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太上老君飞走了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情急之下,刘彦直想到了装神弄鬼四个字,他腾空而起,在距离地面五米高的地方悬浮着,这一手果然震慑了所有人,老祖母的儿孙们跪了一地,磕头如捣蒜,对神仙深信不疑。

    把人忽悠住了,接下来就可以接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刘彦直一个人肯定做不来,必须有人帮忙,穿越小组的成员们当仁不让,虽然他们肯定将要发生什么,但每个人心中隐约都明白,眼前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

    这是一口用四块整柏木打造的寿材,厚实沉重,棺内老妪鸡皮鹤发,神态安详,披着麻衣,腹部有明显的凸起,可是耄耋之年的老人怀孕生子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大的可能是老人腹内生了一颗巨大的肿瘤。

    刘彦直询问家属,老人因何而死,答曰寿终正寝,再问腹中之物为何,答曰不知道,因为老人年岁太长,直系子女已经全部去世,在场最年长的也是老人的孙子辈,从他们记事起,老祖母肚子就这么大,一直到去世都是如此。

    “谁来主刀?”刘彦直问。

    “我来吧。”关璐主动请缨,她虽然不是医生,但是作为遗传学专家曾经做过许多高精密的试验,对于人体构造也颇为精通,这次穿越带的物资非常齐备,包括医疗器械等,关璐就在棺材旁展开手术,她戴上口罩,掀开老人的衣服,露出灰白色的皮肤,这是死去之人皮肤,松弛冰冷,毫无生机。

    亲属们被雷猛和刘汉东拦在外围,不让他们看到手术过程,朴实的百姓们跪了一地,念念有词,面带喜色,他们在等待老祖母的复生。

    刘彦直再问那个声音:下一步怎么办,到底能不能让老祖母起死回生,可是那声音却消失了,再也不回答半句。

    海口已经夸下,不动手术也得动了,关璐手持激光刀,在老人的腹部位置开了一道十厘米长的口子,激光刀温度极高,在剖开皮肉的同时将血管断口烧焦封闭,不会导致出血,当然那是指活人,死人的伤口是不会流血的。

    刀口开好,关璐戴上无菌薄膜手套,将手伸入腹腔摸索,摸了一会儿确定是肿瘤,随即她扩大刀口,双手伸入,捧出一个巨大的肉瘤子来,足有十公斤重量,亲属们见了震惊无比。

    瘤子取出来了,可是老人丝毫没有复生的迹象,于是大家先将注意力放在这枚肉瘤上,这是一枚覆盖着红色薄膜的椭圆形肉球,似乎还在微微颤动。

    “剖开吧。”党爱国的声音在发抖。

    “让我来。”刘彦直怕关璐出危险,但是后者却拒绝了他的好意,镇定自若的用激光刀慢慢切开了肉瘤的表层,随着一汪血水流出,里面竟然藏着个湿漉漉的胎儿!

    那胎儿体型硕大,满面皱纹紧闭双眼,皮肤呈红色,纹丝不动,但显然是个。

    关璐伸出手去想触碰胎儿,那东西突然伸了个懒腰,吓得她缩回手去。

    胎儿张开了眼睛,颤巍巍爬了起来,并且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飞快增长,关璐惊得激光刀落地,倒退两步,双腿一软瘫坐在地。

    这是妖孽啊!

    在场的人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声,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这个胎儿变成了婴儿,继而变成幼儿,身体如同吹气般迅速长大,忽然刘彦直意识到了什么,脱下身上麻布长袍,覆盖在已经有七岁年纪的男童身上。

    那男童还在继续身长,新陈代谢快的不可思议,转瞬就从男童长成了少年,然后是青年,中年,最后定格在老年,须发皆白,但是皮肤细嫩,传说中的鹤发童颜莫过于此。

    更重要的是,这个老头大家认识。

    他长得和一百岁时期的陈抟一模一样。

    “陈抟老祖。”刘彦直惊讶道。

    “吾乃李耳。”长得像陈抟的速成老人披着麻布长袍,盘腿坐下,似乎很疲惫。

    “不,你是陈抟,你跟我们一起来的。”刘彦直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觉得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他确定那是陈抟的元神。

    “陈抟只是我的一世。”老人道,“现在的我,是李耳。”

    即便是脑洞大开的科学家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太颠覆了,严重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范围,至于那些乡野百姓早就吓傻了,四下鸦雀无声。

    李耳歇够了,掖了掖麻布长袍的边角,拢一拢披散的白发,赤着脚就走了。

    就走了……

    “老子,你妈怎么办?”刘彦直在后面追问。

    “你再去看看。”老子头也不回,远处一头低头吃草的青牛似乎在等他。

    再看棺材中的老妪,已经有了呼吸,关璐赶忙将伤口缝合,他们用的是一种订书机一样的战场快速缝合器械,啪啪几下,腹部的伤口就订上了,老人家一口气喘上来,竟然扶着棺材坐了起来。

    子孙们顿时欢声雷动,老祖母复活了!神仙显灵了,不但救活了老祖母,似乎还给他们添了一个小叔叔呢。

    穿越者们一头雾水,来不及消化突如其来的诸多神迹,但是有一点很明白,搞清楚老子的来龙去脉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刘彦直追上了骑着青牛的老子,高声问他:“你究竟从何而来?”

    “从来处来。”老子答道,用的不是上古时期的语言,而是二十一世纪的普通话。

    “你去哪儿?”刘彦直气喘吁吁,他竟然追不上青牛的步伐。

    “到去处去。”老子莞尔一笑,“我去鲁国,拜会孔丘,然后西行去迦毗罗卫国,与乔达摩?悉达多论道,事情很多,你就不要跟着了,继续忙你们的去吧。”

    说着,青牛竟然腾空而起,踩着祥云远去了,速度极快,刘彦直追之不及,一时间他有种小时候看《西游记》电视剧的感觉,只不过眼前的景象不是粗劣的特技效果,而是真正的神仙驾云飞行。

    党爱国等人追过来的时候,老子已经不见了踪影。

    “太上老君骑着青牛飞走了。”刘彦直说,“今天真是开了眼界,见了真正的神仙,党教授,姬总裁,你们是科学家,给我科普一下到底咋回事,那个老头到底是。”

    党爱国两手一摊,表示一头雾水。

    “那不是老子,也不是陈抟,只是一个操作系统。”姬宇乾解释道,“我们就用小周后来举例,这个人到底是小周后还是陈圆圆呢,亦或是更早的某人或者继续转世的某人呢?我认为都不是,人就像一台血肉组成的电脑,每一世经历的人和事组成了记忆,相当于硬盘里的内容,人死了,硬盘里的内容清空了,但是电脑的操作系统还在,重新装入新的内容,又是另一个人。”

    刘彦直听的稀里糊涂,问他:“那老子怎么生长的这么快?”

    姬宇乾想了想道:“有时候我们看到的东西不是取决于眼睛,而是取决于这里。”他指了指自己的脑门。

    党爱国道:“未必是幻觉,你们忘了柱子了?快速生长不是没可能。”

    关璐道:“别瞎猜了,回去问问老子他妈不就知道了。”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