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时空之艟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次日,刘彦直派四狗子带部众们去打猎,这是个很省事的法子,原始狗在前面猛冲猛打,咬死猎物先大快朵颐吃个饱,然后就是纯粹的捕猎了,只咬断猎物咽喉,留给后面的部众收拾,通常他们只切下最肥美的部位,留些残汤剩水给其他动物,不吃独食,这是对大自然的敬畏之心。

    小四能够独当一面,负责盐部的大型捕猎活动,但是狩猎所得的肉类只能占到部落蛋白质摄入的百分之三十,更大的部分来自于女人们采集的昆虫和饲养的家畜,在整个食谱中,肉类也只占四成,更多的食物是采摘的植物种子和果实,新石器时代的原始人已经开始有意识的种植能吃的作物,盐部就开垦了一块地,种满了狗尾巴草,还懂得把发酵的猪粪洒在地里施肥。

    一大早,四狗子带着十余名男丁出发了,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盐部的女人们张罗了一大堆菜肴,献到木头宫殿里,刘彦直和甄悦正吃着,忽然惠跑了进来,神情激动,指着天空方向大喊大叫。

    刘彦直心里一动,冲出宫殿抬眼望去,只见天际漂浮着巨大的物体,鲲鹏回来了。

    鲲鹏归来,意味着要再次穿越,刘彦直来不及多想,奔回宫殿拿起墙上挂着的皮囊,这还是他在白纪用恐龙皮缝制的大包,装满了各种细软干粮,为的就是有朝一日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

    甄悦也看到了天边的鲲鹏,她反应速度不亚于刘彦直,跳起来拿了东西,却又迟疑道:“四狗子怎么办?”

    “留下照顾盐部。”刘彦直当机立断,盐部依然弱小,在诸部落中暂时强大是因为天神的护佑,如果别人知道天神离去,少不得要来欺负他们,在这儿住的久了,和部众们有了感情,当然不允许他们被其他部落欺压,所以把四狗子留下是最好的选择。

    而且四狗子颇通人性,和部众们相处的非常融洽,它是被当成神犬敬仰着的,不是一般猎犬或宠物,在这儿生活比跟着刘彦直颠沛流离来的强。

    惠见到二位天神行色匆匆,一直以来的担心终于兑现,天神要离去了,她哭着挽留天神,但神要走,没有人能拦得住,刘彦直只是简单告诉惠,他们走了,四狗子留下,盐部一定会成为伟大的部落。

    交代完,刘彦直拉着甄悦升空而去,飞升到鲲鹏附近,先围着这个巨大的浮空巨兽上下左右绕了几圈,仔细打量。

    鲲鹏体型乍一看像是一头巨型鲸鱼,但没有眼睛和嘴巴,只有类似鱼鳍的东西,以刘彦直和甄悦的阅历,看不出究竟来,只好放弃探索,飞到背上落脚,经过一段时间的修养,被火流星打得千疮百孔的鲲鹏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背部平坦没有坑洼,两人迎风站着,心潮澎拜。

    刘彦直能感觉到鲲鹏在下降高度,目的地是大湖,他预感到又一次穿越即将来临,于是问甄悦:“如果往前穿了怎么办?”

    甄悦满不在乎道:“不管是侏罗纪还是寒武纪,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不怕。”

    鲲鹏的下降速度很快,巨躯入水,整个大湖的水面都升高了三尺,甄悦已经换上了黑色薄膜外衣,熟练的拉出透明头罩,便于在水下呼吸,刘彦直凝神定睛,观察着水底的动静,如果虫洞一定伴随着熔岩出现,那可就麻烦了。

    湖水的最大深度只有五十米,但鲲鹏躯体的厚度就有一千米,按理说根本容不下这么庞大的体积,但此时的大湖深不见底,宛如一个无底的黑色深渊,鲲鹏急速下潜,刘彦直和甄悦手拉手紧张万分。

    四周的水全都消失了,他们仿佛置身于外太空,浓的抹不开的黑暗,让人心生恐惧,只有鲲鹏发出的神秘声响让人略微心安,没有什么能比消失在时空黑洞中更让人担忧的了,但此时唯有等待,个人的勇武和智慧都派不上用场。

    忽然间,刘彦直背囊中的七彩球发出耀眼光芒,整个世界变得雪亮无比,刹那间,鲲鹏再度出水,扶摇直上蓝天,看下方,哪有什么大湖,只有一条宽阔的大江。

    刘彦直松了口气,地形地貌显示是向后穿越的,淮江雏形已经出现,距离基准时空大约只有几千年了吧。

    他打开皮囊,七彩球略显黯淡,大概是刚才的释放耗尽了能量。

    刘彦直想到党爱国使用闪电作为穿越舱的能量来源,看来七彩球有同样的功效,关键时刻是它发挥了效能才使得鲲鹏成功穿越,那么问题来了,七彩球刚充满电,鲲鹏就出现了,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联系?

    鲲鹏继续前行,高度五千米,时速三百公里,可以看到地面上的村落和城镇已经颇有规模,以刘彦直的经验判断,这种文明程度应该是周朝。

    “它要带咱们去哪儿?”甄悦依然紧紧抓着刘彦直。

    “不知道,走哪儿算哪儿吧。”刘彦直答道,仰面躺下,享受着风和阳光,距离基准时空越来越近了,希望的曙光就在眼前。

    “我有些想念四狗子了。”刘彦直说。

    ……

    刘彦直和甄悦离开的第二天,四狗子才带着男人们狩猎归来,先叼着一条鹿腿摇着尾巴去献宝,可是宫殿里里外外都找不到主人,四狗子就有些着急了,趴在宫殿里,嗅着主人留下的味道,不吃不喝好几天,眼里噙满泪水,时不时嗷两嗓子。

    部众们好言劝慰,供奉了大量肉食,四狗子睬都不睬,就这样过了十几天,恰好附近一个山民部落前来进贡,献了一头活生生的母豹子,四狗子这才打起了精神,因为四狗子是雄性,而且刚性成熟,这头母豹子比较符合它的审美要求,对主人的思念之情,唯有用爱情可以缓解。

    四狗子终于开始进食,这座宫殿成了它的寝宫,盐部众人用尊崇刘彦直的规格来伺候四狗子和它的老婆,而四狗子也很卖力的罩着盐部众人,经常出去狩猎,遇到外敌入侵更是身先士卒。

    就这样过了二十年,四狗子换了好几任老婆,从母豹子到母剑齿虎,再到母牛,因为物种的区别,最终还是没有后代。

    衰老的四狗子死去了,此时惠早在十年前病故,现任的首领带着部众,将四狗子的遗体放在木筏上飘进大湖,让它追寻天神而去,天神和四狗子居住过的宫殿成为供奉神灵的场所,三个泥塑的神像,左右两个分别代表刘彦直和甄悦,而居中体型最大,最神武英俊的,竟然是狗头人身的四狗子。

    又过了若干年,盐部已经更名为瓠部,他们供奉的神也从三个减少到一个,神灵是狗头人身的怪物,据说后来这个狗神娶了年轻美貌的女首领,首领将它放在石锅里煮了七天七夜,狗神就去掉了皮毛,变成了一个健硕英俊的男子,从此女人不再当家,男人成为部落的首领。

    而翠微山顶的岩洞里,白纪留下的食盐也耗尽了,这儿成为瓠部神秘的祭天场所,第n代首领用矿物颜料在石壁上画下了他从老祖母那儿听来的神话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三个头上带光圈的神灵从天而降,给部落带来了吉祥和温暖……

    斗转星移,八千年过去了,岩洞里的壁画已经褪色,历经多次洪灾水患,山畔的大湖也变成了蜿蜒绵长的大江,瓠部早已不复存在,遗民们经历了夏、商、周,早已不在山脚居住,而是搬到了五十里外的江邑,现在这儿属于东周宋国。

    一日,江底出现巨型水兽,目击者称,其之大,不知几千里也,当然这是夸张的说法,老百姓没文化,遇到事儿就喜欢往大里说。

    这就是刘彦直和甄悦搭乘的鲲鹏,现在这头浮空巨兽有了一个更具现代意义的名字:时空之艟。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