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时空紊乱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数日后,船行至翠微山下,党爱国让船家靠岸下锚,穿越小组准备返回基准时空了,得把行李先搬下船。

    这一次穿越相对轻松,旅途中姬宇乾拍摄了大量宋代城乡市井素材,以便放在自家公司的游戏机里做背景使用,党爱国则买了一大批宋版书籍,回到现代每一本都是价值连城的,不但有市场价值,研究价值更高。关璐也买了不少珠玉首饰胭脂水粉绸缎,只有刘彦直两手空空。

    大家忙的热火朝天,搬了半天,岸边堆砌了二十多个箱包,党爱国让关璐去把小周后叫出来。

    “到底是皇后娘娘,懒得不像话,也不知道搭把手。”关璐嘀咕着走进船舱,却没看到小周后的人影,以为她又像以往那样在后舱甲板上饮茶观景,走过去一看,后甲板上空荡荡的,这下她慌了,荒郊野外的,小周后能跑哪儿去。

    忽然她瞥见水底有一抹绿色,顿时一身冷汗冒出来,疾声大呼:“救命啊!”

    刘彦直纵身跃来,踩得甲板直晃悠,关璐指着水底道:“快快快,溺水了!”

    小周后投水自尽了!

    刘彦直一个猛子扎下去,将湿淋淋的一个女子捞出来放在甲板上,赶紧人工呼吸,捏着鼻子往嘴里吹气,又做心脏复苏按压,折腾了二十分钟依然没有起色,小周后肺里灌满了水,神仙来了也救不活。

    小周后的酮体渐渐凉了,双目微睁,皮肤晶莹剔透,吹弹可破,依然栩栩如生,可惜一缕香魂已经飞去了北邙山。

    党爱国和姬宇乾都站在旁边,摘下帽子以示哀悼,没有人能预料到小周后会自杀,本以为她是死过一次的人,对人生充满了新的希望,也都想着如何帮助她开始新的旅程,甚至连回到基准时空,帮小周后开一家文化沙龙的具体做法都想好了,可是就差一步,人却没了。

    “我们疏忽了,李煜死后,她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关璐叹息道,“香消玉殒,红颜薄命,这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坚定了她人能转世投胎的概念,她也不会自杀。”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小周后的自杀打乱了步骤,他们只好先去近江城买了一口棺材,寻了个风水好的地方,将这位南唐皇后埋葬,石碑上刻着金陵李周氏之墓几个字,小周后留下一封遗书,是一首以死明志的蝶恋花,被关璐收了起来。

    党爱国找了几个脚夫,将他们的行李搬到半山腰处,再往上就不麻烦他们了,以免穿越舱被发现,他们四个人受点累,将所有行李搬上山顶,却看到了伤痕累累的穿越舱。

    “有人来过,想把穿越舱搬走,没得逞,就加以破坏。”党爱国分析道,仔细检查伤痕,穿越舱外壳坚固无比,上次和孟山的雇佣兵枪战都没打坏,这次更不可能被宋朝的乡野村夫搞坏。

    “他们用了斧头、锤子、朴刀,还有挖草药的小锄头。”姬宇乾也跟着检查,“应该不是当地官府组织的,而是乡民自发行动,大概是想砸烂了拿回去回炉打个镰刀什么的,无位错铁的镰刀,真亏他们想得出。”

    党爱国用袖子擦拭了一遍,这些刀砍斧凿的痕迹大部分都消失了,无位错铁强度很高,被刮擦出痕迹的只是外部涂层而已。

    舱门打开,大家开始搬运行李,东西实在太多,每人最多带两个箱包,其余的只能丢弃。

    “还是埋起来吧,兴许一千年后刨出来就是文物呢。”关璐说。

    “就你买的那些绸缎被面,埋一千年都变成泥土了。”刘彦直揶揄道。

    “那也是文物。”关璐强词夺理,二十多个箱包,她占了一多半。

    最后终于精简出八个箱子,关璐又强行多带了一个,穿越舱挤得满满当当,四人乘坐空间受到压迫,坐的很不舒服,好在穿越时间只是一瞬间而已。

    “坐好了,咱们要回去了。”党爱国道,他胸口位置放了两份珍贵的东西,是陈抟和吕洞宾的dna样本,其余什么宋版书,金银珠玉都不重要。

    “回去后我要写一本关于小周后的书。”关璐道,“放在网上连载,肯定火。”

    “那不如投资拍一部关于小周后的电影了。”姬宇乾道,“我可以投资。”

    “哎,如果周薇跟着我们一起回去就好了,真的可以拍一部电影,让她演自己,绝对火爆,获奥斯卡奖不成问题。”关璐想到死去的小周后,眼圈又红了。

    “别说话了,坐稳。”党爱国按下了开关,白光一闪,穿越舱消失了。

    ……

    翠微山顶,穿越舱乍现,党爱国打开舱盖,外面一股凛冽的寒风夹着雪花卷进来,刺骨的冷,不对头!

    四人一起向外看,天地之间银装素裹,翠微山顶白雪皑皑,远处有一大群人正聚在火堆旁吃饭,他们用石块垒成灶台,支着大铁锅,不知道炖着什么肉类,此时这帮人也都扭过头来,目不转睛的盯着穿越舱。

    这些人顶盔掼甲,肮脏的布面甲上缀着一颗颗铜钉,高高的盔缨是白色的,兵器就在手边,有刀矛弓箭和长长的火绳枪,再看他们的面容,一个个狰狞凶狠,仿佛地狱放出来的恶鬼。

    这些身份不明的军队二话不说,直接动手,有人端起鸟铳开火,有人张弓搭箭射过来,党爱国眼疾手快关上舱盖,外面一阵乱响,是箭镞和铅弹打在外壳上的声音。

    “妈的,穿错年代了,想办法打出去。”党爱国喊道,腾挪空间让刘彦直先上,穿越舱里堆满了柳条箱,人挤来挤去极为困难,好不容易刘彦直换到舱门口,外面雨点一般密集的敲击声戛然而止。

    刘彦直握住把手,慢慢推开一条缝,细长的刀刃就伸了进来,在舱内乱捅乱割,外面一阵粗野的谩骂声,是听不懂的语言。

    “他们是什么人?”关璐吓得脸色煞白。

    刘彦直才不管外面是什么人,捏住刀刃将长刀夺过来,推开舱门杀出去,挥刀乱砍,转瞬就砍翻了七八名士兵,不但没把气焰打下去,相反刺激了对方的士气,更多的兵举着兵器杀过来,白刃与雪花齐飞,刘彦直杀人如割草,穿越舱外里三层外三层,躺满了尸体。

    士兵们终于意识到肉搏不过敌人,领头的发一声喊,众军士退开,训练有素的排成三列,端起了鸟铳,第一列开枪,硝烟弥漫,开完枪的士兵从两侧退后,继续装药填弹,第二列接着开枪,然后是第三列。

    山顶弥漫着白色的硝烟,遮挡了所有人的视线,等山风将烟雾吹散,穿越舱依然在原地,但人都不见了。

    穿越小组趁着刚才的空当仓皇逃离,本想往山下跑,但是却看到山脚下扎着一座大营,旌旗招展,帐篷一座连着一座,还有不少骑兵在周边巡逻,下山就是自寻死路。

    “起码有十万大军吧。”党爱国虚汗都出来了,他搞不清楚这些是哪国的人马,可以肯定的是异族军队,也许是错穿到宋末,遇上了元朝的探马赤军什么的,不过宋末没有鸟铳,更不会使用三段击的战术,结合他们的衣甲,应该是清军正白旗或者镶白旗的部队。

    “从山崖下去。”刘彦直道,他手里只有一把雁翎刀,而且砍出了缺口,对阵百十个人没问题,对阵十万大军,他也打怵。

    事到如今,只能依靠刘彦直一个个把人往山崖下背了,三人仓皇向悬崖处奔去,刘彦直持刀断后,但是麻烦又来了,悬崖那一侧同样驻扎着清军,足有三百人之多,而且装备了火炮!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三人都吓破了胆,党爱国拔出手枪连连射击,打翻了几个清军,但是却阻止不了对方的冲锋,羽箭在耳畔嗖嗖的飞过,要不是今天风大,他们几个早被射成刺猬了。

    还好有刘彦直在,他冲进敌阵杀了个来回,抢了三面盾牌和一杆虎枪回来,将盾牌丢给同伴们:“那好!”

    这是刀盾兵用的圆形盾牌,并非金属质地,而是坚固的木板上蒙了一层牛皮,挡箭矢和冷兵器砍刺的效果还行,三人佝偻着身体,尽量躲在盾牌后面,听着羽建扎在盾牌上的咚咚声,一个个心惊肉跳。

    刘彦直手持虎枪杀的痛快淋漓,虎枪的杆是铁的,外面缠了一层竹片,用麻布裹起来,涂上大漆,强度和韧性都有保证,冬天拿着不冷,还能防锈,枪尖狭长,锋利无比,用来对付穿布面甲的清军非常合适,一扫就是一片。

    他是杀的兴起,忽略了清军越来越多的事实,清军将领调整战术,不再派遣步兵厮杀,而是结阵,长牌手连成一线,水泄不通,弓箭手和鸟铳手在后,全靠全程火力杀伤敌人。

    “不要恋战,快走。”党爱国提醒他。

    刘彦直清醒过来,捡了一张弓,连发三箭,射死了三个盔甲服色略有不同的军官,失去指挥的清军阵型混乱,没人敢单独上前,这给了他们逃跑的机会,在刘彦直的掩护下,三人弯着腰一溜小跑,来到山崖边。

    “有种的放马过来。”刘彦直手持虎枪,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清军们面有惧色,他们从关外一路打进来,就没遇到过像样的抵抗,别管是李自成的大顺军,还是南明朝廷的军队,都是怂包,没有任何军队敢和清军野地浪战,只敢据城死守,这种万人敌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兀那南蛮,通报你的姓名,你若归降,豫王爷可饶你不死。”一名清军小军官喊道,他大概是辽东汉人,汉话说的不错。

    刘彦直抬手一箭,破空之声传来,那小军官脸颊被羽箭贯穿,重伤倒地。

    “还有谁!”刘彦直威风凛凛的喊道,他全身浴血,俨然一员红袍悍将。

    清军无人敢擢其缨,他们的士气完全被压制住,不是来自白山黑水的满族战士们胆怯,而是满地的尸体给出答案,上去一个死一个,上去两个死一双,没必要白白赔上性命。

    刘彦直不耐烦了,狞笑道:“都给我站好了别动,待我取尔等项上首级。”说着挺起虎枪冲了过来,一个人向一支军队发起冲锋,这种打法谁也没见过,请军们匆忙放了一排鸟铳和箭矢,只见那红袍悍将拔地而起,躲过了所有弹丸羽箭,凌空杀了过来。

    妈呀,这是赵子龙再世啊,清军们最后一丝士气也土崩瓦解,几百名士兵转头就往山下跑,将前来增援的一个甲喇军队也冲散了。

    刘彦直从容退走,背着关璐,两手揽着党爱国和姬宇乾飞下悬崖,落在淮江对岸。

    “我的箱子丢了。”关璐哭道,刚才从舱里爬出来的时候太匆忙,将几个箱子丢了出去,这下全便宜那帮清军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