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借阴兵

作者:骁骑校 || 上页目录下页 || 下载:TXT
    刘彦直之所以离开,是因为他感知到陈永仁的躯体撑不过三个月,但他还有一些事情没有完成,此行艰险无比,不适合再带着孩子,只能单枪匹马的完成。

    上海滩十六铺码头,去往大连的日本轮船起航了,刘彦直站在船舷边向前来送行的周嘉睿挥手,这同样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杰瑞.周在上海待到三十年代中期就移民美国,不知所踪。

    刘彦直抵达大连后,买了两匹马,雇了个山东小伙子当跟班,不坐火车,沿着南满铁路北上,寻找长山好的踪迹,东北地广人稀,春暖花开的季节,遍地生机盎然,主仆二人来到一处屯子,正在饭铺打尖的时候,门帘子一条,外面进来几条大汉,虽然已经开春了,他们依旧戴着狗皮帽子,眼神凶悍,坐着吃酒,目光时不时扫过来。

    仆人也是见过世面的,低声对刘彦直道:“东家,是马贼,怕是盯上咱们了。”

    刘彦直丝毫无惧,反而把店伙计叫过来,让他给那一桌客人上一盆杀猪菜,饭钱也替他们结了,而且当场拿出沉甸甸的褡裢袋搁在桌子上,咣当一声,满店的人都看过来,把仆人急的汗都下来了,俗话说财不露白,有钱得藏着掖着,哪有当众炫耀的,东家这是找死啊。

    这一袋子钱足有百十块银元,算得上一笔大钱了,饭铺里一共五桌客人,有挖山参的老客,有车把式,有唱二人转的,还有就是新来这几位,眼睛都盯着刘彦直,一言不发,连饭铺的老板也在柜台后面探头探脑。

    “诸位也盯了我一路了,该说道说道了。”刘彦直环顾众人,不慌不忙,“我和长山好是老朋友了,若是他的弟兄,就帮着在下引见一下,就说三个月前火车上的老朋友来找他了。若是奉命剿匪抓贼的官兵,也请行个方便,您换个日子再来办差,这些钱您拿着喝茶,若是日本人派来的走狗,那就抱歉了,这扇门你是出不去了。”

    话音未落,一掌劈下,枣木打的饭桌一角被齐整整切下,顿时饭铺里充满了倒吸冷气的声音,怪不得这个客商敢带着一个仆人深入老林子寻找长山好,艺高人胆大啊。

    刘彦直目光锐利,看的没错,其他四桌客人都不是善男信女,东北这地方盗贼横行,就算是普通老百姓,遇上合适的机会也会干他一票,这主仆二人一路从大连而来,早就被人盯上了,只是没说好分赃的比例,暂时没下手罢了。

    这一掌打消了大家的所有计划,肥羊变成了老虎,谁也招惹不起,江湖好汉们灰溜溜的走了,只剩下最后进来的那四位汉子,原来他们真的是长山好的部下,听到通风报信,说有人打听大当家的下落,所以跑了百十里地前来盘道。

    “请英雄救我们大当家一命!”见识了刘彦直手段的大汉们齐刷刷的跪下。

    “快快请起,这话从而说起?”刘彦直也不搀扶他们,只是客气了一句。

    大汉们直挺挺的跪着,给刘彦直一一道来,原来长山好最近一直被官府通缉,他有个相好的住在盘山县一个屯子里,七天前,长山好去相好的家里过夜,没想到中了官兵的埋伏,盘山县保安队的一百多号人把房子围了,大当家的身上带了五把枪,全被相好的给藏炕洞里去了,只能束手就擒,眼下就关在县大牢,听说二十七师这两天会派兵来押解犯人,送到日本人那去,到时候大当家的性命难保,长山好这个绺子就算是散了。

    刘彦直沉吟片刻,考虑要不要营救长山好,他本来以为长山好是条有勇有谋的汉子,没想到缺点还挺多,好色不多,心思也不够细腻,这样的人是不足以当陈子锟的师父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来都来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索性就闯一回盘山县吧,百十个保安队他还不放在眼里。

    得知英雄愿意出手,大汉们感激涕零,说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出发,刘彦直一口答应,掏钱会账,出门上马,与马贼们纵马扬鞭,直奔盘山县,路上他通过闲谈得知,长山好早年是古北口练军的正兵,跟聂士成聂军门在朝鲜和小日本打过仗,能骑烈马,能双手开枪,本事了得,人称关东大侠,报号长山好,对手底下弟兄也仁义,就是因为太仁义了,经常吃亏上当,队伍一直没壮大起来。

    “也算一号人物。”刘彦直暗道,这人值得一救。

    一行人快马加鞭到了盘山县城外,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正赶上二十七师的兵来押解人犯,二十七师是张作霖的部下,穿的黄布军装,拿的日本造金钩子步枪,足足来了一哨人,也就是一百来号,这下可就麻烦了,二十七师可不是县城保安队,那是张作霖麾下马贼改编的正规军,打起仗来野得很,就凭这五六个人,想把长山好救出来,难于上青天。

    长山好的兄弟们扼腕叹息,都说这是命,大当家的走背字儿,谁也救不了他了,刘彦直也没招,他用的是陈永仁的凡胎,露几手吓唬人还行,真和军队对着干,万一那颗不长眼的流弹打过来,可就没戏唱了。

    但是就这样眼看着长山好被押走送给日本人,他又不大甘心,正犯愁呢,忽然他感觉体内有一股力量想要喷薄而出。

    “尔等稍安勿躁,待我做法。” 刘彦直道。

    大汉们目瞪口呆,英雄不但武艺精湛,还会做法,跟梁山好汉公孙胜似的,这是要撒豆成兵不成。

    “大仙,需要香案,无根水,朱砂么?”其中一个大汉自以为聪明的问道。

    刘彦直不理他,口中念念有词,那边二十七师的兵已经把装着长山好的囚车拉出城门,好一条威武不屈的彪形大汉,琵琶骨被铁丝穿了,手上脚上都戴着重镣,依然豪气云天,坐在骡子拉的囚车里还哼小曲呢。

    城门两侧,围满了看热闹的老百姓,长山好是很有名的马贼,和其他马贼不同的是,他不大对寻常百姓和富户下手,最喜欢劫火车,抢日本人的钱,南满铁路株式会社的日本人就给奉天督军施压,所以官府对他恨之入骨,悬赏五千大洋要他的活人。

    长山好知道这回栽了,落到日本人手里肯定是枪毙,他不怕死,就是觉得死的有些憋屈,在父老乡亲们面前又不能显现出任何孬种的样子,梗着脖子唱大戏,道路两旁传来叫好声,他洋洋自得,忽然觉得不大对劲,天怎么黑了。

    天迅速黑下来,如同日食来临,紧跟着阴风怒号,飞沙走石,看热闹的老百姓都睁不开眼睛,胆小的慌忙回家,负责押送的官兵哨长觉得这天气变得突然而诡异,拉下风镜,喝令小的们戒备。

    一阵拉枪栓的声音,大兵们护住了囚车,随时准备开枪,可是没看到劫囚车的贼人,却看到令人恐惧震惊的奇景。

    黑风中,数不清的阴魂鬼兵迎面冲来,马蹄轰鸣,杀声震天,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吓得他们丢下步枪,捂着脑袋蹲在地上,不敢看,不敢听,不敢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阴风终于停止,太阳又出来了,官兵们从地上站起来,面面相觑,他们没有任何损失,但是囚车里的长山好不见了。

    ……

    风和日丽,长山好却心有余悸,咧着大嘴在马上问刘彦直:“先生,我在火车上就觉得你不是一般人,万万没想到啊,你还会奇门遁甲、撒豆成兵。”

    “那是借阴兵。”刘彦直道,“我为了救你,借了十万阴兵,这是很折寿的法术,不过无妨,我阳寿本来就快尽了。”

    长山好急忙让手下搀扶自己下马,纳头便拜:“恩人,救命之恩没齿难忘!但有吩咐,刀山火海一句话。”

    刘彦直道:“刀山火海不用,四年后,我儿子会来找你,你收留他一段时日,让他里历练历练,就当报答我了。”

    长山好郑重起誓:“万死不辞!”

    ……

    刘彦直离开关外,乘火车返回北京,回到他东安市场的南北货商店,铺开笔墨纸砚,开始写信,按照一个月一封信的数量,给儿子留下文字性的指导和关怀,他写够了四年的信,统一用包裹发给上海的周嘉睿,让他按月交给小陈子锟。

    做完这些,他感到陈永仁的生命走到了尽头,临行前给了隔壁铺子的老板十块大洋,安排自己的后事。

    傍晚,刘彦直静静躺在床上,他手里握着一枚白瓷徽章,上面印着光复两个篆字,那是秋瑾女侠委托陶成章留给陈子锟的会员章,也是他唯一的关于儿子的纪念品。

    午夜,陈永仁的肉身溘然长逝。

    刘彦直的精神体离开了东安市场,直上云霄,他发觉自己变大了,体积庞大绝伦,堪比当初的鲲鹏.利维坦,甚至连北京城在他的衬托下都显得无比渺小。( )
其他书友在看:我的23岁双胞胎老婆 贴心丹王 名门止步:黑帝的复制宠儿 六宫无妃 女神的近身护卫 婚后相爱:腹黑老公爆萌妻 总裁诱妻入局 撒旦缠情:女人乖乖让我爱