书记拼命挥着手:“见报了别忘了寄几份来啊。”看着机帆船远去,他擦一把激动得泪水,大手一挥道:“走,继续炼钢去!”

    群众们步履矫健,气魄豪迈的迎着朝霞,跟着公社书记,踏上了大炼钢铁多快好省建设社会主义之路。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