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谁是真英雄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刘备这才解开心结,原来刘彦直等人是世外修道之人,怪不得行事异于常人,虽然不能为我所用,但也不会投靠孙吴、曹操,那就无碍大局了。

    诸葛亮道:“恭喜主公,不费吹灰之力得近江兵马钱粮,雄途霸业更进一步。”

    刘备叹气道:“曹操数十万大军就在眼前,谈何雄图霸业。”

    诸葛亮道:“刘彦直所言颇有道理,北兵不习水战,荆州降军不堪大用,那孙吴文武皆可降,唯独孙权降不得,刘琮前车之鉴尚在,孙仲谋必然誓死抗曹,不出所料的话,三日内东吴必有使臣到。”

    刘备欣然道:“但愿如此。”

    诸葛亮道:“大公子刘琦那边……”

    刘备正色道:“此事休要再提,乃父尸骨未寒,我怎忍加害。”

    诸葛亮道:“主公仁厚,真乃当世英雄,臣了然了。”

    刘备岔开话题:“军师,派谁去接收近江为宜?”

    诸葛亮道:“云长要守夏口,翼德性子鲁莽,子龙与彦直有情分在,不如派他做主将,再遣一名文臣同去,清点接收近江钱粮人口。”

    刘备道:“如此甚好。”

    正说话间,有军士来报,江东孙权差鲁肃前来吊丧,船已到岸。

    诸葛亮大笑:“快快迎接,恭喜主公,鲁肃既来,破曹已成了三分了。”

    ……

    话说党爱国等人离了江夏,暂未返回近江,而是在江上泛舟,等着看赤壁鏖兵的盛景。

    终于见到了历史上著名的三国英豪,与后世艺术加工过的形象相去甚远,大家不免有些失落,刘关张不过尔尔,诸葛亮也只是中人之姿,唯有赵云堪称真英杰,得知主公要加害恩人,事先通风报信,是义,亲自带兵埋伏账下,号令一出毫不犹豫的杀出,是忠,忠义分明,世所罕有。

    他们所乘的两艘大船乃是当年刘表下令制造的艨艟巨舰,所谓巨舰也不过能载二百人而已,两舷各有二十四支巨桨,另有桅杆风帆,船头船尾装备床弩,随从护卫亦有三百精壮军士,船行到江汉水网地区,党爱国提议登岸寻找左慈踪迹,顺便体察民情。

    巨舰吃水深不能随意靠岸,四人带着数十名随从乘小船登岸,岸边就有一个十余户人家的小渔村,进村一看,只有老妪幼童,青壮男女皆不见踪影,问之,老妪答道,儿孙都被官府拉去了,家里的存粮一粒不剩,只有两个曾孙尚在稚龄,请大老爷可怜。

    四人见其家徒四壁,,茅草土墙,东汉末年的村子和春秋时期竟然别无二致,只是民生更加凋敝,老妪所说的未必是真,老百姓在残酷的环境下总有生存下去的智慧,于是刘彦直四下寻找,果然找到一口地窖,里面藏着一名怀抱婴儿年轻女子,还有几瓮粮种。

    老妪见事情败露,扑上来苦苦哀求,说要拉人就把我老婆子拉去吧,到军中也能做个饭烧锅,若是把媳妇抓走,吃奶的孩子就没法活了。

    穿越小组四人心酸不已,战争时期的老百姓太可怜了,军阀混战何时休,他们没有拉人,只是留下两串铜钱,一袋粮食,继续前行。

    向前十余里,两边都是收割之后的农田,刘表治下的荆州还算太平,曹军来了,好日子也就到头了,每个村子都被洗劫一空,所到之处尽是老弱幼童。

    党爱国感慨道:“五十年前,东汉还有五千六百万人口,从黄巾之乱开始,战争持续到现在,关中地区被杀的几年内路上都没有行人,中原也是赤地千里,村落消失,要知道现在还是东汉末年,没到真正的三国鼎立时期,所以老百姓还得继续苦上几十年,整个中国的老百姓被杀的只剩下七百万了。”

    雷猛怒道:“不如我们去杀了曹操,就不会再有战争了。”

    党爱国道:“幼稚,你杀了曹操,天下谁来做?是刘备还是孙权?不论是谁,还得经历至少二十年的战争才能统一天下,如今曹操已经占了天下的三分之二,倒不如助曹操一臂之力,帮他收了江东,以曹操的寿命和文韬武略,还能再活十二年,建立一个大一统的中原王朝不是问题,更能免了后世的晋朝八王之乱,五胡乱华。”

    雷猛挠挠头:“可是……曹操狭天子以令诸侯,实乃汉贼啊。”

    党爱国道:“你这是被《三国演义》忽悠了,朴素的底层百姓的情怀,曹操就真的是白脸奸臣么,刘备就真的是一心匡扶汉室的好人么?我看未必,换了刘备在曹操的位置,汉献帝说不定早就莫名其妙的挂了,或者直接禅位给皇叔了,可是曹操直到死也没有篡汉,没有曹操坐镇,这天下不知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所以曹操才是真正的大英雄。”

    雷猛很不服气,但又辩不过历史系的大教授。

    刘彦直道:“有机会见见曹操不就行了。”遂解了争执。

    继续前行,忽然前面烟尘滚滚,一队骑兵开来,,撤退是来不及了,党爱国下令严阵以待,随从们箭上弦刀出鞘,不多时那队人马开来,为首都尉搞不清楚他们来头,问尔等是何方人马?

    刘彦直上前搭话:“我们是过路客商,去襄阳做生意的。”

    都尉道:“既是客商,怎不见货物,定然是江东细作,给我拿下!”

    众军就要挥动兵器上前抓人,眨眼间,刘彦直拔剑搁在都尉肩头笑道:“我是曹丞相的故友,在长板坡上打过交道的,给个面子呗。”

    都尉大惊失色,说曹洪将军听说有细作登岸,派我等前来查看,既然是丞相故友,不如回大营叙话。

    刘彦直道:“我们还有要事,就不去叨扰丞相了,你若不信我的话,回去禀告上司,让许褚来见我,他知道我和曹丞相的交情。”

    都尉心里直犯嘀咕,长坂坡上的交情,怕是打出来的吧,莫非这个面白无须的客商是常山赵子龙?想到这里,顿时心惊胆寒,哪还敢说硬话,带了骑兵仓皇退走。

    骑兵退走,党爱国道:“行踪暴露,快撤吧。”

    刘彦直道:“若是退走显得心虚,相信我,继续走,曹操会给我这个面子的。”

    果不其然,前行了三十里,又有一彪人马开到,为首的竟然是曹操身边的护卫之将许褚,刘彦直拨马上前和许褚打招呼。

    “仲康兄,背尚痛乎?”

    许褚看见他的容貌,顿时嘴角抽筋,背上隐隐痛起来,那一棍打得他吐血三升,差点一命呜呼,若不是底子扎实,怕是以后都上不了战场了。

    “赵子龙,你来作甚?”许褚质问道,一副色厉内荏的架势,若是换了旁人,以许褚的性格早就一刀砍过去了。

    刘彦直道:“我不是赵子龙,是他……兄弟,此番前往襄阳寻访故友,还请仲康兄禀告丞相,行个方便。”

    许褚不敢阻拦他,拨马回去了。

    曹操大军驻屯江汉地区,派出军队四处抓丁,修筑水寨,打造战船,准备与东吴决战长江,曹丞相忙的不亦乐乎,搬了个小马扎坐在土山顶上看下面蚂蚁一般的忙忙碌碌场面,畅想着拿下东吴的美好未来。

    刚才游骑来报,有江东细作冒称丞相在长坂坡认识的旧友,还说认识许褚将军,曹操搞不清状况,便让许褚领轻骑去拦截,若真是长坂坡旧友则罢,若不是,直接杀了。

    半个时辰后,许褚来报,,说是见了在长坂坡上差点打死自己的那员将,但对方却不承认是赵子龙,只说叫刘彦直,带着数十人去襄阳寻找故友。

    曹操思虑再三,叫许褚叫过来吩咐,如此这般……

    刘彦直等人还在路上,又听到背后马蹄阵阵,有一彪人马杀来,党爱国道:“完了,这回曹操肯定赶尽杀绝。”

    雷猛和刘汉东紧张兮兮的拿出了枪。

    刘彦直却道:“非也,曹操送礼来了。”

    那队人马来到近前,领军者依然是许褚,但是这回没穿铠甲,没拿长兵器,只是身着战袍,腰佩长剑,下马见礼,让从人送上礼物,曹操的礼物可比刘备厚重多了,足足十口箱子的财帛。

    许褚又拿出一面金牌道:“丞相赐汝金牌一面,可以通行荆襄地面,调遣兵将钱粮,如同丞相亲临,烦请高人给个信物,某也好回去复命。”

    刘彦直道:“谢丞相,某姓刘,名彦直,近江人氏,信物嘛,这个拿去。”说罢摘下手上的肉联厂劳保手套递过去。

    许褚接了钢丝网手套,单人独骑回去复命,带来的那些人马尽皆留下充当护卫随从。

    刘彦直命人打开箱子检查,十口楠木箱子里装满了铜钱、金银器皿、珍珠白玉、花团锦簇的蜀锦衣料,鹿皮做的靴子,还有宝刀宝剑各十口,上好的鱼鳞铠甲四领,礼物繁杂奢靡,令人眼花缭乱。

    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曹操出手如此阔绰,不由得令雷猛这样原本对其充满成见和敌意的人都态度大变,啧啧连声道:“曹丞相敞亮,讲究人。”

    !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