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查案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一条人命交代了,虽然死的是犯罪嫌疑人,但毕竟也是一条生命,未经审判就被活活踢死,在法治社会是不容许的,但刘彦直脸色不改,人命在他心里的份量实在是太不值钱了,哪会穿越不是成百上千的杀啊,跟杀虫子没啥区别。

    这回杀手算是明白了,这俩确实不是警察,警察不会肆无忌惮的砸烂嫌疑人的手指,警察不会打死人无动于衷,警察更不会飞,因为基层刑警没那么经费配备高科技的单人飞行器。

    事到如今,刘汉东也问不出更多有价值的情报了,只能交给警方处理,事发地点是江北市,应该由江北警方处置,正好刘汉东认识江北市局刑警二大队的韩光,于是打了他的电话,说南泰乡下有涉枪的命案,让他过来一趟。

    刘汉东认识韩光,是因为曾经的记忆,但人家韩光的记忆里可没他,接到报警后先通知了南泰警方,南泰县局刑警大队的两辆三菱帕杰罗在一小时后才来到,看到现场有枪械,有尸体,这才如临大敌,枪案加命案,必须通报省厅。

    又过了半小时,韩光带着一帮精干刑警赶到现场,立刻展开调查,案情清晰明了,两名杀手前来南泰作案,杀死了目标人物,近江籍贯的无业人员黄自立,但杀手又被不明身份的人追杀,一死一伤,现场起获枪支三把,其中黄自立身上带着一把子弹上膛的手枪。

    韩光初步判定,这是黑社会仇杀,不属于疑难杂案,但是让他纳闷的是,打电话报案的人自称认识自己,可是自己却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他立刻打电话给同事,让他查那个号码的背景。

    警方和通讯公司是有深度合作的,想查登记的sim卡登记者姓名以及进行gps定位都是一句话的事儿,可是移动公司却说这个号码是无记名的。

    现在基本上都是实名制手机登记了,个别无记名的都是涉密部门自己用的。

    韩光陷入思索。

    现场处理完毕,两具尸体一名疑犯,连同涉案枪支和奔驰越野车,统统带回市里,此时韩光再次接到那个神秘的电话,约他谈谈。

    “你们大队门口的面馆见。”那个自称刘汉东的家伙说。

    韩光不动声色,布置了四个带枪的刑警先去面馆埋伏,随后才出来,进了面馆,只见一个高大英俊的年轻人向自己走来,伸出手道:“韩大队,我刘汉东。”

    “你哪个部门的?”韩光没去和他握手,皱眉问道,他注意到后面座位上还有一个家伙,想必是刘汉东的同伴,就俩人也敢约见刑警队长,看来不是一般人。

    “你胆子够肥的,杀人了知不知道?”韩光冷言质问。

    刘汉东拿出一个红皮证件递过来,韩光看了看,知道了对方有恃无恐的原因,原来是军方情报部门的特工,怪不得。

    “我们在查一桩人口失踪案,哪知道惹出命案来,就交给你们警方了,有什么进展,麻烦您立刻告诉我,好么。”刘汉东乐呵呵道,“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你尽管说话。”

    韩光电话响了,他摸出手机接了,是同事打来的:“头儿,查到了,刘汉东,刘骁勇的孙子。”

    啥也别说了,军方高层的孙子,现役军官,这能量海了去了,韩光心道这个资源以后可真能用得上,于是换了笑容道:“军警一家人,都是自己兄弟,你见外了。”

    有了韩光的大力协助,案件调查事半功倍,几个小时后,信息就来了,这俩杀手是单干的,网上接单,五十万一条人命,枪是越南买的,奔驰车是偷的,杀手确实不清楚雇主的身份,只管收钱杀人。

    至于黄鼠狼,只是一个三进宫的老混混罢了,这种社会人每年都得死一批,不是被政府枪毙就是被仇家砍死,警方根本不在乎他的死活,黄鼠狼的仇家很多,欠了地下赌场一百多万,又欠了高利贷三百多万,这条命早不是自己的了。

    韩光调阅了黄鼠狼的档案,发现这家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心浮气躁,又嗜赌如命,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这样的人基本上是不会从事正当行业的,又怎么会想到开一家劳务中介,而且是高端的,为海外娱乐企业提供服务人员的劳务中介公司。

    警察的职业习惯让韩光浮想联翩,或许这是一个跨国犯罪组织,从国内诱拐女青年前往外国从事非法行业,牟取暴利,黄鼠狼吃两头,吃了中介费又吃卖人的钱,这家伙,死有余辜。

    三天后,韩光来到近江,打电话约刘汉东出来喝茶。

    刘汉东又约了刘彦直,三人在滨江大道的茶馆碰头,韩光一身便装,运动鞋,斜肩包,落座后从包里掏出一个会计账本。

    “这是黄鼠狼的中天劳务中介的现金日记账,我从税务局稽查分局拿出来的,你们看看吧。”

    刘汉东浏览一番,道:“中介费每人五千,三十个女孩子,一共交了十五万,账本上都有体现。”

    韩光说:“这不是重点,我已经按照收据上的名字一个个核对过了,三十个女孩,分三波飞往马来西亚,然后不知所踪,但她们每月还在往家里汇钱,有几个还和家人通过电话,似乎并无异常。”

    刘汉东道:“那张晓丽的事怎么解释?”

    韩光道:“我怀疑这批女孩子是被诱拐到东南亚或者南美等地从事卖淫行业,打电话也是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打得,现在还汇钱给家里,说明他们不想引起警方的注意,毕竟我们的国力强盛了,不像以前那样对涉外案件束手无策,有时候咱们的警察也能走处国门执法。”

    刘彦直道:“那还等什么,一网打尽啊。”

    韩光道:“我的能力范围就这么大了,接下来就是前往马来西亚调查,我们大队的经费可不支持,刘汉东,下面看你的了,相关资料我待会发给你。”

    刘汉东道:“行,这个情我记下了,晚上一起吃饭吧。”

    “还有事,下回吧。”韩光起身告辞。

    “有空联系。”刘汉东送走了韩光,回来继续和刘彦直研究案情,先前张晓丽打给家里的号码是一串很奇怪的数字,普通人看了会觉得是个电话诈骗常用的虚拟号码,但是懂行的一看就知道是海事卫星电话,8716开头,应该是大西洋东区的编码。

    “也许在海上。”刘汉东说,“这样难度就大了,一艘在公海上游弋的赌船,船籍挂在巴拿马之类地方,从不靠岸,以其他船只来补充补给,客人乘坐直升机登船消费,豪赌之余有各个人种的美女相伴,这帮杂碎!”

    刘彦直却道:“我觉得你判断错误。”

    “怎么讲?”

    “你看看张晓燕的照片。”刘彦直道,“她是年轻,只有二十五岁,但是身高只有一米五九,体重一百二十斤,你觉得这样的女人,那些富豪会喜欢?”

    刘汉东想了想道:“架不住有人口味重。”

    ……

    破案和救人毕竟不同,破案需要将整个犯罪链条梳理清晰,取得证据,抓捕罪犯,依法审判,但是救人只需要单刀直入即可,什么黄鼠狼的劳务中介,马来西亚的中转,全都可以置之不理,直接定位这个海事电话的位置,然后把人救出来就行。

    刘汉东动用了军方的资源,查到了海事电话的位置,并不在大西洋海面上,而是在西非的一个叫西萨达摩亚的小国家。

    西萨达摩亚是中国的友好国家,实行君主立宪制,历任国王都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现任国王小阿瑟更是亲中,甚至任命过一个中国血统的人做内阁总理,该国海陆空三军都使用中国援助的武器,装备056型护卫舰,枭龙战斗机,59改中型坦克,军力虽然不多,但在西非属于能征惯战的队伍,只因中国教官指导的好。

    西国有丰富的近海石油,储量巨大的富磁铁矿,是一个资源型国家,大量中资企业在该国投资,华夏矿业、中海油、中建、中铁、连该国的民用住房都是中国企业建设的,中国工人泛滥,难免鱼龙混杂,出现许多为远离故土的工人们服务的灰色行业,黄赌毒一应俱全。

    对于驻扎海外的中国籍工人来说,就没必要睡一米七的模特了,一米五九的胖丫头也能一解乡愁,这样解释就说得通了。

    经黄鼠狼的手被诱拐的三十个女孩,很可能就在西萨达摩亚的某个建筑工地外的帐篷里,日日夜夜充当泄欲工具。

    近江有直飞西萨达摩亚首都圣胡安的班机,刘汉东定了两个头等舱座位,和刘彦直一同飞往,对于解救张晓丽,他信心满满,开什么玩笑,西萨达摩亚可是自家地盘。

    那位华裔总理,就是刘汉东的表哥,名震江湖的刘子光。

    虽然刘子光早已卸任总理,但在西萨达摩亚的地位依旧崇高,他是国王的教父,西萨达摩亚的解放者,他的铜像屹立在圣胡安的市中心,对于广大西国人民来说,他是一个伟人,一个圣徒。

    有这样的人罩着,干什么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