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昆吾玉佩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后来神婆拿出百万巨款在乡下修了一座供奉玉皇大帝的庙宇,从此香火不断,生意更好,值得关注的是玉皇大帝身边有一名金盔金甲的天将相貌酷似刘彦直,这是后话不提。

    刘彦直本想寻找胡半仙的下落,可是此人神龙不见首尾,雍和宫旁的算命小店也关门歇业许久了,暂时找不到人,只能进行下一步,前往美国找汉尼拔算账,他认为这是私事,就没麻烦党爱国,自己组了个队,人员包括关璐和刘汉东,这两位都欣然答应。

    一百年前只能乘坐邮轮跨越太平洋,耗时长达数十日,如今搭乘宽体客机,十个小时就能抵达旧金山,头等舱虽比不上邮轮宽敞舒适,但票价相当,在各自的时代都是最顶级奢华的出行方式。

    刘彦直不差钱,给两位队友都买了头等舱的机票,抵达旧金山之后,刘彦直想缅怀一下过去,在当地住宿一晚,去唐人街上凭吊,彦直洗衣店的旧地现在是一家大型连锁洗衣店,街道繁华,霓虹闪烁,一百年前的景象在他脑海里回放,林素啊林素,你到底在哪里。

    根据情报,汉尼拔这几日都在纽约,所以小组横跨北美大陆,在次日飞抵纽约,国内航班通常都是降落在纽瓦克机场,这不是刘彦直第一次到纽约来,当年处理塞缪尔博士的案子时,他就和关璐来过纽约和新泽西。

    刘汉东曾经在纽约混过一段时间,熟门熟路,带他们乘坐出租车在曼哈顿游览一番,路过一栋大楼的时候他介绍道:“前面那座楼是陈子锟家族的产业,前几年估价已经到十亿美元了,现在可能更贵……”

    “你多久没来纽约了?”关璐道,“那是一家高档酒店好不好。”

    车开过去的时候,刘汉东傻眼了,这栋大楼果然改成了酒店,门口有招牌,有门童和侍者伺候着,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健谈的墨西哥人,全世界的司机都一个德性,就是话多,他告诉远道而来的异国客人们,这里以前确实是陈家的产业,但是去年陈家破产,房子变卖掉了。

    “陈家破产了?”刘汉东大为诧异,伊莎贝拉家不说富可敌国吧,也是纽约著名家族之一,怎么说破产就破产。

    回到下榻酒店,刘汉东上网查找陈家破产的相关新闻,原来是陈姣和谭鹤的儿子,也就是伊莎贝拉的舅舅参与国际金融投机失败,欠下巨债,直接导致破产,家族产业变卖了都不够,家里祖传的文物都要拿出来拍卖哩。

    刘汉东立刻联系伊莎贝拉,他并没有对方的电话号码,通过脸书账号才找到,一番询问,伊莎贝拉情绪也很低沉,不光是因为舅舅败光了家产,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她投资的电影《将军》票房惨败,输的一塌糊涂,这部电影是以陈子锟为主角反映中国近代历史的主题,本来谈好了引进中国市场并且大家都给予了厚望的,可是临到关头中方拒绝引进,于是遭遇滑铁卢,雪上加霜。

    没有百年不衰的家族,陈家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陈子锟去世后就不复存在了,纽约延续的其实只是姻亲谭家,现在谭家也败了,纽约黑手党卡西诺家族也人丁不旺,风雨飘摇。

    “汉东,你可以帮我么,明天要进行拍卖了,都是我外曾祖父的遗物,外婆非常难过,但她没有办法,我们都没有办法,为了舅舅,必须进行拍卖。”伊莎贝拉哽咽道。

    “我……”刘汉东心说我也没钱啊,最多只能当个托抬高拍卖价格,当然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与此同时,刘彦直也在调查汉尼拔的行踪,党爱国的情报系统很给力,查到汉尼拔将于明天参与一个苏富比的小型拍卖会,在那儿可以遇到他。

    门被敲响,是刘汉东,两人将各自掌握的信息碰了一下,发现汉尼拔参加的就是陈家收藏品的拍卖会,索性两件并做一件办了。

    “我去准备武器,你喜欢用什么?”刘汉东道,“在纽约搞枪不容易,但我有门路。”

    “找家五金店,帮我买些最大号的水泥钉就行。”刘彦直道。

    ……

    次日上午,酒店预备的奔驰车等在门口,三人组穿着正装下楼,上车,直奔拍卖行,此前他们通过关系缴纳了押金,获取了竞拍资格,否则连会场都进不去。

    这是一次小型的拍卖会,竞拍品都是陈家藏品,包括陈子锟的九狮军刀、军服、陈家多年来收藏的檀木家具、名人字画等,其中最为宝贵的是一块玉佩,据说是陈子锟的贴身之物,底价是最高的,五十万美元。

    大屏幕上出现玉佩的高清照片,说是玉佩,其实只是一块圆形的羊脂白玉,上面刻着“昆吾”两个篆字,雕工古朴,温润无比。

    刘彦直觉得自己似乎在哪儿见过这块玉佩。

    会场不大,来的人也不多,稀稀拉拉,以华裔为主,伊莎贝拉陪着一位银发老太太坐在后面,刘汉东上前打了个招呼,回来介绍说那位老人家就是陈子锟的小女儿陈姣。

    刘彦直脑海中立刻浮现出1948年圣诞夜,自己带着年幼的陈姣在雪夜翱翔的往事来,昔日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现在已经是垂暮老人了,不知道她是否记得自己。

    拍卖开始了,来自港台和大陆的买家们对近代文物不感兴趣,他们关注的焦点在于檀木家具,拍卖进行的很顺畅,家具卖完之后,开始拍卖文物,汉尼拔还没有来。

    陈子锟的九狮军刀底价十万美元,有人举牌,刘汉东回头看伊莎贝拉祖孙俩,老人家面色如常,但平静的表情下掩盖着何等的伤心谁人能知,不肖子孙出卖祖上的收藏,这在中国人看来,是败家子的行为。

    刘彦直也回望了一眼,扭过头来对刘汉东道:“跟。”

    关璐揶揄道:“什么跟不跟的,这又不是玩二十一点。”

    刘汉东举牌加价,对方稍微抵抗了两次,最终军刀以十五万美元被刘彦直拍得。

    紧跟着是其他藏品,刘彦直授意刘汉东全部接下来,不计成本,反正他有的是钱,即便账上不足,也能找党爱国要。

    直到竞拍最后一个藏品,汉尼拔也没有出现,刘彦直已经拍下陈子锟全部遗物,对这块刻着“昆吾”篆字的羊脂白玉质地的玉佩也不会落下,但是黑马终于出现了,一位坐在角落里一直没有举牌的买家终于出手,志在必得。

    刘彦直扭头看了一眼,这人认识,他叫邹宜军,是姬宇乾的死党,自称玉痴,尤其喜欢收藏高等级的羊脂白玉,陈子锟的贴身之物肯定不是凡品,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和升值空间。

    在某个早被篡改的时空里,邹宜军和刘彦直有过一面之缘,但此时的邹宜军并不认识刘彦直,他只是一次次的举牌,还挑衅式的冲这边瞪眼,大陆土豪的气息扑面而来。

    很快价格就被抬到了二百万美元,这已经超过了刘彦直的承受能力,付不起了。

    “你去和他聊聊。”刘彦直道,“劝劝他别和我作对。”

    刘汉东放下手中的牌子,走到角落里,坐在邹宜军身畔,低声道:“伙计,给自己留条活路吧,你拍下了就活不过今晚。”

    邹宜军鄙夷的看看他:“你谁啊,你当我吓大的,纽约福清帮,黑手党那都是我的朋友,你动我一个试试,你连这扇门都出不去。”

    刘汉东道:“那就是没得商量了?”

    邹宜军摆摆手:“别来这套,有钱你就加码,没钱就玩蛋去。”

    刘汉东冲刘彦直耸耸肩,表示无能为力,刘彦直再次举牌,邹宜军风轻云淡,也跟着举牌,他每次出价都只比对方高那么一点点,摆明了就是故意气人。

    本来很乏味的一场拍卖会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其他买家都不走了,兴致勃勃的观看这块玉佩究竟花落谁家,底价五十万美元的玉佩被抬到了一千万美元,双方还没有罢手的意思。

    坐在最后排的陈姣纳闷了,问外孙女:“他们是什么人?”

    伊莎贝拉道:“都是大陆来的。”

    陈姣哦了一声,百感交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能来美国的大陆人都土的掉渣,穷的要命,如今大陆的暴发户最多,加州的房价被他们炒上了天,现在两个大陆人为争一块玉佩,斗得你死我活,父亲的遗物落到这样的粗俗之辈手中,简直是一种亵渎。

    价格抬到两千万美元的时候,刘彦直不耐烦了,抢过刘汉东手中的牌子举起来喊道:“一亿!”

    直接翻五倍,这不是竞拍,这是斗气,仅仅是一位民国时期政治人物的随身玉佩而已,即便是羊脂白玉质地,但克数不大,能拍到一百万美元都算成功,谁也没想到能到一亿这样的天文数字。

    邹宜军也被这个数字打懵了,一时间回不过来味,拍卖师举起小锤:“一亿美元,还有高过这个数字的么?”

    “一亿美元一次!”

    邹宜军在打电话。

    “一亿美元第二次!”

    邹宜军再次举牌,神情已经从倨傲变成凝重,满场哗然。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刘彦直身上,期待他再创天价。

    刘彦直冲邹宜军做了个有请的手势,表示自己不再加码。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