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泉州之战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张弘范调整心情,向北拱手正色道:“某虽新败,还有陛下的信任,还有一方帅印,陆上数十万兵马,更兼钱粮无数,这些,不知道蒲大人可否看得上眼。”

    这话就略带了一丝威胁的意味,别看我打了败仗,依然是大元帅,手上还有许多张王牌,水师尽损,但是陆上的步骑兵却毫发未损,我收拾不了南宋水师,还治不了你泉州城和蒲家么!

    蒲寿庚淡淡一笑:“张元帅拥有的这些,我都看不上。”

    张弘范怒了,压低声音道:“那你想要什么,莫非是张某的项上人头不成?”

    他当然明白蒲寿庚不敢杀自己,但这个老狗很可能提出一些非分的要求,比如索要整个福建行省的统治权,形成事实上的裂土封王,或者要求上百年不纳税,这些都不是张弘范能做主的事情,就算伯颜来了也得考虑一下,这老狗若是不开眼,真的提出这些,那就一拍两散,自己提兵来打泉州,抢了海船再去和宋军决战。

    蒲寿庚盯着张弘范的眼睛说:“当然不是,我要元帅皈依真主。”

    张弘范一愣,他是河北人,武将世家出身,自然不会信佛,对于道教也不甚了了,可以说除了权力和刀把子,他没有任何信仰,蒲寿庚是藩客回回,信的是天方教,大元朝的皇帝对于宗教的态度也比较模糊,奔着海纳百川的精神,来者不拒,不管是本土的道教还是天竺传来的佛教,亦或是西域的天方教,极西之地的景教,都可以在大都传教,但可以想象,如果汉军大元帅皈依天方教,势必能影响带动一批人,甚至影响到皇帝也未可知。

    张弘范立刻明白了,蒲寿庚的野心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大,他要把全国变成天方教的地盘,不过那就不是自己关心的事儿了,入个教门而已,又掉不了一块肉,这笔生意,可以做。

    “成交,但是要在打胜之后再皈依。”张弘范伸出一只手。

    “成交!”蒲寿庚和他击掌为盟。

    达成协议之后,蒲寿庚命人献上礼物,泉州是东方第一大港,每年贸易何止亿万,蒲家两代执掌市舶司,自家还做着大买卖,家财富可敌国,光是宅院就有三百亩,楼台亭榭,花园假山,比大都的皇城还气派些,蒲寿庚的礼物很丰厚,也很不俗,珊瑚树,硕大的珍珠串,于阗美玉,还有成箱的金币,宋朝货币主要是方孔铜钱,并无金币,这些印着番人头像的精美金币都是来自远洋海外。

    “蒲大人客气了。”张弘范只是略一拱手,照单全收,他并不贪图钱财,只是重建水师需要花钱,蒲寿庚的钱反正不干净,拿多少都不心虚。

    收了大礼,宾主双方的关系就融洽多了,蒲寿庚陪着张弘范在蒲家花园里散步聊天,谈到泉州还有多少可战之兵时,蒲寿庚摇头道:“不足一万。”

    张弘范大惊:“为何如此至少?”

    蒲寿庚耐心解释,福建本是烟瘴之地,人口本来就不如中原江浙之地众多,这几年战争频繁,宋军和元军来回拉锯,自家也为了肃清叛贼,在泉州周围杀了许多人,那些不服王化的宋人都逃到深山老林里去了,想抓民夫都抓不到。

    这些都是实情,蒲寿庚为了以绝后患,将泉州城内外忠于宋室的汉人都杀绝了,甚至连来自波斯的,不同教派的回回也杀了个七七八八,他本是来自大食的逊尼派,和来自波斯的什叶派乃是世仇,平时不好动刀动枪,这回借着平乱来了个大灭绝,昔日繁华富庶的泉州城,被蒲家杀的人头滚滚,被杀之人的家财房屋,全都成了蒲家的私产,大元朝只在乎港口和贸易赋税,死多少人才不在乎,现在报应来了,连兵都征不到。

    “那能凑到多少战船,多少水手?”张弘范再问。

    蒲寿庚说,泉州虽然是大港口,但并不是每天都有海船进港,海船是跟着季风和洋流走的,每年夏季是外船进港最繁忙的时候,冬季是放船出海的时候,泉州市舶司本来有上万艘船,可是被宋军劫走一部分,上个月又有一大批载着货物出海去了,蒲家本来自有的二百艘船,已经捐给朝廷水师,前日尽沉于崖山,现在还想拼凑出水师来,难上加难,就算把港内全部船只强行征用,也不过百余艘而已。

    这也是实情,这年头海上贸易危险重重,海盗层出不穷,海船上的水手有着丰富的战斗经验,换一身衣服就是水师,蒲家确实捐献了二百艘船和一万多人,这不都被张弘范这个败家子砸在崖山了么。

    张弘范很郁闷,倒背着手说不出什么,蒲寿庚宽慰他说,此事急不得,只要再过几个月,成千上万的海船随着夏季贸易风抵达泉州,到时候要船有船,要人有人,要军饷有军饷,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能拉起一支水师来。

    “那就有劳蒲大人了。”张弘范深深一躬,他深知这些事务没有蒲家的支持是做不了的,若关系处理不好,蒲家稍微使些手段,自己就万劫不复。

    “下官背了菜饭,请元帅赏光。”蒲寿庚在前面引路,领着张弘范来到一处水榭,下人摆上菜肴,竟然没有酒水,张弘范恍然大悟,蒲寿庚是回回,教规不能饮酒,客随主便,那就不饮酒吧。

    正吃着,从人来报,说是一支打着元军旗号的船队来到泉州港外,要求入港进城。

    “定然是宋军假扮而成。”张弘范怒道,“当我等是痴儿么。”

    蒲寿庚一声冷笑:“元帅随我来,看我怎么将计就计,诛杀宋狗。”

    蒲家下人牵了战马来,蒲寿庚七旬老人身法矫健,翻身上马,与张弘范一起前往城头指挥作战,蒲家众儿郎也骑马跟随而去,放眼望去,尽是鼻梁高挺凹眼窝的色目人,蒲家在泉州繁衍生息,却不和汉人通婚,上百年来保持了血统的纯净。

    一行人登上泉州城头,从东门城楼望过去,港口外足有三百艘战船,看旗号确实是元军的,甚至还有一面张字牙旗,宋军还真是胆大,冒充起张弘范来了。

    “让他们进城。”蒲寿庚道,“咱们来个关门打狗。”

    三年前,南宋流亡朝廷的船队来到泉州港,要求进城休整,补充粮秣,那时候蒲寿庚已经暗地里投降了元朝,他假意应允,请皇帝御驾进城,打算来个瓮中捉鳖,哪知道诡计被张世杰察觉,双方冲突起来,张世杰抢走了蒲寿庚几百艘船,裹挟了数千名水手,而蒲寿庚则杀尽城内宋朝宗室和官员军士,第二年,张世杰再度围困泉州,足足攻打了三个月,尽管有泉州百姓的拥戴和士族的支持,依然没能打下泉州城。

    此时张世杰也在船头眺望着泉州,他和蒲寿庚有一笔总账要算。

    计策成功,泉州东门大开,迎接王师,张世杰派了前锋登岸入城,这支三千人的军队全都穿着元军盔甲,打着元军旗号,陆续登岸,整队,开进城内。

    “蒲寿庚,我要亲手斩你的首级。”眼看大功告成,张世杰恨恨道,忽然远处三声炮响,泉州城门上的千斤闸落了下来,将几个倒霉蛋当场压成肉饼,城内大街两侧的房屋上,出现了无数的弓箭手,城头上也忽然冒出各色旗帜和顶盔掼甲的士卒。

    “不好,中计了!”张世杰恼羞成怒,下令强攻。

    先行入城的部队被人包了饺子,几乎没能反抗就全部被射杀在街道上,城外的兵马没有准备云梯,也只能被动挨打,强攻不成只好撤退,但也折损了一千多人。

    张弘范捋着胡子大笑,崖山之耻总算是报了一点点了。

    计策败露,智取变成了强攻,水师攻城本来就不在行,也缺乏云梯、楼车等工具,只有用回回炮不断轰击城墙,用弓箭覆盖射击,就这样打了三天,不分胜负。

    第四天,刘彦直率领一百艘战船前来支援,船队行驶到泉州外海,远远就看到一座雄城,规模之大,令人叹为观止,刘彦直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了,清代的京师、汉朝的长安,北宋的卞梁,这都是一等一的大城,可泉州并非国都,连福建省的首府都算不上,但和长安比起来都不遑多让,城高墙厚不说,城外的建筑物鳞次栉比,港口更是宏大无比,每年贸易季节,来自大食、波斯、日本、高丽的海船不远万里来到此地,送来各种舶来品,用真金白银买走中国的瓷器、丝绸、香料,上百年的海上贸易,给宋朝带来了异域的文明,也带来了丰厚的收入,养肥了蒲家这头白眼狼。

    “泉州的光辉历史到此为止,蒲寿庚的命也到头了。”刘彦直站在船头轻轻说道。

    “太师,请把蒲寿庚让给我杀。”刘汉东请战道。

    “你有那个技术么?”刘彦直反问道,“谋反之人是要凌迟处死的,你能剐他三千六百刀,还能让他不断气,我就让你杀。”

    刘汉东两手一摊:“太高难度了,我只会一刀剁头。”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