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华山论剑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盏茶的功夫,刘彦直回来了,按下云头,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中落地,道:“九室岩没有扶摇子的踪迹,武当派的牛鼻子说,扶摇子这几年都没去过。”

    这么短的时间,刘彦直又不是孙悟空,一个跟头十万八千里,他只是在附近绕了一圈,欣赏了一下华山云海景色便回来了,用话诈那道士。

    知客道人纳头便拜道:“仙长,小道有眼无珠,不认识真仙人,师祖真的不在家,他经常出外云游,少则三五个月,多则一两年,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刘彦直见他诚惶诚恐,态度不似作假,便问他观里有谁知道陈抟的行踪,知客道人想了想,飞奔出去,少顷带了个人回来,此人鹤发童颜,古稀之年,自称是老祖的徒弟,名叫贾德升,目前在云台观主持工作。

    贾德升是陈抟信任的弟子,师父经常往来的几个道家朋友他基本上都认识,但是这几位面生的很,听知客道人说来者能腾云驾雾,他顿生疑惑,跟了师父这么久,从没见过师父驾云,那些道家前辈也没有一个能真正在天上飞的,来者大概是使了什么障眼法吧。

    年纪大的人心思缜密,贾德升观察这一行人,除了几个粗笨的使唤人之外,主要有三男两女,一个个生的都是好相貌,大宋江山初定,五代时期战争频繁,底层百姓民不聊生,大多数人营养不良,长得歪瓜裂枣,哪见过这般神仙一样的人,尤其那个绿衣娇弱女子,虽然蒙了面纱,但依然能看出是倾国倾城的绝色佳人。

    “客人从哪里来,可有名帖?”贾德升小心翼翼的问道,他猜测这些人八成是皇室贵胄,至于是不是大宋的皇亲就不一定了。

    “我们从南方来,有要事求教老祖。”党爱国道,随即报出名号,他们的名字当然是贾德升闻所未闻过的,不禁更加狐疑。

    “师父出外云游去了,起码要三五个月才能回来,客人若是有意,还是在华阴县等候吧,师父一来,我就派人通报。”贾德升不卑不亢道,他当然看到了那一千贯铜钱,无功不受禄,这钱可不是那么好拿的,他可不能替师父招揽祸事。

    党爱国哦了一声,瞄一眼刘彦直,来之前他们约好了的,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总之一定要找到陈抟才行。

    刘彦直怒道:“你这道士不诚实,明明知道陈抟的下落,故意不告诉我们,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道观!”

    贾德升就有些不悦了,对方直呼师父的名字,极为不礼貌,道家不像佛家那样慈悲,对冒犯者绝不会客气,他眉毛一挑道:“尊驾有这个能耐,尽管动手。”

    刘彦直也不含糊,出了门,一掌将廊下的柱子劈断,又将一堵墙推倒,动静虽大,其实造成的破坏并不严重,但这已经足以引起云台观众人的同仇敌忾,十余名道士仗剑冲出来,还没把剑阵摆开,都觉手中一空,一捆长剑在刘彦直手中扭成了废铁。

    贾德升大惊,果然是来者不善,他急忙求饶:“切勿动手,贫道这就派人去找师父。”

    刘彦直这才收了手,贾德升派一名道士进山去找陈抟,等退出大殿,气氛非常尴尬。

    关璐抖开折扇,没话找话:“道长,你们是华山派?”

    贾德升阴沉着脸:“正是。”

    “那你们是剑宗还是气宗?”关璐道,“认识一个叫风清扬的人么?”

    贾德升道:“不认识,但我认识另一位使剑的高人,他的剑法独步天下,无人能敌。”

    “哦,这剑法是不是叫独孤九剑?”关璐瞪大了眼睛,一副傻白甜模样。

    她说的是金庸小说里的段子,但贾德升却不知道,还以为真有一个叫风清扬的高手,也许是师父早年的仇家哩,没错,一定是世仇来报复了,得亏自己没有引狼入室,而是另有安排。

    足足等了一个时辰,陈抟还没来,刘彦直急了:“怎么这么久?”

    贾德升道:“华山这么大,山路难行,路上难免耽搁时间。”

    刘彦直道:“干脆你告诉我陈抟在哪儿,我自己去找他。”

    贾德升面露难色,刘彦直道:“你该不是骗我们的吧,根本没去找老祖。”

    正说着,外面传来一阵爽朗大笑:“谁来找陈抟的晦气?”

    莫非是正主儿来了,刘彦直先跃了出去,只见一人背着长剑肃立庭中,剑眉星目,三绺长髯,道袍上画满八卦,一双麻鞋纤尘不染,当真是仙风道骨,绝非凡类。

    “你就是陈抟?”刘彦直奇道,按说陈抟今年一百零七岁,不该这么显年轻啊。

    “你不认识陈抟。”道士一挥浮尘,“那你可认识我?”

    “我更不认识你。”刘彦直老老实实道。

    “不认识我,就敢在云台观撒野?”道士笑道,“识趣的就滚,不识趣的话,贫道就教训教训尔等。”

    刘彦直大怒:“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看招!”话音未落,疾风掠过道士面门,若是寻常人等,这一掌就结结实实打在脸上了,但那道士竟然不费吹灰之力躲了过去。

    两人都惊呆了,都未曾料到对方身手如此了得,立刻丢了轻敌之心,互相审视着,评估着,如同决斗前的两只斗鸡。

    “这货什么来头?”姬宇乾悄声问党爱国。

    “不知道,反正很厉害,彦直未必能打得过他。”党爱国目不转睛,手摸向腰间,随时准备支援。

    突然间,道士出手了,软绵绵的浮尘甩成了一条直线,俨然就是杀人利器,刘彦直闪避的稍慢一拍,身上的白袍被扫出一排印迹,如同老虎抓过一般。

    两人打作一团,动作快如闪电,上百招后,道士的浮尘被刘彦直抓住,相持不下,浮尘断了,道士后掠十余步,反手抽出了宝剑,似笑非笑:“五十年来,你是第一个逼我出剑的人。”

    关璐见状急忙从地上捡了一把被刘彦直扭成麻花的长剑抛过去,刘彦直接了剑,又将剑身捋直,捏了个剑决道:“出招吧。”

    道士仗剑杀来,清脆的金铁交鸣声回荡在道观内外,这是一场顶级的剑术交锋,那道士的剑法身形缥缈优美,剑身上的花纹在夕阳下映射出瑰丽的光辉,而刘彦直根本不会什么剑法,长剑被他当成棍子使用,虽然每一招都能接住,但是动作笨拙,毫无进攻之力。

    两人起初在院子里过招,进而打到了三清殿顶上,全道观的道士在下面屏息观战,红日西沉,两位剑客的剪影如天外神仙,这一幕注定留在每一个的记忆中永不磨灭。

    足足拆了三百招,刘彦直依然顶得住,甚至还学会了对方一些招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且他的耐力更加持久,那道士的额头上却渗出了汗珠,要知道这并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斗剑,而是每一招都灌注了内力神元,极大耗费精力,再打下去,恐怕他要失去优势。

    忽然道士爆喝一声,改刺为劈,刘彦直举剑格挡,岂料他的剑质地不如对方坚韧,竟然当场断裂,情急之下弃剑飞起逃跑,那道士紧追不舍,竟然也能腾空而起。

    刘彦直灵机一动,不往空中躲,一个跟头翻落在院子里,大喊道:“还等什么!”

    党爱国早就预备好了,拔枪怒射,道士反应极快,宝剑一挥格挡住了枪里射出的两股电线,挡是挡住了,但他却挡不住五万伏特的高压和美妙十八个电脉冲的冲击,导电性能良好的宝剑将电流导入道士身体,他整个人都在痉挛发抖。

    高手过招,零点一秒的误差都会导致失败,刘彦直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劈手夺过道士手中宝剑,将剑锋架在对方脖子上,那边党爱国也收了泰瑟枪。

    道士一副引颈就戮的表情,似乎早将生死置之度外。

    这个结果是贾德升做梦也没想到的,他吓傻了,两股战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而党爱国等人也捏了一把汗,刘彦直执行穿越任务以来,向来佛挡**,没遇到像样的对手,这回差点就栽了。

    刘彦直嘿嘿一笑,将宝剑倒持递过去,道:“道长,胜之不武,见笑了。”

    那道士倒也爽快,接了宝剑插入鞘中,问道:“尔等究竟是何方人士?姓甚名谁?”

    刘彦直道:“吾等无名小辈,确无恶意,只是有要紧事向老祖请教,小道士们打马虎眼,我才吓唬吓唬他们。”

    这倒是实话,刘彦直真想杀人,这满道观不会有一个活口留下。

    道士沉思了片刻道:“你师从何人?”

    刘彦直道:“我没有师父。”

    道士道:“你骨骼清奇,先天极好,看得出没学过什么武艺,只练过一些军中粗笨的拳法刀法,却是可惜了这身皮囊,不如你拜我为师吧。”

    “这人不会就是风清扬吧?”关璐小声问道,党爱国不搭理,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未曾请教道长道号?”刘彦直躬身施礼。

    “贫道号纯阳子。”道士答道。

    “吕洞宾!”这回轮到刘彦直傻眼了,“八仙之一!”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