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翠微宝塔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多铎不是战死的,是急火攻心暴毙,他怎么死的已经无关紧要,王爷坠马,戈什哈们慌乱无措,但副将们心中有数,这时候绝对不能乱,否则战场形势会发生不可承受的大逆转。

    王爷已然没了心跳呼吸,胸前衣襟被血染透,一帮戈什哈围过来探望,人越围越多,引得不远处的亲军阵列也有人探头探脑,窃窃私语。

    多铎手下有一名叫做额尔登布的都统,当机立断道:“都散开,谁敢走漏风声,杀无赦!”

    戈什哈们赶紧各回原位,额尔登布轻轻用手抹过多铎的面孔,将他的眼帘合上,说声得罪,摘下多铎的头盔戴在自己头上,为保军心不乱,他要暂代多铎,继续以豫王爷的名义指挥作战,直到拿下近江。

    只要中军大纛不倒,这一仗就还能胜,众将的罪责也能减轻一些,起码让王爷能含笑九泉。

    但是他们想的太美好了,只惦记着战局,忘记阿布凯的脑袋是谁丢下来了,刘彦直已经驾到,岂能让他们的如意算盘打下去。

    刘彦直从云端里降下来,停留在距离地面两米的高度,将铁榴莲抡的密不透风,杀将过来,可怜额尔登布临危受命不到一分钟就血洒沙场,连头带帽子一起被打飞,紧跟着被打断的是大纛杆子,戈什哈们奋勇上前,也被扫的肢体横飞,死伤无数。

    整个战场的指挥中枢被打掉,全体清军看不到后方的旗号命令,满洲八旗兵还能各自为战,汉八旗的士气就有些影响了,追击的步伐减缓,将军们也迟疑起来,生怕中了埋伏。

    忽然明军溃逃队伍中有人喊:“多铎死了!仙人来了!”

    是方承龙在呐喊,他心急如焚,等的就是这一刻。

    起初没人停步,但是有些人回头望去,看到半空中的刘彦直,于是停下脚步驻足观看,当方承龙带着一批中坚力量杀回去的时候,他们也发一声喊,捡起兵器跟上了队伍。

    打仗,打得就是一个士气。

    明军从溃败到大捷,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

    刘彦直已经不需要亲自杀人了,他在空中现身就足以对清军的士气造成巨大的冲击,天上没了海东青,地上没了多铎的帅旗,明军又掉头逆袭,各路清军无法继续支撑,匆忙收兵回营。

    明军一路撵杀过去,清军大营已经被付之一炬,胆气更寒,从撤退变成了溃逃,一路上丢弃辎重甲马无数,明军捡了大便宜,打下了翠微山不说,又连夜进军,把四百里外的南泰县城也收复了。

    这一仗其实斩首数量很少,但是俘虏和缴获极多,光是投诚的前明军就有五万之众,一路上捡的辎重兵器和丢弃的金银财货更是不计其数,战马就有几千匹,缺马的近江明军瞬间成了骑兵大户。

    不过这些战绩和毙杀敌酋多铎相比起来就不值一提了,多铎是满清的铁帽子王,世袭罔替,战功卓著,吴三桂给他提鞋都不配,同时多铎又是南征主帅,他的战死,代表着满清南下的彻底失败。

    本来方承斌只是想随便应付一仗,没想到打出泼天的战绩,他的实力迅速扩充,从一万人马扩充到了六万,加上在江北征募的流民,足有十万大军,其中骑兵就有八千,步卒也都带甲,他从一个回乡隐居的御史,变成了雄霸一方的诸侯。

    南京朝廷起初不敢相信多铎授首,还是满清自己发布了多铎身死的消息,弘光帝、马士英等人才恍然大悟,他们曾经无视的近江府,现在已经成为阻挡清军南下的最大屏障,不,进一步考虑的话,岂不是另一个左良玉!

    所以,多铎授首,南京朝廷竟然毫无封赏。

    坐镇扬州的史可法看不下去,派船送来一万石粮草和亲笔书信,信中对近江大捷表示了祝贺,并且提出互保联盟,当面临清军威胁时,扬州和近江互相增援,守望相助。

    在原先的历史进程中,多铎此刻已经攻陷了扬州,史可法被俘不降,多铎拔刀劈头砍去,史可法坦然受死。

    旋即南京沦陷,弘光帝被俘,南明朝廷瓦解,次年弘光帝在北京被斩首。

    而这一切随着多铎的死,全部被改变了。

    ……

    清军大败,各地投降明军纷纷反水,原河南总兵许定国本来降顺了多铎,此时见机不妙,再次起兵拥戴南京朝廷,中原大地战火四起,清军首尾不能相顾,只好向黄河以北收缩。

    多铎和阿布凯的遗体被装车运往北京,顺治皇帝年纪还小,执掌大权的是摄政王多尔衮,清廷的统治也并非铁板一块,肃亲王豪格在鳌拜等将领的支持下一直和多尔衮争权,而多铎是多尔衮的同母弟弟,他的死对多尔衮是一次巨大的打击。

    但是宁可死十个多铎,多尔衮也不能接受大萨满的陨落,大萨满代表的是女真人的气数,海东青更是八旗健儿的精神图腾,王朝最善战的勇士和最具神力的萨满,双双陨落近江,这是一个极其不详的预兆。

    多尔衮厚葬了多铎,只说他是死于暴病,丝毫不提近江战事,但所有人都知道,近江已经成为大清的禁忌之地。

    北京紫禁城内的掌权者们,主要是多尔衮和皇太后大玉儿,已经在悄悄筹划退回山海关外的事宜了……

    ……

    阿布凯死了,但是海东青还活着,巨大的老雕被关在笼子里,神情略呆滞,竟然保持一个姿势长时间不动。

    陈抟并未离开,他的精魄在离开燕子的躯壳后,附身于客栈的一只大耗子身上,亦能和刘彦直做精神上的交流,两人经常在密室里座谈,一人一鼠,人面前摆着茶壶,老鼠面前摆着一碟香油,一碟芝麻,因为寄身后的饮食习惯还是以寄主为主。

    陈抟告诉刘彦直,这只海东青先天有损,三魂七魄不全,换句话说,这是一只弱智的大雕,所以女真萨满才能寄身于它。

    刘彦直很感兴趣,问陈抟你和阿布凯谁厉害?

    陈抟很谦虚,但是言下之意是阿布凯给我提鞋都不配,女真人的萨满教是原始宗教,没有整理出任何系统理论,我道家才是迄今为止最科学的宗教,阿布凯只能寄身于脑残海东青,贫道任何动物都能寄身,只是脱离出窍的时候会造成寄主的死亡,不想多造杀孽才只选择这些小型动物。

    “老祖,那你能寄身这只海东青么?”

    “雕虫小技”

    老鼠身子一歪,没了气息,刘彦直起身看窗外,笼子里的海东青忽然双眼圆睁,精光四射,他急忙出去打开铁笼,海东青钻出牢笼,展翅欲飞,却又停步回望,刘彦直会意,提气站在海东青背上,他的悬空术其实是一种反重力场,所以海东青驮着他毫不费力。

    于是近江百姓就再次目睹了仙人驾驭神雕在空中翱翔的奇景,对刘彦直更加拜服。

    自己飞行和踩着大雕飞行的感觉截然不同,就像人游泳和乘坐摩托快艇的区别一样,不过若是自己就是快艇,那感觉必然更加直接爽快。

    刘彦直再次向陈抟请教寄身术,陈抟也不藏私,交给他一套凝神心法,长炼可以精魄出窍,这是最难也是最关键的一步,精魄夺舍寄身反而简单。

    “切不可用这个做坏事。”陈抟一再嘱托。

    “那么多久能达到精魄出窍的程度?”刘彦直已经急不可耐,如同急着操控新买的航模的中学生。

    “少则百年,多则五六百年。”陈抟道。

    ……

    党爱国还在继续维修穿越舱,目前最大的问题不是修不好,而是穿越舱自带的能量仅仅够回到基准时空,现在能量尽失,需要补充足够的电力才能返回,可是明朝根本没有工业基础,无法建造出供应足够电力的发电厂。

    “难道我们只能留下建立新的朝代了么?”党爱国悲鸣,虽然穿越后建功立业是很多人的梦想,但他们是穿越者,是有着更多机会和更宏大理想的人,穿回明末力挽狂澜不是他们的任务。

    “你们还记得翠微山顶的明代七层浮屠么?”刘彦直忽然灵光一闪。

    “bingo!”党爱国大喜。

    翠微山下,原来的清军大营被整顿一新,这里住着一千军士,一千工匠和民夫,几十辆大车源源不断的从各处运来砖石木料,靠人力运到翠微山顶。

    山顶上被平出一块空地来,用长竹竿搭起了脚手架,俨然是火热朝天的工地,上百工匠忙碌着搭建一座宝塔。

    近江府倾尽全力帮仙人建造宝塔,建筑材料优先供应,有缺少的建材直接从近江其他佛寺的浮屠上面拆来使用,工匠们只知道建的是宝塔,却不知这宝塔其实是一个导引闪电的工具。

    闪电是一种大气中的强放电现象,一般发生在雨天,中等强度的闪电电压可达一亿伏,功率千万瓦,相当于一座大型电厂的输出功率。

    “真是没有想到,翠微山顶的明代宝塔竟然是我们建造的。”穿越四人组的成员们头戴柳条编织的安全帽,站在宝塔工地下感慨万千。

    !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